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歌帝后 第一百零二章 小意思啦,输点钱不算啥
    “沈罪??”闻言段飞便是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只不过在段飞的影响里面这个人好像之前便是跟自己玩的时候已经是将所有的家产全部都输了出去,现在居然还有钱财赌博,倒真是一件蹊跷的事情。不过回想起来段飞也是有些时间没有见到这个人了,莫不是他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又搞了不少的钱财。想到这里忽然段飞的脾气又好了起来,便是笑着看着老鸦子道:“你且带我去看一下沈罪。”

    后者见了都是优点莫名其妙的感觉之前都是以为段飞要废了那沈罪,怎么现在是变了这番模样。老鸦不敢多想便是老老实实的在前面带路。

    此时的沈罪便是摇骰子摇的非常的高兴便是随便的投注,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面前便是赢下了一堆的钱财,这些人看到沈罪的时候,便是以为沈罪没有钱不想跟他一起玩,谁知道沈罪便是当着他们的面前拿出了几百两纹银大家见了都是惊呆了。

    不是说沈罪家里面的财产早就全部都给输光了吗?怎么现在回来玩的时候又是这么的有钱了,但是大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便是不作多问跟着沈罪一起玩了起来。

    以前沈罪便是非常的痴迷这个赌博可是现在沈罪的心态都是变了,这些东西便是没有自己以前那般的痴迷了。之前便是输了还要再来一直来一直输,他也是那种不信邪的人便是下注大他就要一直赌开出来的是大。刚开始的时候沈罪倒是赢了一些钱。

    后来那些个掷骰子的人便是知道沈罪的性格便是故意的换了骰子。每次沈罪压大的时候他们就在最后拍了一下桌子 ,那骰子里面有水银,便是在这么一拍之下从大变成了小当然这中间是很考验摇骰子人的手法的一般没有个七八年是练不出来的。所以旁人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会有这么多的玄机。大家只知道下注就是了,一个桌子上有人输就有人赢钱。

    大家自然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事实上是是这个人从别的桌子上输了钱来到这里才赢的钱,只是看着他赢了一些钱但是并不知道数量的,其实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归根结底来说在赌桌上根本是没有什么说赢钱了的,除非你是在一个桌子上赢了钱,然后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

    赢了钱就不赌博了不玩了直接走,但是这个赌博沾染上瘾了之后便是很少见到有人能够这么清楚的控制过自己的情绪,便是能够在理智之下去赌博,那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赌博的时候人喜欢尖叫就是因为每一次输赢都会给自己的神经带来快感,你想一下你之前输了那么多吧,然后最后一把梭哈的时候那种感觉有多刺激,然后当你赢了的时候你便是比玩女人还要爽快。这种精神上面的刺激便是如此,很多人都是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呼在这种感觉里面便是一点点的,陷了进去根本就出不来。实在是有太多人都是这样了。

    “大大大!”

    “小小小!”

    那桌子上面的人便是喊得厉害,沈罪也是在里面**着上身压着大笑奋力的大喊着,便是想要从气势上面压倒那些说买小的人。

    荷官便是将摇骰子最后的结果公众出来。

    “四五六大!”

    便是在荷官的一声之下,沈罪轻轻松松的赢了不少的钱,那些说压小的人便是泄了气一样,这是沈罪便是压哪里他们也跟着压哪里。

    一个人跟荷官使了一个眼色便是来到了桌子上面,跟大家一起玩儿了起来,到最后便是只有这个人跟沈罪两个人在这里玩了其他的人都是在这里看着热闹。

    因为大家的钱都是输的差不多了全部都是输给了眼前的这两个人,大家都是没有赢钱。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在这里愉快的玩耍着。

    “大!又是大,不好意思我又赢了。”沈罪又是把面前的赌注揽入了自己的面前,脸上的笑意便是根本就车挡不住的一得意。

    对面的那人只是笑了笑默不作声便是再次下注跟沈罪赌了起来。

    段飞见了也是走了过来便是拉着当中的一人问道:“这个沈罪是什么时候来的?”

    那人见到了段飞便是恭敬的行了个礼道:“这个沈罪是傍晚的时候过来的,然后就一直在这里玩骰子看,不过好奇怪的是这个家伙之前就是输光了所有的家产,现在过来的时候居然还有着这么多的钱还真是让人意外的很。

    当啷一声,荷官便是开了骰子然后便是大声道:“一二三点小!”

