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一十八章 魔莲玉台(二合一章节)
    纪夏坐在上首宝座,面目沉静,声音却蕴含了无匹的威严。

    他望着殿中其余五位神台修士,口中吐露的话语极为惊人,但他的眉目之中,又显得极为轻松。

    就好像纪夏口中,将要被太苍镇灭的神象国,只是一座不入流的小国。

    而事实上,神象却是三山百域最为强大的国度之一。

    倘若三山百域会出现一座皇朝,毋庸置疑,神象国绝对是皇朝之位的有力竞争国之一。

    而如今,纪夏却召集太苍众多强者,想要镇压这样一座国度。

    纪夏并不曾被怒意冲昏头脑。

    他想要对神象下手,不仅仅是因为神象对太苍出手。

    国度与国度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却没有永恒的仇怨。

    比如太苍与百目之间,间隙极大,纪夏甚至斩杀越烈之子越芒,又剿灭越烈麾下一万煊风军。

    可是后来,越烈仍旧与太苍联合,共同对契灵出手。

    如果“攻伐神象”这件事,仅仅只能够为纪夏出气,不会让太苍获得极大的利益,纪夏自然不会多此一举。

    可是而今,神象伏岩尊者身死,伏水、神象国师俱都被关押在牢天神狱中。

    神象也是古老国度,又独霸一域,府库中,不知道有多少灵脉,有多少异宝。

    倘若能够夺了神象府库,搜刮了神象国长久积累下的雄厚财物,太苍安然发展的岁月,能够延长许多年。

    百域大劫时,也能有更加雄浑的资本,渡过大劫。

    更重要的是。

    杀绝巨冶王庭中的强者,则意味着又有数量极多的灵种进账。

    纪夏对于那价值1神种的育奇弥元山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一件宝物种入山中,就能够变成两件,两件变四件,四件变八件……

    纪夏几乎能够想到,当他有数十件天位级战争灵器,远销他国,将会产生何等雄厚的收益。

    而殿中五位神台战力的强者,听到纪夏沉稳却又自然而然携带着威严的声音,俱都恭敬站起,又躬身向他行礼。

    张角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沙哑声音道:“王上目光所及之处,我等神通则遍覆其地,我等灵器则遮掩。”

    白起面色温煦,向纪夏笑道:“既然王上想要对神象巨冶王庭出手,我手中重剑,自然会将巨冶王的头颅砍下,带回太苍。”

    玉藻前和朝龙伯也认同般点点头。

    纪夏的目光又看向正在狼吞虎咽眼前美食的秘龙君。

    秘龙君嘴角还有一些食物残渣。

    他感知到纪夏的目光,迷迷糊糊抬起头,似乎才反应过来纪夏目光的用意。

    秘龙君小眼睛中顿时展露出惊喜之色,他问道:“我也可以去?”

    纪夏点头。

    秘龙君顿时用衣袖抹了抹嘴巴,也从桌案前站起,煞有其事的向纪夏作揖。

    摇头晃脑道:“主公放心,有我旷世魔胎出山,就好似大浪冲堤、乌云蔽日、流星陨落、雷霆落地……”

    白起颇为无奈,敲了敲他脑袋,训道:“叫你不要与那噬空魔体来往,如今你愈发被她带坏了。”

    纪夏笑道:“无妨,你如果真有如此威势,回来我给你在白起府邸旁,建一栋独院,算是你的奖励。”

    秘龙君小孩子心性,明明知道区区一栋独院,对于他这等强者而言,并不算什么奖励。

    但是他听闻是建在白起宅邸旁边,立时来了兴趣。

    他再度向纪夏躬身作揖,学着最近兴起于话本杂记中的人物对话,稚嫩声音高喝道:“谢主隆恩。”

    白起和玉藻前相视一笑,朝龙伯也饶有兴致的看着秘龙君,大约是觉得秘龙君个头还不及他的一根汗毛,但却颇为有趣。

    秘龙君活跃了一番气氛,除了神色千年不变的张角之外,其余人眉眼中,或多或少多了几分笑意。

    张角也在此刻开口道:“既然王上要镇灭神象,就要做周全的准备,神象毕竟为一方强盛王朝,哪怕而今的神象失去了足足三位神台,我们却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纪夏抬手轻压,示意众人坐下。

    他看向张角,点头道:“大贤良师所言,自然没有任何谬误之处。”

    纪夏眼帘轻抬,神色之上,再度洋溢起自信之色:“我纪夏行事,从来不会谈吐一时之快,除非万不得已,我也决计不会冒险行事。”

    玉藻前凝视纪夏,脸上露出惊心动魄的笑容,道:“这样说来,王上还有后手?”

