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代华佗〕〔龙王医婿〕〔星际麒麟〕〔修罗剑神〕〔龙王的傲娇日常〕〔快穿女主真大佬〕〔代号修罗〕〔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十方武圣〕〔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江辰唐楚楚〕〔我不是野人〕〔洛诗涵战寒爵〕〔春回大明朝〕〔上门狂婿〕〔青萍〕〔超品渔夫〕〔万相之王〕〔混沌丹神〕〔重生王牌妻:偏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第一章 醒来
    头疼欲裂。

    这是权志勇醒来的第一感受。

    晃晃悠悠地扶墙爬起,权志勇坐在床上感觉这幅躯体格外沉重。

    好像带上一层无形的枷锁,转动身躯都让肌肉隐隐作痛,腹部更是如同插了一把刀一样绞痛。

    长期喝酒的人嘛,胃都是有毛病的,权志勇感觉自己都习惯胃痛了。

    可宿醉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这一次给权志勇的感觉很不好。

    回过神来的权志勇晃了晃脑袋,终于发觉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是……

    权志勇眯了眯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

    床边碎裂的镜子,地上脏乱的衣物。这张床,这把椅,旁边的书桌,桌子上的手机,全都不一样。

    被人从酒吧捡回来了吗,权志勇皱着眉头,他明明记得昨晚他回家了。

    权志勇定了定身,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这种程度的疼痛…

    救护车,必须叫救护车!

    权志勇捂着肚子踉踉跄跄下了床跪倒在地,腹中传来的剧痛不断冲击着权志勇的神经。根本没办法移动啊,权志勇整个身子在地上蜷缩着,一阵又一阵疼痛让他窒息。

    老子才二十岁,总不可能就这么…

    权志勇死死咬着牙,额头上青筋盘起,挣扎着站起向手机扑去。

    扑通

    这一下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权志勇倒在了地上。近了,可还是没有拿到手机。

    完了~

    这股劲儿一泄,权志勇彻底无力挣扎。时间变得缓慢起来,客厅钟表的滴答声,鱼缸里抽水声,仿佛是权志勇的催命符,权志勇意识越来越模糊,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权志勇好像随着这钥匙扭动的声音一起,脑中最后一根弦崩断,最终眼前一暗,失去了意识。

    ……

    权志勇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一个跟他同名的家伙。

    梦里他是一个银行高管,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下半段全变了。

    他迷上了赌博。

    从家境殷实赌到小有身家,从小有身家赌到穷困潦倒。

    工作没了,房子卖了,老婆离婚了。

    女儿去当了idol,很幸运的出了名后,然后帮他还债,可惜他死性不改,一次又一次,终于,一个赌徒迎来了他的终章。

    他欠下了整整三千万,这是他女儿也无力偿还的债务。

    人往往在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才翻然悔悟,只是现实不会再给他补偿的机会。

    权志勇把出租屋里女儿给他买的电视洗衣机电脑通通卖掉。

    拿着最后这笔钱去了律师事务所。

    缴纳税款和偿还债务以父母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出遗产价值的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

    权志勇看见他漏出了久违的笑容,他坐在床头把一家人的合照擦了一遍又一遍,吞下了一整瓶老鼠药。

    带着一丝对女儿的眷恋和愧疚,他走了,权志勇来了。

    画面陷入了黑暗,权志勇的感觉还是很不好,不知道过了多久,权志勇隐约间听到一个女人在说话。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要为自己考虑一下了。idol的寿命就这么长,咱们到巅峰期已经四年了,可能明年就会下滑了你知不知道?”

    “一个红遍亚洲的idol,红了六年了,连套房子都没有,好不容易买了一套,又要去抵押给你这赌鬼父亲还赌债,值得吗?”

    “你怎么不说话?”

    “你说话呀!”

    “你这一辈子,总不可能一直给他还债吧?”

