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歌帝后 第263章 人心复杂
    等到两个人走了之后,龚秦才是慢慢的走了上来,看着阳王鞠躬:“殿下,两位大人已经回去了。”禹阳听到了之后点了点头,继续看着眼前的风景,只不过现在的风景却是没有以前那般的沉静了,一切都是变的涌动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事情真的就是这样的发生了,以前的京城之中并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当四个皇子都是在京城之中的时候一切都是变的没有那么的安静了,一点点的事情都是凑合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平静下来过。

    自始至终禹阳都是保持着一个不争不抢的态度,但是现在自己也是再也难以回复到以前那样与世无争的地步了,不是禹阳不愿意而是眼前的事情根本就不允许后者可以这样的无忧无虑、一时之间禹阳无奈的嘲笑了一句:“不是高树愿摇摆,只是清风会路过。”

    一句嘲讽的话说的像是轻描淡写的,但是无限的将事情完全的给托付了出来,人生在世就是这般的无奈,没有谁是可以逃过命运的法则,老百姓没有选择只能是务农踏实的做着农活,就是为了有一口饱饭吃。

    自己身为皇室宗亲,当朝的阳王殿下在别人看来是多么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禹阳自己心里面很清楚,身后有几个人是在支撑着自己,又有谁是能够帮助自己的,若不是自己的二哥禹青回来了,想必这个时候完全是被禹书禹雪两个人给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浩浩的雄风都是在空中无限的发出了自己的怒吼之声,他在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世人自己来到了这个世间之上,自己的存在就是这般的汹涌,云朵都是在自己的带动之下一片接着一片飘动了起来。

    它在告诉人们它的能力有多强,让众人都记住它所过之处都是有无限的力量;自己安分的时候不过是走过这一片土地吹过一阵风,若是自己愤怒的时候带过来的只有灾难;或许会是很无情,但是天道就是如此。

    不管是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是身在何处所居何职,都是要时长有着一颗敬畏之心,只有这样才是能够越走越远不会在这条道路之上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但是说出来容易做出来难,多少人抱着赤子之心变成了浑浊之众。

    这么多年以来禹阳见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凡是刚开始的时候都是能够保持着一个赤子之心,,但是随着权力的渲染金钱的诱惑,都开始站不住自己的根脚了,终究是一个好人也是会慢慢的被渲染成了一个坏人。

    多年以来禹阳记得清楚的,怕也是只有明福大人做到了这样的一点,一直以来都是抱着开始的态度,不管是对君上还是百官或者百姓,后者的态度永远都是保持着自己坚定的判断,都是从民生之中打听到的消息做出对策。

    若是见到不堪的事情第一时间都会是在陛下面前禀告,并且做出相应的对策,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不管多小的事情都是要防范于未然,就是这样的态度多少个寒冬腊月明福大人都是这么的坚持了过来,禹阳是打心底的佩服后者的所作为。

    “龚秦啊,你说说,为什么人是会变的?”陡然之间禹阳想到这里的时候转过头来问了一声。

    “这……”龚秦双手交错,一脸的不知所措这个问题后者根本就是回答不过来,不知道应该是说一些什么才足够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多年以来龚秦只知道做自己做的事情,殿下需要自己做什么后者就做什么,对于殿下而言龚秦更是忠心耿耿。

    “算了,不为难你了,知道你也说不上来。”禹阳摇了摇头。

    “呃……哈哈哈。”龚秦打着哈哈,一脸的尴尬不多说了。

    “我们去青王府,这件事情还是要找二哥帮一下,便衣出去就好了。”禹阳想了想,还是要去一趟青王府才是。跟二哥将这件事情商量一下总比现在自己要好多的了。

    龚秦嗯了一声,马上就去准备了,没多久两个人就是穿着一身的便衣从阳王府的侧门出去了,兜兜转转几条街之后来到了青王府之中,禹青正是在处理着明福大人的案子,但是处理到了关键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断了不少的消息。

    很是恼怒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此时的禹青完全是将自己一个人灌倒了书房之中,在五凤来了之后告知阳王殿下来了禹青才是醒转了过来。听到是自己的四弟过来禹青起了身双手在脸上搓了一阵子让自己清醒一点。

    禹阳进来的时候行了一礼被禹青抬手放下了:“都是兄弟不弄这些个礼节了,”再看着龚秦也是罢了罢手:“你也不用了。”

    这时禹青拉着禹阳来到了客厅之中让五凤上了茶水,坐下来了之后看着禹阳就知道后者肯定是碰上了一些问题,于是道:“是不是这两天有人找你了?”

