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吴峥林夏〕〔吴峥林夏〕〔聂先生又苏又撩〕〔天道之下〕〔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三国之曹家逆子〕〔诡三国〕〔第一兵王〕〔隐婚总裁:女人,〕〔重生都市仙帝〕〔妃常难驯:魔帝要〕〔秦城苏婉〕〔狼牙狼王于枫〕〔天道方程式〕〔暗影谍云〕〔玄阳仙尊〕〔猎户出山〕〔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第十一章 俞利啊,我也不占你便宜
    权志勇本来以为李纯揆会穷追不舍,一定要让自己去劝权俞利。

    权志勇甚至想好了接下来怎么拒绝李纯揆。

    可是李纯揆没有。

    权志勇也和权俞利又见过两次,权俞利让权志勇搬到权俞利的新房子中去住。

    之前给权志勇租房子住,主要是因为经常有人来要债,如果被邻居什么的发现权志勇和权俞利的关系,对权俞利的事业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没人来要债了,权俞利希望自己的父亲可以搬回去住,权志勇也想修复一下父女关系,便同意了。

    此时,权志勇站在高层楼房的落地窗前,看着权俞利在停车场停车。

    这辆车是李纯揆送给自己女儿的,价格跟权志勇多还李纯揆那五十万差不多。

    权志勇知道这大概就是自己那五十万。

    这两天想起跟李纯揆的谈话,权志勇开始反思自己,自己对李纯揆的态度是否有些不妥。

    既然大家都是真心对俞利好的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呢?

    人生总有些时候,觉得前段日子、昨天、甚至前一秒,自己之前说的话做的事都特别愚蠢。

    权志勇现在就有这种感受。

    开场咄咄逼人是为了掌控谈话的主动权,可是对于俞利的至交好友李纯揆没有这个必要。

    权志勇思索着,再向窗外看去,权俞利已经不见了踪迹。

    门外的指纹锁传来校对成功的提示音,这是俞利不久前去换的,这种锁在今年悄悄兴起。权志勇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各种各样的新东西一点一点出现。

    权志勇现在还没想好以后做什么,这需要详细的计划和相关的资源。

    不过这些事可以缓缓,他现在更头疼的是,他和权俞利的相处模式太过僵硬。

    权志勇很确定自己很在乎俞利,很怜惜自己这个女儿。

    但是权志勇跟权俞利相处了两天之后发现一个问题。他还没进入状态。换句话说,权志勇还没做好当父亲的准备。

    就像郑秀妍把他当骗子时跟权志勇所说的。

    一个(心理)二十岁的男人是如何去当一个二十四岁女儿的父亲?

    原主的记忆让权志勇感慨颇多,可是一个人去看一场电影也会有所感慨。看电影和亲身经历毕竟是不同。

    即使经历赌球之后,权志勇的眼界也算开阔很多,也比大多数二十岁年轻人成熟。

    但是第一次当父亲,权志勇表示自己属实没有经验。

    我该如何跟俞利相处呢?

    一时间权志勇竟然不知道等权俞利进门之后,应该跟她说什么。

    “晚上好啊,俞利。”

    看着自己女儿开了门走进来,权志勇硬逼着头皮跟俞利说了句话,权俞利笑着点头:“晚上好,爸。”

    这两天父女的相处很生分,很不自然。

    问题比权俞利想的严重的多。

    看着努力挤出微笑的权志勇,权俞利心中十分愧疚。

    权俞利觉得那天在病房里,她满心失望的一句‘还完这次,我们便不是父女。’彻底伤到了自己的父亲。

    权俞利想要努力活跃气氛,可是最近队内出了很多问题,一些很严重的问题,让权俞利深感疲惫,她只能给自己父亲漏出一个微笑。

    她们竟然联系不到郑秀妍了,作为相处多年的队友,何其荒谬?

    李纯揆跑去问公司,公司的回复是:因为公司高层的变动,之前跟郑秀妍商定的商业合作将会有所调整。而作为一个利益整体,公司暂时不许她们之间进行通讯,一切在重新签订合同后恢复正常。

    权俞利心中隐隐有些预感,这次怕是不能善了。

    因为这件事,成员们陆陆续续开始回到宿舍居住,没有通告时大家会在一起商量对策。

    可是无法与她们通讯的郑秀妍,能跟谁商量?

    权俞利觉得,以郑秀妍的性格,她一定会作出反击。

    “爸。”

    就在权志勇觉得有些尴尬想要回自己房间时,权俞利叫住了他。

    “我想和你商量点事情。”

    “好。”

    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权志勇走到客厅泡了壶茶,然后又从冰箱里拿出柠檬切片装到玻璃杯里,滴了几滴蜂蜜浇上常温水后拿汤匙稍稍搅拌两下,摆在桌子上。

    权俞利正在卸妆,而权志勇则想着,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权俞利很快就卸完了妆,走到权志勇身边坐下。

    “最近我们队内发生了一些变故。”

    一句话就把权志勇的话堵死了。

    权志勇看着权俞利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决定之前想说的事情暂时先不说了,等找个机会再说。

    “大家的情绪也不太好,最近这段日子我可能得回宿舍陪着她们。”

    听起来不是什么小问题。

    权志勇觉得不管自己女儿以后是否还当艺人,现在她还是一名idol。

    她有她的队友,有类似李纯揆那样对她好的人。队伍出了问题,于情于理权俞利都应该去跟大家一起解决问题,权志勇十分理解。

    沉吟片刻,权志勇开口:“你不用管我,我在家挺好的,你去忙你的就行。”

    “还有就是,如果遇见什么难事,一定要跟我说。”

