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第十章 权叔叔有点意思
    权志勇再次回到了这个咖啡厅。

    上午李纯揆约权志勇要跟他谈谈,权志勇屁颠屁颠去了。

    因为权志勇觉得,李纯揆对他对恶感主要源于前身做的那些事,这也没办法。看在李纯揆这人是真心为权俞利着想,权志勇甚至对李纯揆还颇有好感。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放自己鸽子。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

    权志勇指着吧台上中间的咖啡说到:“中杯拿铁。”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大杯。”服务员一脸微笑看着权志勇,开始给权志勇介绍:“中杯,大杯,超大杯。”

    权志勇沉默片刻,抬起头来深深看了一眼这家咖啡店对标识。

    “哦,大杯拿铁。”

    有些郁闷的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权志勇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

    (我到了。)

    李纯揆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回复了一条。

    (去二楼包间202,我随后就到。)

    权志勇挑了挑眉,服务员端上咖啡来,权志勇跟服务员说了声,让她端着咖啡跟权志勇上了二楼包间。

    包间有人,是李纯揆和她的助理。助理起身跟权志勇点头示意后,走出了包间站在门外。

    等到服务员把一切收拾妥当退出包间后,李纯揆才摘下墨镜帽子和口罩。

    “抱歉,不能被人拍到,不然会出大乐子。”

    权志勇倒是无所谓,他对这一套也熟悉:“你应该跟我道歉的是上午放我鸽子。”

    “你说得很有道理。”李纯揆只得无奈的又道一次歉。

    道歉之后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权志勇还记得那天在病房中李纯揆劝权俞利放弃他这个父亲,李纯揆也记得后来她去找权志勇把装着银行卡的信封扔给他的场景。

    几次见面其实并不愉快。

    “权叔叔。”李纯揆率先开口:“我可以这么叫您吧?”

    “当然可以,要是月初也这么叫就好了。”

    见李纯揆没有说话,权志勇咧嘴笑了笑:“你找我肯定有所求,所以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是啊,那权叔叔又何必去赌呢。”

    权志勇收敛笑意,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别人不知道他权志勇已经换了个人。

    只是权志勇养气功夫还不到家,只能勉强不去骂李纯揆,是绝不能给李纯揆好脸色的。

    权志勇开始喝咖啡。

    又倏地打开窗子,把视线放到窗外。

    李纯揆抿抿嘴,没有让权志勇把窗户关上。

    “如果有什么让权叔叔心里不舒服对地方,我对此感到抱歉,那并不是我本意。”

    “我只是想透透气罢了。”

    权志勇瞄了李纯揆一眼,起身把窗帘拉上。

    “行了,咱俩也别在这耗着了。”权志勇回到座位上,看着李纯揆:“我知道你,不,是你们对我初始印象有多差,我估计说我现在改变了很多你们也不会相信。”

    “但是咱们现在既然已经坐在这里了,不妨开诚布公谈一谈,有什么想法大家交流一下。”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李纯揆心中一松,终于可以正常对话了。

    来之前她就怕这次见面最终不欢而散,即使李纯揆之前借给权志勇五十万,权志勇也还给她一百万了。

    真要论起来,以两个人对身份来说李纯揆是无法约束权志勇的。

    按照权俞利上午讲的,她这个父亲虽然喜欢赌博,但是对她还是真心疼爱的。

    所以现在她把希望寄于:两个人都是为了俞利好。

    “权叔叔最近跟俞利联系过吗?”

    “没有。”权志勇的声音很平静:“我怕刺激到她,联系什么,跟她说我又去赌博了?”

    看起来倒是跟俞利说对差不多。

    李纯揆心中暗自点头,觉得今天这事很有希望。

    “今天早上我真不是故意不来,而是俞利找我谈了次心,谈到了很重要的问题。”、

    俞利吗?权志勇在心里默默想到,身子也不由得坐直了起来。

    “早上我出门之前,俞利把我拦了下来。”

    “她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之前崛起的事情,说了很多你的好话。”

    “她跟我说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就这么陷黑暗,所以她找到我想要跟公司修改合同。”

    “把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你身上。”

    转移到我身上。

    权志勇慢慢咀嚼着这句话。

    最难还的就是人情。

    刚来到这个世界,俞利把他拉出深渊,甚至可以说,他现在的这两千八百万其实都有俞利对功劳。

    现在又要为了他半隐退。

    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唯物之灵,岂为无情物?

    不过俞利要是回家的话,权志勇手指摩挲着咖啡杯,想到这里突然笑了出来。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李纯揆:???

    其实刚才这段时间的相处,李纯揆对权志勇还是比较认可的,心中对权志勇也有些改观,只是说着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笑?

    “权叔叔你这笑是?”

    “抱歉,我想起了开心的事情。”

    李纯揆沉默片刻,问道:“开心的事?”

    “我老婆生了,双胞胎。”

    李纯揆:???