    “钱我会还的。”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对不起。”

    “唉……”

    权志勇听到这儿,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心脏突然传来揪心的痛。

    权志勇无法忍受,所以他醒了,眼角流下一滴泪。

    权志勇看着面前两个女子。

    一个人的眼中满是冷漠。

    一个人的眼中满是迷茫。

    权志勇想说话,阴哑的嗓音刚刚响起,便因为嗓子太过干涩而咳起来。

    权志勇看见‘他‘的女儿想给他倒水,被旁边带着墨镜的拦住。

    权志勇没有再想说话。或许是这幅身躯残留的情感刚刚影响了他,而现在他冷静下来了。

    权志勇沉默着,呆呆望着医院病房的天花板:这是穿越了?

    “看看这个人,好好看看你这个父亲,醒来连你这个女儿正眼都不瞧一眼,真的值得吗?”

    权志勇仿若无物,继续看着天花板。

    被拉住的女子刚开始还,看着权志勇的反应,眼中的希冀慢慢消失。

    半响,她开口了:

    “还完这次,我们便不是父女。”

    权志勇没有反应,床边的两人也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两人走了。

    说实话权志勇并没有在意这两个人说的什么。

    即使这个女儿可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可权志勇不去想这些,他也是第一次穿越,并不会立刻抓住机会挽回给自己养老费的女儿。

    权志勇此时心乱如麻,穿越了。

    过了好一会儿,护士来送餐,权志勇那木的快要无法思考的脑子才恢复过来。

    一边喝着粥,一边权志勇感觉真是……

    一个二十五岁年轻小伙,穿越成四十三的油腻大叔。

    这也就算了,妻离女散,恶名远昭。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权志勇喝了几口粥,狠狠把勺子插在粥中,溅起的粥撒在衣服上也不在意。

    权志勇觉得自己很累,他很想睡觉,很想睡一觉睁开眼就回到他的世界…

    ……

    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几天了,今天是权志勇出院的日子。

    这几天权志勇理了理思路,也没搞明白自己今后该如何活下去。

    刚到大二,尚未有专业技能,而体力活…

    权志勇看了看自己这四十三岁的身躯,苦笑一声,推开了女儿,不,是前女儿给他租的房子。

    整个房子里充斥着一种发霉的味道。

    权志勇沉默片刻,开始打扫卫生。

    忙活的差不多了,权志勇给自己烧了一壶水,想泡点茶喝,这时门响了。

    权志勇愣了愣,走过去打开门,是那天陪着自己女儿的那个女人。

    一头淡粉的头发,娇小的身材,权志勇只觉得,真不愧是能当idol的人。

    “你是那个……”

    “我跟你女儿做了7年队友,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真是讽刺。”

    权志勇其实是吸收了原主的记忆,不过记忆需要翻阅,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这人的名字。

    原身残留的情感迫使他无法做出反驳,权志勇沉默片刻,问到:

    “有事吗?”

    “银行卡限额问题,这笔钱只能分批次转过去,我们付了几次后,哪怕是一个助理,都不愿意再去那种地方了。剩下的钱在这张卡里。”

    女人递过一个信封,权志勇沉默接下。

    他目前确实没有偿还剩余债务的能力。

    “按照里面的提示去还钱,我们已经协商好了。”

    “还有,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简单介绍一下。”

    “我和你女儿的团队所在的公司,就是我们的经纪公司,是在我叔叔旗下的,我父亲也有一部分股份。”

    “这么说你可能不理解,没关系,我换一个说法:公司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你们没有还钱的机会了,公司会选择割肉疗伤,曝光这些事,然后踢你女儿出团,懂吗?”

    权志勇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这个淡粉色头发的女人头也不回的走了,权志勇那些信封回到了屋子。

    打开书桌上的台灯,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权志勇把两个信封放在桌子上。

    一个是刚刚送来的,一个是原主写的,应该当时忙着送医院所以没有发现。

    权志勇先打开了人家送来的,瞄了两眼便放到一边,只是还款的步骤而已。

    然后拿起来另一个信封,这封他记忆中存在的信。

    致俞利:

    你是一个好女儿。

    而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我很抱歉。

    世界很大,你应该去享受生活,而不是被我拖累。

    希望我的离去可以减轻你的负担。

    再见。

    权志勇叹了口气,这可能是赌狗最好的结局。

    只是,把烂摊子留给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