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丹神〕〔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二百九十章 伟岸王者
    契灵、百目十神祇斩杀负冲河河神。

    将目光凝聚在旬空域秘境门庭的诸多国度,都为之震撼。

    原本有许多势力、许多国度以为,契灵百目会在彼此厮杀中消耗尽实力。

    事实也与此相差无几,连月的大战,数不胜数的驭灵修士死亡,又有不知其数的神通、雪山军士死去。

    就算是实力强大,生命力旺盛的灵府境修士,都已经陨落许多尊。

    就当他们谋算着要在契灵、百目彻底失去衰弱之际,要出手争夺秘境门庭的时候。

    契灵、百目却悄无声息达成短暂同盟,两国足足十尊神祇联合,将负冲河河神阙乐斩落!

    哪怕两国也付出了极巨大的代价,却也让很多窥探的国家瞳孔一缩。

    三山之后百域,强大国度与强大国度之间,实力相差并没有多么巨大。

    神象国之所以能够册封负冲河河神,又不受许多负冲河流经的国度的反噬,其实也只是因为负冲河在神象国中的水量非常巨大。

    再加上阙乐确实非常强大,所以很多国度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当负冲河有损于契灵、百目的利益,开始有争夺秘境门庭的迹象,旬空域两座强大国度,就毫无犹豫的出手,想将这股本质上的外来的不弱势力拔出。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阙乐消散,金身被碎裂瓜分。

    从此之后,三山之后百域,少了一个不凡的神祇。

    两国神祇倾力动手,纪夏、白起、迟渔,自然有所感应,因为距离非常遥远,连他们也都以为阙乐神位已经不复存在,阙乐也彻底烟消云散。

    几日之后,天丹府来报,说是有太苍子民,从海嗅河中寻找到一个可疑红衣女子,全身白脉断绝,五脏成泥,灵元丝毫无存,却仍旧保有性命。

    纪夏这才命令阴丁前去查探,时刻注意红衣女子的动静。

    女子苏醒,远望神象国方向,又向那户太苍子民自称为阙哀,纪夏几乎已经能够确定这个红衣女子就是负冲河河神阙乐。

    “金身破碎,甚至被人吞噬而去,这种情况下,神祇还能存活?”

    太和殿前,纪夏两只眼眸中,有两轮金光闪耀的大日显现,大日之中各有一只三足金乌神鸟徐徐挥动羽翼。

    他清楚的看到太都一位朴实家庭中,红衣女子逐渐能够下床走动,此刻正在凝实墙上悬挂的太初王画像。

    下首迟渔跪坐在桌案前,闻言向纪夏行礼,她脸上的氤氲雾气在与纪夏几人相处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太和殿中,只有纪夏、白起、迟渔,以及隐匿在纪夏身周的阴丁。

    迟渔倾国倾城的祸世面容,自然无法影响白起,阴丁又是地府阴将,大约也没有什么感觉。

    纪夏虽然吃力一点,但是观想荒古大日图,也能够抵御。

    只听迟渔略微向想了想道:“但就天地规则而言,神祇金身碎去,神祇神位不存,自然会陨落,可是凡事都有例外,拿我作例子,我得益于王上赐下的金壤,有两尊金身,一尊镇压海嗅河,一尊则化为肉体,容我灵躯依附。”

    “这种情况下,就算我一尊金身碎去,还有另一尊金身存在,不会陨落,想来那位负冲河河神,应该有之类的宝物,救了她一名吧。”

    纪夏饮下一杯太苍新酿造的灵酒,感受着灵酒清冽的酒香,微微点头,又询问道:“既然这尊负冲河河神流落到了太苍,迟渔,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置?”

    迟渔思忖了一番,盈盈下拜,道:“这尊阙乐河神当初身为负冲河河神,负冲河又有许多支流,天地规则上来说,这些支流如果册封了神祇,有敬拜她的义务。”

    “可是这尊神祇极为和善,从来不曾召集其他支流河神供奉、敬拜,而且负冲河有了阙乐河神之后,河道骤改、河水泛滥决堤的事情也少了许多,无数生灵得以活命。”

    “这种背景下,既然有暗守司暗中盯着,这阙乐河神又神位消逝、修为不存,就容她在太苍栖存吧,如果有什么异动,再斩杀不迟。”

