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大相师〕〔反派至尊〕〔大师,请收下我的〕〔不朽道魂〕〔超凡娱乐〕〔第一豪婿〕〔悠闲乡村直播间〕〔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国民偶像住隔壁〕〔妖帝邪后〕〔重生六零美好生活〕〔夫君总想打断我炼〕〔木棉袍子君休换〕〔乔总求别惦记我〕〔萌萌小甜妃〕〔农门辣妻之痴傻相〕〔锦华谋〕〔世子在线求生〕〔农家科举之路〕〔穿书后她成了路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歌帝后 第六十四章 一树一人的猜测
    地洞之中的一树一人看着眼前的此情此景,都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又不知道事情的结果是如何便是看着这投影之中的别歌化作的无双,不过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呢,便是那无双看着奄奄一息的七王爷赵真,便是盯着了半天也没有动静。

    若不是那七王爷赵真时不时的动弹一下,老树根天清老人都觉得这七王爷怕是要死来了,但是不说死了吧,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半死不死的状态了,要是无双不帮他一把,想必现在情形的赵真一定的必死无疑了。

    便是有着一丝尴尬的气愤弄笼罩着在这洞中,老树眯着眼睛看着投影之中的两人又时不时的看一下天清老人,仿佛是要说什么但是又摸着自己的老树胡须,意蕴一番之后他又不说,天清见了就不一样了便是暴脾气上来了。

    “我说你他妈的有完没完,这事情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看着这两个人我都tm快急死了你倒好在这里一点事情都没有,要知道我那宝贝徒孙还在外面等着的时间也不少了,我居然还要在这里陪着你看着投影,你是找抽呢吧,。”天清老人暴躁的很,说着便是拿出了自己的权杖像是要打老树一番。

    见了这一幕老树的老脸像是红了一样,谁知道会出现现在这般尴尬的模样,也不知道别歌最后的选择会是怎么样的,若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一定会是一个让人满意的结局,反之心中有些自私的不能够给顾全大局的人,那边是有些让人失望了。

    “你着什么急,又不是会出事情再说了外面我也见了,不少的高手都在你的宝贝徒孙哪里还有几个人能够伤他半分,我看你是想多了才会这样,你这人啊就是瞎几把操心才会这样。“老树说着便是翻了一个白眼,有些嘲讽一番的意思。

    “哎呦我去,我这个暴脾气,你他妈这张老嘴巴子还是挺六的。”天清老人像是要发火,但是想了一下好像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那可不,好歹我也是活了上万年,别说看起来你这班白发的模样,要是我也化作人形的话,你怕是跟我没法比较了。”说着老树便是有些得意的样子,看着这个暴躁的小老头便是心里欢喜的很呐。

    天清老人起的眉毛都是要竖起来了,这简直就是气急败坏的表现,但是吧你又没有什么办法去理论,没办法呀事实胜过雄辩,这老树的道行就是比天清老人要高算起来不知道比天清老人要高上了多少个辈分,怕是老树看过的年代都比这天清老人的年纪要大的多。

    “呵呵。”天清发出了一阵冷笑的声音,跟这个老树比较起来只会把自己活活的气死,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就好了免得有什么事情发生能够把自己的气的个半死。

    天清便是笑了两声就肚子坐在了一边,看着投影里面的人半天不动,心中也是烦躁的很,心里面便是默念着“你救他啊你倒是救他啊,你怎么就这么蠢呢?”看着无双半天都没有动静,天清又是碎碎念道“那你就把他杀了不就行了,反正你心里面也是认为他就是你的杀父仇人何必在这里磨磨唧唧的。”

    天清这般的自言自语看的老树都是要笑掉了自己那几颗大树的牙齿,不过看着天清这般的没有兴致,老树便是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于是用藤条触碰一下天清老人。

    藤条触碰到了天清老人的时候,后者便是烦躁的推开了这老树的藤条,很显然对之前的事情还是心还有余的,说白了就是一点都不开心。试想一下不开心的人你去招惹他,他怎么可能会去搭理你,肯定是自己生着闷气自己过自己的呗。

    “不是……你他妈的到底是有完没完一直在这里搞事情,你觉得很有意思是吧,你活的时间长你就有道理了是吗,我去……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一个宗门的宗主你觉得我在你这里受虐很有意思是吗?”天清瞪大了眼睛看着老树,脖子青筋都是展现了出来,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都是吼着说出来的。

    这满嘴的口水便是都展现在了老树的树皮脸上,后者也是尴尬的摸着这满脸的口水看着发飙的天清老人,老树便是十分的尴尬:“呃……那什么我有个不错的注意,你想听一下吗?”

