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七十七章 秘境门庭
    时间倏忽已经到了九月末,太苍开始有连绵雨水来袭,太苍百姓仍旧各司其职,照料灵米田地、建设各色建筑、造桥修路……等等诸多事宜,让太苍百姓也颇为辛苦。

    可是这种辛苦的结果,便是每家每户,都有可观数量的厚土钱、悬空钱入账。

    如今的太苍,百姓的生活不再那般单调,除了全民修行之余,还有大量的食材可以购买,光是出现在市面上的十余种异兽肉食就让他们的生活多了起码百倍的乐趣。

    无论是食之可使神清气爽,味道甘冽,犹如烈酒的瑞柔兽肉,还是食用之后能够祛疲降乏,味道甜蜜有若糖果的坡青兽肉,都让众多太苍百姓觉得生活有若梦境。

    这些兽肉都需要悬空钱购买,于是太苍青壮平日工作就显得更加卖力,修行也十分认真,毕竟突破一阶,就能获得高昂奖励,无人不心动。

    在家上圣丘灵丹、泰来灵泉、星辰古树等增益神物,还有宗方檀香、太先上庭等启慧神物,太苍这一个月的神通强者,便有若井喷一般爆发。

    诸多原本就天赋不凡的命卿都尽数晋升,诸多大臣也开始相继突破,太苍上空,几乎无时无刻不笼罩祥云。

    值得一提的是,尚芊芊成就噬空灵体,她的修行速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短短几月,已经触摸到天障。

    毕竟身在灵气如此浓郁的太都中央,吃饭、睡觉、玩耍,无时无刻不再修行,她便是天赋再差,都能有所成就。

    再说尚芊芊本来就因为大量服食灵丹妙药,天赋哪怕比不上她天纵之才的哥哥尚洛,却也已经算是极为不俗。

    这样的前提下,尚芊芊以十二岁的年龄,触摸天障,纪夏并没有太过吃惊。

    执掌预备营的蒙言将军,也有一番造化,也许是他表面正气凛然,实则嗜血好杀的性格投了白起的眼缘,白起竟然容许蒙言时常出入他的府邸,指点他的修为。

    白起是什么人物?一身修为,已经灵府玄宫巅峰,修行的弑生典,比起金乌元圣真经的第二重功法,都只强不弱。

    神通术法,又有戮剑图,强绝万分,无法形容。

    蒙言有了这样的造化,实力提升飞速,短短时日,竟然追上珀弦、姬浅晴二人,登临神通五重境界。

    苍城的建设经历了约莫四个月,已经有了大致的框架,所有苍城子民都翘首以盼,平日了除了祭祀大风、为神祀中的迟景海嗅河神供奉香火之外,便是为太苍、为太初王向大风祈福。

    他们盼望太初王永统太苍,也希望太苍永远兴盛。

    由奢入俭难,他们的生活在一年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食不果腹、濒临亡国中,成为强盛、富裕的王国子民,国中有无数强者强军,又有无数奇异存在,更加难得的是,太初王爱民如子,共享修行功法、修行资源,甚至重金犒赏优异修者。

    如此诸多举措,都深入太苍子民民心,甚至有里老前来请求,想要将为纪夏铸就雕像,供万民朝拜。

    两城城府将此事上报太初王庭,纪夏想了想,还是作罢。

    毕竟立生祀虽然并没有触犯到什么禁忌,但纪夏总觉得有些别扭,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日寂在每年的十一月一日,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更改,所以这便意味着距离今年日寂只余下一个月。

    前往接应大符人族回太苍的军伍,也在今日朝会之时,传讯而来,说是已经路过虫齿国,至多只需要七日,就能够到达太苍。

    与此同时,还带来一个额外的讯息。

    原本在契灵寻猎中,因为太弱而存活下来的虫齿国,三座国度,约莫七八十万虫齿族,已经尽数死绝!