    纪夏面容上始终带着笑意。

    他忽然屈指清点虚空。

    虚空中一道镜像显现,镜像中,却是太都之中的牢天神狱。

    十八层神狱高塔,而今已然开启第四层。

    其中关押着伏水和那黑袍神象国师。

    纪夏灵识从识海中流出,一道灵识清泉离开上乾宫、噎鸣秘境,远去牢天神狱。

    牢天神狱第四层顿时洞开。

    只见庞然门庭之内,一只只庞然神形巨人,在门庭之中肆意奔跑。

    这些人形巨兽极为诡异,他们精赤躯体,躯体上却被厚厚的灰皮覆盖,两只耳朵尖利异常。

    最为恐怖的是,他们的脸上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鼻子。

    取五官而代之的是一张张巨大的嘴巴!

    令人悚然。

    纪夏灵识荡漾,两只灰皮巨人突然各自张开一张嘴巴。

    嘴巴大张。

    又从两只嘴巴中各自吐出一道身影。

    身影一男一女,躯体之上,灵元熹微,精气几乎消耗殆尽。

    他们眼神麻木,面容上充斥着恐惧和无尽疲乏。

    直勾勾望着神狱中的天地。

    正是神象伏水尊者,以及神象国师。

    纪夏灵识化作两只大手,将他们捉住。

    大手之上又相继生出两对翅膀,朝着噎鸣秘境飞来。

    与此同时,第三层牢天神狱也在此刻洞开。

    其中那高耸参天的妖植,送出已然被关押了许多年的盛嚣。

    盛嚣也被纪夏的灵识大手摄拿。

    不多时,上乾宫殿中,就多出了三尊萎靡不振的神台强者。

    纪夏仍旧高居上首,居高临下看着他们三人。

    他们看到纪夏,眼中俱都泛起恐惧之色。

    盛嚣被关押在牢天神狱中,如此多的岁月,每日都被那些长着獠牙的妖植玩弄。

    让他痛不欲生。

    后来,他好不容易得以从神狱中出来,得见神狱之外的天空。

    却被张角布下阴影幻术,平白成为了纪夏的皇子,被彻彻底底戏弄了一番。

    从此他原本算得上坚韧不拔的道心,就蒙上了一层灰尘。

    无法拭去。

    如今面见纪夏,就只余留下恐惧。

    而伏水和神象国师浮现出来的恐惧神色更加深刻。

    因为他们被关押在牢天神狱第四层之中,每日被面容上长满大嘴的巨人肆意戏弄。

    甚至牢天神狱第四层天际,时时刻刻有纪夏身穿华丽银袍,高居宝座的虚影浮现。

    冷漠闭目。

    当太初王虚影张目,看向他们时。

    那些巨人对他们的戏弄就会愈发恐怖。

    让此刻的神象国师和伏水想起来,都瑟瑟发抖!

    张角一众,面露好奇的看向殿中三尊神台强者。

    大约猜到如何破局神象,应该就落在这三人之上。

    纪夏面不改色,凝视众人。

    忽然道:“你们如今太过疲乏,一身修为百不存一。”

    神象国师一身黑衣,面容苍白,嘴唇鲜红。

    纪夏大日灵眸亮起,能够清楚的看到,他并不是神象族生灵。

    在他灵眸之下,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这神象国师躯体之内,竟然没有任何一滴血液。

    而是充盈着灵元。

    连他的五脏六腑都是灵元构筑而成。

    让纪夏颇为惊奇。

    这神象国师,应该是一种极为稀有的种族。

    一身灵元雄浑异常,几乎远甚于同等的神台修士。

    “听秘龙君所言,星曌族兄以一己之力,轻易镇压神象国师,如此看来,星曌族兄的修为,恐怕已经半只脚踏入远神台之境。”

    纪夏心中暗想道:“星曌族兄,极为年轻,不过二百余岁,而且据他所言,他疏于修行,将大量的时间,靡耗到了修行演算法门中,否则他的修为还将更强。”

    纪夏凝视神象国师,让神象国师毛骨损然。

    他从纪夏没有丝毫感情跃动的眼神中,清晰的感知到,某种巨大的劫难正在来临。

    正在此刻,伏水挣扎起身,望着纪夏,开口道:“我知晓一处秘宝之地,如果尊王愿意放我回归神象,我会将带太苍强者,前往秘宝之地。”

    “嗯?”纪夏饶有兴趣问道:“什么秘宝之地?”

