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符三神祇(5k章节)
    从两百年前开始,太苍就流传着一个传说。

    据说海嗅河中,居住着一位善良的神祇,无数个日日夜夜中,许许多多的太苍子民得见她的神迹。

    许多孩童在海嗅河畔玩耍失足,被这尊神祇救起。

    许多次河水水位上涨,两岸的房屋、田地,却没有被冲毁。

    甚至在遥远的年代,巨兽侵袭太苍,也会离奇暴毙。

    太苍许久之前,就已经想为这尊默默庇护太苍的神祇立祀,香火供奉。

    可是几乎没有人见过神祇的真实面目。

    甚至有几位溺水而被救起的孩童说,这尊神祇面目发青,皮肉浮肿,眼中有血水流出。

    仿佛她不是神祇,而是一尊可怖的妖灵。

    于是立祀的事宜,就被搁置了。

    “最近这河水好像又上涨了。”

    一位老人忧心忡忡看着海嗅河清澈的水面,似乎有些担忧。

    长久岁月以来,海嗅河河水曾经泛滥过许多次,流入城中的河段两岸,逐渐没有人居住,变成了大片的空地。

    后来这里变成了苍守、苍卫的驻扎之地。

    “爷爷,不必担心,河水上涨,对于如今的太苍而言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有王庭的大人们在。”

    一位少年站在老人身旁轻声安慰。

    老人摇了摇头道:“河水无波澜,天地无狂风,这种情形下河水上涨,只怕有妖物作祟……”

    “那便更不用惧怕了。”少年笑道:“有王上在,没有任何妖物能够威胁太苍。”

    老人思忖一番,点了点头,脸上的担忧舒缓下来:“这倒也是。”

    此刻海嗅河畔这片空地上,放置了许许多多的矿产、木材、巨石,又有许许多多人忙碌。

    据说太城府计划在这处河畔建造两座宽阔的学府,与城中四处八座学府一般。

    少学学成之后,如有志向,就可以继续在学府受教。

    学府之后,如若成绩尚可,便有进入太学的资格。

    太学,就代表了太苍教育的顶峰,许多朝中大臣、军中将领,都在其中任教。

    老人最喜欢看忙忙碌碌的匠师、青壮修建崭新的建筑。

    如今太苍吃穿不愁,再加上太城府每日赐下的灵泉,他的身子愈发健朗,平日里没事就四处在城中转悠。

    “王上的多番举措,对于太苍的作用,不亚于改天换地。”

    老人自言自语,脸上的笑意更浓。

    “老人家,又来河边散步?”

    一位躯体健硕非常,面色坚毅,袒露上身的青年看到老人,就面带笑意,迎了上来。

    他是工匠府的铸器灵师,也是负责两座学府的监造。

    老人认得这位匠师大人,躬身行礼,却被监造扶起。

    “你是长者,不必给我行礼。”监造扶起老人,又示意一旁的少年免礼。

    “如今我们都是闲人,哪怕身子骨越来越好,平日里洒扫街巷这等的小事,也都由那些铁疙瘩、儿郎们负责,我们丝毫插不上手,所以就只能四处闲逛了。”

    老人看着河边来来往往的人,感叹道:“这里要建造学府,我的孙子以后要来这里受教,我当然要来看看。”

    监造看向老人身旁的少年,认可道:“确实是一个好苗子,好生努力,莫说学府,便是太学,也有你一席之位。”

    少年涨红了脸,重重点头。

    监造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突然,他雪山中的神火骤然变得旺盛非常,似乎受到了某种威胁。

    原本平静的河面,骤然有一处激烈旋涡出现,旋涡之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出一只成年人躯体一般粗壮的……褐色触手。

    这只触手之上满是恶臭粘液,又携带了浓郁灵元,有如一条凶恶的妖蟒,直扑河畔。

    轰!

    触手抽击河岸,惊人气浪爆发开来,将惊慌失措的诸多青壮击飞。

    青年监造面色微沉,中正的面目上,露出几分怒意。

    他微微探手,一把巨锤落入其手,巨锤之上燃起一道深蓝火焰。

    抡起巨锤,他直冲那条触手,周边地域的苍守军也已经来临!

    监造闪身而去,巨锤猛然落下,深蓝火焰带着巨力,带起摄人声响,那只触手被巨锤狠狠砸中,吃痛之下,急速挥击。

    顿时石块、木材都被抽散,一时之间混乱不堪。

    “爷爷,快走吧!我来背你!”

    少年着急大喊,就要将老人背起。

    “看!那处山石间隙!”

