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秦纪族兄高义(第二更)
    这道阴影不同于被大日镇灵熔炉吞噬的祀灵,祀灵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如同一道黑影一般,细致形貌皆不可见。

    但是此刻趴在召元背后的阴影,形貌却被纪夏大日灵眸完完整整看在眼中。

    阴影生就一个扁平的面孔,没有鼻子,只有两个孔洞,眼睛中不断流出黑色的东西,嘴巴大张,嘴中一颗颗细獠牙,獠牙上一个个孔洞,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样貌不同于祀灵,但从大日熔炉给予我的反馈来看,这个阴影和祀灵是同一种类型的东西,也许就是出自祀神阁。”

    摸了摸下巴,纪夏暗自揣测:“这道阴影的质地十分优秀,镇灵熔炉反馈而来的兴奋感,一点都不比烟乡府那次轻,甚至更为剧烈!”

    此刻,他心中贪念作祟,满脑子都想要吞噬掉这只阴影,借以壮大大日镇灵熔炉。

    他对大日镇灵熔炉的下一形态皇苍炼元熔炉充满了期待,大日镇灵熔炉妙用无穷,给予了纪夏无数好处,想必皇苍炼元熔炉会更加强大!

    召元在一旁观察纪夏,发现他瞳中两轮烈日隐没而去,才问道:“你可看出一点什么?”

    纪夏颔首,道:“我看出你衰老的原因,也有方法帮你驱除。”

    召元面露喜色,之前越泽拜访他时,曾对他过,那位名为秦纪的少年出身大族,体内有一座巨大熔炉,神异非常。

    今天看到秦纪,他也觉得秦纪如此恐怖、异于常人的修为,定然不是什么平凡血脉能够培养的。

    他在纪夏面前袒露真相,一是因为纪夏似乎确确实实看出一些什么,二则是希望将原委告知这位大族子弟,看看以他的眼界,能否有什么见解。

    “秦纪友,还请告知于我,我变成这般模样,究竟是什么原因!”

    他急切出声,面色不再如同方才那般阴沉,浮现出几分潮红。

    “我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只看到你背负着一只诡异阴影,我大夏血脉之中有一种熔炉天赋,恰好克制这种阴影。”

    召元一愣,问道:“阴影?什么样的阴影?”

    “一道宽大阴影,面目苍白,獠牙尖利密集,其上还有许多孔洞,没有鼻子,眼中一直流出许多黑色液体。”

    纪夏直言不讳,如今召元比他更加谨慎心,纪夏也不怕他走漏什么风声。

    “我从来不曾记得我招惹过这种奇怪的生灵。”

    召元沉思一阵,似乎毫无头绪,便放弃思索,向纪夏道:“还请友为我驱逐这道阴影。”

    召吾也连忙向纪夏行礼,面露喜色道:“今日真是好事临门,还请族兄助我家祖脱厄!”

    纪夏面色有些犹豫:“前辈乃是召吾族兄高祖,倘若我能够相助,自然会倾力施为,但是这需要用到我大夏血脉的本源,对我的血脉伤害极大……”

    召元听到纪夏话语,陷入沉默。

    他是驭灵强者,自然知晓伤及血脉本源,会对一个人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如果大符族人的天生符受到伤害,他们凝结符文、解析符文等等一系列天赋都会遭受巨大损失。

    在他眼中,秦纪的血脉比大符天生符血脉要更加稀有强大,也更加珍贵,要求他人损耗如此珍贵的血脉本源,救他的性命?

    召元自问不同于其他大符高层,没有他们那般自私自利,还做不出来这些事情。

    他叹出一口气,正要听天由命时。

    却听纪夏道:“只是我与召吾族兄曾经同生共死,召吾族兄又以大义待我,我实在不忍心召吾族兄的符召部族没落,所以哪怕伤及本源,也要帮前辈驱逐阴影!”

    一旁的召吾听到纪夏掷地有声的话语,眼中难掩感动,甚至有泪光徘徊:“秦兄……”

    纪夏摆手道:“召吾族兄不必作这等女儿姿态,我们之间不需要感谢的话语。”

    召吾心中感动到了极点,暗道:“这未免太令我感到惭愧,我之前仅仅把秦纪族兄当做趣味相投的好友,没想到我在秦纪族兄眼中的地位,如此之高,甚至愿意为了我伤及血脉本源。”

    召元听到纪夏话语,眸中露出几分赞许,他大笑道:“召吾,你交了一个好朋友啊。”

    召吾笑道:“秦纪族兄高义,召吾永生不敢忘分毫。”

    纪夏正要客气一番,好更快吞噬了这只灵体,让大日镇灵熔炉一饱口福。

    却听召元道:“秦纪友高义那是友的事,我们符召却不能平白受人恩德。”

    他手腕翻动,一只玉盒出现在他手中。

    这只玉盒上有流光划过,盒口打开,召元从中拿出一只丝袋,袋中又有??一枚玉简。

    足见召元对这枚玉简的珍视。

    他将这枚玉简捧到纪夏眼前,唏嘘道:“我如今的微末成就,几乎都是这枚玉简所赐,其上记载一门功法,名为魔雷玄体真诀,乃是一门极为强大的炼体真诀!”

    “这门功法之贵重,根本不能用其他东西去形容,我苦练百余年,只是堪堪练到三重境界,灵府之下,已近无敌,所有才有大符第二人的称号!”

    召元顿了顿,又道:“今日秦纪友冒着伤及本源的风险帮我,我又如何能够吝啬?还请收下这枚玉简。”

    纪夏迟疑一番,问道:“难道前辈能够凭借肉身抵抗雷罚,修成雷霆真体,就是因为这门功法?”

    召元失笑道:“那只是传言而已,雷罚又岂是我这种微末修士能够硬抗的?我也没有修成什么雷霆真体,那只是我修炼魔雷玄体真诀之时,被旁人看了去,随意揣测而已。”

    纪夏这才明了过来,他看着眼前的玉简有些犹豫。

    召吾从他高祖手中拿过玉简,一把塞入纪夏怀中,笑道:“族兄,家祖给你,你就收下!”

    纪夏心中暗叹:“这符召,果然和大多数大符族豪府不太一样,我都不忍心骗他们了。”

    思之间,他不再惺惺作态,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收下这门功法了,还请前辈放心,秦纪必然全力以赴,根治前辈顽疾!”

    召元哈哈大笑:“如此甚好,若你治不好我,那方才的玉简,可是要收回的!”

    他顿了顿,语气笃定:“若是治好了,从此之后,你但有所求,整座符召部必然全力以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