    纪夏听到迟渔的建议,从容点头,道:“如果是这样,这尊负冲河河神,还是一个善神,那就依迟渔所言,让她暂时栖身太苍吧。”

    一旁的白起也轻轻点头道:“一般而言,能够成就那等汹涌河流的神祇,又能在大劫之下保住性命,这位阙乐河神的气运非同小可,也许不久之后,她就能从困苦中崛起,如今我太苍和她结下一个善缘,也是好的。”

    纪夏深以为然,旋即不再谈论这件事宜,将身前桌案上的几本书卷分别递给白起和迟渔。

    “这是六十位文博士苦读诸多他族典籍,融合我太苍历史,著就的‘太苍史记,其中记载了从太苍开国国主纪屹,一直到商国主,再到太初的历史,将太苍经历的磨难,与他族经历的劫难相印证,又记载了诸多杰出太苍先贤的英勇、无畏事迹。”

    纪夏道:“这本《太苍史记》已经下发少学、府学、太学,作为太苍学子开蒙必诵典籍,让太苍新生一杯饮水思源,知晓如今的生活来之不易,又鞭策他们莫要失去进取之心,大兴而亡国的种族数不胜数,两位以为,这本典籍如何?”

    白起、迟渔翻开太苍史记,逐字逐行。

    良久之后,白起沉吟点头,迟渔脸上却露出几分感慨。

    “我生于纪屹国主的年代,知晓他斩荆棘、开野林、搬沉石建立太苍的不易,其后我不幸身死,浑浑噩噩度过百年,又默默注视太苍百年,见证太苍多次遭逢劫难,又多次死里求生,两百年太苍,两百年纪室,风风雨雨,堪堪延续国祚。”

    “其中的艰难困苦,确实应该让所有太苍儿郎知晓,他们也应该敬拜太初王,太初继位,太苍才能在短短时间内如此兴盛。”

    白起饮了一杯茶,赞道:“这本太苍史记,仿佛让我看到诸多战国雄国的艰难崛起,确实不同凡响。”

    纪夏展笑道:“文博士之中,出了一个极好的人物,平日里声名不显,没想到这次著书立说,他的才能逐渐显露出来了。”

    “是那位名叫贤慎的文博士?我曾从他背后看过他一眼,精气神确实不俗,还未成就神通,周身却又一股气机勃发,确实是不俗的人才。”白起也轻声道。

    “正是贤慎,这本《太苍史记》正是由他主编,不同凡响,也许不久之后,我太苍文运,就会因为他而兴盛。”纪夏笑道。

    ——

    整整昏睡了三月有余的她,苏醒之时,已经接近八月,正是蕴元灵米第二次收获的季节。

    阙乐身上已经不再是一身红衣,而是穿着一件淡蓝色纱裙,正在一个奇异物事前出神,从她面容上露出的疑惑来看,大约正在苦苦思索。

    救她回来的婆婆姓平,邻里之间,多称呼她为平婆婆,年龄今年正好九十九岁,明年就能逾百岁。

    原本明年,她就可以获得碧梧之徽,成为受邻里敬仰的碧梧老人。

    可是没想到就在上月,太苍王庭忽然颁布诏令,往后授予碧梧老人的年龄标准,从百岁提升为百二十岁。

    这道诏令几乎让平婆婆整整三日茶不思饭不想,每日靠着些微泰来灵水度日。

    毕竟她心心念念许久的荣誉,就这般溜走,让她颇有些失望。

    平婆婆自然不是埋怨王庭,毕竟如果不是天丹府的灵药,王庭下赐的灵米和灵泉,她早在几月之前,就已经苍老离世,哪里还有希冀碧梧之徽的资格。

    可是即使知道王庭推迟碧梧之徽,是因为王庭诸多灵物供给下,太苍子民的岁数大幅度提升。

    不断涌现的神通修士,就要百五十岁寿元,而普通人无病无灾,又有诸般灵物的情况下,大约也能轻而易举突破百岁寿元。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提高碧梧标准,碧梧老人的地位,只怕很快就会不值一提。