    又输了,原本一直赢钱的沈罪便是在眨眼的功夫之间把之前赢的所有钱财全部都输光了,但不同是后者的脸色根本就是变都没有变一下便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正常了旁边的人都是叫沈罪见好就收了,就连对面的男子都是笑嘻嘻的叫沈罪不要玩了。

    沈罪便是清楚的很,以前便是这幅场面经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时候也是这般的输钱那些人也是这样的劝着自己。之前是不怎么明白的沈罪现在是明白了原来这些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勾引着自己一步步的上套然后全部把钱都给输光了。

    笑嘻嘻的男子不停的在数着面前的钱财便是看看自己的金银再看着眼前沈罪的钱财,心中也是衡量了一番然后开口道:“沈兄不如我们这此一把定输赢如何?”

    大家听了都是吸了一口气看着双方面前的钱财怕是有上千两的纹银了,这可不是一点小钱大家都是跟着紧张了起来,但是心里面的那股子热乎劲儿都是高昂的很,很多时候都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一句定输赢的大家都是喜欢看这种刺激的场面。

    笑嘻嘻的男子自然是不会畏惧什么,他便是荷官的托儿自然是相信荷官的技术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是根本不可能输钱的,会输的人只有沈罪。

    沈罪见了便是拿着酒壶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仿佛是觉得酒少了然后就多喝了几杯酒,在大家的注视之下便是开口道:“来 ,一把定输赢!”

    这下便是紧张又刺激的时候到了,段飞都是将之前沈罪睡过宫羽姑娘的事情全部忘记了而是看着两人的赌局开始关注了起来。心中便是在盘算着沈罪到底有多大的度量居然敢这般的赌博便是叫了人去打探一番,回来的人告诉段飞。

    沈罪之前去了外地一趟回来便是这么的有钱了,他的老丈人王员外根本就与他没有来往所以不可能是他的老丈人给他的钱财。所以只说明了一件事情这沈罪一定是在外面结识了了不起的人才会让他有了现在的财富,若是跟沈罪关系搞好了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意外的结识到沈罪身后的那个人。

    当啷,当啷。

    骰子摇动的声音便是遍布了全场,这个赌桌上面的钱怕是在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都是关注了起来,便是盯着壶关手里的骰子都想看看最后摇出来的是什么。

    对面的男子笑意的看着众人,对于这场赌局十分的有所把握,然后沈罪便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输了跟赢了对他而言都没有什么事情。

    铛的一声,荷官便是放下来骰子,手便是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之下拍了一下桌子,那男子见了便是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笑了起来,这么说来这次开的一定就会是小数字了,面前的沈罪一定会是必输无疑,给钱庄的人赚了钱,自己肯定也会分不少,这上千两的银子怎么着自己也会分上一成,便是一百两银子,这些钱便是能够让自己潇洒几年的时间了。

    若是贫苦人家能有上百两的银子也是能够买上几十亩的田地当上一个有田地的小老爷了。只是这男子平日里面的花销便是跟寻常人家不一样,他喜欢去的地方都是高消费的这些钱说是能够用上几年的时间,若是他开销的大了怕是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够用完今天的钱财。

    果不其然荷官打开盖子的时候,开出来的又是二三四点小。输了沈罪是彻底的输了,面前所有的钱便是都到了光秃秃的男子面前去了。

    见此沈罪便是笑了起来道:“小意思啦,输点钱不算啥,重要的是爷爷我高兴。哈哈哈!”

    大家听了都是跟着沈罪一起笑了起来便是一个个的阿谀奉承,想来这沈罪也不是差了这一星半点的钱财肯定还有不少的积蓄没有动用。

    果然没多久沈罪便是掏出了一锭金子出来,好家伙这金子怕是有五十两了吧,大家见了都是深吸了一口气。没成效沈罪输完了银子居然还有着金子。金子跟银子的价格可就不同了,一两金子等于十两的银子。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原来沈罪这么不在乎是因为之前输的钱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后者没有掏出来,若是掏出来的话沈罪的口袋里肯定还有着不少的金子。

    “要不你我再堵上一局?”沈罪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光头男子。

    后者便是有些犹豫了起来,偷偷的看了一眼荷官。后者便是不动声色,于是光头男子便是答应了下来。

    远在一旁的别歌见了便是有所准备了,别歌便是能够看穿那骰子到底是摇到了几个点数。之前便是想让沈罪引起段飞的注意才会一直让沈罪输,这些个小局面别歌早些年便是玩惯了的。

    一旁的禹青见了便是小声道:“有把握吗?”

    别歌点了点头。

    光头男子便是拿出了等同价值的银子放在了桌子上,这样一来桌子上的钱财又是达到了上千两的纹银,大家都是深吸了一口气实在是佩服两个人的心智,这样的玩法若是家底子不厚的人怕是早就撑不住了,那精神刺激的怕是会休克。

    “我还是下大,那么你就是小了!”沈罪咧嘴一笑道。

    不知道是怎么了此时的光头男子便是觉得有点心里不安的感觉,额头都是出了汗,只能是点着头说了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