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我缔造了文娱盛世〕〔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人道大圣〕〔猎户出山〕〔诡异入侵〕〔灰烬领主〕〔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焚天路〕〔庸骨〕〔猎天争锋〕〔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偷偷养只小金乌〕〔月亮在怀里〕〔警察陆令〕〔错版币之梦幻游轮〕〔玄门团宠大佬五岁〕〔裂天空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日星程 第152章 our
    www..,最快更新明日星程 !

    杨悠明和夏星程举行婚礼的那年春节,杨悠明跟着夏星程一起回家过年了。

    过年前两个人都有工作安排,夏星程结束工作先回家,杨悠明则是腊月二十九的深夜十一点多,飞机才到达夏星程老家的城市,他从机场出来,看见夏星程和他哥哥夏叶一起开车来接他。

    夏星程说本来要自己来的,但是夏叶不放心,一定要陪他一起来机场。

    回到家里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凌晨了,他们没有吵醒家里其他人,杨悠明简单洗漱之后,和夏星程一起在二楼房间里睡下来。

    杨悠明今天刚结束工作又一直在赶路,躺下来的瞬间便觉得疲惫不堪,几乎立即就要睡着了,可是夏星程整个人还是清醒的,他侧躺着靠近杨悠明,用柔软的嘴唇亲他的下巴,又用自己的脸颊轻轻磨蹭。

    “我想你了。”夏星程小声说。他们分开差不多近半个月,每天晚上视频,却还是不能缓解夏星程的思念。

    杨悠明伸手抱住他,一只手的手指伸进他短发里贴着头皮蹭了蹭,半坐起来在黑暗中与他接吻。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夏星程从杨悠明唇边离开,问道:“累不累?”

    杨悠明说:“不累。”他眼眼快睁不开了。

    夏星程让他躺下来:“你快点睡吧。”

    杨悠明看他趴在枕边,用手撑着脸看自己,便问道:“你不睡?”

    夏星程说:“我看你一会儿,你睡吧。”

    杨悠明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他抬手摸着夏星程的脸,说了一句:“傻瓜。”最终抵挡不住深深袭来的倦意,闭上眼眼很快睡着了。

    夏星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想在他脸上亲一下,可是又害怕吵醒他,最后只无声地说道:“晚安。”翻过身躺在杨悠明身边睡觉。

    第二天早上,杨悠明难得地比夏星程醒得晚。

    夏星程悄悄地掀开被子下床,他看到杨悠明动了一下,连忙停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他,见他还是闭着眼睛,才又放心地站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时间还早,夏星程从二楼下来,只有他父母两个人在餐桌旁边吃早饭,他走过去坐下来,伸手要拿包子的时候,听他爸爸问道:“还没起来啊?” ,

    夏爸爸在夏星程面前很少会叫杨悠明的名字,大概是觉得尴尬,不知道如何称呼。

    夏妈妈态度自然得多,她一边给夏星程舀稀饭,一边说:“悠明昨天回来得晚,让他多休息一会儿。”

    夏星程咬着包子点点头,伸手把稀饭接过来。

    夏爸爸这时候已经吃完早饭了,坐在椅子上看着夏星程,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内心颇经历了一番纠结,才说道:“你们两个要不还是去抱个孩子吧。”

    夏星程把没吃完的包子放在稀饭碗里,抬头看夏爸爸:“去哪甩抱?要不把咚咚抱回去,我看咚咚还挺喜欢明哥的。”

    “那怎么行。”夏妈妈当真了,“你嫂子不会同意的,而且你们哪有时间照顾咚咚?”

    夏星程笑了一声:“我跟明哥在外面拍戏,本来就聚少离多了,你还让我搞个孩子回来,占用我们宝贵的二人世界,开什么玩笑。”

    夏爸爸摇头叹气:“反正你还年轻,现在也体会不到,以后年龄大点再说吧。”

    夏星程早饭还没吃完,家里其他人陆陆续续起床了,杨悠明跟在夏叶后面下来一楼,走进饭厅的时候,夏妈妈和方颖都站起来请他坐。

    杨悠明在夏星程身边坐下来,说道:“不要那么客气。”

    今年过年也和往常一样,上午大家出去外面逛逛,中午回来简单吃点,晚上才是团年饭。而且夏星程二叔一家同样会过来一起团年。

    夏妈妈叫夏星程和杨悠明吃完了早饭跟着夏叶他们一起出门。

    夏星程说道:“算了,不太方便。”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倒无所谓,有杨悠明一起恐怕会引起人群围观,到时候逛街也逛不开心。

    夏叶说:“没关系,我们开车出去,到时候你们不想下车就待在车上吧。”

    杨悠明看了一眼夏星程,说道:“一起去吧,难得有机会,我也想出去看看。”

    夏妈妈开开心心地收拾桌子,笑着说:“就是,去吧。”

    方颖吃完早饭,去楼上叫叮叮咚咚起床。

    杨悠明和夏星程先回了二楼房间,杨悠明把行李箱打开来平放在地板上,蹲下去在里面找出了帽子和墨镜。

    夏星程蹲在他旁边,手肘支在腿上用手捧着脸说:“这样出去太显眼了。”

    杨悠明拿起帽子直接扣在了他的头上,笑着问他:“怎么出去不显眼?”

