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四百六十四章 共死(2合1章节)
    白骨殿宇中,高大身影与两座白骨门庭之前。

    一张巨大的朦胧人脸,从虚空中凝结。

    人脸极其巨大,上及白骨殿宇之顶,下及白骨殿宇大地上铺就的白骨。

    尽管看不清楚这道人脸的相貌,但即使隔着镜像,在场众人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道巨大人脸的威势。

    而那雕琢门庭的高大身影,却仿佛丝毫不惧。

    他挺身直立,没有丝毫动作,看向那朦胧人脸。

    两相对视。

    瞬息之后,朦胧人脸忽然开口,轻轻一吹!

    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流从朦胧人脸口中冲击而出。

    气流中仿佛蕴含数不清的玄妙法则。

    它转瞬之间,就吹拂而来,却不曾落在高大身影之上。

    而是落在高大身影之后的两座白骨门庭。

    白骨门庭之上的白骨乍然消融,其上嘶吼的残魂,也在顷刻间湮灭而去。

    这道诡谲万分的门庭,倏忽间变得平凡至极,没有了任何的诡谲气息。

    高大人影纹丝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那朦胧人脸,再度吹拂出一口气息。

    气息之中,陡然有一道漆黑漩涡生成。

    两道门庭飞起,落入漆黑漩涡之中。

    这一刹那,高大人影却突然出手。

    他探手一握。

    一粒粒白骨粉末,从无到有,疾飞而出,各自包裹住一道门庭。

    两道门庭,刹那间化作了巨大的山石,落入漩涡之中,消失不见。

    画面戛然而止。

    镜像消散。

    溯源灵坛也悬浮而起,落入纪夏的手中。

    一道讯息,也在此时出现在纪夏的脑中。

    纪夏对于这简短的信息,有些无奈。

    对于价值不高的溯源灵坛而言,追溯死国门庭本源,明显有些难为它了。

    殿中四人,俱都默默看着眼前这颗被他们误认为是陨星的白骨。

    许久之后,纪夏缓缓开口,道:“族兄,刚才那灰暗天地其实就是亡守秘境的真实样貌,那座白骨城池、殿宇,想来就是三山百域将要遭遇的大劫。”

    宫星曌目光仍旧在白骨之上,若有所思:“那么这块白骨星辰之中,其实包裹着那一座门庭?”

    “应该就是如此。”纪夏道:“只是族兄曾说演算到的画面中,有两道门庭降临,又看到太都、奉符都的景象,为何如今只有大符有门庭降临?我太苍却悄无声息?”

    宫星曌思忖一番,道:“也许是穿越空间之时,耽搁了?”

    纪夏知道宫星曌并没有开玩笑。

    那朦胧人脸,直接将门庭从契合漩涡中,送出亡守秘境,并没有通过秘境门庭。

    空间道则复杂万分,即便是不曾接触空间道则的纪夏,也知道两片空间连接,路径曲折万分的道理。

    耽搁的可能,也是有的。

    “不知道那朦胧人脸,究竟是何等的存在?亡守秘境中,无论是大地裂缝中的哭嚎阴影,还是白骨城池中的麻木亡灵,甚至白骨殿宇中雕刻门庭的高大身影,都充斥死寂意味。”

    纪夏有些疑惑:“而那朦胧人脸,却没有任何一丝死寂气息。”

    宫星曌有些迟疑道:“难道是焦流大人?”

    “焦流大人?”纪夏听到宫星曌的低语,问道。

    “焦流大人乃是三山百域中,十八座域界的域灵。”宫星曌轻语道:“我大符能够三百年无恙,就是因为焦流大人出言庇护过大符。”

    纪夏恍然大悟。

    他一直都知道大符有极为神秘的强者庇护。

    原来庇护大符的存在,是三山百域中的域灵。

    只是……域灵又是什么?

