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一十九章 尊王谋划
    纪夏端坐在上乾宫宝座上,躯体纹丝未动,但是身后天庭灵府,却荡漾出无尽的灵元波动。

    天庭灵府中,三十六座巍峨壮丽到极点、各有玄妙的天宫,有以一种奥妙无穷的规则排布。

    每一座天宫中,都仿佛充盈着无穷的灵元。

    而此刻这些灵元,化作三十六条灵元长河,汨汨流淌而来。

    纪夏眼中大日灵眸运转而出,转瞬之间,眼前侵袭而来的诸多灵刃,被他解构、看穿。

    大无相经!

    纪夏一式神通运转,诸多灵元长河瞬间叠构出一式大神通,这一式大神通冲霄而起,继而崩裂开来,又在倏忽间崩裂开来。

    竟然也化作一道道灵刃,冲击而去。

    纪夏的灵刃,与神象国师的灵刃无有二致,其中的精妙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唯一不同的是。

    纪夏的灵刃,气势磅礴到了极点。

    之上流出一道道灵元瀑布,与灵刃融合,造就出可怖的大神通,朝着神象国师和伏水而去!

    神象国师足以让大河断流的神通灵刃,有纪夏的大无相灵刃碰撞。

    神通灵刃转瞬即逝。

    与伏水神象卷潮拳碰撞,涌动的气血之力,也在转眼间消弭不见。

    上乾宫内,神象国师和伏水大惊失色,那一道道裹挟了灵元瀑布的大无相灵刃冲击而来,有若天罚!

    “逃!”

    神象国师和伏水尊者感知到大无相灵刃威严,心中在生不起抵抗之念,躯体抽身后退,想要趁着殿中诸多太苍神台未曾出手,从纪夏魔爪中逃离。

    “咔!”

    一声脆响。

    数不清的无相灵刃,突然拼凑成为一座无相牢笼,将伏水和神象国师镇压。

    无相灵刃之上,一挂挂威能不凡的灵元瀑布,也汹涌流出,化作两座灵元山岳,镇压伏水、神象国师。

    神象国师、伏水拼尽全力,想要挣扎逃生,却根本无法击溃灵元山岳。

    他们身后的盛嚣,眼中的恐惧之色愈发浓郁。

    “妖孽……”

    盛嚣还清楚的记得,数年以前他闯入这座时间秘境,纪夏虽然也已经极强,无敌于灵府境界。

    但他却万万不曾想到,过了短短数年,纪夏已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哪怕神象国师和伏水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便倾力出手,战力也不再是巅峰之境。

    但是,他们却仍旧是近神台强者。

    一身修士、战技、明悟、神通,俱都堪称强横。

    他们倾力出手,就算两位已经精疲力尽,破坏力也不容小觑。

    可是宝座上那尊人族君王,运转一道神通,竟然在转瞬之间镇压两尊神台。

    神象国师和伏水尊者,甚至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就这样被关押在灵刃牢笼,被两座灵元山岳镇压。

    而宝座上的君王,身后那给人以沉重压力的怪异灵府,却已经消失不见。

    他面容沉静,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仿佛瞬息镇压两尊神台强者,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玉藻前、朝龙伯、秘龙君,脸上也都露出几分惊异之色。

    在之前的战争中,纪夏也曾出手,战力哪怕也极为强横,但是与现在的太初尊王比起来,却有极大的差别。

    不过破境灵府,就能拥有如此惊人的战力。

    “主公这座灵府之中的玄妙,让人心生敬意,与此同时,也心生茫然。”

    一向面无表情的张角,眼中都露出惊叹之色。

    他心中暗道:“这座灵府之玄妙,尤胜过远神台,乃至神渊之玄妙!仿佛蕴含无穷的大道法则,令人震撼。”

    坐在上首的纪夏,也在此刻开口。

    对殿中三位敌对神台道:“所有生灵,应该都有微末生机,你们入我法坛一遭,五百年之后,你们如果还不曾死去,我就放你们自由。”

    他眉头轻扬,继续道:“如果你们不愿……”

    纪夏的语气在转瞬之间变得森冷异常:“今日之后,你们就化作死尸,被我储藏起来。”

    他轻轻抬手,指了指玉藻前身后的居墓傀儡。

    玉藻前顿时会意,居墓傀儡立刻上前一步。

    “等到我麾下强者修为晋升神台,你们便都将尽数被她炼为傀儡,躯体永世不得解脱!”

