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歌帝后 第218章 回宫
    许公公也是伴随着禹帝笑着打哈哈,后者的心中却是胆颤的很,多年以来伴君如伴虎不知道有多少的公公在禹帝的一怒之下成为了尸首,这些人一直都是在许公公心中留有隐患的;就说之前的曹公公,后者也算是多年以来在禹帝身边的老人了。

    不过是是因为多说了一句皇子之间的评价,却是激怒了禹帝后者听到这样的话马上就大怒了起来,原本也是让曹公公有话直说的,但是话说的不对禹帝照样还是大怒了起来,因为后者心里面就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

    但是曹公公却是真的就相信了后者的有话直说四个字,才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之后就是给自己预定了大祸,只不过是顷刻之间自己就成了凌迟的大刑。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在禹帝面前谈论后者的子嗣之事。

    这些个事情时不时的都是会发生在片刻之间没有谁能够避免的,虽然禹帝年迈但是后者的杀伐之心还是有的,只不过没有当年那般的杀心狠烈了;当年的禹帝就更是十分的容易动怒,只要是动了怒后者马上就开始杀人。

    不知道多少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死于非命,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好,反而是将自己的生命都是给丢弃了,都说了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更何况是帝王的真龙天子一个马屁没有拍好马上就是让自己陷入了绝境不知道多少事情都是如此。

    所以当禹帝问许公公的时候后者从来都是不多说一句闲话,也不会去猜测后者心中所想的事情,就算是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才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该说的时候就说不该说的时候一定不会多说一句。

    禹帝想了想看着许公公道:“我估计这一次禹青回来应该会带回来惊喜,不知道怎么的了我心中知道他要回来的时候就愈发的欢喜,我少年时期就是如此每次心中大喜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提前的喜悦,而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也是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是,是是;陛下说的是,老奴见到陛下这高兴的样子也是常有好的事情发生,想必这一次也断然会是如此。”许公公顺水推舟跟着禹帝后面说着。

    禹帝笑而不语,随即一句朕乏了就睡下来,许公公就在禹帝的身旁一直等候着知道禹帝睡着了之后才算是下去休息了。片刻之间就有小公公上来跟着禹帝的身边守候着禹帝,在禹帝身边守夜,宫里面一直都是如此,帝王身侧必须有人。

    ……

    “先生,明日就是到了京城之中,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有着一丝丝的胆颤气息。”禹青站在茅庐之中,看着天上的月亮心中确实有些不祥的感觉,这些天回城的时候心中就一直都是这样,一定不是空穴来风的感觉。

    许一听了心中自然是明白后者在担心一些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事情终究还是会发生的,要知道在山脉之中最终得到好处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禹青,只有后者才是得到了最终天大的好处;不仅仅是将紫林柱带了回来后者的修为也是更进一步。

    此后更是在众人之间高人一等不仅仅是实力至上,在君王两侧也是有着非常高的地位,四位皇子都是倾巢而出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要找到紫灵柱,但是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二皇子禹青殿下找到了紫灵柱并且还把这件宝贝带回来了。

    禹帝要紫林柱自然是有后者的意思,或许就是跟他熟偶的一样重新撑起大与王朝的命脉,延续后者的生机,再或者是有别的私心,但是这些事请禹青等人都是不知道;后者到底是想怎么做那都是另外的一回事情。

    但是这次找紫灵柱众位皇子都是出去了,但是最终只有一个人是将紫林柱给带了回来那就是禹青所以终究这个太子之位,是要给禹青还是禹书或者是禹阳;但是最起码一点禹青的机会颇大,但是禹书还有禹雪两个人也是心思不定。

    禹阳的情况现在就是非常的尴尬。身上不仅有着案子没有解决更是被后者两个人在禹帝面前参上了一本,说是四弟禹阳屡屡每次都是末期到来并且总是没有尽心尽力,凭借着这一点点的事情都是将后者在禹帝面前说了个百般不是。

    禹帝本来不想管这些事情的,也算是知道后者之间的勾心斗角但是明福水井一案这件事情倒是让禹帝有些恼怒的,你们之间可以争斗争吵,但是杀了朝廷的命官这一件事情就会让后者十分的不悦,是谁给的勇气可以这么以下犯上的。