    宫星曌似乎看出了纪夏的困惑,解释道:“天地规则中,大地有灵,天际有灵,乃至空间也有灵,这些没有意识的灵,有时候会附着在某一尊强者的躯体上、或者残魂上,如果天地规则认同了这一位强者,强者也愿意成为域灵,天地规则,就会任命其为域灵。”

    “于是就会诞生域灵,他们是天地规则的产物,在他们辖管的域界中,域灵的力量我等不可揣度。”

    “他们游荡在属于自己的域界中,有时候会拨乱反正,有时候会大兴杀戮,有时候会让某一处地域风调雨顺,有时候则会降下灾劫。”

    “而焦流大人,便是包括旬空域在内的十八座域界域灵。”

    纪夏、张角、白起相继颔首。

    原来在这片荒芜的所在,还有这么一尊高高在上的存在在注视着旬空域。

    “我曾在太苍海嗅河神的气息中,感知到过焦流大人的气息,想来她可能承蒙过焦流大人的恩惠。”宫星曌又道。

    白起点头道:“迟渔确实曾和我提起,有一尊伟岸存在点化了她,让他得以从驭灵妖灵,突破到灵府。”

    “其中的原因,似乎是觉得太苍应该有一尊神祇。”

    纪夏听到白起的话,对这位素未蒙面的焦流大人好感顿生。

    “如果没有迟渔的灵府修为,万丈骨龙从太都地底钻出的时候,太都起码要死一半人口。”

    纪夏心中暗想,心中十分感激那位名为焦流的域灵。

    “星曌族兄方才说,那道巨大朦胧人脸是焦流大人?”纪夏询问。

    “我也只是猜测,焦流大人喜欢以人脸形态出现。”宫星曌道:“现在细细想来,应该不可能,域灵在自己辖管的域界中,强大万分,但是除了自己的域界,似乎要受到天地规则的制约,力量大跌。”

    “而那朦胧人脸,吹一口气就能够吹出一道空间漩涡,实力深不可测……如此想来,应该不是焦流大人。”

    话语落下,宫星曌补充道:“域灵是天地、域界的灵,对于栖息在域界中的生灵,域灵并无护持的责任,而且那朦胧人脸的所作所为,对于三山百域,究竟有利还是有弊,都还未可知。”

    “离开辖管的域界,就会修为大跌?这岂不是和神祇一样?”

    纪夏升起疑问:“域灵辖管许多域界,强大无比,寻常王朝、乃至皇朝中,无人可以降服他们,他们自然高高在上。”

    “如果是一座更强的帝朝,统治上千乃至数千域,那么这些域灵究竟还是不是高高在上?亦或者,就如同神祇一样受君王驱使?”

    纪夏想到这里,不由对那些广袤无垠的帝朝由衷升起一丝敬意。

    单单旬空一域,契灵和百目争夺了上千年。

    而千域之地,又需要多少时间积累,才能够彻底掌控?

    “那么神朝呢?传说中都姜式的大息、汤康式的大鼎,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艰难,才建立了一座神朝?”

    纪夏在心中默默思量。

    “那么,这颗包裹了门庭的星辰……应当怎么处理?”

    宫星曌青衫飘动,他低头细细看了这颗星辰一眼,道:“那雕刻门庭的高大身影,周身充斥死寂意味……他又身居王庭,所谓的大劫,也许就是他率领麾下的万千阴影,吞噬百域。”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相信那朦胧人脸,将这白骨劈开,取出其中的门庭?”

    纪夏也觉得有道理:“那白骨宫殿中的王者在门庭上雕琢出一颗颗头颅,其上又有无数冤魂哭嚎,而那朦胧人影,将头颅、冤魂尽数吹散,也许是为了让门庭失去一部分威能。”

    他停顿一些,郑重道:“我觉得可以一试。”

    “亡守秘境中阴影遍地,麻木妖灵也遍地,如果他们一同走出秘境,只怕我们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就会被灭亡,还不如试一试!”宫星曌也徐徐点头。

    他话语道出,眼眸瞳孔中,突然有一道血色符文缓缓转动。

    如同一朵艳丽的花朵。

    令人目眩。

    那是符生王的天生符文。

    其中似乎酝酿这浩瀚至极的灵元。

    ——

    遥远的煞灵山。

    那道青面鬼影,仍旧满布在虚空中。

    一道道残魂浑浑噩噩行走在天地之间,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这是整座旬空域,在这场战争中死去的残魂。

