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一十七章 邪魔降临(4k)
    震天声响传来,希钦的坐骑被傀儡夸娥氏一拳击中,打退数千丈,重重摔落在地上,砸出一片深坑。

    希钦看到这一幕,咬了咬牙,又看向那上万军士。

    始终隐匿着的六尊驭灵强者,以及诸多身穿甲胄的将领也终于露出行迹。

    他们不与同等境界的人交战,而是冲入已经被那巨人打死了两三千军士的契灵军阵中,肆意杀戮。

    每每有契灵修士想要援手,总会被那巨人强行阻拦,于是契灵军士,开始极速死亡,其中有半数是异刃族。

    而在那巨人手中,一位位神通身死,一尊尊驭灵重伤,他们疾奔来此收割人族性命之时,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地域,遭受到这样的劫难!

    巨人躯体隔绝了他的灵识窥探,无从探知巨人眼中那位少年,所以希钦原本以为这只巨人只是意外。

    而当那些早被他用灵识探知出所在,如果没有巨人出现,就会被他杀死的人族、妖族加入战场,与巨人密切配合时,他才明白过来。

    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这些不知来历的人族、妖族!

    想到此处,希钦再也不犹豫,心念微动,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出现在他手中。

    镜子之上,一只奇诡、恶心、邪恶的怪物正在看着希钦。

    这只怪物,通体血红,宛若用鲜血构筑而成,躯体呈现节状,六节躯干上每一节都有两条长满恶心绒毛的长足,长足之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眼眸!

    怪物的面容极为让人悚然,头生四角,两长两短,长角朝上,短角朝下,整个面容上,只有一张大嘴!

    那只大嘴一张一合,一道僵硬、邪异的声音传入希钦脑海:

    “祭祀我!我将分身降临!我将灭杀你的宿敌!你将成为摩多大神的信徒,与我一同侍奉大神,摩多大神将赐予你力量、将赐予你永生!”

    “祭祀我!”

    “祭祀我!”

    “……”

    邪异声音不断响起,希钦抬头看了看不断身死的军士、强者、将领,又想到来此之前,那个美艳绝伦,内心却残忍万分的游绯,给予他的警告。

    倘若无法集齐血祭灵阵所需血肉,便会用他的族人血祭!

    而如今,这尊恐怖巨人打乱了他一切的谋划,一半以上的寻猎军伍尽数死亡,其余一半也在死亡的边缘。

    如果他们尽数身死,等待他的,便是灭族。

    异刃族跋山涉水从炝岩域逃亡至此,所求的不是灭族!

    如果异刃族亡于他手,他便是种族的大罪人!

    “我……我该如何祭祀你……”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大量的残魂、精血!用那些残魂和精血祭祀我!”

    希钦一惊,残魂、精血?便是他们辛苦收集的一百多万人族以及沿途顺手屠戮的两百万各色种族的残魂、精血!

    倘若将这些收获尽数用来祭祀镜中诡异,那么他还谈何拯救族人?

    只怕他的族人,会被游绯生生烹杀,分于众多蛇灵族人吞吃了去!

    希钦念头刚起,只听镜子中的诡异怪物开口道:“祭祀我,我将分身降临,助你杀戮更多血肉,届时你才可以弥补战败的过错!”

    希钦仍然犹豫,怪物又道:“我降临而来,可以让你免于厄难,等到那尊巨人将所有生灵尽数杀戮,你便只能被生生撕碎!”

    “想逃?这片地域早已被设下禁制,以你的修为,如果有足够时间,自然可以挣脱禁制,可是你没有时间,你只要稍加犹豫,你就要身死!”

    希钦一惊,一道灵元飞出,立刻触发了极远处的锁域灵禁!

    而那尊巨人生生锤杀了一尊刚刚突破天相的契灵强者,毫无感情的眼眸竟然越过许多修士,看向了他!

    里面那位银袍少年也面目表情的看向了他!

    希钦沉默低头,忽然抬起头颅,眼睛一片通红,他抬手之间,手中多了一个黑色小瓶。

    “对!就是如此!”镜中的狰狞怪物狂笑,十二条长足颤动,其上细小、恶心的绒毛也在颤动!

    希钦深深吸气,旋即不再犹豫,将黑瓶瓶盖打开!