    老人颤声拍了拍少年肩膀,少年从烟尘中看去,河畔不远几块山石下,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正躲藏其中。

    而那只触手,正盘踞在不远处,与监造、苍守军纠缠。

    孩童应当极其懂事,捂住嘴巴,不敢大声呼喊,怕引起注意。

    几个逃窜的太苍青壮也看到了孩童,回返而去,想要将孩童救出。

    粗壮树木飞起,重重落下。

    数位青壮俱都惨叫一声,被树木压下,血肉淋漓。

    少年吞了吞口水,犹豫了瞬间,急促道:“爷爷,你往后跑,我去将那个阿弟救回来。”

    爷爷毫不犹豫点头道:“阿孙,快去!不必管我,那孩童的命,比我着老朽的命重要许多!”

    少年立刻俯身奔跑,一路躲过飞溅的山石,树木,来到孩童身旁。

    刚刚将面色通红,身躯颤抖的孩童背起。

    他突然发现周围寂静了下来。

    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施加于他的身躯,让他无法移动脚步。

    少年额间有大颗汗珠落下,他缓缓转身。

    赫然看到方才与触手大战的苍守军、监造俱都已经倒地,血流如注,生死不知。

    而少年视野尽数被一个庞大、丑陋的怪物占据。

    那是一只极其庞大,极其丑陋的章鱼,躯体深褐,触手繁多,皮肤之上满是褶皱,让人看了遍体生寒。

    占据躯体大半的是头颅,同样满是褶皱的头颅上,除了两只褐色眼眸之外,是一张张血盆大口。

    大口尽数张开,里面伸出一条条尖锐的舌头!

    如此恐怖,恶心的怪物,让少年和孩童俱都呆立当场!

    死亡的恐怖笼罩二人,在他们眼中世界似乎失去了光亮!

    此刻,太苍银卫已经急速前来,储交、融鹿也联袂而至,无数百姓争相涌入河畔。

    但是为时已晚。

    怪物发出一阵咀嚼声,其中一只大嘴中的尖锐舌头骤然突出,狠狠刺向少年!

    所有人俱都目眦欲裂,两位将领也都爆喝出声!

    数十道神通争相涌动,却被许多触手爆发出的灵元阻挡。

    倏忽间!

    一道光芒从海嗅河中升起,化作一个璀璨人形!

    光芒照射而下,人形的轮廓清晰显露,一袭白衣,面容被迷雾遮掩,躯体之上散发无穷高深气息。

    海嗅河也有所变化,河水凝聚,化作一把长剑,轻轻一挥。

    剑光过处,可怖怪物,顿时化作千百块,坠落于地,黑色血液喷洒而出。

    其上黑烟直冒,如果落在人身,立刻就会将躯体腐蚀殆尽。

    白衣身影抬手,黑色血液仿若静止,悬停在虚空中,继而变成阵阵白雾,消失不见。

    少年和孩童看着天空中有若明月一般皎洁的光芒,以及神人一般的白衣身影,目露茫然。

    太苍子民、太苍银卫也都愣在原地。

    远处海嗅河中,两道人影被包裹在泡沫之中,徐徐飞起,来到白衣女子身畔。

    众人详细看去,那位银衣少年,不是太初王是谁?

    无数人跪伏,口呼“太初王永寿。”

    纪夏缓缓抬手,身后无数英烈虚影涌现,他们细细盯着白衣女子,随即俱都缓缓点头。

    纪夏也看向迟渔,赞叹道:“身受重伤,太苍遇到厄难,仍旧毫不犹豫出手,你对太苍的牵绊确实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沉重。”

    “我是河中妖灵,对于河中妖兽的气息,敏锐了些,未曾知会王上便匆忙离开,还请恕罪。”

    迟渔向纪夏行礼:“而且区区初入神通的妖兽,就算是我身受重伤,也无碍的。”

    纪夏肃然,他语气郑重,再次问道:“迟渔,你可愿成为我太苍神祇?”

    迟渔盈盈拜下,轻声道:“迟渔生于太苍、死于太苍、残魂游荡于太苍;太苍土地、河水,孕育我、养育我、送葬我、最终又成就我;两百余年,日日夜夜,我虽非神祇,却也在行神祇之事,如今王上问我,我自是愿意的。”

    纪夏上前扶起迟渔,探手之间拿出一捧金黄色土壤,泥土似乎有灵,徐徐增多,凝聚成为一尊金身。

    金身与迟渔无异,一身长裙,气质绝伦,头发束在脖颈下方,面目仍旧模糊,却陡增几分神秘之感。

    与此同时,纪夏身后无数太苍英烈躬身向迟渔一拜!

    这一拜之后,海嗅河中迸射出一道光辉,洒遍迟渔周身。

    纪夏诏令曰:

    “诏!太苍迟渔,封海嗅河神!”

