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歌帝后 第一百二十五章 问将军请回吧
    问风听了自然是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只能是尴尬的笑脸:“是啊,我这不是出来看看么,段大人说是要看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让我带回府中瞧瞧。”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有别的什么事情,不过将军既然都已经看了这么多的东西了。不知道有没有看上那么一两件好玩的东西要带回去的?”别歌,把弄着扇子问道。

    “这些东西都是实在是有些平常了,大多数的物件都是见过的,没有什么好玩又稀奇的物件了。”

    “那么既然没有什么物件好稀奇的,问将军就请回吧。给大人报个信就是了。”别歌听了,收起了扇子声音都是冷沉了一分。

    问风听了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既然已经被发现在再在后面这么跟下去就已经是没有意思的事情了,还不如早些走了:“嗯,那我就回去复命了,再见。”

    别歌微微点头,随即看着上方大声的说了一句:“上面的朋友你也是辛苦了,早些回去的好!”

    问风听了一怔,不曾想自己的身后居然还有着一个人,自己居然半天都没有发现过他的踪迹,看来关心眼前这件事情的人不止一个啊,自己还是有些鲁莽了就在这悄然无息之中都没有发现身后居然还有一个人,不过拜别了之后问风就离去了。

    那上面的人就是青袍,后者自然是知道别歌的手法是什么不过一直都没有透漏出什么气息,不过就是在这种的环境之下都能够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虽然青袍怀疑眼前的别云公子并不是真的,但是凭借着这份敏感都是不能将其认为一个平庸之人。

    随后别歌带着一众人都是离开了,路上青安那时佩服的不得了:“公子真是厉害,这样都能够将人给察觉到,不愧是高手高高手啊。”

    旁边的人听了真是不害臊的说了青安一句:“你好意思说么,你之前还跟着那谁学过了不少的时间,论说起来你比我们应该要厉害了不少,你都没有察觉到真的是,就会在这里吹捧者公子。”

    青安听了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是咧着嘴道:“哪能一样吗,他是公子我是下属这公子肯定是比下属牛逼啊,不然怎么能够称之为公子呢。”转过头对着别歌笑嘻嘻道:“您说是吧,公子。”

    别歌咯吱的笑了起来,眸子跟着都是抖动了一番:“你还是好生的多提高一下警觉吧,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就是要少说一些了。”

    青安摸着自己的脑袋尴尬的笑着:“公子说的是,我得好生提高一下自己的警惕性了,下一次肯定会在公子之前就能够知道有几个人在。”

    大家听了都是笑了起来,这青安认真的样子着实有着几分逗比,一众人笑嘻嘻的打闹之中离开了此处……

    路上问风就还在想着之前除了自己还有谁是跟在了身后,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了难不成除了段飞大人还有第三批人跟着了?

    就在此时青袍落地来到了问风的面前拍了后者一下,问风转过头来见到了青袍作揖道:“先生,原来是您啊。”

    “走吧前面有一个茶楼听说茶水还不错都是这些时日新来的,你跟我去好好的坐一下品尝一下他是什么滋味,这不过一时半会儿的时间你没有回去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叫你追的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有这么简单,”

    说完青袍就带着向前走了,问风也是跟在了身后没多久就来到了茶楼之中。二人选择了一处较为偏僻的一角,点了一份茶水和一点瓜子之类的小玩意儿就吃喝了起来。

    青袍将身上的袍子褪去样子也是显摆了出来,见此问风倒是有些紧张了起来道:“先生你这样不怕有人看见吗?还是穿上小心为好。”

    许一罢了罢手道:“这里也不是段飞的人监控的,平常的生意也不是很好,只不过老板舍不得这里所以一直开了下去其实并不怎么赚钱,自然也被段飞注意到这里的一切所以你也不必担心。”

    “这样便好,不知道先生对于别云公子是怎么看的?”

    “还能怎么看,后者果然是有着一些本事的,那身边的人就是一个个的高手,今天他跟他们动手的时候他们都并没有使出全力,都是留有了后手就说跟你动手的那个大个子,后者天生神力就是力量说话的人,他跟你打起来每一拳头的力量都是十分的沉稳。

    本来说像这样的人力量霸道无比肯定是没有一定的灵活性,但是跟你打的时候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后者几乎就是游刃有余的态度跟你对打的,你的攻击招数虽然算不上高手中的高手但是碰到平常人的话也是几招之内就可以将其解决的。

    但是他不过是几招之下就将你给击飞了,但是你有没有感觉到虽然你被击飞了但是你并没有受伤,这当中的力道运用的就十分的震撼了,你击飞了没有受伤但是身后木门却是被打了个破碎,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问风听了也是回想了起来,那个大个子青安虽然说话什么的有些虎头虎脑的,但是功夫这一上面确实是比较厉害,收缩自如的力气真是让人好生羡慕。不用先生许一多说些什么问风都是觉得自己不如那青安,若真的是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肯定是必输无疑。

    “的确是这样的,我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伤痛,反而还觉得很舒服那青安的一击之下虽然我是吐了血,但是那都是身体之中的浑浊之血是多年身体上的不适残留下来的,此时我都觉得要畅快无比了。先生,那后面的事情你怎么看?”