    国度之中,虫齿族尸体都成了一块块黑色石头,被人轻微碰触,就化为飞灰。

    没有一滴血液,没有一丝臭味,也没有任何一个活口。

    纪夏看到这则消息,眉头轻皱。

    无垠蛮荒种族灭亡,国度崩毁,都是常见的事,不值得他皱眉。

    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千余里之外,八十万生灵被强者用神通抹杀,太苍众多强者,都没有丝毫察觉。

    便连白起,用神通观看过虫齿族的惨状之后,都收起和煦笑意,紧皱眉头。

    “这是诅咒之法,有强者为这三座国度施下诅咒,诅咒触发,这些虫齿族就无声无息化作触之即为飞灰的石像,施咒的人,乃是一位咒术强者,造诣极其不凡。”

    白起轻声为纪夏解惑,纪夏眉头皱的更加厉害:“虫齿国比起以前的太苍、周青还要弱小,虫齿族甚至不谙修行,这样的种族,为何会被施加诅咒,施咒者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一旁闻召前来觐见的迟渔摇了摇头道:“强者出手杀戮卑微生灵,也许并无动机,也许只是这尊强者恰巧记起一道咒术,恰巧眼下有几座国度,就试了试这道咒术,也说不定。”

    纪夏默然,即便他对于无垠蛮荒的残酷,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迟渔的话,还是感到有些不适。

    没有任何仇怨,就能出手灭杀数十万生灵,这样的行为就像是一帮孩童看到一窝蚂蚁,随手到些水在里面的行为一模一样。

    某种程度上,就算弱小种族,同样具有智慧、思想、文明,同样能够修行、交流,同样具有感情,但在那些强者眼中,他们仍旧低层次的物种,仅仅凭着一时兴起,就能够施加巨大的灾难给他们。

    这就是无垠蛮荒的恐怖之处。

    不,也许还有更加恐怖的情况。

    比如某些强大到极致的存在,仅仅因为不经意的动作,就让无数生灵消亡。

    比如大皇,沉睡翻身,就让颇为强盛的蚁长族灭亡。

    比如典籍中那尊龙神,飞过大地,无意中一个喷嚏,就让神国消融。

    就好似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平常人,一个喷嚏,不知道空气中有多少微生物消亡。

    这种灭亡,才是最恐怖、最可悲的,因为被灭亡的国度、种族,甚至没有引起施加毁灭的存在的注意。

    众人谈论一阵,纪夏命令迟渔、白起详细监察鸠犬、原太苍、周青三片地域,这些地域已经尽数成为了太苍的领土,如果纪夏愿意,虫齿族的荒凉戈壁,也将成为太苍领土。

    如果纪夏需要土地,以现在的太苍的实力而言,灭亡鳄角、女丈、宗猿等南方小国,也不费吹灰之力。

    甚至若是纪夏不远多造杀戮,只需一声令下,这些小国,也将举族迁移,让出土地。

    毕竟土地并没有性命重要。

    太苍在短短一年,已经成长为一座庞然大物,如同鳄角一般的小国,便是一百座一千座,都只是蝼蚁,太苍一脚就尽数踩死了。

    白起和迟渔刚刚躬身应命,天地之间,突然有一股苍茫、雄伟、撼人心魄的气息自契灵、百目交接之处的煞临山显现!

    天地色变!

    云雾骤散!

    天地之间,仿若有一道可怖、雄伟的存在降临,无匹的气势化作一道实质一般的狂风,席卷大符、席卷太苍!

    纪夏心生震动,大日灵眸亮起,看向煞临山。

    放在平日里,他的视线远远无法达到那般遥远的所在,但是今日,他看到煞临山方向,有无数强绝气息迸发、升腾,化作两道光柱直冲天际。

    又有诸多零散的浩瀚灵元波动,也逐渐亮起,释放威严,似乎是在向天地昭示他们存在。

    终于!

    纪夏看到虚空之中,有一道巨大门庭显现。

    这座门庭大若山岳,两边门柱是两根云雾缭绕的缠龙华表,华表顶部,各有一只龙首作咆哮状,门庭表面,镌刻着一尊尊神形生灵。

    他们有的跪地膜拜,有的高声诵读祀文,有的则斩杀无数生灵献上祭品,其势光明威严,散发着如狱神威。

    仿若这道门中,存在一处真实的神国。

    门庭显露,原本猎猎而动的强绝气息顿时变得尖锐至极,互相撞击而去!