    夏星程把头靠在了杨悠明肩上,装作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你长都长成这样了,真没办法。”

    杨悠明笑着把墨镜拿起来戴上。

    夏星程像个小孩子似的,晃着脑袋在杨悠明脖子上磨蹭,蹭了一会儿把杨悠明蹭到蹲不住了坐在地上时,他就张开腿跨到杨悠明上坐下来。

    杨悠明把他头上歪了的帽子扶正,说:“不想出门了?”

    夏星程弯着腰,双手撑在他脸旁边,眨了眨眼眼说道:“你要是不想出去了,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杨悠明说:“我——”

    他话没说完,夏叶突然推开了房门,在门口大声说道:“准备好了先下来吃点水果。”他的话一口气说完,说完之后就骂一句脏话退出去把门关上了。

    杨悠明拍拍夏星程的屁股:“可以下楼吃水果了。”

    过了一会儿,夏星程打开房门,看见夏叶还站在楼梯口抽烟。

    夏叶朝他这边看一眼,见到只有他一个人,神情有些凶狠地抬起手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兄弟两个小时候吵架,夏叶常常会这样装作凶狠地恐吓夏星程。

    夏星程当然是不怕他的,不太高兴地说:“怎么不敲门?”

    夏叶手指夹着烟:“你关门了吗?”

    夏星程说:“那你也得敲门,我都结婚了好吧?”

    夏叶走近了,伸手指戳戳他的脑袋:“我拜托你还是矜持一点好不奸?”

    夏星程一脸古怪地看他:“我矜持什么?你对着我大嫂需要矜持吗?”

    戛叶皱眉:“那一样吗?”

    夏星程想了想,突然回头看一眼房间里面,然后压低声音凑到夏叶耳边,说:“还是有点不一样,明哥身边诱惑太多了,我得让他没有精力去搭理别人。”

    夏叶实在忍不住,曲起手指敲他额头:“懒得理你!”

    等叮叮和咚咚吃完早饭他们便开车出门了。

    夏叶的车是五人座,方颖坐副驾驶,叮叮和咚咚跟着夏星程和杨悠明坐在后排,咚咚上车的时候,鼓起勇气问杨悠明:“我可以坐你腿上吗?”

    杨悠明当即便笑着朝他伸出手:“过来。”

    咚咚走过去,杨悠明伸手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下来。

    方颖从前排朝后面探头,对咚咚说:“不许闹叔叔啊。”

    咚咚没说话。

    杨悠明摸摸咚咚的头说道:“咚咚很乖的。”

    夏星程坐在杨悠明身边,左边靠窗坐着叮叮,叮叮一上车就要把车窗按下来,夏星程伸手阻止他,说:“太冷了。”

    叮叮说:“不冷不冷。”

    方颖又转过头来,对叮叮说:“二叔说不许开就不许开,想挨打了吗?”

    叮叮噘了噘嘴。

    过一会儿叮叮扭头去看咚咚,咚咚正从口袋里掏出来一颗糖,那是他奶奶放在客厅茶几的果盘里接待客人的牛奶糖,他手指捏着糖,侧过身仰起头问杨悠明:“吃糖吗?”

    杨悠明笑着说:“我不吃了,咚咚吃吧,

    咚咚低下头似乎有些遗憾地呼出一口气,过一会儿又仰起头,说:“很甜的。”

    杨悠明看他那么坚持,于是说道:“那你剥给叔叔吃好不好?”咚咚立即就把糖纸剥开了,而且还不让杨悠明伸手来接,自己—定要把糖给他喂进嘴里,看杨悠明吃了糖,咚咚有些腼腆地问道:“好吃吗?”

    杨悠明笑着说“很好吃。”

    这时候,叮叮拉一拉夏星程的袖子,说:“二叔,我也要坐你身上。”

    夏星程看他一眼,说:“二叔不想你坐二叔身上。”

    叮叮还很认真地问道:“为什么啊?”

    夏星程说:“因为二叔懒。”

    方颖转过头来,凶巴巴地说道:“过来坐我身上!”

