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属职业者〕〔王者荣耀之最强路〕〔樱花之国上的世界〕〔男人三十〕〔我缔造了文娱盛世〕〔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人道大圣〕〔猎户出山〕〔诡异入侵〕〔灰烬领主〕〔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焚天路〕〔庸骨〕〔猎天争锋〕〔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偷偷养只小金乌〕〔月亮在怀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日星程 148 番外3——4
    www..,最快更新明日星程 !

    临时标记和完全标记不一样,临时标记是可以消除的,到最后不会再oega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的一种暂时标记行为。

    但是大多oega一般不会选择这样的行为,宁愿使用医疗手段缓解发/情症状。有人觉得这是oega太矫情了,就像是在反对婚前性/行为,可是使用了保护措施不会对身体留下影响的婚前性/行为又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呢?

    alpha不会理解,beta更不会理解,韩柏含身为一个oega却是理解的。

    他记得小时候上课,老师曾经说过,分化和标记是oega生命中最大的两个转折点,经历了这两个转折之后,oega身上产生的变化不仅仅是生理的,还有心理的,这是不可逆的过程。

    对于这种不可知的变化,韩柏含是会害怕的。韩检察官不管在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还是面对法庭激烈的辩论都可以面不改色沉着冷静,但是标记对一个oega来说始终不一样,哪怕这种效果只是临时的。

    强迫临时标记没有入刑,但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韩柏含曾经接触过一个故意伤害案的被害人,那个oega被打伤的同时也被强迫临时标记了,他记得那个被害人跟他说:“虽然标记是临时的,但是你的身体一旦被他的信息素侵入,就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韩柏含不能理解,“是全身无力吗?”

    被害人说:“是心理的敬畏,还有——”还有什么他没说完,他们交谈的时候,临时标记已经失效了,但是那个oega还是露出了惊惧的神情,他最后说:“非常可怕,因为你本来不爱他的。”

    韩柏含忽然全身一颤,被汗水裹住的身体开始发凉,一瞬间竟然都稍微驱散了体内的潮热,只感到黏腻难受。

    孙耀抛出了问题之后没有催促他回答,只是平静地等待一个答案。

    韩柏含仰起头看孙耀。

    他好像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孙耀。看守所的灯光阴暗,隔着一道铁栏杆,韩柏含从来都是坐在外面,无论里面的人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在那样的灯光和环境下都显得丑陋。那把木头的讯问椅不知道积攒了多少污垢,被接受讯问的嫌疑人抹了许多红色印泥,坐在上面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一张麻木憔悴的脸,毫无光彩。

    可是他现在仔细看孙耀,才发现他长得很好看,虽然黑了些也瘦了些,但是五官和脸型都是俊美的,尤其是那双眼睛,漆黑深邃,即便经历了那么多,双眼还是明亮的。

    韩柏含意识又开始模糊了,他想要摸一摸孙耀的脸,可是手抬起来才意识到自己手还被绑着,于是开始挣扎。

    孙耀抓住他的手,同时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下颌与他对视,"韩柏含,你看我。你接不接受临时标记?"

    体内的情/潮阵阵上涌,韩柏含身体又开始湿润,他知道自己快要进入下一轮发/情了,如果现在不做决定,就会被再次被欲望吞噬了意志,他紧紧并住双腿,抓住了孙耀的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我要。"

    孙耀看着他,"你意识还清醒吗?永久标记你愿不愿意?"

