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四百九十七章 朝龙伯(二合一章节)
    随着纪夏话语落下。

    深渊海妖其余四颗头颅翻飞。

    它庞然的躯体突兀化作一道蓝色的光芒,出现在祭灵之中!

    浩瀚的灵元力量从深渊海妖周身传来。

    只见这只巨大的如同山岳一般的巨兽朝着大地上的几尊祭灵狠狠一脚!

    几尊灵府祭灵顿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暴戾的力量束缚。

    无法移动分毫。

    天柱一样的大脚落下,大地由此碎裂!

    而那几尊祭灵甚至不曾撑过一息时间就被踩成灵元,四溢而去。

    巨兽头颅之上的纪夏如同一尊盖世的帝王。

    他拔出王剑,遥遥指向远处的契灵军卒,大喝道:“太苍儿郎,杀!”

    “遵太初王命!”

    数万太苍军卒厉声大喝。

    他们当即服食早已经准备好的灵丹,浑厚的灵元相继暴烈运转。

    一道血色大旗,也隐没入虚空。

    庞然的力量入驻太苍军卒体内,他们的力量再度暴增。

    “杀!”姬浅晴大叱。

    手中一把长剑高举。

    她身后储交等诸多将领也随之大喝:“杀!”

    怒焰阵、阎冥四都大阵。

    又有一尊尊太苍戮甲驰行在大地,将大地踩出一个个巨大的脚印。

    未曾化为契灵的灵府修士也化作一道道流光冲击向太苍军伍。

    然后这些流光开始陨落!

    眨眼之间,几尊灵府二三重的天门境修士从天空中落下。

    或被摘除了头颅。

    或满身血肉尽数笑容。

    或别长剑刺入心脏而死……

    泯生主的身影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又在转瞬间消失不见。

    他们仍旧在隐匿虚空,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伏水尊者杀意勃发,朝着纪夏而来,却被悬云王傀儡阻拦。

    玉藻前站在傀儡肩头,道:“尊者,止步。”

    伏水尊者冷笑一声道:“区区灵府修士,想要凭借一尊傀儡拦下我?”

    玉藻前对于伏水尊者的挑衅视若无睹。

    悬云王傀儡一震手中白骨长刀,指向伏水尊者。

    伏水尊者气血澎湃,他虚空一握,也有一把大刀被她握在手中。

    两柄长刀相接,刀意都化作滚滚的瀑布,将周遭的空间淹没。

    在刀意瀑布之中,两尊身影都如同旷古的战神,在疯狂大战。

    惊天动地。

    白起持剑,一身黑甲,步入如同海洋一样的契灵军中。

    目光所及,皆为敌卒。

    弑生典玄奥勃发,众多军卒就好似得见一座座兴盛的国度,在这尊黑甲大将前崩塌。

    又有无数军卒,别他持家屠戮。

    凶戾的煞气遍布四野,让契灵军心生恐惧,想要夺路而逃!

    白起持剑入敌军,

    震破契灵军阵!

    而其余诸多太苍强者也在奋力而战。

    阙乐、纹野、阴丁、古渊英灵,与隐匿的泯生七主相互看顾,对阵六尊灵府巅峰的契灵神祇!

    巍袭则在战争开始之际,化作一道雷霆,刺向深渊海妖上的纪夏。

    纪夏面色不变,身后有万余丈灵胎浮现出来。

    手中的王剑震动。

    剑气茫茫三百里,就好像浩瀚汹涌的大河、山洪!

    砸向那道雷霆!

    山洪倾泻,大河湍流,与雷霆相接!

    天空中突兀闪耀出耀眼的光芒,旋即炸裂开来。

    剑光四散,天地为之一白。

    而神台强者巍袭所化闪电仍旧直刺而来。

    纪夏对于这道闪电仿若无睹,对深渊海妖低语道:“挡住他。”

    深渊海妖五首嘶吼,看向那道雷霆,大嘴中忽然爆射出一座座庞大的寒冰巨石。

    这些寒冰巨石相互融合,化作一道数百丈高的冰墙,挡住雷霆的去路。

    雷霆化作巍袭,虚空一握,一杆长枪被他握在手中。

    巍袭一指枪尖,正要催动身后神台灵府,将眼前的冰墙刺穿。

    却见阴影中,忽然有一只狰狞虚影浮现。

    狰狞虚影探出大手朝着巍袭抓来。

    巍袭一枪刺去,从阴影之中,张角的身影显露出来。

    张角向纪夏行礼,只见他身后又有许多纸人纸马仿佛拥有了生命,落在大地上,加入战团。

    巍袭看着混乱却威势惊人的战场,又看了看还在大肆屠戮祭灵的纪夏和深渊海妖。

    他的面色愈发凝重。

    张角一身宽大衣袍无风自动,他一指虚空。

    呼风唤雨!

