刚刚更新: 〔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宠婚无度:老公你〕〔佛门咸鱼的苦逼日〕〔沈千月端王〕〔天武称雄〕〔那孩子是奥术奇迹〕〔最强神婿〕〔无敌神婿〕〔最豪赘婿(又名:〕〔全世界都不知道我〕〔三国之曹家逆子〕〔此人杀心太重〕〔盛世嫡女:医品特〕〔震惊,我被女帝抢〕〔穿成大佬的反派小〕〔穿书后每天都在被〕〔带着系统做巨星〕〔大唐第一长子〕〔都市之至尊龙帝〕〔星河归来当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六十章 褐神香
    “但如果只是想多搞几柄剑玩玩,而不是作为本命一直蕴养,也不是没办法。”

    景岩真人看出陆渊的小心思,从陆渊桌面的剑架上抽出五柄黑色小剑。

    这些小剑长不过三寸,材质不同,却皆显黑色,上面依稀可见繁密的异色纹理,很是小巧精致。

    都出自陆渊之手。

    比起第一柄小剑,这些后来做的小剑品质更高,所用的时间也更短。

    倘若按照问世顺序的先后摆在一列,稍稍对比,便能瞧出陆渊的精进。

    其中最出彩的,是最新的一柄,景岩曾试用多次,并和许多其它的飞剑比较,直至得出结论。

    那之后,培训的弟子们就没再听到过‘熟能生巧’、“多做才可能让器物挑不出毛病”之类的道理了。

    这时,景岩真人将五柄袖珍小剑摊在手掌上,一柄一柄地排好,使它们互相平行,且对着同一方向。

    排列整齐以后,他朝陆渊和李理招了招手:“来瞧瞧,我要开始了”

    等二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景岩才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掌,将神识与真元灌注其上。

    五柄模样几乎没有差别的小剑微微震颤,传出极低的嗡鸣,似乎有蝉在耳边以极快地频率振翅。

    手掌落了下去,被厚实宽大的袍袖掩盖,小剑们却仍停在原本的位置。

    正当陆渊以为整活儿结束的时候,飞剑动了。

    此时殿内的灯火是燃着的,每一处角落都被光亮占据,如同白昼,所以能将殿内各事物都看的清楚仔细。

    包括这几柄飞剑的行迹。

    只一眨眼,它们便拖起纤长的黑色尾影,出现在大殿另一侧。

    和往常的测试一样,这些小剑在景岩的操纵下盘旋、拐弯、打转,由于数目比以往多了不少,殿内居然卷起一团小小的淡黑色流风。

    黑色极淡,比即将没墨的毛笔在宣纸上留的痕迹还要虚缈些。

    但确实是有迹可循的。

    没过一会儿,那团流风就消失了,五柄小剑也一起飞回到陆渊跟前。

    去的时候整整齐齐,回来的时候却歪扭到连高度都不能保持一致。

    本来还有些对称的美感,现在只剩下参差不齐的阵型。

    落差极大。

    “首先,这不是一心五用,我没那个本事。”

    景岩真人一把将五柄小剑抓在手里,声明道。

    剑锋都未开刃,并不锋利,故而可以放心的用肉身触碰。

    “我们平时御剑,都将神识集中在一柄飞剑上,它便会灵活可控,再经练习,就能如臂使指地操纵,就像这样。”

    景岩捏着一柄剑,在陆渊面前来回晃荡,让他看得更明白些。

    “但我刚刚,却差不多是这样。”

    景岩再用一只手握住全部小剑,就那么抓着,把那只手从左侧平移到右侧。

    “你把我这只手当做神识来看,刚刚我将神识均分在五柄小剑上,虽能操纵,却已经不能如往常一样精准,剑的速度也慢上许多。”

    “而且这些小剑只能朝向同一方向,若是想生出变化,使它们各自朝不同的方向飞,各自行不同的轨迹,那是不行的。”

    “因为我就一股神识,只不过将这几柄剑穿连在一起,以神识捆缚,才能勉强保证各剑能够动起来。”

    景岩真人又取了几根作为飞剑原料的南阳杉木棒,一同塞进握住小剑的手中。

    但这回实在是有些多,所以他没能全部握住,有一柄小剑与数根木棒从掌中脱出来,掉落在石桌上。

    “神识能够控制的法器同样有限,不能没有限制地叠加。以寻常筑基的神识水平,能让五十柄飞剑同时浮起来,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只是浮起来这样简单的要求,数目一多便难以做到。

    “步阁主是真正的一心三用,能够同时对敌三位元婴,而不是把法器以神识强行捆缚在一起。”

    “那我们啥时候能学?”陆渊有些期待地问道。

    景岩真人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等你为门内作了相应的贡献,再成真传,就能借那法门一观。”

    “小陆渊,我知道你悟性高,但修行那法门的要求十分苛刻,需要体质、灵根、悟性三项皆十分出色才能入门槛,往后修习更需要巨量珍稀资源进行蕴养,你还是趁早断了念想。”

    “行叭。”陆渊撇撇嘴,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瞧瞧了,“那有能够对神识进行增益的器物吗?”

    他仍是对万剑归宗存了点念想,就算是以神识强行捆缚的水货也行啊!

    啪嗒!

    一个表面光滑的黑色正四面体被扔到石桌上,在轻响后稳稳停下。以陆渊如今掌握的知识,一时也难以辨别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喏,这就是。你把神识渗进去,再透过它御使飞剑,便能有些增益。”

    景岩又从兜里掏出一个同样的,塞给李理:“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难为你们听我这老头子叨叨,一人一个。”

    陆渊拈起石桌上的黑四面体,入手有些重,有些微微的凉意从接触的肌肤传来,

    它表面十分光滑,质感细腻,很容易被误认成石材。

    但其实并不是,它的主材仍是木质,是一种叫做褐神香的灵植制成,陆渊拿到手里后观察了一番,才辨认出来。

    《灵植小录》、《药植纲要》、《奇花异草》...等与灵植有关的书他看了不少,当初是想找点合适的灵植种了换钱,现在却成了他阅历与知识的一部分。

    太华的藏书很多,记载很是详实,所以即便从没接触过此类灵植,陆渊也能根据一些特性辨别出来。

    “效用如何?”陆渊问道。

    “鸡肋,增益不多,还需要分心思在它身上,用它控剑和脱裤子放屁没什么区别。但你要是找些年份深的、效用高的褐神香做一个,还是有些成效的。”

    好了,需要栽种的灵植又多一种。

    “对了,明日授课便将结束,后面就是真正参与实际项目了。你的水平已经不算低,有什么想法吗?”

    “李理呢?”陆渊看向旁边老实人模样的师弟。

    “李理以后会跟着我学练器。”景岩真人的神情有些满意,“虽然不能和你比,李理天资也算出众,以后慢慢积攒资历功勋,被选入核心以后我就收他为徒。”

    卧槽?明明是我先来的!

    这都能行?

    陆渊瞪大了眼睛: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景岩真人摆摆手,“炼器这门手艺和境界的关系不是特别深,你跟赵四那小子一样,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我的那点东西掏空,我收你为徒只会限制你的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