    “你们,怎么选?”

    纪夏威严声音,回荡在上乾宫中。

    伏水和神象强者眼中露出深深的绝望。

    盛嚣眼中早已不再是绝望。

    而是麻木。

    他突兀想起陷入张角阴影幻境,不断为太苍征战的时光。

    忽然深觉那种时日,也并没有什么屈辱、也没有什么苦痛。

    于是他忽然开口道:“我愿入尊王法坛!”

    白起意外看了一眼盛嚣。

    秘龙君灵识传音白起道:“将军,我们何时去王上的牢天神狱看上一看?连神台强者,在其中待上几年,都了无生趣,想来其中一定极为好玩。”

    白起不答,甚至看都不看秘龙君一眼。

    秘龙君讨了一个无趣,吐了吐舌头,朝白起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白起转过头来,秘龙君立刻收敛起神情,专心对付眼前的菜肴。

    纪夏一指虚空。

    那座魔莲法坛忽然悬浮于空中,变得硕大无比。

    盛嚣深吸一口气,走上法坛,走到其中一座魔莲玉台。

    刹那间。

    魔莲玉台上,有一颗颗漆黑莲子悬浮而起,又融为一团漆黑液体,覆盖在盛嚣躯体上。

    盛嚣的表情突然变得沉静异常。

    他的躯体也化为一道漆黑的雕塑,静静站立在玉台上。

    伏水和神象国师更加惊骇。

    伏水道:“我并不曾说假话哄骗尊王,那株宝药价值珍贵到极点……”

    纪夏摇头,打断伏水话语,目光转移到魔莲玉台上的盛嚣雕塑上。

    其上盛嚣雕塑忽然轻轻一动。

    旋即从玉台上走下,踏着虚空朝走来。

    他没走一步,周身的漆黑色就消褪一分。

    等到他站在上乾宫中央,他已经恢复原貌。

    从雕塑醒转,走下玉台的盛嚣,朝着纪夏行礼。

    他眉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他面容上,充斥了僵硬。

    仿佛也如同居墓一般,化为了傀儡。

    纪夏忽然轻声问盛嚣:“四泰皇朝盛府,你所知最惊人的隐秘是什么?”

    盛嚣面无表情答道:“我族中大伯盛贲,豢养了一头吸血异兽,蛰伏与周边小国,动辄屠城吸食血液,甚至……这只吸血异兽吸食过一位不受重视的四泰皇朝皇子之血液。”

    伏水面色乍然间,与盛嚣面容一般,变得僵硬异常。

    神象国两位神台强者,面露颓然之色,心中的希望渐渐破碎而去。

    正在这时。

    白起面色温煦,甚至带着一点笑意,向纪夏行礼。

    随即开口道:

    “我有一道神通,想要让两位一观。”

    神象国师和伏水微微一怔。

    白起屈指轻轻一划。

    他身前忽然有一座血海弥漫而出。

    血海中浮现出一块块墓碑,墓碑残败,充斥死寂气息。

    眨眼间,从墓碑之中,显露出一颗颗头戴王冠的头颅虚影。

    他们面色狰狞,眉眼中夹杂着极致的痛苦之色。

    口中又有低沉的哀鸣传来。

    神象国师、伏水目露惊容。

    他们分明能够感知到,这些头颅,生前定然是一尊尊威严赫赫的帝王。

    而今,却被眼前这位黑衣大将,困锁在血海墓碑中,永世沉沦!

    白起面色一如既往的和煦,冲二人笑道:“还请二位选上一选,是入我血海墓碑,化作枉死之魂,还是步入我王魔莲法坛。”

    他的语气极为真挚,配合他脸上温和的表情,就好似在邀请好友去他府中做客!

    伏水和神象国师毛骨悚然。

    ……

    约莫过了一刻钟。

    纪夏魔莲法坛上,又多出了两道雕塑。

    他称赞白起道:“上将军寥寥几句,就让伏水和神象国师甘愿进入我的魔莲法坛,确实不愧我太苍上将军。”

    白起向纪夏行礼道谢。

    魔莲法坛上,外围十座玉台,已经有了三座雕像。

    居中两座玉台,仍旧空无一物。

    纪夏意识微动,魔莲法坛上的三座雕像化为活物,站在殿中。

    纪夏屈指一弹。

    三条灵脉,十二颗龙血奇莲丹,还有十余种疗伤丹药,飞入三位神台修士手中。

    纪夏看向白起,道:“我和贤慎留在太苍,你等五人,再带上深渊海妖,以及这里的盛嚣、神象国师、伏水三尊神台,能否将与太苍为敌的神象强者尽数斩杀?”