    说道这里,权志勇顿住,发觉自己刚刚说的这句话像极了前世他和他父母的对话。

    这就是父母。

    权志勇在这一刻想他的爸爸妈妈了。

    他在这里安慰权俞利,也不知道父母那边什么情况。

    权俞利敏锐地发现了自己父亲语气中情绪的低落,权俞利沉默片刻,握住了她父亲的手。

    “没事。”

    权志勇笑着拍了拍权俞利的手:“我只是突然想你爷爷奶奶了。”

    权俞利一怔,抬头看着权志勇的脸。

    权志勇额头之上竖立着短发,点点白星点缀其中。还算浓密的眉斜挑带出剑般的锋锐,眉下明亮的双眸似乎能明察秋毫。恍惚间,权俞利回到小时候,这双眼睛让犯错的权俞利无所遁形,却又带着笑意。

    眼角的细纹已经很深了。

    权俞利转回视线心中叹气。

    “我记得我出道之前,爷爷还在的时候,爷爷问我idol是什么,我跟爷爷说那是我的梦。”

    “停!”

    权志勇伸出手来按在了权俞利肩膀上。

    权俞利刚刚陷入回忆便被噎死,直勾勾盯着权志勇看。

    很遗憾,权志勇思念的父母不是权俞利记忆中的爷爷奶奶,所以权志勇毫无共鸣。

    眼看着这丫头越说越来劲,已经感动了自己,还准备感动他,尴尬癌都快要犯了的权志勇赶紧叫停。

    “那个俞利啊。”

    权俞利瞪着一副死鱼眼看着权志勇,权志勇咽了口唾沫,慢慢把按在权俞利肩膀上的手收回。

    “你刚刚说的很好。”权志勇重重点了点头:“说实话我很感动。”

    “我刚刚说什么了?”

    “你劝我要活在当下,要坚强,要勇敢,要勇于面对现实。”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为父听了。”

    权志勇心虚地捧着茶杯,煞有其事地说道。

    “是吗?”

    “当然,我保证,我听进去了。”

    “可是我还没说呢。”权俞利幽幽说道:“我还没开始对父亲进行说教呢。”

    权志勇摸了摸鼻子,发现好像是这一会儿事。都怪前世看的无良电视剧太多了,这种安慰人的套路权志勇都能背出来!

    这就尴尬了,还学会抢答了。

    “那什么,你接着说。”

    权俞利面无表情的开口:“爸你要活在当下,要坚强,要勇敢,要努力面对现实。”

    “呃……我刚才说的是要勇于面对现实。”

    “哦。”

    父女两个人沉默着,齐齐盯着自己手里的茶杯(柠檬水)发呆。

    “父亲很讨厌我这种说教吗?”

    “也不能说算讨厌吧。”

    权志勇摸了摸后脑勺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些话好像以前你奶奶经常对我这么说,我只是有些烦。”

    权俞利翻了个白眼,这不还是讨厌吗。讨厌你就直接说呗,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俞利啊,我想了想。”权志勇看着权俞利说道:“我感觉吧,咱们之间可能不太适合这种父女之间的温馨。”

    权俞利:???

    “哦不,我的意思是吧,你可以把我想象的年纪小一点,咱俩得相处模式可以跟哥哥妹妹一样。”

    哥哥妹妹?

    有一说一权俞利属实理解不了权志勇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爸你以后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权俞利摇了摇头,权志勇在她心中还是很有威望的:“你现在也不能成天在家闲着啊,得去找份工作?毕竟年纪也不算太大,就这么开始养老我感觉也不太合适。”

    话是这么说。

    权志勇看着权俞利,自己的女儿。

    权志勇还是觉得权俞利说教他的样子像说教儿子一样。

    这没关系,权志勇在乎权俞利,但是还真没把心态放到父亲的位置上。

    权志勇想了想,脑子一抽说出一句话:“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俩以后各论各的,你管我叫爸,我管你叫妈。”

    似乎有些不太对……

    反应过来的权志勇赶紧补救:“刚刚说错了,应该是你管我叫爸,我管你叫妹。”

    面对他的是权俞利久久的沉默。

    权志勇思考再三,说出了自己的底线:“你管我叫爸,我管你叫姐。这样行了吧?俞利我跟你说可不能再降了。”

    理论上,二十岁喊二十四岁叫姐姐没什么问题。同理,二十四岁喊四十三岁叫爸,也没啥问题……

    最主要的是,权志勇自认为他找到了两人的相处模式。

    此时此刻,权志勇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逻辑天才!

    但是权俞利没这么想。

    “爸?”权俞利小心翼翼的看着权志勇:“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没有。”

    “真没有?”

    “我真没有。”

    “那你去找工作?”

    “不去,我要创业。”

    看来父亲是真的受到了刺激,已经神志不清了,权俞利默默想到。

    不过看起来说话还挺流畅,最近事比较多,暂时不去医院。权俞利父亲需要时间,四处走走去散散心。

    “创业的问题咱们以后再说,我记得爸你以前说过要去寻找咱们权家的人,重新写家谱。我这儿钱也不多,不过国内旅旅游应该足够,要不这段时间爸你就去找找吧。”

    主要是权俞利也怕权志勇在家无聊,真憋出什么事来。权俞利准备这次让权志勇多在外面玩玩,等到回来的时候,公司的钱下来,租一年店铺开个奶茶店应该够……

    “行吧。”权志勇有些不情愿,但权俞利这么热心帮他规划,也不好拒绝。

    “我之前说的事你再考虑下,俞利啊,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样,按照最后一个来。你叫我爸,我叫你姐。你看……”

    “那爸我就先去收拾东西搬回宿舍了,纯揆姐她们还在等着我。”

    权俞利好似没听见一样,急溜溜走了。

    她怕再跟她父亲聊下去,她会发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梭在轮回乐园〕〔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柯南里的捡尸人〕〔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