    狂风呼啸,大雨磅礴。

    蕴含了蚀骨之力的狂风暴雨,充盈虚空。

    仿佛封死了巍袭的四面八方,让他寸步难行。

    张角步入暴雨之中,身侧的古书还在不断翻页。

    大地一寸寸碎裂。

    纪夏站在深渊海妖头颅之上,海妖五首巨口中,不断催发大水、寒冰。

    僵硬的躯体任凭诸多神通落下,都不能伤其分毫。

    纪夏手持王剑而立。

    一道道剑意,一道道玄妙大神通,一只只三足金乌神鸟飞出,落在众多契灵强者之中,肆意收割性命。

    他的灵元仿佛不亏枯竭。

    他四散而出的灵识,也始终充盈。

    在此刻,太初王纪夏,给予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王者的威胁,甚至比一尊神台强者还有浓重。

    他伟岸的躯体,以及手中的王剑,让灵府巅峰的大修者都为之恐惧。

    太苍军伍也因为白起出手,开始大量身死。

    白起一身黑甲。

    肆意行走在战场上。

    无人钳制的白起,恐怖到了极点。

    每杀戮一个生灵,他的力量就强上分毫。

    这便是弑生典的玄妙之处。

    巍袭在于张角大战的档口,神识四溢,得见在太苍诸多强者屠戮之下。

    契灵灵府修士已经陨落大半!

    灵府祭灵已然仅仅余留下几尊。

    灵府之下的存在,尸体遍野皆是。

    即便是面对百目,契灵都不曾这般狼狈。

    太苍的手段层出不穷,玉藻前又依靠席襄寻来的悬云王尸首,与伏水打得难分难解。

    而太初王纪夏身下那只五首的碧蓝凶兽,也有神台战力。

    诸多祭灵被它杀死。

    再加上纪夏这尊看似不曾达到神台,但是宰杀寻常灵府,就如同割草一般的太初王。

    契灵已然开始溃败!

    十五万军卒,在大战开始的短短一个多时辰,已经死了半数之多。

    而太苍军卒却越战越勇!

    毕竟契灵军比起煊风军而言,要弱上许多。

    契灵军始终依靠数量与煊风军相持。

    太苍见识过了强悍的煊风军,并且斩落四万之数,又如何会惧怕契灵军?

    巍袭眼见契灵军卒大量死亡。

    看向纪夏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阴戾。

    他的灵元运转而出,弥漫虚空,刻画出一道巨大的法阵。

    法阵之中照耀出一阵阵光芒。

    大地上的无数尸首都被这道光芒摄拿而起,飞到虚空。

    远远看去,无数各异的尸首,还在滴落血液。

    纪夏面色阴沉,道:“留下我太苍军卒的尸首。”

    众多太苍强者立刻动手,一道道灵元化作大手,抓向悬浮而起的人族躯体。

    原本有血杀无双战旗的加持,太苍军伍生命力旺盛了许多。

    躯体也更加坚韧,战力更强。

    再加上这一次战争,太苍的顶层战力终于强过契灵一方,所以太苍军卒的死伤并不惨重。

    甚至可以用“极轻”形容。

    但饶是如此,也有数千军卒身死。

    而今众多强者在争斗的空隙中,齐齐运转灵元将这些尸首拉回大地,斩去法阵的力量。

    也有许多契灵灵府妄图对这些太苍军卒尸首出手,却被白起、阙乐、泯生主轰杀。

    而数以万计的尸首进入法阵之中消失不见。

    与张角大战的巍袭弹出一粒宝珠,宝珠透明,其中似乎蕴含了道道血色之气。

    也落入法阵之中。

    瞬息之间。

    法阵光芒大作。

    从中赫然踏出一尊巨人!

    这只巨人十分丑陋!

    三眼、象皮,鹰嘴。

    又有许多契灵的特征。

    契灵巨人散发出来的力量驳杂而浩瀚。

    他低头看向大地。

    阙乐正在巨人脚下杀死一尊契灵强者。

    她突然感知到了极为邪恶的气息汇聚而来,落在她的身上。

    阙乐抬头,却见一只大脚从天而降,无匹的灵元力量将她的锁住。

    眼看巨人一脚就要落在阙乐躯体之上。

    远处站在深渊海妖之上的纪夏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底蕴尽出,契灵死到临头了。”

    他意念转瞬之间,沉入神树。

    神树之上,一颗巨蛋裂开。

    一只巨手扶住蛋壳边缘,从中走出!