    叮叮往夏星程旁边躲:“我不想坐你身上。”

    夏星程好笑地摸摸他的头,对方颖说:“我逗他玩儿的,嫂子。”说完,他又转过身去对咚终说,“咚咚,你那么喜欢杨叔叔,要不跟我们回去好不好?给我们当儿子。”

    咚咚愣了一下,接着摇头:“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

    夏星程逗他:“杨叔叔是大明星哦。”

    咚咚还是说道:“我不要。”

    方颖依然趴在椅背上,转回头来看着他们,伸手摸了摸咚咚的脸,感动道:“乖儿子!”

    叮叮在旁边突然举起了手,说:“我、我!”

    夏星程朝他看去:“你怎么?你可以?”

    叮叮笑嘻嘻地点头:“我可以,我给杨叔叔当儿子吧。”

    夏星程还没说完,方颖就努力探身过来,一只手捏住了叮叮的脸一揪:“夏叮叮!”

    叮叮“唉哟”一声往夏星程背后躲,一边躲一边快要哭出来似的说道:“二叔我们现在就走吧。”

    夏叶伸手抓了一把方颖:“坐好了,前面有交警。”

    方颖这才不甘心地放过叮叮,转身坐了回去。

    为了方便杨悠明和夏星程,夏叶他们干脆都没有下车,就开着车在最热闹的市区转了一圈,看道路两边的张灯结彩,又看了市区大庙烧香的人山人海,方颖给叮叮咚咚一人买了一顶虎头帽戴在脑袋上,小朋友摇头晃脑的样子顿时变得十分可爱。

    等到他们开车回去,二叔一家也已经到了。

    之前夏星程结婚的事情一直没有跟二叔一家人说,到现在也不好隐瞒了,夏爸爸在他们几个回家之前,就拉着二叔二婶到饭厅坐下来把夏星程和杨悠明的事情说了。

    二叔和二婶听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后来农村出生的二婶还问了一句:“这也行啊?能扯到证吗?”

    夏爸爸叹一口气:“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孩子自己觉得幸福就好。”

    只有夏星程的堂妹夏小蕊先是惊讶,惊讶完了就用手捂眷嘴傻笑:“妈呀!不是真的吧!”

    二婶顿时用手拍了她一下:“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她觉得女儿不懂事。

    夏小蕊抓着她妈妈的手说:“妈,那是杨悠明啊!开什么玩笑!”

    二婶皱起眉头:“杨悠明怎么了?”

    夏小蕊语气激动地说:“杨悠明要是肯娶我,我也嫁好吧,滕淞我都不要了。”

    二叔沉声说道:“可星程是男孩子。”

    夏小蕊说道:“那又怎么样?杨悠明就算是个女的,我也愿意嫁。这样的男人错过了哪里去找第二个?”

    二婶小声说:“他不是还离过婚吗?”

    夏小蕊一副和他们无法沟通的表情:“离过婚又怎么样?他就算有孩子我也可以去当后妈!”

    夏妈妈在厨房里洗了一大盆提子出来,听到他们对话,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道:“我觉得杨悠明还可以,我很满意了。”说完,她又自己给自己补充道,“没有孩子也不是大事情,我觉得没关系。”

    夏爸爸沉沉叹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等夏星程他们到家之后,二叔一家的态度都很自然,连夏小蕊都忍住了什么也没说。

    夏星程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杨悠明,他还是担心杨悠明在他家里会待得不自在,但是从头到尾,杨悠明的表现都是温和有礼的,并没有把多余的情绪泄露出来。

    下午,夏家的几个男人坐在客厅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除了夏小蕊,其他女人都在厨房里忙碌。

    方颖和二婶在饭厅的饭桌旁边包饺子,夏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做菜。

    杨悠明突然说道:“我去帮妈妈做饭吧。”

    夏星程愣了一下,印象中这好像是杨悠明和他结婚之后,第一次把他的妈妈称作妈妈,一种甜蜜的感觉瞬间从心底涌了上来。

    夏爸爸说道:“不用,我们就坐着聊天就行了。”

    杨悠明已经站了起来,他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浅咖色的羊绒衫,抬起手把袖子给挽起来,说:“我很喜欢做饭的,你们可以问星程。”

    夏星程于是说道:“我们只要在家都是明哥做饭的。”

    这时候一直坐在旁边沙发上玩手机的夏小蕊发出一声羡慕的:“哇——”

    二叔连忙瞪了她一眼。

    杨悠明朝厨房方向走去,夏星程连忙起身说道:“我也去帮忙。”接着便跟了过去。

    夏叶说:“我从来没见过他主动帮忙做饭的。”

    二叔说道:“男孩子长大了是这样的,都跟着媳妇儿跑。”他这话不说也就算了,说完了顿时更觉得尴尬,便端起茶杯,默默地喝水。

    厨房里只有夏妈妈一个人,杨悠明进去的时候,她打算做一个清蒸鱼,鱼在盆子里还没杀,正准备叫夏爸爸进来杀鱼。

    杨悠明说道:“我来吧。”

    夏妈妈连忙问道:“你会吗?”