    “我听你大爷的,你的嘴巴里面能够说出什么好主意来,还不如我在这里看投影的有意思。”天清老人便是气的不想搭理这个老树了,想自己在宗门之中那是万人之上的存在,现在到了这里像是一个孙子一样心里面不爽的很。

    “这样吧,我们就打赌,就打赌这无双到底救不救七王爷赵真,你觉得怎么样?”老树便是摸着自己的老树胡子,颇有诚意的看着天清缓缓道来。

    “这个可以有!”天清老人听了顿时之间便是非常有兴趣的看着老树,眼中透漏着坏坏的主意仿佛像是要吃定了眼前的老树:“我先说,我选择的结果就是无双救了七王爷赵真。”

    闻言老树眼神微眯不过倒是也爽快的很:“那我就只有选择无双不救七王爷赵真了。谁猜中了,另外一方就要诚心的叫对方一声爷爷!”

    “哼哼,行啊,那就看着吧。”天清把弄了一下自己的白眉,颇有信心的看着投影之中的两人。

    老树心中便是清楚很,这木之灵是宝贵的很这么多年自己也不过有屈指可数的两块儿,都是要经过长时间的修炼吸收这天地之间的灵气才会有的,其实老树心中便是有了自己的答案,若是别歌救下了七王爷赵真,自己一定会是给上一块儿木之灵给别歌,大不了再是几千年的时间还能够再有一块,而且别歌用完了也会还回来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若是别歌真的拿去了,怕是应该就不会再拿回来了,想到这里老树也是这一阵肉痛,不过没办法啊,这答应的事情便是答应的事情总不可能出尔反尔把,再说了自己也是上万岁的树了这般的言而无信怕是也不好的很。

    一切都是看天意吧,若是天意如此便就这样了。

    山洞中的七王爷赵真无力的靠着了岩石的上面,脸色苍白的很虽然说无双已经简单的帮赵真处理了一下伤口但是还是无济于事,后者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无双知道若是自己再不采取行动这七王爷怕是死定了。

    救不救,这个问题已经是在别歌心里面反反复复的好多遍了,每次看到赵真的时候总觉得他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但是听他们说的就是因为这七王爷赵真才会有的灾难,到底是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自己看到 事情是真的。

    之前的那副景象又是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些人便是拼了命的也是要为了七王爷赵真拼出一条生路出来,难道他们做的事情是错的,不过别歌回想起来之前的那些父亲的学生也是这样一般,评价七王爷的时候都是没有一丁点的往坏处说。

    说不定七王爷赵真真的会是一个天下的明君,若是明君便是这样的死在了这里。那这天下的百姓又应该如何他们又要何去何从,那三王爷赵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之前别歌便是隐隐约约听到了那些人说三王爷赵构什么的。

    这便是说明了一件事情,这些人之所以过来刺杀赵真一定是受了三王爷赵构的指使才会奋不顾身的刺杀赵真,之前那些消息也是赵构放出来的,难不成真凶并不是赵真而是那个虚伪的赵构,如今朝堂之上自己的父亲已经是不在了,赵构咋子京城多年想要培养人并不难吧。

    一时之间无双想到了这些事情忽然有一些茅塞顿开,看着脸色苍白的七王爷赵真,别歌心中终于算是有了打算,来到了赵真的跟前,看着赵真这番虚弱的模样,仔细的观望了赵真,之前天天追杀赵真的时候没有发现赵真居然生的这般俊秀。

    看的无双脸霞都是有些发糖了,无双厚着脸皮便是将赵真的衣袖推开,便是能够清晰的看见赵真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是发黑了,那筋脉之中都能够看到黑色的色彩,见此别歌便是拿出匕首一刀下去便是将这伤口割的更深了一些。

    噗嗤~顿时间一股子黑色的血液便是印制不住的流了出来,当中赵真脸色寡白的狰狞哦,这股子痛感让赵真睁大了双眼。迷迷糊糊的看见眼前有人,想要说些什么的赵真便又是昏迷了过去。

    无双做完了一切的准备,看了一眼赵真喃喃道:“希望我做的决定不会是错的,父亲您在上天一定要保佑您的孩儿啊。”

    “啊—嘶~”赵真迷糊之中疼痛的叫了几声,无双见了怕被那些人听见了便是将黑色的蒙面巾塞进了赵真的口中,也不管后者愿不愿意便是这般的直接,果然被塞进面巾的赵真是真的安静多了。

    无双便再次低下头用小嘴,用力的吸允着七王爷赵真手臂上的剧毒,一口又一口的黑色毒血便是这般的被无双吸取了出来,吐在了地上,这些毒血的毒性厉害的很,旁边粘上毒血的花草顿时间便是枯萎了,原本是绿色生计的花草刹那之间便是变成了黑色的枯枝。

    对此无双便是看都没有看过一眼,这些后果无双心里都是清楚的很,但是既然选择了要救下七王爷赵真便是不能理会这些事情了,。后者便也是忘记了生死一般就这么的帮着赵真吸取着毒血,一口接着一口,果然伴随着毒血被无双吸允出来加上之前的一些处理。

    赵真的脸上也是恢复了一些血色比起之前深中剧毒的样子要好多了,迷糊中的赵真自然是不知道眼前人是谁,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这个人为了救自己是一个女子,因为一般来说只有女子的嘴唇才有如此冰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赵真命中的贵人都是姓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