    不是说离婚了?

    “哦,抱歉。”权志勇看着李纯揆一脸懵逼的样子摆了摆手:“我开玩笑的,只是你不懂这些梗。”

    李纯揆深深吸了一口气:“权叔叔,咱们现在说对是俞利想要半隐退的事。”

    “半隐退?好事啊。”

    “好事???”

    李纯揆声调都提了三个,外面的助理听到动静推门进来看了眼,李纯揆示意没事又让她出去。

    “现在我们这个团队发展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少有机会九个人同时去赶一个通告了,只有可能一年或者两年出一张新专辑,才会聚到一起排练宣传。”

    “对俞利来说,放弃个人事业,就等于放弃前途。”

    “可你们不是国民女团吗?我觉得休息一段时间再复出也能轻轻松松再红起来。”权志勇笑眯眯的看着李纯揆,权俞利半隐退的决定简直太棒了,之前他还寻思着怎么劝权俞利退圈。这下好了,俞利自己就先半隐退了。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纯揆急了,她觉得这是因为权志勇对这个行业不了解,觉得idol消失一段时间不算什么。

    “我们现在确实被称为国民女团,可有我们,就会有下一代国民女团,没什么是永恒。”

    “再说知名度的问题,我们在亚洲还可以,欧美也勉强排的上号,但这并不是我们就可以放松的理由。”

    “权叔叔你知道千禧年的艾薇儿吗?还有曾经五大diva之一的kesha,这些世界范围内的巨星,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隐退一段日子重新回来都大不如前。无论多大咖位,都需要优质作品来不断巩固自己的地位,艾薇儿不行,俞利她就一定能行吗?”

    “俞利现在处于重要的转型阶段,她才刚刚拿了新人演技赏不久,正是应该发力的时候,她这样半隐退,即使重新归来,我们可以为她造势,热度方面没问题。那她的发展也会比现在按部就班走下来难很多。”

    “如果太难的话,那就不要混这个圈子了。”

    “你说什么?”

    看着一脸惊愕的李纯揆,权志勇轻轻开口。

    “我有信心养活自己的女儿,也有信心让她过的比现在更好。”

    李纯揆发不出声。

    半响,李纯揆闷闷开口:“就凭卡里那一百万?”

    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途径搞来的。

    权志勇惊讶的看了眼李纯揆,不过想到他之前运作的时候有一张卡用的是李纯揆的,又觉得理所应当。

    “我的凭仗不止那一百万,具体我无法跟你说。我只能说:我不会百分百成功去成就一番事业,但是几率很大。”

    并不了解权志勇的李纯揆觉得这是标准的赌徒心态。

    话不投机半句多,李纯揆没有再劝说权志勇。

    她觉得赌了这么多年的权志勇不是她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可以改变的。

    “好了,我尊重俞利的决定。”权志勇起身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

    “李纯揆,对于俞利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为她感到高兴。”

    “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权志勇站起身,跟李纯揆告辞。

    李纯揆一个人在包间里做了一会儿,也离开了现场。

    重新带好帽子墨镜和口罩,李纯揆在助理的陪同下出了星巴克,一路走向停车场,却在自己车的旁边看到了另一辆。

    “你先上车,我去说几句话。”

    李纯揆对着助理这样说道。

    助理点点头,跟徐朱玄问好后自己先上了车。

    “你跟踪我?”

    李纯揆看看四下无人,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俞利姐跟我说你送了她一辆车,早上又约了人,我比较好奇。”

    徐朱玄笑笑,手伸到后座拿了张毛毯盖在李纯揆腿上。空调有些凉,李纯揆膝盖不太好。

    “看表情跟权叔叔谈的并不如意?”

    “你怎么知道?”

    “我有这个。”徐朱玄拿起一边的望远镜晃了晃。

    “狗仔?”

    “战地记者。”

    行吧,李纯揆吐了口气,把最近她和权志勇所有的接触缓缓道来。

    并着重描绘了今天的见面。

    刚开始的下马威,谈到俞利时权志勇的变化,以及最后权志勇对支持俞利的态度。

    全部说完后,李纯揆接过徐朱玄递过来的水,抿了一口清了清嗓子。

    “我可怜的俞利姐姐。”

    徐朱玄感慨道。

    “确实可怜。”

    李纯揆也跟着点头。

    “拿俞利姐老爸的钱给俞利姐买了辆车,把俞利姐感动的不行,哭得稀里哗啦。”徐朱玄看着李纯揆揶揄道:“这是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啊。”

    “滚滚滚。”李纯揆看着徐朱玄就来气,直接拉开车门,走向自己的车。

    “我晚上还有个通告,就先走了。”

    “纯揆姐再见。”

    徐朱玄点点头,看着李纯揆离去,把毛毯叠好扔到后面,发动了汽车。

    我有信心养活自己的女儿,也有信心让她过的比现在更好。

    权叔叔有点意思,这句话也有点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