    契灵巨人一脚踩向阙乐,狂暴的力量让阙乐身下的大地开始下沉。

    阙乐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一脚中蕴含的力量,足以将她踩死。

    但是,阙乐的面色上,不曾有什么惧色。

    因为她许久之前,已经死过一遭,有了之类的经历,恐惧也显得不那么迅猛。

    更何况她不认为她会死。

    因为她在契灵巨人大脚踩下的那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了远处站在可怖五首巨兽上的纪夏,眼中露出的笑意。

    轰!

    一声爆响。

    百丈高大的契灵巨人飞射而出。

    种种砸在十余里之外的大地上。

    砸出一个方圆三里有余的深坑。

    阙乐望去,却见一尊精赤上身的巨人站在方才契灵巨人站立的位置。

    巨人发现阙乐正在看着他,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向阙乐微笑点头。

    阙乐也向巨人行礼。

    战场之中杀戮小了许多。

    无论是契灵一方,还是太苍许多强者都望向突兀出现的两尊巨人。

    其中一尊被打飞的,是巍袭用血祭灵阵,辅以那颗宝珠重宝召唤而出的契灵巨人。

    躯体看似由无数妖兽的局部拼凑而成。

    而刚刚突兀出现,击飞契灵巨人的存在,身高百丈,周身有无数的蓝色纹路,将他健硕的肌肉衬托的淋漓尽致。

    这尊巨人的肌肉,并不像夸娥氏的肌肉那般隆起,看起来线条十分匀称。

    巨人头上的头发也随意披散。

    面容竟然有几分俊逸。

    巍袭得见这尊巨人,眼神再度落在纪夏身上,他眼中终于蕴含了不作丝毫掩饰的杀意。

    太苍的底蕴如此强大,太初王的手段也层出不穷。

    让他无匹的自信开始生出诸多裂纹。

    “始终将自己的底蕴深深隐藏,让我、越烈,乃至神象错估太苍的实力……借以逐步瓦解掉契灵、百目的力量。”

    “可是为何我的罗盘无从演算到太苍的真实底蕴?无论是玉藻前,还是那尊五首巨兽,还是而今这尊可怖巨人,都不曾被我罗盘演算到。”

    巍袭心道:“太初,你我之间,只能活下去一个,三山百域不可有两尊天骄!今日我即便拼着我这尊玄躯身死,也要将你斩落!”

    纪夏感受到正在与张角大战的巍袭,投射而来的浓烈杀机,也看向巍袭。

    他微微眯眼,笑道:“族兄真是心狠手辣,为你而战,为契灵捐躯的军卒尸首,都可以用以血祭。”

    巍袭正要开口,一只白骨头颅从天而降,头颅上张角站立,朝他砸来!

    而此刻,巨人的目光已经离开阙乐,看向纪夏,又向纪夏躬身行礼。

    纪夏想起这尊巨人的讯息。

    龙伯国人朝龙伯,便是纪夏始终未曾摘下的最后一颗果实。

    始终不摘下这棵果实的原因,也十分简单。

    席襄手中那颗能够通晓微弱天机的罗盘,不得不防。

    万一席襄通过罗盘演算到了太苍的战力,以席襄的性子,只怕诸多后手都会倾泻而出。

    不会给太苍逐步瓦解的机会。

    甚至有有可能悬云王不会被杀。

    居墓也不会只与神象伏岩尊者一同前来送死。

    总之其中变数,不知道会多出去多少。

    而如今,这十五万军卒,诸多灵府修士、祭灵、契灵巨人、伏水尊者……乃至巍袭将会尽数死在此处!

    如此,契灵又如何和太苍相争?

    此时朝龙伯向纪夏行礼。

    纪夏轻轻点头。

    他屈指弹出,一道金乌玄焱指运转而出,落在一尊奄奄一息的契灵灵府躯体上。

    然后他看着朝龙伯,指了指远处。

    契灵巨人已经直立起躯体,他周身有火焰、雷霆、风暴、寒冰涌现,又有一道道各色契灵虚影在围绕着他的躯干、脖颈、头颅。

    让他力量愈发强盛。

    朝龙伯数步迈出,数步周寰宇!

    数十里距离瞬息而过。

    他来临契灵巨人之前,狠狠一拳轰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