    只见其中,一道血色长河流出,蜿蜒曲折,浓重的血腥味道也瞬间遍布战场!

    又有一颗颗光点飞出,正是无数残魂。

    纪夏正在冲杀,时间不断流逝,距离半个时辰的时限,已然不足一刻钟,而此间的敌人,还有一半之多!

    他越过层层高手,看向那个天相境界的强者,他手中拿着一面镜子,也抬头看向他!

    “夸娥氏虽然强大,可是只能战斗半个时辰,看来……仍旧无法尽数将这些将士弄死了。”

    他在心中暗叹,看向师阳一众,他们也在奋力搏杀,看得出来,除了纪霖和阴丁,他们已经接近极限了。

    “再杀上一些敌人,临近半个时辰,我就将他们救离此地吧。”

    纪夏心头阴霾遍布,心中不舍:“那些太苍军士,大致也见过了自己的亲族吧?”

    他思绪及此,心头愤怒更起,随手将一个重伤的元相强者的头颅捏爆,正要冲入敌阵。

    突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这片地域,邪恶、阴暗的气息开始弥漫。

    纪夏愕然,眉头微皱看向气息出现的地方。

    只见那位刃臂天相强者眼前,一面镜子缓缓飞起,镜子之前一个黑瓶中在不断流出血液,不断飞出密密麻麻的光点!

    纪夏大日灵眸运转,看向那些光点。

    一幕幕零碎、短暂的场景在光点中闪烁。

    人族少女被神通碾碎;老人被刀刃割喉;巨大青蛇随口吞没一座里市所有人口……

    无数人族在混乱城镇中哭喊、嚎叫;无数人族在哀求那些高高在上的杀戮者;无数人族拿起武器企图反抗。

    结果便是三座人族国度覆灭,两座人族与其他弱小种族混居的国度被屠戮!

    纪夏看到一道道无助的眼神,看到一具具颤抖的躯体,也看到种种不甘,种种愤怒。

    不甘于人族的弱小!

    愤怒于屠戮者的残忍!

    纪夏看到无数光点中,无数人族遭遇的苦难,心头仿佛要炸裂开来。

    他赤红眼眸,控制夸娥氏横冲直撞,直直冲向镜子和黑瓶!

    漫天的刀影落下,希钦携一千八百丈灵胎拦住纪夏去路,眼睛也呈现通红之色。

    纪夏眼眸赤红,是因为愤怒!

    希钦眼眸赤红,是因为他用族人性命为赌注,孤注一掷!

    纪夏毫不犹豫狠狠一拳轰去,强绝的力量带出无匹气势,与希钦灵胎上传导而出的雄浑灵元撞击在一起!

    黑瓶中不断飞出光点,飞入镜中,镜子上突然有一道阴影缓缓穿透镜面而出。

    细长的阴影出了镜面,逐渐变得血红,融合在一起,重新构筑出一个庞大的怪物。

    这只怪物就和镜面上蛊惑希钦的怪物如出一辙!

    他在不断形成,他在降临!

    众多强者与希钦围攻傀儡夸娥氏,夸娥氏眼中,纪夏眼中有刻骨的恨意流转!

    希钦擅长近战,但是根本不敢靠近夸娥氏,夸娥氏力大无穷,正面与他近战,几乎在找死,只能以一道道神通周旋。

    而纪夏心头冷漠一片,看到无数人族的残存的记忆,这些记忆中,十之八九是恐惧、担忧、艰辛的情绪。

    两方大战之间,天空忽然变得泛起红色,甚至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血色!

    纪夏看向那面镜子的方向,只见一只巨大的怪物矗立在虚空,可怖的面容正在看向此处。

    希钦也看到了那只怪物,他脸上露出庆幸的情绪。

    忽然那只怪物张口面目之上唯一的大口,十二只长足之上的眼睛同时射出一道黯淡光芒!

    光芒疾驰,瞬间穿透离他最近的四位驭灵强者,四十余位神通强者。

    那是此间蛇灵部最后的有生力量!

    这些强者被光芒穿透,暴毙而亡,残魂、精血飞出,落入怪物大口之中!

    怪物咀嚼几下,又看向远处契灵军阵和正在屠杀契灵、异刃军士的诸多太苍高手。

    此刻的希钦看到怪物对契灵、异刃强者出手,目眦欲裂。

    他嘶哑声音,质问道:“为什么?”