    “二哥说的是,今天文侯爷还有已经是在家中养老的李安大人来到了府中,先是跟我说了一大堆,最终目的还是想要我能够公平公正,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的,不管是怎么样我都是会按照实际的证据来说话的,不过被后者质疑的时候还是十分的难受。”

    禹青听了挑了挑眉:“四弟啊,这些事情都是常见的事情,文侯爷自然是不想这件事情让晋大学士好过,毕竟谁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会好过的,再说了那文成宇本身确实也是有才华的,这都是大家眼中见到的。

    那晋中生今天直接是去文侯爷的府中在灵前大哭了一场,说是本来该是的人应该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一切事情总是发生的那么的意外,到最后居然是晋子元将文成宇给刺死了,当时文侯爷就是气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将晋中生给赶出去。“

    说道此时禹青卖了个关子,禹阳急切问:“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那晋中生还是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在灵堂面前,任由着文侯爷打骂他他都不带动弹一下的,忽然之间大家都是开始同情晋中生来了,大家都是维护这晋中生让晋中生出去,文侯爷大发雷霆要打后者,大家都是一步步护着晋中生离开了灵堂之前。

    晋中生出了侯爷府中之后弯过了几条街之后一把将自己的麻衣白条给扔在了地上,就像是丢垃圾一样随后他自己大笑了起来,回到了府中。文侯爷没多久就去找你了,但同时这晋中生一样是没有怠慢马上也是去奔波了。“

    “这个晋中生真是好不要脸。”龚秦听了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大家都是看着龚秦,后者马上就用手抵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更是十分的无辜看着众人;自己说话总是有些不是时候,十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在禹阳的身后老实的站了起来,一句话也不多说了,若是自己再胡乱说一句怕是更加的难堪了。

    不过禹青却是看中直的看待这件事情:“不要脸有时候也是一种本事,晋中生本来就是没有什么理由的,但是后者却是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豁出去了自己的这一张老脸去灵堂面前大声的哭泣,要知道他也是当即你的二品官员内阁的大学士。

    这官阶也不低了,不知道多少人都是仰望这样的地步穷极了一生都是没有达到这样的官职,但是晋中生已经是不在乎自己的官职多高有多高尚了,只要是能够救下自己的儿子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出去,一个长辈去灵堂前面跪拜已经是让大家震惊了。

    随后马上就是痛哭流涕了起来,完全的将自己的难过的心情给表达了出来,在大家的眼中看来晋中生是真心的忏悔,莫名之中文侯爷这样驱赶反而是让大家在心中有些不适了,自然在两者之间的态度有了转变。

    本身大家都是支持文侯爷的,但是现在大家心里面就不是这样想的了,慢慢的大家都开始同情了晋中生这样一来,晋中生只要是在案件之中做了一些手脚,能够保住自己儿子不是死罪的话那么肯定是能够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但是这事情虽然是看着出乎意料,但是今天在灵堂面前哭诉的那些话就证明了一点,这件事情却是就是一个意外,晋子元能够活下来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铺垫好了的。“

    砰!

    禹阳听了脸色大怒:“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事情就应该是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而不是被人胡作非为!”

    “四弟,你说的是,所以你一定不能够被其所动,这世道已经是人心复杂。若是连我们都不能站出来想必没有别人能够做出更加正确的选择了。”禹青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后者的话语,但是同样的对于身后的那些人又是发出了一声感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