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叫我一声族叔
    “公主,靳丘御前传递的王令,是让我们配合太苍,务必将大符所有人族全部迁徙到太苍,你不要再闹小孩子脾气了,倘若王上吩咐的事办砸了,后果……”

    一位年龄六七十岁的老人,正劝说着眼前一位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女。

    少女一身白色长裙,面孔秀雅,眉目之间透露着一股轻灵之气。

    此刻这少女一脸怒气,看着眼前的的老人。

    只听少女开口,声音婉转动听,语气却十分恶劣:“这座国度如此弱小,只有两座城池,数十万人口,我堂堂大符降馥公主亲临,这个太初王竟然敢晾着我足足九日,如果不是你们拦着,我早就命毕婆婆将他们的王宫拆了!”

    少女身旁有一个面容老朽,眼神却犹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白发老妪,正冷漠的注视着劝阻少女的老者。

    老妪身周,充斥浓郁灵元。

    她的修为,比起这位老者,还要强大。

    老者无奈看着降馥公主,又看了看公主身旁的毕婆婆,无奈道:“公主,王上闭关,你央求王后加入使团,已经让我们极为难做了,此时还请公主不要节外生枝,免得耽误了正事。”

    降馥公主面色怒气勃勃,不悦道:“连双大人,这样弱小的国度,我大符随便一尊上符将来临,就能让他们灭国,你身为上符将中的绝顶人物,又何必这么谨慎?”

    “公主,连双并不是在惧怕这座小国,连双只是为了完成王命。”名为连双的老者颇为无奈。

    “其实这座国度,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弱小。”一位身着素色长服,一头黑发,面容清婉的少女说道。

    “确实,我们连日打坐修炼,极少外出,对这座国度了解不深,但是从那些接待我们的司礼府官员身上看,这座国度,不算弱小,起码区区人族,能够发展到这种程度,已经极为不易了。”

    说话的是一位身穿褐色铠甲,面容英武的少年。

    两人开口,连双颔首:“太苍远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强大,我在太城中,感应到了许多神通强者的气息!”

    “繁竹、召吾,你们乃是王上钦点的子弟,证明你们已经进入王上视野,是一次抬头的良机,你们千万要牢牢把握,不能马虎。”

    召吾和繁竹坚定点头,他们其实也十分意外,却也非常惊喜,毕竟能得符生王钦点,足以让他们欣喜若狂。

    老妪突然开口道:“没有驭灵修士的国度,又如何称得上强大?”

    降馥公主听到老妪的话语,脸上的怒意更浓。

    驭灵强者都没有的小国,大符使团访问,竟然敢晾着他们差不多十日,真真正正的胆大包天。

    降馥公主越说越气,连双越听越无奈。

    忽然楼阁外一位官吏躬身入内,道:“太初王宣大符使团觐见!”

    降馥公主怒气大炽,道:“太苍国主竟然称王!这倒也罢了,他竟然不亲自前来迎接?”

    官吏面无表情,躬身不语。

    连双脸上的胡须抖动,试探对降馥公主道:“公主,不如我带召吾、繁竹前去见太苍太初王?你在阁楼中休憩?”

    降馥公主狠狠摇了摇头,咬牙道:“我要亲自去看看,如此不将大符放在眼里的人族君王,到底长什么样!”

    ……

    太和殿,纪夏一身锦衣,正低头在一块符玉上镌刻禁制,下首白起、迟渔两人正在饮茶。

    景冶进入太和殿中,躬身道:“启禀王上,大符使团觐见!”

    纪夏随意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

    不多时,一行五位大符使节,昂首进入太和殿中,来到大殿中央。

    一位老者出列,向纪夏行礼道:“参见太初王。”

    老者身后召吾、繁竹也随之行礼,降馥公主和毕婆婆却毫无动作。

    纪夏似乎毫不介意,放下手中符玉,看向这五人,他脸色有了几分喜色。

    他看到召吾也在五人之中,还有繁竹。

    不由暗暗点头道:“看来宫星曌是个细致的人,知道我与召吾、繁竹之间有旧识,特意派遣他们前来。”

    纪夏在打量使节,五位大符使节也在打量上首这位银袍少年。

    连双、召吾、繁竹看到上首端坐的太苍太初王,竟然这般年少俊雅,俱都略微一怔。

    而降馥公主蛮横的性格发作,暗道:“怪不得这太初王如此无礼,原来他的年岁比我大不了多少!”

