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四百九十一章 瞑目
    而在遥远的煞灵山战场。

    契灵上尹坐镇契灵军中。

    二十五万契灵军在此驻扎,又有十万契灵军,与百目五万煊风军战于八百里外的野山原。

    一股股小规模的战斗,更是在周遭层出不穷。

    百目越烈身披铠甲,一身气魄如岳,高耸万分。

    倘若看到这一幕,纪夏定然能够发觉越烈身上披着的铠甲,就是他和越烈谈判时,如同一只生物一样,悬浮在虚空中的铠甲。

    此刻,铠甲被越烈穿在身上,更是让越烈的力量更加浩瀚。

    “居墓死了?”

    越烈的声音震耳欲聋。

    他看着下首长了两只巨大耳朵的灵府修士,再度问道:“你没有听错?”

    巨耳族灵府修士摇头道:“我靠近战场三百里,才侧耳倾听,听到神象伏岩身死,居墓也被太初王一剑斩杀!”

    越烈眉宇间先是一阵狂喜,狂喜之后,又阴云密布。

    “我们在谋算契灵、太苍、整座旬空域,太初又何尝不曾谋算我们?”

    越烈冷笑道:“卧薪尝胆,可以隐瞒国中军卒战力,强者战力,而今一鸣惊人,能够斩杀两尊神台!竟然让我有了几分芒刺在背之感。”

    他声音顿了顿,面色愈发阴霾遍布。

    “如此想来,当初太初与我商谈时,是故意做出那等窘迫姿态……借以让我低估太苍,让我疏忽,乃至让我纵容他立下有破绽的陆父之约……甚至,还从我这里骗走了五十条灵脉!”

    “真是竖子!”

    越烈愈发恼怒,额间青筋暴起,气喘如牛。

    许久,他才醒转过来,略微怔然,有些颓然暗道:“我向来喜形不显于色,怎么自从遇到了这太苍纪夏,就愈发……”

    他身旁那位巨人,沉下头颅未曾开口,声音却传入越烈耳中。

    “太子不必多虑,而今契灵才是太苍的第一目标,否则纪夏不会前来寻你结盟,再者,太苍虽然顶层战力可怖,可是灵府、驭灵战力,却稀松平常!”

    “太苍仍旧有亡与契灵之手的可能,而且,如今纪夏斩杀了伏岩,只怕神象国不会善罢甘休!”

    越烈点头道:“我也深知这一点,只是我每次想到,当日纪夏在我面前惺惺作态的模样,我便无法自制。”

    覆盖在他魁梧躯体上的铠甲,忽然散发微光,没入越烈体内。

    越烈的心绪似乎平稳了许多。

    他远远望着契灵方向,道:“契灵的实力,确实极为不俗,即便上臣居墓前去对付太苍、悬云王重伤无法出战,我们竟然仅仅只能和契灵相持。”

    巨人道:“煊风军大将越胜,手持煊风大幡配合五万煊风军结成煊风军阵,也能匹敌神台,但是契灵你六尊神祇联合之下,并不惧怕越胜,再加上席襄这尊可怖强者,以及他身侧那尊白骨傀儡……”

    “也幸好太苍斩杀了居墓,否则百目的压力定然会倍增。”

    越烈听到那白骨傀儡,躯体忽然微颤。

    却仍旧默不作声。

    ——

    契灵军伍之中白色殿宇。

    席襄一身灰色衣衫,一步步走入殿宇之中。

    悬云王高高坐在王座之上,气息萎靡,容颜枯败,满头白发。

    他眼帘轻抬,看了一眼步入殿宇的席襄。

    “你来了?”悬云王再度闭上眼睛,道:“战况如何?”

    “居墓死了。”席襄道。

    悬云王气息陡然暴起,却转瞬之间萎靡下来,他眼中露出几分悲恸,他望着席襄,眼中有浓郁的悲恸。

    “倘若不是居墓,这一次我就要死在前来刺杀的神秘强者手中了,而今,他却死了!”

    席襄道:“太初一直在隐藏太苍战力……我们似乎小觑他了。”

    “昔日那两支寻猎军伍的覆灭,乃至两尊灵府修士被浮岛灭杀。”

    “后来契灵许多军营被屠戮,我的罗盘曾经指向太苍方向,我却大意了,根本未曾考虑太苍,而是一位太苍以外的域界王朝,想要分门庭财宝的一杯羹……”

    席襄缓缓道来,终于叹道:“旬空域妖孽辈出,前有宫星曌,后有太苍纪夏,倒是让我生出几分争雄之心。”

    悬云王闭目掩饰眼中的情绪,摇头道:“上尹乃是旬空域古往今来声名震天的奇才,又岂能输给纪夏和宫星曌?”

