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温阮霍寒年〕〔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四百五十九章 瑰异陨星
    光幕散去。

    殿中的白起和张角面面相觑。

    秘龙君也心有余悸的看着纪夏。

    “主公,你也太会演戏了……”秘龙君迟疑道。

    白起也笑道:“那越烈想必做梦都想不到,王上的本意,就只是想要相助于他,让他以为百目胜券在握,继而主动挑起战争。”

    “没想到主公一番演戏,还骗来五十条灵脉。”

    秘龙君有些疑惑道:“那越烈也并不曾提起何时开战。”

    “以越烈狂傲的性子,最多十日,就会派人前来太苍与我商议。”纪夏脸上也弥漫着几分笑意。

    “那么,主公与他立下陆父之约,我们后续倘若对他出手,会不会因此掣肘?”

    秘龙君脸色有些烦躁,他处世未深,实在想不通这些弯弯绕绕的谋略。

    纪夏听到秘龙君的询问,冷笑道:“我与越烈定下誓约,他在誓约中许诺,只要太苍不背叛百目,百目便不会对太苍出手。”

    “而我,灵识中蕴含的誓约讯息,却只是与百目一同覆灭契灵这一条誓约,不曾许下类似‘不对百目出手’这等的约定。”

    秘龙君皱了皱眉头,道:“这人活了上千岁,怎么这般好骗?”

    张角忽然摇头,道:“这便是太苍隐藏实力的好处。”

    秘龙君不解,看向张角。

    张角继续道:“主公涌动灵识,立下誓约时,越烈明显感知到了主公誓约有所保留,深深看了主公一眼。”

    “但是他不曾让主公修正,而是直接立下了誓约,其中的原因,也不难猜测,他是在故意留下破绽!”

    “故意留下破绽?”秘龙君眨了眨小眼睛。

    白起深深点头,道:“大贤良师说的不错,越烈此举原因大致有二,一来他恨主公入骨,但是情势所逼,不得不与主公联盟,事成之后,倘若陆父之约存在,他便不能杀了主公,灭了太苍泄恨。”

    “而如果主公鬼迷心窍,对百目出手,他便可以无视陆父之约,灭杀主公,灭亡太苍!报视空都之仇。”

    秘龙君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按照越烈太子立下的誓约,如果主公对百目动手,他们自然可以灭了太苍!并不算违反陆父之约……那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便是方才大贤良师所言——这便是太苍隐藏实力的好处。”

    白起微笑看着秘龙君,细心解释道:“越烈始终以为太苍弱小,他们有能力灭去,如果他知道太苍早就成长为契灵、百目一般的庞然大物,莫说会放任主公立下有漏洞的誓言。”

    “只怕……根本不会和主公联盟!”

    秘龙君目瞪口呆。

    他想了许久,忽然蹲在地上,两只小手扯了扯头发,苦恼道:“怪不得主公可以轻易骗我立下誓约……我与主公的道行,只怕还差十万年!”

    “往后这种事,最好不要让我参与了,我只管杀人便是。”

    纪夏微笑点头,道:“你神台修为,自然有用武之地,不用着急。”

    秘龙君埋怨道:“若不是主公和白起斩杀了我的孕魔体,让我先天不足,后期只能依靠吞噬灵金出世,否则,我的天赋、我的灵智,也会比现在强上许多。”

    白起揉了揉他的头发,温和道:“一出世便是神台,这等的修为,你又有什么不满足?”

    秘龙君侧头想了想,突然洒脱一笑,道:“你如果以后强过我,尽管给我弄来许多天才地宝,我是三尊强大气息孕育而生,又怎么能够差上你们太多?”