    “后面的事情只能是看一步走一步了,如今段飞想要加强军队的力量我自然是不反对,但是你我都是清楚这支力量到底是要对付谁的,那多里还有朝斩我让他们日夜加练将士们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都以为夜秦的将士很好防守,其实他们错了肯定是错了,对方也是有着一个高人在哪里。

    若真的没有高人相助,短短的十年时间里面他们怎么可能马上就能够四处征战,他们的兵力实在是不可小觑,若是真的以段飞的这种态度去打仗的话,我们必定是输定了。而且段飞的心思你我都比较清楚,他想要的并不是这军功。

    要的是一方之主,这样的人心胸狭窄就算是成了事情也是不长久的,这些年他压榨的事情就已经不少了,若不是这边疆的祸乱,想必这水云州的百姓们都是要扛不住了。他的贪婪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心了,永远都是觉得不够想要还想要、“

    问风心里面很清楚段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初三人跟着先生的时候就是躲避一些灾难罢了,只是不成想来到这里的时候偶然之间发现了夜秦的变化,这种趋势很明显后者一定有着一个大动作要搞出来,于是本来准备随着先生一起游历的三人。

    都是跟着先生留在了这里,说起来那些个官员也真的是腐败,与其让他们就这么腐败下去许一决定了就利用段飞来做这件事情,后者虽然有些短板但是在这件事情之上处理起来还是比较狠辣的,那些官员在几年的时间里就全然的被段飞控制了起来。

    后者为了封锁这样的消息也是连夜之间把所有的人都给处置了,每年朝廷派人来巡视的时候后者也是一个人带领着朝廷的人巡视,当中自然是给了不少的回扣不然的话朝廷之中肯定是要派人过来查探一番的,只可惜禹帝病重大家都是有些涣散了。

    这个时候不搞一些钱财的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搞钱,这般的乌烟瘴气之下成就了段飞如今的一步步。拥有了军队还拥有的了钱财,像段飞这样的人说实在了谈不上什么感情,只有利益才是最真的看得到的东西他才会去做去弄。

    但是别人若是想要触碰他的利益,那后者的日子一定是非常的不过好,面前来看的话即使许一有心想要救下一些人但是被段飞找到的时候还是一个个的全部都给弄死了。

    许一放下了茶杯道:“如今事情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那别云公子我还是要找机会过去问候一番的了解一个大概的情况,军队的整体实力上去才是最重要的,虽然说现在段飞的野心不小,但是毕竟他还是朝廷上的官员我们也不能够妄动。这里面还是有很多人都是跟着他一起转的。

    不过我对别云的了解他应该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肯定会有人过来收拾段飞的,我们就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那夜秦的将士若是铁了心要冲破土城的防守,我们就一定要将他们拒之门外,让他们动弹不得,只不过现在缺少了真正的帅才,谋略天文我懂,但是冲锋陷阵的事情我就不怎么行了。“

    许一也是将自己的短板都说了出来,人并没有天生的十全十美上天给了你聪慧你的身体之上肯定就不如别人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有着一定的规律在哪里循环着,想要打破他实在是有些难度,只有合适的人才能够做合适的事情。

    问风听了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感慨,虽然这些年不停的在操练将士,但是对于真正的打仗来说自己还是没有太多的经验。自己不畏惧生死但是谁能够保证身后的将士也不畏惧生死呢?这就是很现实的问题,自己可以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杀敌,但是身后的人就不一定了。

    “先生,我一定会不惧生死,用我的血告诉他们大禹是不容侵犯的,就如同当年他说的那样,这天下之间我不畏战,但是也不怕战,要动手就奉陪到底。”

    一时之间想起了当年那位的言谈心中还多是环绕,只不过一切的事情发生的都是突然不仅仅是问风有些难受,就连先生许一听了都是默不作声。过了很久许一喃喃了一句:“我绝对不会容忍有人要破坏他平生最珍惜的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