    平婆婆虽然为之烦恼,却也不曾埋怨太初王庭,恰巧现在正是收获灵米的季节,她居住的地方距离粮田又不是很远,于是今天平婆婆随几个粮农前往粮田,借机散心。

    这就苦了化名为阙哀的负冲河河神,她要肩负起今日为两个孩童准备饭食的责任。

    一男一女两位孩童,都在不远处的青梧少学受教,原本少学之中的饮食已经极好,都是由王庭出资,菜肴、肉食一样不缺。

    可是偏偏因为有些原因,太初王庭会额外下赐很多更加珍贵的食材给平婆婆家,平婆婆本着不能浪费王庭恩赐的想法,就每餐都让两位孩童回家吃饭,反之距离也并不太遥远。

    而现在难倒河神阙乐的是,眼前这个奇形怪状的铁壶,大约是烧水的物事。

    可是她想不清楚铁壶下没有火炉,应该怎么烧开一壶清水。

    她捣鼓了许久,终于看到铁壶下方有一个凸起,她突然想到平婆婆之前准备饭食的景象,轻轻按下了那个凸起。

    突然,那铁壶内壁有热量散发开来,里面的清水在短短十几息时间内,已经沸腾而起。

    升腾的水雾让阙乐吓了一跳,正着急如何让这个古怪的东西停下来,那铁壶似乎有灵,内部热量突然消散而去。

    “这些东西倒是神异,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声名不显却又许多奇异的东西。”

    阙乐白皙面容上露出些许诧异,转眼其他许多厨房用具。

    她纤长的手掌不由扶住脑袋,有些伤神。

    正在此时,一男一女两位孩童吵吵闹闹,互相追逐,进了家门。

    他们身后俱都背着一个竹箱,其上似乎有符文闪耀。

    其上镌刻的正是轻灵符文,能够减轻竹箱重量,看似不小,实际上还没有一个石碗重。

    两位孩童极为可爱,看到阙乐,他们脸上洋溢出灿烂笑意,俱都亲切和她打招呼道:“姐姐好。”

    阙乐看到这两个孩童,脸上露出由衷笑意。

    她苏醒之后,卧床的十几日里,这两个孩童每日都会隔着窗户和她说话,说的自然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却让阙乐心中的愁绪消散了不少。

    两位孩童很是懂事,看到阙乐脸上为难的神情,询问之后,就挨个告知阙乐诸多用具的使用方法。

    三人通力合作,良久之后,一桌丰盛美食就此出炉。

    “这些用具确实十分奇异,听小思和小念说,这些东西叫灵械?”

    “还有平日里饮食的灵水、灵米,以及诸多奇异兽肉,这太苍不会是某个强盛国度吧?可是旬空域之中,除了百目、契灵、大符,其余国度,都不可能这般富裕。”

    “不对,就算是那三座国度,也完全没有强盛到可以让寻常子民吃穿用度优渥到这种程度,而且这里的子民,都是人族……嗯,极弱小的种族。”

    阙乐原本想要细细询问平婆婆一番,可是这十几平婆婆闷闷不乐,她也不想让她心烦。

    至于两个年仅九岁十岁的孩童,又知道什么?

    一大两小三人,茶足饭饱,两个少学小弟子都从背包中拿出许多书简、纸笔,整齐铺展,要进行功课。

    阙乐忽然看到一本崭新书籍,其上写着《太苍史记》四字。

    她大感兴趣,又获悉这是新发放的书籍,小念和小思还用不到,她便翻开封面,其中的内容。

    太苍史记扉页,映入阙乐眼帘的,是一把雕刻着许多云朵的华丽宝座。

    宝座之上,一位身着银袍锦衣,飘逸头发随意披散,面如冠玉,星眸长眉,器宇不凡的少年端坐。

    这位少年面容俊雅至极,气魄却似乎极为伟岸,让人想要臣服。

    她见过这位少年,平婆婆未曾住人的主屋中,就悬挂了他的画像,画得却远没有这般传神。

    阙乐很是疑惑这位少年是谁,值得平婆婆这般敬重,每日拂拭画像,又让两位孩童每日观瞻。

    她向下看去,画像之下,几行小字整齐排布。

    “太初王纪夏像。”

    “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如今太苍虽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然本王时常念我太苍先贤,披荆斩棘建立太苍,固命三十博士遍览群书,著此《太苍史记》,万望我太苍子民居安思危,戒骄戒傲,勤兮奋兮,共铸我太苍盛世!——太初王纪夏”

    这行字迹之上,散发着如狱威严,又有浑厚气魄,让身份极其不俗的阙乐为之惊异。

    人族之中,能够诞生这样的伟岸王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