    秘龙君只是打趣,没想到白起轻笑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在你身侧,你总能发挥你体内全部的潜力的。”

    纪夏看着其乐融融的白起和秘龙君,心中颇为好奇。

    一位是性格温和,但是内心却隐藏着滔天骇浪一般汹涌杀意的杀神。

    一位性情顽劣的孩童。

    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相处到一起。

    纪夏刚想说话。

    突然感知到紫犀扳指中,忽然有所异动。

    他面色微变,从紫犀扳指中,取出一枚品秩颇为不凡的玄方戒指。

    他将灵识覆盖戒指内部的玄方兽头,念头沉入其中。

    看到其中一颗颗白色的巨蛋,在剧烈的颤动。

    这些巨蛋便是得自孕灵之地的三千颗猎暮狼种。

    依据溯源灵坛的镜像得知,三千猎暮狼种孵化之后,诞生猎暮幼种。

    然后又相互残杀、吞噬,最终诞生一只猎暮王种。

    而这只三首猎暮狼,最终可以成长到神渊级别的存在。

    最让纪夏动心的是,只需要在王种幼年之时,以精血饲养,那么猎暮狼就会认其为主。

    也就是说,只需要按部就班,等待王种现世,然后纪夏用精血饲养。

    不久的将来,太苍将多出一只恐怖的神渊妖兽。

    这三千猎暮狼种,被取出孕灵之地以后,就被纪夏浸泡在一枚满是龙血的玄方戒指中。

    可是此刻,纪夏敏锐的发觉,和最初相比,戒指中的龙血已经少了一大半!

    而且这些猎暮狼种,还在不断颤动。

    纪夏仔细感知,甚至能够感知到白色蛋壳上,已经有密密麻麻的细微裂痕。

    只怕不久之后,它们就会破蛋而出。

    纪夏想了想。

    他不确定这些狼种如果出生在玄方空间中,会怎么样。

    也许会被空间规则绞杀。

    于是他告别白起三人,回到噎鸣秘境上乾宫中。

    他轻轻挥手,上乾宫兀自变大了许多。

    宫后又多出一间极为宽敞的建筑。

    纪夏布下几道禁制,就将其中的三千猎暮狼种,连带其中的龙血尽数倒出。

    让他们在这座建筑内继续孵化。

    几道禁制中,又有地域禁制,除非这些猎暮狼种一出世,就有驭灵神相修为,否则断然无法突破纪夏布下的灵禁。

    纪夏站在虚空中,看着这些仍旧在微微颤动的狼种,满意的点点头。

    因为它们代表着一尊神渊强者。

    在三山百域,纪夏从来不曾见过神渊强者的踪迹。

    即便是有些神台林立的弱小皇庭,也不曾有神渊坐镇。

    如果太苍能够得到一尊神渊妖兽……即便是在遥远的以后,也已经算得上天大的机缘。

    ——

    安置好三千猎暮狼种的第三日。

    纪夏端坐于太和殿太先宝座。

    正在处理许多政务。

    一位位大臣在轮流奏事,从太苍人口,到太苍教化,再到太苍民生……

    不过区区两个时辰,已经在太和殿讨论了数十件紧要的政事。

    正在这时,忽然有殿前侍官来报,说是大符使节,已经进入太都。

    如今在太先上庭之间,等待太初王召见。

    纪夏心中有些好奇,运转大日灵眸神通,看向殿外,却见三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上庭前等候。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示意殿前侍官召见大符使节。

    不多时,三道身影进入太和殿,恭敬向纪夏行礼,口中高喝“太初王永寿。”

    纪夏微笑看着来人,轻轻抬手。

    一道柔和的灵元从他掌中流出,将三人扶起。

    “召元前辈,别来无恙?”纪夏含笑问道。

    下首三位使臣中,领头的一位,便是符召部召元。

    他身后还有召吾和繁竹二人,俱都恭敬低头,不敢看向纪夏。

    “尊王在上,召元奉符生王王命,前来太苍上庭,送来符生王信件。”

    纪夏说话热络,但是召元却丝毫不敢造次,仍旧毕恭毕敬,说话间奉上了一枚玉简。

    纪夏微微一愣。

    却也并不觉得奇怪。

    他派出麾下军卒,屠戮百国,又斩首一万百目煊风军。

    紧接着,他将百目王孙,越烈的亲子斩首于太都。

    后来越烈想要问责太苍,祭出灭烬火河,却被纪夏用饕餮虚影回扔到百目视空都中。

    烧死了上百万的百目子民。

    这样令人心驰神往的丰功伟绩,让旬空域诸多国度中的强者,对他这尊太初尊王,恐惧莫名、尊敬莫名。

    召元虽然是他的老相识,两人的私交深厚,但是在太和殿中,仍旧不敢造次。

    更不用说召吾和繁竹这两位年轻的神通强者。

    纪夏原本与他们平辈相交,纪夏的修为虽然强过二人,却也强的有限。

    而今纪夏却已经远远将他们甩在身后。

    哪怕纪夏在原地等他们百年千年,他们也难以望其项背。

    换句话说,现在的纪夏,和往日这些友人,已经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纪夏心中并不感慨。