    他们似乎受到某种呼唤,不断朝着煞灵山而来,朝着煞灵山上空,那大放光明的秘境门庭而来。

    契灵、百目数不清的强者,即便运转灵眸神通,似乎也无法看到这些残魂。

    也算是一出怪事。

    残魂不断走来,靠近门庭,门庭之上,那只不可见的血盆大口,仍旧一口一口吞噬这数之不尽的残魂。

    可是今天。

    那位青面鬼影,身后仍旧有一条真龙虚影浮现。

    这条真龙虚影却不曾吞噬强大的残魂。

    一鬼一龙,远远望向大符方向。

    眉目中有着几分疑惑。

    片刻之后,鬼影收回目光,探手之间,他手中多了一颗白骨凝石。

    和大符那颗,一模一样。

    原来第二颗白骨凝石,落入了鬼影手中。

    鬼影侧耳倾听,耳中回荡着纪夏、宫星曌的声音。

    于是他忽然一指白骨凝石,他身后的真龙虚影怒哮一声,口中喷出一团透明灵焰,落在凝石之上。

    凝石之上立刻裂纹遍布。

    正在鬼影想要再度命令真龙虚影一鼓作气,将白骨凝石轰开。

    遥远的大符殿宇中,纪夏忽然出声打断符生王酝酿神通。

    “且慢!”

    宫星曌眼中的天生符文敛去,那青面鬼影也放下举起的手。

    “星曌族兄,还是晚一点再试吧。”

    宫星曌听到纪夏的话语,疑惑看向纪夏。

    “今日如果破开白骨,倘若其中的门庭对我们有益便罢,如果有害,我们不曾准备妥当,只怕会太过被动。”

    “而且我曾经得见一位神秘强者,告知我亡守秘境门庭会在日寂之时洞开,所以我们不必急于一时,等到我们将手头的事情办完,临到日寂,再试着打开门庭。”

    宫星曌听到纪夏的话语,赞同的点头,道:“既然太初相信那位神秘强者,那么再等一阵也无妨。”

    他说完,低头想了想,问道:“太初手头还有什么要紧的事?”

    纪夏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我,是我们。”

    宫星曌看着纪夏的笑容,忽然感到有些阴冷。

    “星曌族兄,你苦心隐藏大符实力,不就是想要在契灵、百目对你不加防备时,斩去这这两只恶兽的头颅吗?”

    纪夏笑的愈发灿烂:“族兄!你可能还不了解我的性格,我向来小肚鸡肠,心胸狭窄,那百目和契灵降临太苍,威逼于我,我就要让他们尽数去死!”

    “而今,我的太苍已经准备好了,族兄,我不需要你的额大符玄符军出手,只需要你在紧要关头,替我拦下一些灾劫,那么便是万无一失,契灵和百目,必将灭亡。”

    宫星曌微微皱眉。

    “太初,如今契灵和百目正在死战,我们又何必横插一手?等他们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只需要收割掉他们奄奄一息的性命便是。”

    纪夏摇头,直视宫星曌的眼睛。

    良久,他忽然开口道:“族兄,你曾经在时空长河中,捕捉到百域陷落的画面,而我也因为机缘巧合,看到了太苍和大符的未来。”

    宫星曌微微一怔,紧盯着纪夏。

    纪夏笑意落下,肃穆道:“我曾经看到原本持刀相向的契灵和百目,一同涌入太苍,覆灭太苍。”

    “而你,符生王宫星曌,引兵来援我太苍,最终也被席襄和越烈斩首而亡,大符玄符军,尽数死绝!”

    纪夏说到这里,神色突然不再那么僵硬起来,变得温和了许多。

    “这便是我每次看到星曌族兄,都不设防,甚至展露出心中真我的原因。”

    “原因在于,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我所看到的未来中,我与星曌族兄共死一地,所有我自始至终,都信任星曌族兄。”

    “那么……”纪夏声音一顿,道:“星曌族兄,可相信我这一番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