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小神医〕〔盛世红妆倾天下〕〔冠冕唐皇〕〔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我的治愈系游戏〕〔温阮霍寒年〕〔暗影谍云〕〔我的相公很腹黑〕〔腹黑相公枕上宠〕〔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医路坦途〕〔上门狂婿〕〔宋疆〕〔天道方程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第二十六章 等待那天的到来
    “俞利,你的反应让我惊讶。”

    权俞利拿着筷子拨弄着自己碗里的菜,一口没吃。

    “不和胃口?”

    权俞利摇了摇头说道:“最近在减肥。”

    “这样啊。”权志勇把桌子上仅有的几个素菜端到权俞利面前:“那么,有什么打算吗?”

    “我没有办法。”权俞利夹了口芹菜,平静得说道:“所以只能静静等待那天的到来。我想,那一定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但是时间不会停留,都会过去的。”

    权志勇突然有些后悔。

    后悔他不够了解俞利,后悔他没有实力。

    这些事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实力到了就很好解决。

    一个父亲无法保护自己女儿的心情,权志勇算是体会到了。

    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在酸涩与忧愁之间给女儿加油打气,他也只能做这些。

    权志勇觉得自己在父亲这个角色上,越来越深入,尽管这带给他一些不是很美妙的体验。

    “郑秀妍那个品牌,我拿到了一些股份。算是帮了她一把,希望她可以发展的好一些。”

    权俞利抬起头,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我替秀妍姐谢谢你,爸爸。”

    “你不问我哪来钱?”

    “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权俞利放下筷子,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将两个人的杯子倒满。

    “我之前也想过,父亲去香港的话,钱会不会不够。”

    权俞利跟权志勇碰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偶尔问起纯揆姐,最近为什么会这么大方,纯揆姐总是岔开话题。她送我的车,请我吃喝,都是父亲授意的吧?”

    “俞利,你真的很聪明,只是装糊涂。”

    权俞利笑了,带着几分醉意。

    权志勇沉默片刻说道:“我得先跟你说声对不起,我……”

    “不。”权俞利止住权志勇的话:“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真的已经很好了。”

    权志勇皱了皱眉,拿起酒瓶看了看,竟然是伏特加。

    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权俞利身上,权俞利和他碰杯后权志勇也没喝,没想到开了瓶度数这么高的酒。

    扶着权俞利到床上躺下,脱掉她的袜子给她盖上毯子,权志勇给李纯揆发了条讯息说俞利下午不去公司了。

    李纯揆回复得蛮快,没有问原因只说她会搞定。

    权志勇重新坐到餐桌前,看着这桌没怎么动过的菜,吃了一口。

    已经凉了,但是配伏特加刚刚好。

    权志勇吃着菜,心中有了一丝紧迫感。

    两个多月的时间,不,拿到启动资金已经一个半月了,权志勇实际上什么也没干,想法只存在于脑海中,没有付诸行动。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且权志勇也觉得一个半月也不足以让他发展起来。

    可权志勇还是忍不住想,如果一刻不停的发展,有没有可能阻止这些让女儿伤心的事?

    sm股东发生巨大变动,是不是自己有足够的资金进去sm,就可以改变这一切?

    在这一刻,权志勇的心态变了。

    以前的时候,二十岁的心理让他没有一丝紧迫感,甚至有一种得过且过,顺应着时代的潮流总会变得有钱这种想法。

    权志勇自始至终其实都有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这是信息上的领先所带来的一种优越感。

    可在这一刹那全部破灭了。

    权志勇体会到了李纯揆心中的那种无力。

    那是一种,明明手里有一些资源,却无法对现阶段造成影响的无力感。

    前世今生,权志勇从来没有像这一刻,渴望成功的念头发了疯一般从他心底冒出,随着脉搏跳动流淌到全身,整个人如同着了魔,疯狂得思考着各种方案。那些独角兽,那些新兴暴利行业。

    良久,权志勇才冷静下来。

    已经来不及了。

    所有的激情退却,只留下残余的不甘深深埋在心底。

    权志勇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

    俞利这次签约时间是三年。

    下一次,二零一七年的这个时候,他一定要成为一句话就可以改变sm的存在。

    到时候,无论俞利或者他想干什么,都不会再有阻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郑钧抽着香烟,看着眼前带有黑眼圈的郑秀妍,有些心疼。

    嘴边的烟随即被女儿拿走掐灭,扔进了烟灰缸里,郑钧苦笑。

    跟权志勇签了合同后的这几天,郑秀妍突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郑钧把这些看在眼里,却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sm犹如一根刺,插在了郑秀妍和其他八人之间,如鲠在喉,让郑秀妍这几天过得很不好。

    品牌独立的道路上鲜血淋漓,队友们会是什么反应?粉丝们会是什么反应?在sm的封杀下真的可以挺过来吗?

    未知与迷茫冲刷着郑秀妍,让她感到恐惧。

    在郑钧担忧的目光中,郑秀妍勉强露出微笑:“昨晚睡得不太好,我想补觉。”

    “快去吧。”郑钧松了口气:“主要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还有你母亲,包括秀晶都是你后盾。”

    郑秀妍点点头,回到了卧室把门反锁,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根蜡烛。

    以前艰难的时期,大家会点蜡烛去互诉衷肠。尽管之后就在也没有,甚至因为通告问题整个团队也很少把人凑齐。但郑秀妍希望这根蜡烛,可以带给自己答案。

    窗帘拉上,灯光全关,暖红色的屋子中,一直蜡烛在安静的燃烧。

    蜡烛的火苗很稳,让郑秀妍患得患失的心也平静下来。

    以前都是黑夜中点亮,屋内的场景映入眼中,郑秀妍心想。

    是环境不同了,还是其他的东西发生了变化?

    说实话,她郑秀妍在sm已经呆够了。

    看着燃烧的蜡烛,郑秀妍甚至觉得这就是她剩余待在sm的时间,当蜡烛燃尽之时就是她脱离sm的时候。

    总体来说,郑秀妍还是挺喜欢跟队友待在一起的。

    称为喜欢可能不太合适,应该是惯性。

    习惯了徐朱玄喊大家起床。习惯了金泰耎和李纯揆对自己动手动脚,然后自己再去欺负tiffany。林润妸的活泼,权俞利的安静,金孝渊不经过大脑的耿直和崔秀英的毒舌。

    仿佛就在昨天。

    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用来劝说舍不得分离的人们而发明的。

    郑秀妍努力过,但是sm像座大山摆在郑秀妍面前,堵住了她的路。

    郑秀妍不是愚公移山的主角,也不会有天神来拯救她。

    郑秀妍的选择是,选择别的路。

    即使这条路的终点已经偏离了大家最初定下的轨迹。

    蜡烛已经燃尽,郑秀妍揉了揉已经发酸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出现的血丝让郑秀妍显得疲惫。

    突然想起权志勇,郑秀妍笑了。

    当时权志勇打电话来她当人家是骗子,还看不起这种赌博的人。

    没想到今天她也要当一次赌徒。

    赌注是她出道这些年积累的人气,和队友们之间的情感。

    这次轮到我了,郑秀妍爬上床开始补觉。

    计划已经做好,静静等待吧。

    希望是个好结果。

    (有点头痛,写了这些两千多吧,不够三千,先发了明天再改,大家可以明天刷新章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