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三百六十九章 阴君浮雕
    其实纪夏和白起,遇到饶吟和荀容,只是一桩意外。

    他们本来是想去看看驱云城正在建设中的辽阔异兽棚舍。

    没想到他们正在驱云城主青亦灵带领下,参观异兽棚舍之时,天空中忽然有一道极其强大的气息疾驰而去。

    纪夏运转大日灵眸,便看到荀容带着被封闭了五识的饶吟,飞往恣息河方向。

    原本纪夏以为这尊隐没在太都许久的神秘强者,终于得偿所愿,带着她新觅得的传人离开太苍时。

    她却看到饶吟脸上浮现出来的挣扎。

    于是也未曾过多犹豫,也就登上了玉辇,来到恣息河畔,追上着看似二八年华,实则可能已经上百岁的前辈。

    结果便是最近在太都颇有微名的饶吟先生,被纪夏救下,而那音圣国圣音山第三奉首,则被纪夏强行留在太苍。

    “前辈,你方才为什么要说王上善于谋算啊。”

    恣息河畔,纪夏看到肥美的河鲜,食指大动,命白起各种能吃的河鲜都抓来几条,回到宫中,让宿瑶煮了炸了蒸了烤了……

    白起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站在恣息河上方虚空,一只漆黑大手在水中一抓,往往有许多河鲜落入他的手中。

    他每样河鲜只留三条,其余尽数放回河中。

    而饶吟时不时红着脸看背负双手,站在河畔看白起捉鱼的纪夏。

    又小声向那位音圣国强者荀容询问。

    荀容看了纪夏和白起一眼,对于他们这种孩子气的行为,有些迷惑不解。

    旋即回答道:“太初王知道我极为看重你,所以特意让你侍奉于我,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足够我在闲暇时间教授你走上乐理大道了。”

    饶吟微微一怔,她却全然没有想到纪夏的安排中,竟然还隐含着这样的谋算。

    正在此时,远处又有一队仪仗,向这块被打得四分五裂的地域前来。

    当先的是一座灵械座驾,受灵晶驱动,看起来颇为奇妙。

    仪仗中的生灵,身形都极为高大,足有一丈左右,他们的面孔无论男女,都为女相,而且生的都十分娇媚。

    灵械座驾在距离纪夏百丈的地方,停了下来,从中走下一个同样高大,十分美丽的女子。

    她徐徐走来,向纪夏行礼:“姜浣拜见尊王。”

    旋即又向还在抓鱼的白起行礼:“见过上将军。”

    来者正是距离此处只隔着一座山岳的女丈国主姜浣。

    “我远远看到天际有惊人神通不断涌现,又得见一只三足神鸟飞翔高鸣,所以便猜测是尊王到此,没想到姜浣运气不错,被我才中了。”

    姜浣脸上带着笑意,看着纪夏,旋即大约想到了什么,又退后几步,让自己的目光和纪夏平视。

    纪夏笑道:“姜浣国主翻山越岭而来,未免太过麻烦了。”

    姜浣道:“因为太苍之故,我女丈百姓日益富足,便是我这座驾,也是顾宣院首相赠,平日里我有心宴请尊王,但是我女丈简陋,惧怕尊王不肯前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我自然要抓住这道机缘,不让它溜走才是。”

    一旁的白起在点头示意之后,就专心摸鱼,饶吟看着姜浣国主的眼神,若有所思。

    “果然,如同太初王上一般出类拔萃,举世无双的少年,即便是不同种族,也会爱慕的……”

    纪夏随着血脉进境,他的魅力值也在大幅度提升。

    如今他眼神清澈,脸上也少了许多威严,露出纯粹的俊美面容,倒是让女丈仪仗中的许多女丈少女有些失神。

    “尊王,我已经知会我女丈国中,最优秀的膳师准备了宴席,尊王如果没有要事,可以逛一逛我女丈国。”

    姜浣诚心邀请,纪夏想了想,也没有拒绝。

    这许多年来,他都不曾出过太苍。

    而且女丈、猫耳、宗猿等国度,说是他国,其实就和太苍的后花园没有什么两样。

    太苍人族在这些国度中,享受着最高规格的待遇。

    甚至其中有许多施行宵禁的国度,夜晚看到有太苍商队来访,都会打开城门,点上油灯,让商队进城。

    纪夏应许下来,看向还在运转灵元,调息疗伤的荀容。

    “荀容前辈,我们一同逛一逛我这邻居的国度可好?”

    荀容停止调息,点了点头道:“太初王既然有此意向,那便一同前往吧。”

    纪夏有些赞赏的看了荀容一眼。

    荀容挑眉道:“太初王莫不是以为,你击败了我,我会恨你入骨?”

    “我音圣族性情其实极为柔和,说来太初王大约不信,连带如今两域土地,都是被动得来,我想太初王出手,又在太初王剑下败落,便是我技不如人,你又不曾与我有什么难解的仇怨,我并不会怨恨你。”

    纪夏听到荀容的话,有些不解,想要细细询问一番,但是姜浣还在等待,便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他灵识跃出,之前散心去了的四只妖豹拉着玉辇飞来,落在众人之前。

    女丈族人看到这华贵不凡的玉辇,看到气势惊人的妖豹,俱都发出惊叹。

    纪夏走上玉辇,随意道:“你们随意,我去女丈,还需要坐一坐这玉辇,否则被司礼府那些老朽知道了,我的耳朵得磨出茧来。”

    荀容虽然略略恢复了些灵元,但还不足以支撑她飞行。

    于是她和饶吟进入女丈事先准备的轿子。

    四个面相柔弱的女丈男子,毕竟有高大躯体做底,又有一身不弱修为,他们抬着轿子健步如飞,也并不太缓慢。

    到了正午时分,女丈国都已然在纪夏眼前。

    女丈国的一切,都显得高大,他们的房屋,桌案、以及许多物事都要高出太苍规制许多。

    “女丈贫弱,建筑破败,尊王不要嫌弃才好。”

    和太苍诸多极为美观的建筑比起来,女丈的建筑确实显得破败。

    但是却并不肮脏,哪里都是干干净净的。

    只是纪夏,如今并无闲情逸致观看女丈的建筑。

    因为此刻,他站在女丈王宫前。

    王宫门庭上首,赫然镌刻了一尊浮雕。

    阴君浮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