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八十九章 负冲河神阙乐
    无垠蛮荒的四月,大地早就复苏,气候也算炎热。

    纪夏懒洋洋坐在太和殿中,远远望着刚好能够看到的三颗太阳出神。

    他始终想不明白,三颗太阳这种极其固定的运行模式之下,为什么还有四季之分。

    为什么头三个月的春天,就要比其后的三个月寒冷,为什么春天的太阳显得有些黯淡。

    星辰古树树种曾向他传递神妙力量,让他看到天幕之后的隐秘。

    看到三颗太阳被无法想象的伟力困锁,又看到三颗太阳都散发着浓浓的悲恸之意。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就发生在他眼底,让他每一次看到天空中那三颗普照世界的太阳,心中都产生一种浓浓的敬意。

    这三颗太阳是有灵的。

    下首端坐饮茶的白起,看到面向太阳出神的纪夏,也轻声道:“这些太阳,比仙秦的太阳大多了。”

    纪夏顿时来了兴趣,询问道:“仙秦的太阳,是什么样的?”

    白起想了想道:“仙秦原本的太阳大约发生了什么变故,突然消失不见了,始皇帝就让墨翟造了一个巨大的车轮,每天早上从墨翟手中升起,困锁上一道焰火大术升空,越来越大,高悬天空,照耀仙秦。”

    纪夏想着那样的场景,不由有些向往。

    他也需要一个燃火的车轮,不需要照耀太大的土地,只需要照耀太苍即刻。

    白起周身的气息越发浑圆内敛,让纪夏略微有些疑惑。

    “你的实力又有精进?”纪夏询问白起道。

    白起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道:“那次论道,我也收益良多,改良了弑生典几处气息掌控的法门。”

    纪夏恍然大悟,他于白起平日里也会交流所获,明白白起的天赋高绝。

    哪怕是有天玉、上庭等诸多增益神物,纪夏也总是怀疑白起的天赋要高过他许多。

    称他为天之骄子毫不为过。

    资质相对白起、纪夏还要略低的迟渔,在这半年时间中,其实收获最大。

    她又府宫金壤相助,又有百余万百姓祭祀,香火不断,让她修行路上的碍难层层消弭。

    短短时日,她的修为已经从灵府天门,突破到玄宫,实力极为不俗。

    “契灵和百目开始将战线拉长了,契灵部族如今在带着百目一支煊风军兜圈子,大约是在哪里布下的陷阱。”

    “百目国的监国太子亲征,和契灵上尹陈兵对峙,如今也已经有两个月,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纪夏似乎在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在和白起说。

    白起仍旧是一身黑衣,英俊面容上是和煦笑意。

    他开口道:“如今倒霉的其实是外域强者,他们被契灵的祭灵,和百目的煊风军追的四处乱窜,只有一些强者能够抵御,其余诸多隐匿的灵府修士,都被斩去了头颅,炼成了丹药。”

    纪夏道:“杀几十个没有背景的灵府修士,没有什么作用,如今隐匿在旬空域的强者越来越多,而且背景大多都十分不凡,也许是外域国度王庭中供奉、强者,这些人也是极其巨大的祸患。”

    白起想了想,道:“现在还不用担心,他们隐匿踪迹,在静待秘境门庭洞开,门庭洞开之前,应该不会贸然在煞临山方圆万里内出现,太苍大约还是安全的。”

    “我并不惧怕那些人降临。”

    纪夏从容道:“只要不是成群结队前来,如今的太苍,就算是七座灵府的玉都,应该也能一战,而且这种强者的玄方宝物中,应该有很多值钱的东西。”

    “现在的太苍,不同以往了。”

    纪夏摊开手掌,又有些无奈道:“可是我这灵轮就像是无底洞一样,灌了那么多灵元进去,仍旧达不到圆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突破驭灵。”

    “灵识、肉体,都已经有了长足进步,就是这修为啊,让我有些无奈。”

    白起看到纪夏伤神的表情,不由笑道:“既然始终都有提升的空间,应该是大好事,神通晋升驭灵,厚积薄发是最好的路途。”

    “也就只能这样了。”纪夏轻轻点头。

    两人闲谈一阵,白起离开太和殿,纪夏也回了玉乾宫。

    玉乾宫相较以前的王寝,变得巨大了许多倍,关希一人已经无法满足玉乾宫内的需求。

    于是宫内宫前,又新增了许多侍卫、女官,侍奉纪夏,打理玉乾宫。

    回到寝宫,纪夏命人端来许多菜肴,尽数吃了,又让诸多女官退下,才高坐在椅子上,拿出一个黑蛋。

    黑蛋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黑了,局部的位置,出现了些许的红色。

    纪夏满意的看着这只魔胎,低语道:“大约已经半熟了。”

    魔胎中一道灵识传来,十分不满:“什么半熟?你又想吃了我?”

