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兴趣
    华服青年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殿宇,目光有些意外。

    而其身后的阴沉中年人,眉头却紧皱,脸上几分怒气闪现。

    “这太苍,难道是找到什么旧国遗址、宝藏?既然能够修建这等规模的城池。”

    中年人低语道:“还有这座殿宇,比起我大符的……”

    “好了,你怎么改不掉你碎嘴的毛病。”

    华服青年打断中年人的话语,颇为无奈:“你如今已经三百岁了,几乎和大符国祚一样长寿,三尊神祇之中,就属你最耐不住性子。”

    中年人面色一滞,脸颊微红,呵呵一笑道:“王上,这种小国,让我独自前来就是,你怎能屈尊亲自前来。”

    “你独自前来?来干什么?”

    “自然是将这座城池屠了,进了城才知道这么一个小国,国主竟然称王,还敢私自册封神祇!”

    华服青年摇了摇头,径直走入殿宇之中。

    两旁值守的将士却视若不见。

    他们走过长廊,刚刚踏入王宫之中,突然从一根华表之后,缓缓走出一个黑袍人。

    黑袍人气息有若一滩死水,宁静、平和、死气沉沉,脸上却带着和煦笑容。

    这位黑袍人徐徐向华服青年行礼道:“白起奉王命,前来迎接符生王。”

    符生王面色丝毫不变,也不言语。

    一旁的中年人面色却愈发阴沉道:“既然知道是符生王来访,太苍国主为何不亲自迎接?”

    符生王轻轻摇头,端正英气的面容上,也露出笑容,他深深看了白起一眼,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

    “那就有劳你了。”符生王轻声道。

    中年人气息一顿,垂头丧气跟在符生王身后。

    他实在无法理解,一向儒雅中带着狠厉的王上,为何会如此和善。

    “也许王上现在正压着火气呢,等到见了那狂妄的太苍国主,兴许就爆发开来。”

    中年人骤然眼睛一亮,心中暗想:“到时候,我也能吃了那个新封的神祇!”

    中年人脑海中记起符生王多年以来的处事方式,心中愈发认定这种可能,跟在符生王之后的脚步也陡然快了几分。

    他从后面看着走在最前的白起背影,心中愈发不悦:“还有这个胆敢走在王上前面的黑袍人,也要一并吃了,没有点滴修为,却敢如此放肆。”

    白起似乎感受到中年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转身看了他一眼,柔和问道:“这位是?”

    中年人正想作答,却听符生王道:“这位是我大符囚芒山神桑茂,言行无状,冒犯阁下了。”

    白起随意点点头,转身继续带路。

    桑茂听到符生王的话语,终于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

    他三百年阅历,不是什么蠢人,主观上认为太苍弱小,也是先入为主的观念。

    此刻听到符生王郑重的解释,顿时似有所悟,低头跟在最后,目光只停留在眼前的道路,不敢再四处乱看。

    尽管如此,两侧不断掠过的美观、大气、奢豪的建筑让他愈发有些好奇。

    在他记忆中,人族国度难道不该是贫瘠、荒芜、弱小的吗?

    为何这座人族国度如此豪奢富裕?

    这座王宫比起大符王宫,都不遑多让,甚至更加华贵。

    符生王背负双手,悠闲走在上庭道路上,四处观看,看到稀奇的景观,还会驻足观赏,显得十分惬意。

    终于,到了玉乾殿前。

    一道身影从玉乾殿走出,看向符生王,遥遥行礼,笑道:“符生王来访,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符生王回礼,起身仔细端详了纪夏一眼,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大夏的秦纪?”

    纪夏面色微红,将符生王迎入殿中。

    殿中的陈设已经变化,出现了一座宽厚的石桌,又有两只石椅。

    “我当时听闻奉符来了一位大国血脉,特意用神通看你,却也未曾多做注意,没想到当初竟然是太初王亲临大符。”

    符生王入座,拿起茶杯呡了一口,笑道。

    “当日我游历大符,却也不好用人族身份,便随意编纂了一个身份,却没有想到符生王竟然关注过我。”纪夏脸色逐渐如常。

    “当日我用神通看你,便发觉你的血脉有古怪,却因为当时遇到一件紧急的事宜,没有深究,没想到竟然被你蒙蔽了一次。”

    符生王语气柔和,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纪夏面色也十分温和,二人谈及许多,但都是一些风土人情、饮食景观、奇闻怪谈一类的话题。

    良久之后,纪夏饮下了一杯茶,徐徐问道:“符生王亲自降临太苍,只怕不是为了和本王探讨这些无聊事宜的吧?”

    符生王点了点头,却不回答纪夏的疑问,转而问道:“本王来此,你为何丝毫不紧张惧怕?”

    纪夏笑了笑,举杯向符生王示意道:“我有一种能力,便是能看透他人的情绪,符生王来此,有好奇、有欣喜、甚至有不解,却唯独没有杀意。”

    符生王面色终于微变,他细细看了纪夏一眼道:“我自问表情、语气、躯体都滴水不漏,你这种天赋确实有趣。”

    纪夏微微一笑,进了太苍上庭,上庭若是连你是否有杀意都感知不到,就不值得差不多五万灵种了。

    “我原本来此,是感知到了那尊新封神祇的力量,特意来此看看,没想到太苍竟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符生王眼神落于四处,口中却有几分惊叹,最终他的目光瞥过在纪夏身后的白起,又转回对面的纪夏上。

    “你可知契灵、百目,为何开战?”

    纪夏摇头。

    “因为马上便有一座秘境临世!”

    符生王徐徐说道:“这尊秘境,相传乃是一处神国开辟的空间,后来神国崩落,秘境漂流在空间之中,终于在蛛丝马迹现世,透露出这座秘境,将在不久,建立契灵国煞临山。”

    纪夏恍然大悟:“所以契灵和百目是为了争夺秘境?”

    符生王点头道:“确实如此。”

    “这与我有何关系?”纪夏笑问:“大国争锋,我等小国,能在罅隙之下残喘,就已经十分庆幸了,符生王前来寻我不会是也想争夺秘境吧?”

    符生王面色逐渐肃然,道:“我大符也得到秘闻,知晓秘境之中,有无数异宝、丹药、极巅神通器、上玄器乃至天位法宝,更有诸多神国功法传承,太初王,面对如此机缘,你难道没有丝毫兴趣?”

    “没有。”

    纪夏面色不变,出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