    “诏!道德纯一曰思,德信宽柔曰温,抚柔平恕为慈,德行可仰为景,照临四方为景;海嗅河神迟渔,号迟景温慈思明上神!”

    “诏!即日起,太、苍二城,建造神祀,供奉迟景上神,太苍不倾,香火不断!”

    一道道诏令从纪夏口中吐露,天地中有一道规则下临,海嗅河扬起阵阵波涛,为迟景上神贺。

    迟渔面露神光,向纪夏跪伏而下,高声道:“小神领命。”

    纪夏以手虚抚其顶,道:“诏令既成,神祇归位。”

    迟渔站起身来,化作无数虚影,融入金身之中。

    金身两分,除去本命金身之外,又有一尊金身分离,化作人躯。

    无数太苍子民躬身道:“礼赞迟景温慈思明上神。”

    迟渔缓缓点头,长袖挥舞,一道道光点落下,落入诸多礼赞的军士、百姓躯体,让他们的躯体变得毫不乏力,神采奕奕。

    在此之后,迟渔便带着金身飞入海嗅河中。

    海嗅河得封神祇,海嗅河中妖灵、弱小妖兽俱都受天地规则洗礼。

    案息不复之前的恐怖模样,化作一位中年文士。

    青枭、弃隐也都变为生前模样。

    他们内心的阴厉、怨恨等诸多消极情绪,被冲散许多。

    而其余河兽、妖灵,也有许多变化,不一一细表。

    三位天相妖灵感受着海嗅河细微却十分清晰的变化,先是朝太城方向行礼,继而又朝着迟嗅灵宫躬身行礼。

    自此之后,他们便是太苍的臣属,受太初王、迟景上神统御。

    而在遥远的大符,一座大雪覆盖,终年不化的山岳上,隐隐约约有一只石牛显化。

    石牛低语:“距离大符不远,又有神祇受封,这是什么国度?”

    说罢,两只牛角轻侧,牛角闪出光亮,化为两道光幕。

    每道光幕,都有画面显露。

    一道光幕中,有一条人鱼摇曳在河水之中,上半身十分健硕,面目上又有美髯,英武不凡,下半身则鱼尾,鳞片闪耀着蓝色光芒。

    另一道光幕中,则是一个消瘦中年人,负手而立,面容阴沉。

    “方向在东方,大约是那片荒漠以东,这股气息中蕴含了诸多水系规则,受封的神祇,是一尊河神。”人鱼看向东方说道。

    “万里之内,不经过符生王准许,就私自分封神祇,这些小国的胆子,愈发大了!”阴沉中年人冷哼一声,也看向远方。

    石牛嗡声道:“煞临山附近的小国,不是被契灵国各部屠戮了一半了吗?能够册封神祇,国中最次都有驭灵修为的修行者,这样的国度,契灵国没有屠杀,收集他们的血肉?”

    “那又如何?我这便禀告符生王,好久没有出去透气,我麾下的神将神使,也在山上待烦了,正好出去走上一遭。”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几分期待:“神祇本命金身,十分美味诱人,如果能够找到金身藏匿的所在,吞吃了去,就算他只是元相级别的神祇,也能让我涨一点修为。”

    那人鱼提醒道:“我感知到这道诏令之下,规则四溢,这尊神祇,只怕不会太弱。”

    中年人嗤笑道:“我也感知到了,这尊新受封的神祇气息萎靡,灵识不振,就算强,也强的有限,我要吞了他,他便只能被我吞吃了去,没有任何其他余地。”

    人鱼和石牛点头,光幕消散不见。

    另一座山石嶙峋,险峻雄奇的山岳上,中年人手指虚画,虚空画下诸多文字,继而张嘴一吹。

    文字化为光点,极速飞向远方。

    大符国,奉符王庭,一座恢弘殿宇。

    光点飞临,变成一张金箔纸,落入御前靳丘手中。

    靳丘躬身上前,将金纸上乘给一旁处理政务的儒雅青衫人。

    青衫人理都不理,道:“扔了吧。”

    靳丘一怔,正要提醒大符王上,这金纸是囚芒山山神桑茂送来。

    转念一想,略有明悟,他又强行忍住念头,将那金箔纸扔入一旁一只碧**蟆的口中。

    碧**蟆吞入金箔,嚼动几下,又张开大嘴,一动不动。

    符生王批阅了许久的奏章,站起身来,走到宫门前,远望煞临山方向。

    “亡守秘境马上就要现世,幽魂禁域已经开始暴动,禁域中那尊存在,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契灵、百目都觉得我大符之所以存活至今,是因为有焦流大人庇护,这次秘境降临,大约也不会将我大符放在眼里……”

    他心中低语,旋即看向太苍方向,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郁。

    “太苍?确实令人极为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