    杨悠明笑着点点头:“我会。”

    他从夏妈妈手里接过一条围裙套在身上,动作利落地从盆子里捞起那条鱼放到菜板上,抬起菜刀用力把鱼敲晕。

    夏星程刚好在这时候进来,低低“哇”了一声。

    夏妈妈说:“你又来干什么?厨房都挤不下了。”

    夏星程说道:“我来帮忙啊。”

    杨悠明一边用刀刮鱼鱗,一边问夏妈妈:“还有需要准备的吗?”

    夏妈妈回答道:“没什么了,晚上主要吃饺子,再做几个菜给你们下酒,现在时间还早,晚点我再来炒菜。现在就把鱼蒸上就行了。”

    夏星程抬起两只手握住妈妈的肩膀:“那你出去休息一会儿,我明哥帮你蒸鱼。”

    夏妈妈还想说什么,夏星程就已经把她从厨房推了出去。

    杨悠明很快刮干净了鱼鳞,剖开鱼肚子把内脏全部取出来。

    夏星程站在旁边凑近他看。

    他低着头还是笑了一下,说:“看什么?”

    夏星程有点犹豫,最后还是说出口道:“你是不是跟我爸他们待着不舒服才躲进厨房里来的?”

    杨悠明把鱼的鳃抠掉之后,将鱼放到水龙头下面冲水,同时说道:“当然不是,我想到妈妈一个人做晚饭太辛苦,想来帮她。”

    夏星程问他:“真的?”

    杨悠明把鱼放进干净的盆子里,转过身来面对着夏星程:“真的。”

    夏星程鼓了鼓腮,过一会儿说:“我怕你不自在又不说。”

    杨悠明在围裙上擦干净手上的水,朝他伸出一只手来:“我不是不自在,而是以我的年龄和性格,要融入一个陌生的家庭可能需要—点点过渡的时间,这并不是针对你家里人的,我去别人家里做客同样会表现得稍微拘谨一些。”

    夏星程握住杨悠明的手:“可你又不是客人。”

    杨悠明说道:“我当然不是,就算是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兄弟,也得有一段融合的时间吧?”

    夏星程把手指插进他指缝中间。

    杨悠明微微笑了一下:“星程,你相信我,我是因为爱你才努力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你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嫂子都是很好的人,我也喜欢他们,你放心好不好?”

    夏星程突然凑近了吻住他的嘴唇,过了一会儿才松开:“我也爱你。”

    杨悠明笑着摸摸他的脸。

    夏星程皱了下鼻子:“一股鱼腥味儿。”

    那天晚上,家里人吃完团年饭又看了会儿晚会,杨悠明喝了些酒但是喝得不多,他们在客厅看晚会的时候,夏星程就坐在杨悠明身边,一直牵着他的手。

    还没有等到十二点,家里老人小孩都要去睡觉了。

    于是关了一楼的电视,大家各自回去房间。

    夏星程站在窗边把窗户开了一条缝,冷风一下子从外面灌进来,他想起那年三十的晚上,和杨悠明一起从窗户跳下去的场景,那时候他以为自己的这段感情已经摇摇欲坠,第一次感觉到一种令人无力的绝望。

    可是没想到,到现在他还是和杨悠明在一起,而且他们已经结婚了,不管有没有法律效力,至少他们对彼此做出了承诺。

    杨悠明从背后抱住他,问道:“不冷吗?”

    夏星程说:“我们明年春节还一起过吧。”

    杨悠明吻了吻他的耳朵:“当然了,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夏星程说道:“我的意思是,春节绝对不接工作,从此以后,每年过年我们都要在一起。”

    杨悠明回答他道:“好。除了春节,你的生日,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不管有多远,我都到你的身边陪你。”

    夏星程一下子鼻子酸酸的。

    杨悠明让他转过来,抱着他坐在窗台上,抬手勾住他的脖子与他接吻。

    外面不知道谁放的烟花陡然间炸开,焰火四散勾画出巨大的花朵形状,久久没有消散,就像是他们约定的美丽见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偷香(杨羽)〕〔惊爆!团宠假千金〕〔开局洪荒:我能穿〕〔国民法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全民种田:我的农〕〔占领异星从挖矿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