    “你吃了我得自两尊灵府强者十余件极巅神通器,许多异宝,一尊灵府强者的尸首,如果你不能出世,我确实想将你吃了。”纪夏声音中颇为肉痛。

    极巅神通器其实珍贵非常,许多灵府修士使用的都是极巅神通器。

    魔胎有些鄙夷道:“区区几件低品次的宝物,就让你这么肉痛,我一出世,可是神台境界的强大存在!”

    纪夏面色一黑,狠狠敲了敲黑蛋道:“你不出世,就只是一个动都动不了的无底洞,什么用都没有。”

    黑蛋吃痛,又不敢再抬杠。

    纪夏叹了一口气,翻手间,手中又多了一把大斧,放在面前桌案上,又将黑蛋放在大斧上。

    魔胎一震,从中有浓雾弥漫,不断蚕食那把大斧。

    速度极慢,大约还需要十几日才能尽数吞噬。

    纪夏恨铁不成钢道:“连吃饭都吃的这么慢。”

    魔胎大约是经常被纪夏欺凌,不作言语,只顾着蚕食大斧。

    过了片刻,纪夏突然灵光一闪,对魔胎道:“你现在还没有名姓,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

    “嗯?”

    魔胎感受到纪夏跃跃欲试的心绪,有气无力道:“好……”

    纪夏笑道:“放心,我不会刻意耍你,我起的名字也都极为有气势,不会辱没了你的身份。”

    “你既然是我的臣属,不如就叫纪臣?”

    黑蛋吞噬黑雾的气息一滞,忍住想要怒骂的念头,问道:“这哪里有气势?我是盖世的凶物、魔胎,生而神台,你叫我纪臣?”

    纪夏想了想,点头道:“确实有些不合适。”

    “你体内有阴君气息盘踞,孕育你的三股气息,一道神秘、一道骨龙,一道阴君,那就叫你秘龙君吧!”

    魔胎喜出望外,暗道:“这个太初王虽然长相平平,没有我那般威武,但是起的名字,确实值得称道!”

    纪夏也颇为沾沾自喜,心道:“以后其他生灵听到秘龙君的凶名就会自然而然想到我,一介臣属的名字都这么响亮,我这个太初王的名头,自然会更加响亮。”

    ——

    荒芜战场。

    大地已经满布深坑,其中又有岩浆、黑色水流不断涌动,天地变得尤为阴沉。

    虚空中七八道身影正在大战,诸多神通都在肆意挥洒,攻伐向一道朦胧身影。

    这道身影躯体纤细,身姿飘逸,一身赤红衣衫在空中飞舞,让诸多神通消弭于无形之中。

    而那七八道身影却攻伐不断,一座座灵府横立长空,一件件强大宝物砸下,将大地撕裂。

    “阙乐,今日太子命我等前来斩杀于你,你必然要陨落,你不该将目光投诸到秘境之上,秘境门庭必然是百目所有,你觊觎秘境,你的命就到头了,我会将你的脑袋带到负冲河中,亲手打碎你的金身!”

    说话的身影,躯体深黑,面容丑陋,头生一只独角,独角中不断有一只只妖灵走出,扑向那红衣身影。

    他的周围又四散了四道身影,躯体或为灵躯,或为妖身,或为长了上百只眼睛的人形。

    红衣身影朦胧散去,一张生就白皙面容,额间一点红点的面容显露。

    她柳眉轻扬,探手之间一道巨大掌印落下,将成百上千的妖灵尽数拍死。

    眼见如此,天空中的云雾中,一条巨大蛇头显露,吐露着长长的蛇信,又有一道水龙大神通从蛇口中迸发,向着红衣身影轰击而去。

    “凶阴,你黑阴河中的妖灵下属,就要尽数死在阙乐手中了,你倒好,还有兴致说大话!”

