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四十章 大端罗界
    太苍以东。

    虚空中有赤色星点凝聚而来。

    继而化作一道威严至极的光芒面孔。

    光芒面孔缓缓向着眼前一座连绵不绝的山岳沉下头颅,道:“大皇大人,你呼唤我。”

    一道浑厚声音传来:“焦流,你不该出手。”

    焦流面目之上,露出一股消沉之意。

    他道:“我击碎空间,进入亡守秘境,本欲镇灭那座死国。”

    “镇灭死国又有何用?三山百域必然要遭受劫难,你镇灭了一座死国,也许还有更加残酷的劫难降临。”大皇声音浑厚如同沉闷雷鸣。

    “确实如此,所以我便改换气息,从那死国王者手中,夺取了两座归门,等到秘境开启,归门通道打开,大符和云丛就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将精锐迁入亡守秘境……从而尽可能庇护两国生灵。”

    焦流叹道:“可惜那两座亡守归门被我送到百域之时,都被那死国王者,用伏梁白骨包裹成为凝石……其中一块如愿落入大符,另外一块却被那冥府吞魂将截留,又不知为何,落在太苍。”

    大皇道:“你心中应该有几分打算,身为域灵,却横插如此事宜,倘若你再出手一次,你的灵躯必然会被大道规则湮灭。”

    焦流面色露出一丝怒容道:“请大皇大人为我解惑。”

    大皇不置可否。

    焦流含怒道:“我身为十八域界域灵,平日里杀伐、救赎皆由我心,为何如今我值守的域界,要遭逢劫难,我想出手救赎,却是不合大道规则?难道降下劫难的,是大道?难道这一番劫难,暗合大道规则?”

    大皇并不回答,他道:“不论如何,你的谋划已经成功了,你便也学百域其他五位域灵,默不作声便是,即便百域生灵湮灭,你在大道规则之下,也能活过数万年,自然有能够看到百域生灵繁衍的一日。”

    焦流一愣,疑惑道:“秘境归门一座被包裹在白骨凝石中,三山之中,鲜有存在能够打开,另外一座被那冥府吞魂将击碎,我的谋划又如何成功了?”

    “你随是域灵,却不可能无所不知,我也懒得解释,到时候你便明白了。”大皇回答。

    域灵焦流听到大皇的回答,光芒面目上的怔然逐渐消退,继而化作惊喜之色。

    他埋首道:“大皇大人道言一出,焦流心下自然已经稳了。”

    他停顿一番,又道:“煞灵山上亡守秘境门庭,这个日寂之末,就要洞开,解释亡守秘境引起空间动荡,幽魂禁域的封印,必然会有松动。”

    “不知道天目神朝派遣而来的那个小女娃,是否已经加固了封印,倘若被幽魂天那些古老存在,甚至那座大黑山走脱,百域便不是遭劫的问题了……只怕整座百域都会被他们炼化。”

    大皇出奇的笑了一声:“大黑山在中古之末,被无昼天所惑,出手镇灭了大息国祚,如今却被关在幽魂天中,无法得见天日,他心中必然包含怒气。”

    “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又怎么会放任他离开幽魂天,放心吧,那女娃的封印,已经完成了。”

    焦流面色有些疑惑,似乎有些不解。

    “中古岁纪,你还未曾成就域灵,不知晓这些隐秘是应该的,这些隐秘本就与你没什么关系,你不必伤神。”大皇道。

    焦流恭敬道:“知道了。”

    “那位吞魂将,不仅现身,还插手无垠蛮荒之事,坏了冥府规矩,不日就要回归冥府了。”

    大皇道:“如今许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三山百域,你莫要做一些无谓之事,你倘若死了,你的域界,只怕就会被其他五位域灵瓜分。”

    焦流嗤笑一声,笑道:“大皇大人,我无法与你相比,无法与苍青山下的奉苏大人相比,也无法与戈壁下埋葬的尊贵存在相比。”

    “但是如百域中这些寻常域灵,便是再来百尊,在我眼中也只是等闲,即便我身死,千年之内,他们也不敢染指我的域界!”

    大皇默不作声。

    焦流道:“大皇大人说我的谋划已经成功,我虽然不知道我的谋划为何成功,但是与亡守归门有关联的无非是大符和太苍二国。”

    “我一向看好大符宫星曌,之前大皇大人说过,我看走眼了一处国度,如此想来,我走眼的国度便是太苍了。”

    “太苍突兀崛起,我已经注意到了他的不凡,可是太苍是人族国度,他发展的又太过迅猛。”

    “我总觉得太苍再这样发展下去,会和那些人族秘境、上岳一般,被强大国度当做宝库收割了去,所以我才将另外一座归门送往云丛国,没想到却被那位吞魂将截留。”

    大皇似乎对太苍极有兴趣。

    他道:“太苍之主纪夏,在我看来是身具大气运的存在,百域之外诸多皇朝、帝朝,以寻常人族上岳、秘境、府阁,收割其中极其丰厚的财宝为乐。”

    “可是太苍是一座新兴的国度,诸多皇朝、帝朝,想来也不会太过注意太苍,毕竟太苍没有上岳、府阁、秘境一般丰厚的财物。”

    大皇说道这里,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还记得大息之所以崛起,就是因为诸多其余种族的疏忽,未曾在其弱小之时镇灭大息。”

    “也许,数千年之后,人族又将崛起一座神国。”

    “大皇大人竟然如此看好太苍?”

    焦流面目上露出一分惊容,他沉吟一番道:“也不知道太苍为何能够发展的如此快速,一尊尊天赋鼎盛的人族强者层出不穷。”

    大皇声音轰鸣,道:“大端罗界之大,你尚且无法想象。”

    “我曾经看到一尊道则圣体,携一座神国降世。”

    “我曾经看到一座神庭,被强大凶兽炼化半座,化为一只角。”

    “我曾经看到一只孽龙冲海而入,搅动无数海中秘境、界外天,使无数生灵陨灭。”

    他略微停顿,道:“大端罗界在大破灭之后,失去大端罗之名,从此被称为无垠蛮荒,但是仍旧能称无垠!无垠之下,任何诡异、神奇、令我们难以置信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只要发生了,他便是合乎天地大道的。”大皇看向再度有些出神的域灵道:“焦流,你懂了吗?”

    焦流懵懂点头。

    他是伟岸无双的强者,但是在大皇面前,他不过是见识浅薄的后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