    他结果景冶恭敬递来的玉简,将玉简打开。

    这枚玉简并没有镌刻镜像符文。

    里面是一颗颗隽永的文字,看起来让纪夏深觉赏心悦目。

    这些文字乃是符生王宫星曌的亲笔。

    纪夏仔细了一遍这辞藻华丽的玉简信件,旋即将玉简收入紫犀扳指中。

    “符生王邀请我前去大符,观看一样天降的异宝?”

    召元恭敬行礼,才开口道:“月前天有星辰陨落,落入我大符奉符都前三百里处,我等前去勘探,却在这枚碎小的星辰上,看到了许多瑰异的灰暗铭文,充斥许多神妙的伟力。”

    “这枚星辰很是怪异,落在大地上,也不过砸出一个小坑,但是我们用灵元搬运,却无法搬动,即便是以符生王之威,仍旧如此……”

    “后来符生王在这颗星辰之上建立起殿宇,又命令我们前来太苍,请太初王带着国中强者前去,希望能够一同研究一番这枚怪异星辰。”

    召元娓娓道来,纪夏则在回忆玉简末尾,一道神秘的气息。

    据宫星曌说,这么气息,就是来自那神秘陨星。

    “星曌族兄阅历非凡,天资恐怖,而且极为擅长演算之法,连他都无法看出这枚星辰蕴含的玄妙?”

    纪夏十分好奇,他想了想道:“既然如此,你们就修书一封,递送符生王庭,就说我会带着太苍强者前去。”

    召元恭敬应是。

    外策府府主出列道:“王驾玉辇、国势仪仗随时可以备妥。”

    御流司许策也出列道:“臣下这便调度出十艘鸣云舰,供随行将士乘坐。”

    这一次纪夏想要前往大符,这一次百官却并没有任何人反对。

    他们知道纪夏如今的实力。

    而且纪夏还不是一人前去,宫星曌遣使节前来相邀,使节言出则称呼纪夏为尊王。

    这代表符生王是再以国礼相邀。

    按照近来司礼府长奉重新订立的外交礼节,太苍将带着上万军卒,十八位外策大臣,已经众多强者前往大符。

    最重要的是,大符可以算得上是太苍的邻邦,对于而今的太苍而言,距离其实非常近。

    不会有除了纰漏,赶不回来的情况。

    如此种种,正常的国事外交,太苍百官又怎么会反对?

    陆瑜也出列,询问道:“这次王上前往大符,不知礼物如何筹备?”

    纪夏想了想道:“便按照司礼府制定的规矩筹备吧,少了显得我太苍小气,多了倒显得我们炫耀财力。”

    陆瑜恭敬领命。

    纪夏又道:“烈焰军姬浅晴。”

    姬浅晴身着一身暗红色上玄盔甲,向纪夏行礼。

    “你带领一万烈焰军,随我前往大符。”

    姬浅晴恭敬领命。

    纪夏又道:“上将军何在?”

    站在最前的白起向前一步,躬身行礼。

    “你去告知张角,你们二人就轻装与我一同前往大符,去看一看大符那块奇异的星辰。”

    “秘龙君则留在太都,但又一些琐碎的事宜,有他在,则没有后顾之忧了。”

    白起应是。

    纪夏想了想,又道:“让贤慎先师,带上九十九位先士,一同前往大符吧,看一看大符的文运。”

    不必参加朝会的贤慎,不过顷刻间,就已经降临在太和殿前。

    他走入太和殿,相貌平凡,却给人一种奇异的博学大士之感。

    贤慎向纪夏行礼,恭敬道:“遵太初王命。”

    纪夏微微点头。

    他看向远处大符方向,心中自语。

    “当初游历大符,离开奉符都之时,我曾经在奉符都前自语,下次前来奉符,必然是以太苍君王的身份驾临奉符。”

    “没想到一语成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