    白起大笑道:“尊王,如果只有我等五人,也许还会忌惮一番神象底蕴,但是倘若有九尊神象战力,整座三山百域,我们那里都能去得。”

    张角也认同点头,他看向神象国师,声音嘶哑道:“而且并不需要硬拼,九尊神台,有的是法门无声无息进入神象国境。”

    纪夏一笑道:“饶是如此,我仍然不放心。”

    他轻轻探手,手中有一杆陨颠神枪显露而出。

    纪夏将这把天位战争灵器,给予朝龙伯。

    又指了指居墓和伏水道:“如果神象还有强大杀招,你们可以牺牲傀儡居墓和伏水尊者,激发天位战争灵器,消弭灾劫。”

    朝龙伯接过陨颠神枪,认认真真将其收入神台之中。

    纪夏安排好这些,忽然开口道:“传辛牙前来。”

    玄秘阁阁主辛牙步入上乾宫中,朝纪夏行礼,又朝殿中诸多强者见礼。

    纪夏侧头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辛牙道:“回禀王上,已经和神象国长岳亲王互递消息,有阙乐大人的亲笔书信,长岳亲王已经答允我太苍,只要太苍只屠戮巨冶王庭一脉强者,他们必将从神象国中接应。”

    玉藻前顿时明白过来。

    开口道:“巨冶王登临王位,本就是篡夺权柄,负冲河神阙乐,就因为如此,被巨冶王派来旬空域送死,只是不知,王上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神象?”

    辛牙答道:“早在神象国伏岩尊者、阙兇亲王出使太苍之后,王上就命我派人前往神象,重宝贿赂神象大臣,继而得以面见长岳亲王,递出阙乐大人的书信。”

    “那时,太苍已经灭杀伏岩、居墓,声名远播,长岳亲王自然答允。”

    玉藻前感叹道:“王上目光长远。”

    其余众人,脸上也露出由衷敬意。

    “长岳亲王有何条件?”纪夏问道。

    辛牙还未曾回答,玉藻前笑道:“他伺机夺权,自然巴不得我太苍出手,至于条件,倒也不难猜测,大约便是神象经历清洗,必然变得孱弱不堪,想来长岳亲王的条件,是事成之后,让我太苍庇护神象国祚。”

    辛牙恭敬道:“确实如此。”

    纪夏脸上笑意盎然:“神象是阙乐的养国,剿灭巨冶王庭之后,庇护神象又如何?”

    白起道:“这等条件,确实不算什么,以我太苍而今的国势,一言出,三山百域,诸多王朝,莫敢妄动!”

    玉藻前也笑道:“原来王上在不声不响间,已经布下有如此多的后手……巨冶王庭,再无生路。”

    纪夏受到众人赞誉,并不骄傲。

    他指了指伏水:“你们前去神象之前,去将伏水口中,那株连神渊强者都要垂涎的宝药,也一并采摘。”

    众人恭敬领命。

    纪夏从宝座上起身,环顾众人,道:“而今万事俱备,还请诸位前去神象,让巨冶王庭知晓,我太苍目光之下,没有任何与太苍敌对的王庭,能够屹立。”

    白起上前一步,脸上的和煦消失不见。

    他语气如同寒冰一般,道:“还请王上静待,太苍之名,将在几日之后,让诸多王朝闻之而生畏,自此,云丛上国,不再是三山百域唯一一座巅峰王朝,太苍人族将走上云端,与云丛族平起平坐!”

    纪夏扬手。

    众人桌案上的玉壶被他用灵元摄起,为众人斟酒。

    他拿起玉盏一饮而尽。

    环顾众人,道:“诸君,饮胜!”

    众人饮酒。

    放下杯盏。

    杯盏碰触桌案的声音,便如同一座强盛王庭崩落的声音。

    在这座上乾宫中,不过短短半个时辰。

    一座王庭败亡的命运,就此确立。

    纪夏的目光远望三山百域。

    也许,百年、千年之后。

    太苍也能够让人族国度的威严,传播三山之后的无数皇朝、帝朝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