    毕婆婆则面无表情,低头看着眼前的地面。

    纪夏颔首,对降馥公主和老妪直挺的身躯视若无睹,道:“免礼吧。”

    连双三人起身,纪夏赐座,他们五位都坐到玉制座椅上。

    连双特意让降馥公主坐在最前的座椅上。

    降馥公主看着这座奢华王宫,不屑一顾之余,心中也略有些疑惑。

    这样的弱小国度,究竟是哪里来的财富,可以修建这么华丽的城池和王宫?

    “太初王,我等奉我大符符生王旨意,前来太苍商议人口迁移之事。”

    连双端坐下首,偷眼打量着从容饮茶的白起和迟渔,又向纪夏介绍降馥公主和老妪道:“此次使团,原本只有三人,后来我大符皇后下旨,命降馥公主与我等同行,游览一番沿途景观,这位毕婆婆是皇后亲派,前来保护公主,她不参与议事。”

    纪夏随意转头看向降馥公主,颔首致意。

    降馥公主看到纪夏点头致意,却脸若寒霜,转过头去。

    纪夏毫不在意这位大符贵胄的小孩子心性,又在连双介绍召吾和繁竹之时,微笑点头。

    召吾和繁竹心头俱都疑惑,他们看出这尊太初王看向他们二人的眼神,明显热情了许多。

    这让他们颇为不解。

    对降馥公主随意点头,却他们热情微笑,这尊太初王倒是奇怪。

    连双介绍完使团成员,这才翻手拿出一支玉简打开,道:“上禀太初王,我大符王庭,已经统计大符境内人族数量……”

    连双还没有说完,降馥公主突然打断连双的话语:“连双大人,我有些乏了,今日议事,就此结束吧,向来对太初王来说,这些人族也不甚重要,再等上几日,想来也无妨。”

    连双一怔,面露苦笑之色。

    纪夏听到降馥公主无理的话语,心头骤然不快。

    这位降馥公主殿前不行礼,之后又毫不理会他的眼神致意。

    这些纪夏都不甚在乎,心头一笑置之。

    可是如今,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竟然想要在人族迁移一事上做文章,这让他心头有些厌烦。

    “这些大国贵胄,确实有些目中无人了。”

    纪夏心中轻叹,脸上却露出灿烂笑意,向降馥公主道:“降馥贤侄女若是乏了,便先去休憩,这里留下连双使节三人便可。”

    “侄……侄女?”

    降馥公主白皙无暇的面容露出几分惊愕,她看着这个与她一般年轻的少年君王,还未曾反应过来。

    一旁的毕婆婆却勃然大怒,充满褶皱沟壑的面容上满是阴厉。

    她厉声道:“放肆!区区小国之主,卑微至极,竟然敢……”

    毕婆婆话语未落,纪夏探出手掌,轻轻一挥!

    一道灵元勃发而出,化作一条灵元河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拍击在毕婆婆身上。

    毕婆婆面色大骇,想要抵挡,那道河流已然拍击而至,重重拍在她躯体上,她一身强悍修为,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躯体一颤,灵元河流消散,黑色血液从她嘴角流下。

    周身剧烈的痛苦,让她想要痛嚎,但是她却看到上首那位少年君王的眼神……

    充斥冷漠,就好像她再出声,就会毫不犹豫的灭杀!

    “咆哮王庭,成何体统。”

    纪夏眼中满含漠然,却露出一口白牙,笑意连连,对下首不知所措的降馥公主道:“贤侄女有所不知,我与你的老父亲平辈论交,你见我,须得叫我一声族叔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