    十二条长足上无数血红眼眸看向希钦,其中尽是讥讽的笑意:“因为这里只有你是摩多大神的信徒,除了你之外,所有生灵都要死!”

    希钦大怒道:“损失如此多的强者,我回去如何与游绯交待?”

    血色怪物冷哼一声,一道威压降下,希钦立刻被威压镇压,只能苦苦支撑。

    怪物不理会希钦,无数血红眼眸转向夸娥氏,一道亮光飞出,爆射而来。

    纪夏控制夸娥氏运起全身气力,以举鼎之势狠狠迎向那道光芒!

    庞然伟力尽数激发,与那道光芒相撞!

    夸娥氏庞大的躯体第一次被击退两步,甚至有微末力量传入夸娥氏体内,击中纪夏,让纪夏喷出一口鲜血!

    “我既降临,此间所有生灵,都要死!”

    那怪物躯体膨胀,又是一道灵光压来,将傀儡夸娥氏轰退。

    四只角上俱都亮起光芒,一道大神通蓄势待发!

    夸娥氏中的纪夏心头狂跳,他认出了这只怪物,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因为两长两短四只角上蕴含的力量愈发恐怖。

    一旦击出,只怕整座苍青山都会被摧毁!

    正在这时,夸娥氏躯体忽然化作道道气息,消失不见。

    纪夏大惊,玄从傀儡石的时间到了!

    血色怪物察觉到夸娥氏的变化,四角上的光芒微微一滞,倏忽间看到巨人躯体气化。

    浓厚的气息消失不见,露出一道银袍人影……

    血色怪物看到那道人影,猛然愣了愣!

    “是你!”血色怪物顿时暴走,他所有眼睛看向显露出身影的纪夏:“你这个卑微凡俗生灵,竟然还没有死!”

    纪夏霎时间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镇压而下,将他的躯体生生压垮,让他七窍流血,让他灵轮都为之一顿!

    血色怪物残忍轻笑:“我要将你,将你与你有关的所有一切都尽数抹去,你将成为我圈养的鬼魂,永无翻身之日!”

    师阳、纹野等一众将领已经看到纪夏的处境,他们正在疾奔而来!

    希钦此刻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却无法理解,为何这个被他召唤出来的怪物,会如此憎恨这个银袍少年!

    血色怪物四角上的光芒愈发明亮,无数血色眼眸中的厌恶也几乎犹如实质!

    正在此时,纪夏浑身一僵,突兀的,他抬头看向那血色怪物,脸上挂起灿烂笑意,问道:“我似乎忘了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

    那血色怪物声音轰然:“我乃摩多大神麾下多目神将……可悲的蝼蚁,你当初竟然敢向我出手……”

    纪夏点了点头,自语道:“熟悉的剧情啊。”

    血色怪物无数眼眸一顿,刚要开口,须弥间,一道浓重的煞气从纪夏方向传出!

    这股煞气凝实到了极点,甚至盖住多目神将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

    旋即一颗丈余葫芦凭空出现,葫芦从中打开,里面仿若一道星空之门,无数细小星辰排布其中!

    一道人影从星空中走来,越走越近!

    煞气愈发浓重,让本就泛红的一切渲染,变成彻彻底底的血红之色!

    天空的云朵,太阳的光芒,乃至大地都是血红之色!

    这道人影迈出星空之门,从葫芦中走出,看向天空中目瞪口呆的多目神将。

    “来着何人,某乃摩多大神麾下多目神将……”

    只见那道身影抬手,轻轻一握!

    轰!

    一声巨响传来,炸响在所有人耳畔!

    那方才耀武扬威,四角之上恐怖神通蓄势待发的多目神将,骤然爆作一团血浆,又被某种奇异力量束缚,压缩,化作一颗血珠落入那道身影手中。

    那道身影把玩着血珠,不理会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似乎是在轻声自语:“多目神将?冠神之名,怎么这般不堪一击?”

    他轻轻抛了抛手中血珠,血珠中一对眼眸死死注视着他,仿佛在质问他:“你究竟是谁?”

    他转过身来,显露出伟岸的身影,向那血珠道:“武安君白起,某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