    又有诸多零散的强悍波动,也悍然出手,威势震天!

    只听见一声剧烈的轰鸣,那座承载诸多气息的山岳,在各方势力尽数出手的如今,化作了尘埃、化作了齑粉、化作了虚无!

    一条存在无数岁月的山岳,在这场酝酿已久的战争爆发之时,终于消亡!

    纪夏收回视野,看向白起、迟渔。

    白起面色不变,冷漠看着远处。

    迟渔眼中露出几分骇然,她在那道撞击之中,感知到许多比她还要强大的存在!

    “秘境门庭降临了。”

    纪夏喃喃自语道:“门庭洞开之前,旬空域将彻底变为强者战场,契灵、百目神通相接,军伍搏杀,似乎又有无数零散强者降临,伺机谋取机缘。”

    白起深深点头道:“那些气息,此刻全力勃发,灵府天门强者众多,玄宫强者不少,甚至有玉都修为的存在隐没其中,而且数量不少。”

    迟渔点头道:“我还感知到起码十余尊神祇的气息,这些神祇中,甚至有一尊神祇,散发着负冲河气息,乃是负冲河的河神!”

    负冲河,那是海嗅河的源头,蜿蜒流长,河水汹涌万分,其中又有诸多河兽、诸多妖灵,权势滔天。

    “相传负冲河被强大国度册封河神,不受旬空域国度统御,负冲河神,地位比起契灵、百目两国册封的神祇更加高贵,这样的存在出手,便意味着最强势的势力,从契灵、百目两股,变成了三股。”

    纪夏眼睑低垂,道:“更重要的是,负冲河神出现在煞临山,代表了那座强大国度的意志!”

    白起突然道:“那座强大国度虽然强大,但应该没有强大到碾压契灵、百目,否则就不是同在旬空域的负冲河神出手,而是直接开来军伍。”

    “只有负冲河神展露气息,倒还说得过去,毕竟负冲河在旬空域中,若是那座强大国度出手,只怕会遭到百目、契灵联手应对。”

    纪夏冷哼一声道:“旬空域战事爆发,只有大符是安宁之地,毕竟大符有后台,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存在护持,能够令契灵、百目强忍着三百年无法动手的存在,只怕展露气息的任何强者都不愿触怒。”

    “而其他国度、种族,等到战火蔓延,就会成为炮灰、冤死妖灵。”

    他眼睛微眯,眼中露出阵阵凶光:“我们与煞临山不算遥远,契灵因为两尊灵府陨落,应该不会再到这个方向,若是有百目国来此,我们便悄无生息弄死他们,若是有其余势力流窜至此,尽数杀了,头颅悬挂于边境,告诉他们,我太苍不愿争夺秘境门庭,若是敢有人前来无端送死……”

    “王上,若是有玉都强者降临……”迟渔忧心忡忡。

    纪夏摇了摇头道:“那等强者,自然需要应对主战场中的强敌,大约不会流窜到我太苍。”

    他顿了顿,又道:“若是真来了……便是再难应对,也要一试。”

    玉都强者,修为恐怖,若是带着万千强者降临,以此时太苍的实力,仍旧无法应对。

    “再过两年,我就有自信应对七座灵府的玉都。”

    白起开口,纪夏略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些许惊喜。

    迟渔也道:“得益于王上赐下的府宫金壤,我不同于其他神祇,有两尊金身,一尊能够用于战斗,我有预感,不久之后我就能晋升玄宫,到时候,也是玄宫境界中的强者。”

    纪夏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

    他略略一想,觉得太苍希望高涨,抚掌笑道:“那么,我太苍起码有三尊玄宫以上的强者了,寻常势力,来到太苍,就只能饮恨。”

    白起和迟渔俱都有些诧异。

    三尊灵府玄宫以上的强者?

    白起加上迟渔,不过两人,其余一人又是谁?

    迟渔还想提醒纪夏一番,突然,她发觉自己身旁的白起,周身猛然涌动出极其阴冷的气息,让她这尊河中妖灵,都感受到阵阵森寒之意。

    纪夏也感知到了白起的异样,眼神移向白起。

    白起看向远方,道:“迁移而来的大符人族,似乎被什么存在盯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