    韩柏含摇头,说话的声音开始发颤,"不要永久标记,临时的,我可以。"

    孙耀确定他不是被发/情冲昏了头脑才说的这句话,于是托着他的腰让他坐起来一些,趴在自己怀里,然后低下头去轻抚他的后颈。

    韩柏含的脖子和他整个人一样干净漂亮,腺体是没有凸起的,但是用手压下去能感觉到与肌肉不同的组织触感。

    被发/情折磨的韩柏含逐渐开始失去理智,他抬头寻找孙耀的唇想要吻住他,这一回孙耀没有急着拒绝他,而是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信息素在彼此的唇舌之间相互交融,失神的oega贪婪地汲取着alpha的味道。

    在此之前,孙耀没有与oega有过亲密接触,他和去世的妻子很年轻时就认识了,他从来不认为人类应该服从于信息素的支配,而应该面对自己的本心,他和妻子是相爱的,他们之间的动情从来不需要信息素的催化。

    可是到了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人类身上的动物本能是多么的难以抗拒,oega的信息素是他在这世界上品尝过最美味的东西,令他几乎想要抛却一切沉迷其中。他的本意是借着这个吻安抚韩柏含的情绪,可随着亲吻的加深,他自己的情绪也很难平静下来。

    孙耀强迫自己离开韩柏含湿热柔软的唇,他听到韩柏含带着抱怨和不满的低吟,让自己的亲吻沿着韩柏含的嘴角、下颌逐渐下移,最后来到他的后颈。

    韩柏含的后颈似乎变得更加柔软了,而且香味浓郁。

    孙耀先是含住那处肌肤,用牙齿叼着轻轻磨蹭,他感觉到韩柏含身体的战栗,一只手将韩柏含的头按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后背,缓慢而持续不断地释放信息素,安抚着韩柏含,直到韩柏含在他怀里完全放松下来。

    孙耀微微抬起头,他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深吸了一口气,在韩柏含毫无提防地情况下,用尖牙咬破了他后颈的皮肤,直接刺入腺体之中。

    韩柏含的身体陡然间绷紧,他动了一下,却又不是挣扎,像是动物濒死的颤抖。

    alpha的信息素从孙耀的牙齿被注入到了韩柏含颈后的腺体,然后传递到全身。

    韩柏含绷紧的身体一软,发出闷哼声,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伴随着信息素注入,同时带给身体的还有强烈的快/感,他绞紧了双腿又无力地松开,到最后下面一片狼藉。

    孙耀的牙齿已经离开了他的皮肤,改用舌尖/轻舔他后颈的齿痕。

    韩柏含呼吸依然沉重,但是思维却开始渐渐变得清晰,这是发/情期结束的征兆。可是与之前的经历都不一样,韩柏含能够感觉到自己有一些不一样了。

    孙耀嘴唇离开了他后颈,低声问他:“怎么样了?”

    韩柏含没有回答,他冷静下来之后,其他感官变得特别灵敏,他听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他头还埋在孙耀的肩膀上,舍不得抬起来。

    孙耀的信息素仿佛沿着他的血管进入了他全身,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组织甚至每一个细胞都是孙耀的味道,他想要孙耀一直抱着他不要放手,他在贪恋他身体的温度。

    可是孙耀握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开了,低下头看他的眼睛:“起作用了吗?”孙耀也不确定临时标记的效果究竟是怎么样的。

    韩柏含看着孙耀,他的嘴唇和眼睛都是湿润殷红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有胸口在激烈地起伏,过了很久,他用沙哑的声音对孙耀说道:“我没事了。”

    孙耀下床朝外面走去。

    韩柏含直直坐在床上,视线一直追随孙耀的背影,然后停留在门口,直到孙耀又拿了毛巾和盆子从那道门进来。

    孙耀把屋里的凳子拉到床边,坐下来把水盆放在地上,把毛巾放进清水里。

    他看着韩柏含,没有急着动作,说:“我把绳子给你解开。”说完,他伸手来解他手腕上的绳子。

    韩柏含低着头看孙耀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勾开绳结,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信息素压制,令他几乎动弹不得,他抬眼去看孙耀,见到孙耀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可是他知道那是孙耀的信息素,不再像刚才标记他时带有安抚的意味,而是完全的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惊爆!团宠假千金〕〔偷香(杨羽)〕〔开局洪荒:我能穿〕〔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占领异星从挖矿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