    伏水道:“乃是一株极尽玄妙的宝药,是我和……大兄无意发现,当时宝药未曾成熟,所以始终不曾被我们采摘。”

    “这株宝药之上,能够结出露珠,每一滴露珠,都好似一味玄丹,其中精气四溢,灵元沸腾,即便是神台强者,每日服用露珠,也能有难以估量的裨益!”

    纪夏眼睛一亮,微微点头。

    伏水心头似乎在滴血。

    她和伏岩发现这株露水宝药已经数百年。

    两位神台强者为了不让其他强者发觉宝药,苦心孤诣,不让宝药气息四散与天地。

    又因为宝药还未成熟,苦苦等候数百年。

    可是现在,却不得不便宜这太苍人族君王。

    因为自己的性命,被他捏在手中。

    伏水心中,对于太初王,可谓是又怕又恨。

    心中每每想到神狱虚空中,纪夏的冷漠虚影,她的内心就充斥惧意。

    而想起伏岩的身死,想起自己而今的劫难,都是拜纪夏所赐。

    她的内心就充斥恨意。

    “永生之年,但有机缘让我获得足以复仇的能力……”

    伏水思绪闪过,却见纪夏脸上兴致盎然之色敛去,转而看向神象国师和其后那尊神台强者。

    伏水大惊失色。

    “太初尊王,只要尊王愿意与我立下陆父之约,我愿意拱手将宝药让给尊王……须知这株宝药之珍贵,即便是神渊强者,也会生出贪念。”

    伏水急切开口。

    她惧怕太初王会再度将她关入牢天神狱中。

    纪夏却并不理会伏水。

    忽然探手。

    手中多出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紫色圆形法坛。

    法坛边缘,又有十个莲花宝台,围绕紫色法坛。

    法坛中央,又有两个稍大一些的莲花玉台,在熠熠生辉。

    除此之外,法坛之上并无任何赘饰。

    伏水、神象国师、乃至最后始终不敢看纪夏一眼的盛嚣,在此刻,都感受到一抹巨大的阴影笼罩他们的灵魂,笼罩他们的灵识!

    秘龙君、玉藻前等人,也感受到纪夏手中莲花法坛的奇异。

    都目不转睛凝视着这件奇异宝物。

    纪夏看向殿中三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我这件宝物之上,还缺几位魔莲护法,三位,烦请你们入我的法坛走上一遭!”

    神象国师三人如遭雷击!

    纪夏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语,配合他手中的莲花法坛上散发出来的诡谲气息,让他们心中惊恐万分。

    警兆相继在他们神识中涌现。

    神台强者修成神识,对于劫难、危险,会有冥冥之中涌来的警兆提醒。

    对于灵府存在乍现的警示,还要更为明显一些。

    所以他们几人,清楚的意识到,他们自修行以来,最大的劫难即将降临!

    伏水和神象国师衣袍同时一震。

    他们同时运转灵元、气血,朝向十余步之外的纪夏而去!

    神象国师躯体之中,由灵元构筑而成的五脏六腑,忽然消散,化作精纯的浓郁灵元,涌入他黯淡的神台。

    神台之上光芒大作,化作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灵刃。朝向纪夏而去。

    这些灵刃,曾经斩杀数十万神象死囚,用以开启猎暮妖狼孕灵之地。

    伏水一步跨越许多距离,全身仅存的气血之力凝聚于右拳。

    朝着纪夏击去。

    神象卷灭浪潮,无双的气血神通!

    伏水和神象国师同时出手,白起等人顿时齐齐皱眉。

    他们正要出手,耳畔却有纪夏的声音传来。

    “不必。”

    声音极轻,仿佛带着漫不经心之意。

    白起等太苍神台,听到纪夏的声音,顿时让体内灵元平息。

    无数灵刃和神象卷浪潮,朝着纪夏而来。

    纪夏身后忽然有一座天庭横立。

    天庭之中,有三十六座天宫金光璀璨,气势灼灼,绽放光明。

    “正好,让我试试我的力量到了何种程度。”纪夏心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