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万千太苍锐士
    神荒英灵阁前的漩涡逐渐缩小,只至消失不见。

    太苍数万军卒,站在太都城门前,带着崇敬目光,看着光幕中目送英灵离去的太初王纪夏。

    而诸多太苍子民,眼中也流露出感激的神色。

    无论是太苍士卒,还是太苍子民,他们彼此都息息相关。

    为国而战,他们义不容辞,也明白在这种残酷环境下,如果不为了种族、国度兴盛而搏命,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必将是灭亡。

    藏典阁中的百万典籍中,有无法数清的亡国案例。

    可是人族体内,毕竟流淌着滚烫的热血。

    战争必定会有伤亡,太苍士卒是国之锐士,也是他们的同族,与他们同种同源,乃至是他们的血亲。

    大战起,必将有许多熟悉的身影无法归来。

    这便意味着,许多国民,将会在那一日恸哭,许多太苍家庭,也将由完整,变为破碎。

    但是有了神荒英灵阁,就又有不同。

    即便那些成为英灵者,也将离开太苍,但是英灵的同族、血亲,却也清楚的知道,他们有意识、有思维的活在另外一处地域。

    即便与他们分离,却仍旧可以想念他们,仍旧可以回忆太苍。

    对于太苍子民、锐士变化的心态,纪夏也非常清楚。

    他环视整座太都,又走到城墙之上。

    云层中,忽然驶来一座座巨大、宽阔、气势不凡的宝船。

    这些宝船不同于鸣云船。

    宝船船身通体漆黑,其上有镌刻了许多玄妙的纹路。

    这便是来自鬼斧者之手的玄极宝船。

    也是太苍最为巨大的灵器。

    它们陈列在虚空中,遮天蔽日,就仿佛是一座座空中浮岛,让人心生敬畏。

    宝船船底,灵脉流转,化作阵阵精纯灵元。

    这些灵元有铺展而出,变作一条条宽大的登天之路。

    太苍军卒目光坚定,走入这条登天路途,只至双脚踏上玄极宝船。

    “太苍诸将!”

    看到众多军卒已经尽数登上玄极宝船,纪夏道:“此去,必然要踏平契灵,你们可有信心?”

    白起面色威严,道:“王剑所指,我太苍锐士,必然镇灭诸国!”

    咚!

    身在玄极宝船上的军卒狠狠敲击手中的兵器。

    其余众多将领,周身也有灵元鼓荡,脸上露出昂扬之志。

    纪夏看到众将领的神色,满意点头,旋即他身后有燃火之意翼展开,躯体随即悬浮而起。

    他高高站在虚空,四顾之下,天空中一道伟音响起。

    “今日太苍精锐尽出,攻伐契灵,迟渔海嗅河、蝮碧乌泾南禁密林、贤慎先师圣文府,尽数留在太苍,护持太苍安慰。”

    海嗅河中,迟渔以及众多刚刚恢复原本形貌的妖灵升腾而起,恭敬应是。

    又有蝮碧乌泾巨大虚影出现在南禁密林之上,缓缓向纪夏行礼。

    贤慎先师从城楼处踏前一步,城中圣文府方向,九十九尊圣文先士持剑俯首。

    纪夏又道:“除却军中诸多将领,纪霖、阙乐、纹野、阴丁全员与我同去。”

    城楼上的太苍百官尽数跪伏道:“恭送太初王,恭送太苍锐士。”

    他们心中从来不曾有不让纪夏亲征的念头。

    纪夏也知道其中的原因。

    这不是前世的国度战争。

    凡人的战争,军伍即便败北,国祚仍然能够延续,大多数帝王仍旧可以安坐帝位。

    但是在无垠蛮荒,一旦在倾国之战中败北,即便败国君王躲在他的王宫中,一步也不离开,也难以逃脱身死国灭的下场。

    所以三山百域诸多国度中,君王几乎都是国中的顶尖强者。

    他们不仅是决策者、指挥者,也是提刀杀戮者。

    就如同迟渔曾经的话语:

    “君王高高在上,只发号施令这样的事情,仅仅存在于寻常生灵的幻想中,无垠蛮荒的强大君王往往能征善战,又有满腔勇气、无双智谋,多得是身先士卒、孤身拒敌的传奇。”

    纪夏此去不是为了身先士卒,也不打算孤身拒敌。

    他要坐镇军中,必要时出手镇压一切不可预见的厄难。

    倘若他身在太苍锐士之中,还会陨落,那么他留在太都就是找死。

    因为太苍绝大部分的战力,都已经离去。

    留在太都,恰恰给了敌人可趁之机。

    纪夏与一众强者登上玄极宝船,却见秘龙君有跟着白起上了宝船。

    纪夏看向秘龙君道:“你留在太都,看顾整座太苍吧。”

    秘龙君一怔道:“我乃是神台修为,这样战事,如果我不参加,太苍得胜的机会,岂不是少了许多?”

    “你是自出世以来,都不曾出手,所以手痒了吧?”

    纪夏笑道:“你留在太苍,少不了出手的机会,前线是战场,太苍也是战场。”

    白起看着秘龙君不情愿的神色,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国度交战,无所不用其极,如果太苍无人护持,太苍人族尽数被强者屠戮,我们又被战事困住,无法归返,那么我们出征就没有意义了。”

    秘龙君似懂非懂。

    纪夏开口,道:“陆瑜。”

    陆瑜在城楼应是。

    “传令太苍诸多关口,即日起关闭国门,任何国度、任何种族中的生灵,都不得进入太苍境内。”

    陆瑜恭敬应是。

    纪夏又看向秘龙君,脸上仍旧充斥笑意,轻声道:“但凡有强者越过关口,来临太苍四座城池……你就尽数将他们吃了。”

    秘龙君脸上这才露出满意之色,道:“主公放心,我每日就在太都等着,倘若有不长眼的强者驾临,我就将他们蒸熟了吃掉。”

    一旁路过的蒙言有些不解,问道:“为何要蒸熟了吃?”

    秘龙君摇头晃脑道:“太苍是文明之国,如果我活生生将他们吞了,岂不是变成了茹毛饮血之辈?”

    蒙言恍然大悟道:“大人好见地。”

    秘龙君被人夸赞,顿时洋洋自得,走下船去。

    他步入虚空,突然恋恋不舍看了白起一眼,道:“你也小心,如果是契灵强者要吃你,决计不会蒸熟了吃的。”

    白起煞有其事的点头。

    玄极宝船之上,有蓬勃灵元迸发。

    六艘宝船不断升高,直至埋入云层之中。

    而纪夏站在最先一艘宝船船头,负手看着远处煞灵山方向。

    低语道:“这个时候,越烈应该已经收到我的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