    要知道禹帝还在位这些臣子都是他的臣子,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己的臣子,怎么可能容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在自己的管辖之内自己的大臣居然是死在了几个儿子的勾心斗角之间,所以帝王一怒自然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怪不得别人,只能说生在了帝王之家享受了这些个荣华富贵之后自然就是有看不见的阴谋宦官,尔欺我诈之间种种事情都是会浮现出来的,别的也没有多大的想法了只要是能够存活下来就足够了,以免有更多的时候被人抓住了间隙给自己致命一击。

    许一笑了笑:“殿下不必担忧,自然是有所安排的。”

    “如此就仰仗先生了。”禹青作揖随后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

    此时一阵徐风吹过渐渐的,别歌也是来到了跟前看见先生的时候两人互相作揖,先生先开口说:“小姐事情办得如何?”

    “先生放心,那四皇子自然是不会在这段时间之中惹出什么事情的,后面的事情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如此甚好,那就明日进宫再说吧,今日多休息一些时间。”

    两人纷纷都是离开了此处,禹青回到房间的时候看着窗外的月亮,总是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好像身边少了一个人一样但是仔细的想起来却又是不知道是谁人少了,当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别歌,禹青心中又是安定了下来。

    想必应该是自己多想了才会有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哪里少了什么人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担心过度才会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看来自己还是有些过于的担心明天进宫之后的事情了,在看到别歌之后禹青的心性也是定了下来,不为别的后者一笑便是能够安定禹青动荡的心。

    虽然现在禹青的也有力量了,但是面对自己的父皇的时候后者就算是再强悍,在上的人也是自己的爹,是天下人的皇帝也是自己的君,这一点但凡是心中有数的人从来都不会以下犯上,所以 这一点也是禹青的优点,心中知道什么是君臣,父子。

    ……

    “儿臣拜见父皇。”回宫之后,禹青直接是来到了禹帝的寝宫之中,都没有给别人通报一些什么事情这速度可见之快,时候禹书等人都是没有碰到过禹青。在城门外的拦截并没有拦截道禹青这个人。

    “我儿,多日劳累如今一见,倒是瘦弱了许多,看来是在外面辛苦了。”禹帝见了还是十分的关心后者。禹青在禹帝的心中还是有着一定的地位的。

    “为父皇分忧本来就是儿臣应该做的事情,何来辛苦之说。”禹青十分谦虚,后者听了也是十分的满意,且不说这半路之中将南疆的夜秦国给安定了下来,这中间还历经了这么多的事情,后者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明白的。

    眼前的这个皇儿是何等的优秀,自然是功不可没的,只不过禹帝现在心中所关心的事情自然是紫林柱,但是一上来就这么的的话,又有些不尽人意了,眼下的人是多日为了自己的命令去付出劳累的人不管如何平定南境的功劳还是在这里的不能够王乐这件事情的。

    禹青马上就明白了后者是什么意思,随即马上就将紫林柱给奉献了上来。禹帝见了内心十分的激动,亲自来到了禹青的跟前看着禹青:“这是紫林柱?”

    “回父皇,这正是紫林柱。”禹青言辞肯定。

    禹帝双眼之中都是透漏出了精光,对于眼前的这个东西那可是朝思暮想的存在,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终于是能够见到这宝贝了,渐渐的打开了这宝贝盒子,漏出来的就是紫金的光色,一杆半米之长的主子浑身紫色的就呈现在了禹帝的面前。

    “我儿有功,我儿有大功啊!”禹帝满是欢喜:“不知我儿,有什么想要赏赐的 ?”

    旁边的许公公见了脸色大变,立马道:“陛下,上次陛下就说了找到紫林柱的皇子就是当朝的太子。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文武百官自然是不能够马上就宣布的。”

    “公公说的是,目前孩儿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当上太子,太多的事情还是不能够衡量一分,这件事情还是等日后再谈论吧,不过孩儿想要将明福水井一案能够让孩儿来处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