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三百五十五章 灭口?
    沙图在听到纪夏的命令之后,出手极重,但是却也恰到好处,既让那一男一女受了皮肉之苦,却也没有性命之忧。

    毕竟王上还是需要问话。

    纪夏看着眼前这些陌生少年强者,眼中大日灵眸运转,心中却是有了一点诧异。

    这些少年,看似幼稚、愚蠢,但是一身修为都很是不俗,竟然都有驭灵神相,最强的,是方才扔出元晶的男修,已经破入天相,极为不俗。

    方才之所以那么不堪一击,是因为沙图的戮甲确实太强,几乎能够力敌灵府天门巅峰,几个驭灵修士,举手投足间,也就镇压了。

    那三位少男少女,似乎没有意识如此荒芜地域中的小国君主,敢悍然向他们出手。

    他们眼中还藏着痛苦和愕然。

    但是好在,他们没有再度口出恶言。

    只是狼狈站起,警惕的看着玉辇上那位慵懒少年。

    “现在能够好好说话了?”

    随意在口中放入一颗百味小果,目光在出言不逊的少男少女脸上掠过。

    三人脸上的焦急愈发明显,不住向后方虚空看去。

    “你等是何人?为何要闯入太苍国境?如今太苍太初王当前,都报上姓名。”

    在纪夏示意下,景冶来到三人面前,冷声轻喝。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先前劝纪夏带人逃命的白衣少女,开口道:“还请太初王绕过游绪兄长和染冰族妹方才的唐突,我们只是逃命心切,所以无意中冲撞了尊王玉辇。”

    白衣少女看似柔弱,但是开口间,却在尽力为游绪和染冰开脱罪责。

    游绪和染冰嘴角都有鲜血流出,想来刚刚被沙图戮甲恐怖的力道,震伤的躯体。

    纪夏忽然皱眉,他看到即使此刻,那位名叫染冰的少女,仍旧对方才出手伤他的沙图怒目而视。

    染冰看起来约莫十八九岁的年龄,但是能够修炼到神相境界,真实年龄应当比十八九岁要大上许多。

    只是纪夏也知道,对于修士而言,大量的时间都被耗费在修行上,他们能够接触人情世故的时间,也相对少了许多。

    所以此刻这个染冰的动作也就不难解释。

    简单而言,就是心性还如同少女般刁蛮,平日里大约也灭有受过这等委屈,所以才敢在这样的境况下,怒视沙图。

    沙图视而不见,面无表情,仍旧站在戮甲肩头。

    纪夏却对于这种愚蠢的举动颇为反感。

    他目光转向染冰。

    染冰的目光瞬间就被纪夏吸引,只一瞬间,无穷的恐惧涌上心头。

    她眼中再无怒气,转变为深深的恐惧,和无法控制的慌张。

    她低下倔强的头颅,浑身冷汗直冒,心中再也生不起任何的怒意。

    自从修行辰星无神典之后,配合荒古大日图,纪夏的灵识修为飞速提升。

    如今轻易刺入染冰脑海,就让这个刁蛮少女,尝到了足够的苦头。

    “你们从恣息河那边过来,难道没有看到太苍界碑?其上清清楚楚写着,入我太苍国境,必须到太苍城池报备,如今你们在太苍土地横冲直撞,未免太不把我太苍王庭放在眼中了。”

    游绪听到景冶肃然话语,深深低头,心中却恨极,道:“区区这么一座小国,几千人的军伍,一位灵府战力的修士,就能够如此折辱我们,放在以前,国中一成战力,就可以……”

    他的思绪顿止。

    因为他们愕然感觉到,天际又有一团极为不凡的气息直撞而来,其中十余股气息,每一股气息都分外强悍。

    十余股气息汇集凝聚,就好像从天外降下一道陨星,直冲大地而来。

    纪夏怡然不乱,冷眼看着强悍气息降下。

    而队伍中的百官,有些面露怒意,有些面无表情,有些则紧皱眉头。

    在太苍大地上,如此肆意张狂,令这些太苍官吏,极为不悦。

    那道气势陨星远远落地,汹涌气浪由此而生,平川大地崩裂开来,沙尘弥漫,一个巨大的深坑,在玉辇不远处诞生。

    随即从烟尘之中,逐渐有十余人走出。

    他们俱都一身金甲,或手持大刀,或手持长枪,不一而足。

    其中走在最前的,是一位金甲小将,约莫二十余岁的面容,但是他的修为却足有灵府玄宫境界!

    “九尊灵府,九尊天相。”

    纪夏身旁的景冶恭敬开口。

    纪夏随意点头,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但是玉辇前的三位少年少女,面色却陡然涨红!

    “染尘,你真的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游绪对那金甲小将怒目而视,语气中,有无法抑制的恨意。

    那始终柔和的白衣女修,看到金甲小将,也柳眉轻竖,面若寒霜。

    反应最为激烈的,还是那位名为染冰的少女。

    她怒指金甲小将染尘,叱骂道:“墨染国有你这样的王子,先祖都无法瞑目!”

    此时沙图,看向纪夏,纪夏嘴角却露出些许笑意,轻轻摇头,灵识传音道:“似乎是一出家庭伦理剧,一路走得无聊,看看好戏也好。”

    金甲小将染尘,被游绪、染冰、白衣女修递去愤恨的眼神,他却始终面目平静。

    “墨染一脉,已经腐朽,国中上层只顾享乐,不理染族子民的死活,我身为染族之子,不愿意在旁观!染冰王妹,交出国令吧。”

    染尘徐徐开口,道:“你如果将那件空间宝物中的禁制打开,将墨染国令交出,我只囚禁你,不会杀你。”

    染冰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语,冷笑道:“我不是你的王妹,你已经投效青染国,你只是一个卑微的叛徒。”

    “青染和墨染同出一脉,墨染腐朽,与其再过几年,被敌国吞没,还不如借助青染的力量,以毒攻毒,刮骨疗伤。”

    染尘没有丝毫怒意,平静开口:“王妹放心,再过百年,我必然取青染王首级,为父王报仇,统一青墨二染,让染族一统!”

    染冰气的躯体颤抖,怒喝道:“父王是死在你手中的!”

    染尘轻轻摇头,幽幽道:“他是死在腐朽的权利上的。”

    话语至此,他一步迈出,来到染冰三人面前,道:“交出国令吧,王妹!”

    顿了顿,染尘又看向染冰身后的太苍巡狩队伍,有些诧异,道:“这里有一千神通修士?倒是有些许意外。”

    旋即他抬手,漆黑有若墨汁一般的灵元,从他手中出现,凝聚到他躯体上,成就一道道神秘墨纹,对玉辇上的纪夏道:“你方才听到了我的话语?”

    纪夏兴致大起,脸上有灿烂笑意浮现,道:“取青染王首级那一段?你不会是想灭口吧?”

    “三流话本中的俗套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