    长蛇悬空,出言讥讽,那位黑阴河伯凶阴。

    长蛇下方又有一位金甲中年人、一位美艳女子、一头巨犀、一只巨狼。

    这些存在,都是契灵的各山各河的神祇。

    五尊契灵神祇和五尊百目神祇,带领麾下诸多臣属,围攻负冲河神阙乐!

    想要让他陨落。

    虚空之下,一只只凶戾妖灵、一只只庞大妖兽、一尊尊披甲将士,都战作一团,负冲河水,被鲜血染红,河流决堤,冲毁两岸许多国度。

    十尊神祇想要屠灭负冲!

    而那被称呼为阙乐的负冲河神,脸上寒霜遍布,轻咤之间,无数神通涌动,将十尊神祇尽数击退。

    她沉默不语,看着负冲河中无数生灵生死,面容上却是怒火冲天。

    “还在等援军?神象君王没有那么蠢,横跨七域,前来驰援于你,阙乐,你虽然强大,但终究没有化灵为神,今天,你必将陨落!”

    凶阴暴喝一声,化身为一只巨大独角头颅,头颅上密密麻麻都是眼睛。

    这些眼眸中,流出黑色河水,化作一道道利刃,斩击而来。

    其后一众百目神祇倾力而为,又有五尊契灵神祇出手,将这片河流彻底截断。

    这一战,让方圆万里地域无不震动。

    因为这一战,契灵百目,共计被斩落六尊神祇。

    他们的残神逃回封地,藏匿于各自金身中温养,没有数百年,再也无法出现。

    而负冲河河神阙乐,不知踪影,最后一幕,便是阙乐远望神象国,眼神空洞,仿若无魂。

    余留的四尊神祇侵入负冲河中,找寻到阙乐金身,生生吞噬而去。

    十日之后,一道红衣身影沿着负冲河河水漂泊,最终沿着蜿蜒清澈的海嗅河,进入太苍国境。

    一个年老的婆婆,带着一男一女两位稚童,踏水游玩的时候,无意看到这道身影,最终将这道红衣身影救下。

    婆婆看到红衣少女面容绝美,却又透露出飒爽英姿,越看也喜欢。

    索性将王庭配给给年老者的灵米和灵泉,尽数让红衣少女服食。

    红衣少女却没有丝毫反应。

    婆婆心善,不忍还有鼻息的少女如此瘫睡下去,就每日用灵泉灵米喂食,锲而不舍。

    继而又联系了天丹府中的药师,药师出诊,开出几颗丹药,每日化于灵泉服食。

    终于。

    三月之后的某一个傍晚,婆婆正在给少女喂食,少女细密睫毛眨动,继而张开眼眸。

    老婆婆的面容看起来并不老,身体得益于灵泉灵米,又极为健康,她看到少女醒来,喜出望外,连忙将少女扶起。

    “女儿,你终于醒了,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婆婆匆忙询问。

    一旁两位可爱的稚童也睁大眼睛,看着红衣少女。

    这沉睡百日的少女,正是负冲河神阙乐。

    她看着眼前的景象,又抬手看了看手背上,一个已经变得模糊的胎记。

    “这道胎记,确实抵挡了我一次死劫。”

    她试着运转灵元,发觉体内灵元枯竭,灵府奔踏,体内又有诸多重伤之处。

    “哪怕能够保住性命,我恐怕也将沦为一个废人了。”

    “没想到契灵、百目如此果决、狡诈,明面上相持,实际上却将目光投向负冲河……”

    “而且那神象国……也拿我做了弃子……”

    一旁的老婆婆和两位稚童看到阙乐没有回应,眼中都露出几分疑惑。

    “这个可怜的姑娘,不会是个哑巴吧……”婆婆低声自语。

    阙乐回过神来,眼神语气俱都十分温柔。

    “老婆婆,这是哪里?”她开口询问。

    老婆婆听到阙乐开口说话,由衷高兴,回答道:“这里是太苍。”

    阙乐皱眉想了想,没有印象。

    “可能是一座弱小国度,现在这里休整一番吧,看看是否有恢复修为的契机。”

    太先上庭,玉乾宫中,一道阴影显现,正是阴丁。

    他躬身向纪夏行礼。

    “王上,那个神秘少女苏醒了,修为几乎无存。”

    纪夏随口道:“既然如此,盯着她就是,如果有不好的迹象,就杀了吧。”

    阴丁恭敬领命,消散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