    “我相信上尹,而今我已经无力可出了,每日支撑我不亡去的原因,便是秘境中的诸多宝物……”

    悬云王说起秘境,忽然变得精神奕奕,他坐直躯体,道:“其中有宝药,能够增我寿命,能够复活我的孩儿,能够让契灵称霸,能够让我成为独一无二的……”

    悬云王话语未落。

    一道灵元神通一闪而过!

    悬云王头颅落地,滚落到了席襄脚边。

    饶是如此,悬云王仍旧未曾死去。

    他面容扭曲,脸上怨恨到了极点,头颅上的眼睛也在紧紧盯着席襄。

    “席襄!为什么!”悬云王头颅怒喝!

    一阵脚步从阴影中传来,一道身影逐渐浮现而出。

    悬云王无法转动头颅,余光看到那道身影,眼睛突然睁大……

    “你竟然和这屡次刺杀我的贼人勾结……”

    忽然,悬云王话语终端,他面色上陡然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他感知到了那三番五次刺杀他的存在的气息。

    竟然阴影与纪夏的气息相融,同种同源!

    “第……第二玄躯?”悬云王喃喃道:“原来始终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是你!席襄!”

    席襄蹲下身来,看着悬云王,眼中隐隐有几分不舍。

    “义父,我早年在象灵族中备受排挤打压,如果不是你,只怕我永无出头之日。”

    “那你为何还要杀我!”悬云王几乎声嘶力竭道。

    席襄脸露悲色道:“因为在我族祖图上,三眼灵鸦始终站在灵象的背上……”

    悬云王面如死灰,道:“对,你是不世出的天才,心高气傲,与你一同资质的宫星曌、纪夏,都贵为一国之主,所以你又如何甘愿我站在你的背上!”

    “一座近神台第二玄躯,战力强大,既然你有如此实力,为何不早早杀了我!”契灵王声音愈发轻了,仿佛没有气力说话。

    席襄道:“义父,你也是盖世的英豪,想来不需要我解释。”

    “你想要名正言顺篡夺三眼灵鸦的基业……每一次你的玄躯出手,你都要带着诸多契灵大臣远远离去……甚至有一次,还以罗盘演算为借口,布下陷阱,埋伏自己的玄躯!”

    契灵王剧烈的咳嗽:“如此,如果‘神秘强者’下一次行刺,我身死之后,你们就可以布局将居墓除掉……”

    契灵王突然明悟,声音拔高:“居墓也是你的布局?你早就知道居墓会死在纪夏手中?”

    席襄郑重摇头道:“居墓之死只是意外,我原本只是想将他支开而已。”

    契灵王惨笑:“那你为何不远处前线,让万千将士看一看你,只让你的第二玄躯前来……如此才能名正言顺,你象灵族能够永世端坐王座,你为此牺牲了上襄城中的象灵族……”

    “义父……如今居墓不在了,无人都够看穿我留在前线的幻术……我来此,是想和你告别,毕竟君臣一场,父子一场。”席襄的语气也愈发缓慢。

    “你这个竖子!”

    悬云王声音陡然变大,怒喝道:“原本有我在,契灵有大胜之机!可是现在,我和居墓尽数身死!,你就不怕你的头颅被越烈和纪夏,乃至宫星曌砍下来,不怕契灵亡国灭种吗?”

    席襄气势陡然一变,从方才淡淡的哀恸,变为惊人的自信。

    “义父,我是席襄!”席襄徐徐道:“如果不是为了这名正言顺的王位,百目早就不存了。”

    “你放心,我会亲手碾死越烈、纪夏!”

    悬云王仍旧死死盯着席襄。

    “义父,而今你应当可以安然死去了?毕竟你再无疑惑了。”

    席襄温柔问道,眼中仍旧显露出一丝不舍。

    悬云王忽然问道:“我的孩儿,契灵的太子……是不是也死于你手……”

    嘭!

    悬云王的头颅一脚就被席襄踩碎。

    席襄阴沉着脸,道:“非要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