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百三十八章 绝望的天才(加更)
    顾宣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石柱发呆。

    瞳孔放大,眼神有些呆滞,今天早上的那一幕,不断在他眼前浮现。

    与现实不同的是,那一幕幕画面,在他脑海中被血色弥漫,充斥着腥臭。

    他仿佛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阿姐,被一个豕牙强匪捉住。

    阿姐恐惧的面孔,惊恐的嚎叫和那豕牙族强匪流着涎水、长着獠牙的巨嘴,似乎并不太契合。

    然后姐姐的头被咬下来了。

    就像是间谷山上,偶尔长出的甘蔗一样,被人轻轻一咬,爆出许多汁水。

    可惜姐姐流出来的是血啊。

    当时还有十几个叔伯、兄长拼命冲了上去,也都被打死。

    尸体被豕牙族人拖走,大致也要成为他们的下酒菜。

    “我当时为什么不和那些叔伯、兄长一起冲上去呢?”

    顾宣心头始终萦绕着这个问题。

    “不,不对,我当时想要冲上去来着,只是被身边的三叔拦住了。”

    顾宣想起那一幕,他看到姐姐轻易被那只醉醺醺闯入囚房的豕牙强匪捉住,下意识就想要冲上去。

    可是他的三叔按住了他,在他耳边说:“顾宣!你不能死,你是间谷山的希望,让我们去!”

    紧接着他就看到姐姐被一口咬死。

    本来疯狂挣扎的四肢,也在头颅被咬下的那一瞬间,归于静谧。

    一众奋不顾身,想要救阿姐的族人,也被一个个打死、咬死、拧断头颅而死!

    然后他就被吓傻了。

    身体麻木,脑中满是姐姐身死的画面,全身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顾宣身旁的几位长者摇了摇头。

    他们看到了顾宣颓废的模样,心中叹了一口气。

    没人会责怪这个十六岁的孩童,因为当劫难降临时,崩溃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牺牲数十个族人,换取了晏奕和晏幼逃离的机会,可是现在已经四天了,没有任何动静。”

    “会不会是那太苍国不敢救援?千余六重天修士,又有一位神通境界的首领,如果太苍的实力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也许根本没有资格派兵救援。”

    “无垠蛮荒是什么样的境况,你们不知道吗?也许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将消息传到太苍,也许他们在赶路的时候,被沿途的妖兽,亦或其他异族抓去吃了!”

    “吃了倒还好,咬断脖子人就没气了,只怕被有些野蛮种族捉了去,砍掉四肢,被当成人彘豢养取乐!”

    几位长者长吁短叹,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和恐惧。

    “等到粮食吃完,日寂来临,恐怕我们就要开始大规模被吃掉。”

    “其实在我心里,一直觉得我们没有希望了,这支强匪实力如此强大,太苍定然不敢来救。”

    “就算来了又如何?粮食被这群该死的怪物糟蹋光了,多余的房屋也被烧光,我们会在日寂中,活活饿死、活活冻死!”

    “嘘,不要说这些!被族人听到了,心里也会愈发恐惧、绝望的!”

    可惜他们的话语,被一旁发呆的顾宣完完整整听了去。

    可是他的心中,没有任何感觉,就好像被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姐姐能被吃掉,他为什么不能?

    一位长者看到一旁的顾宣愈发消沉,轻轻叹息道:“可惜了顾宣,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在灵械上的造诣,将会超越任何一任先祖!”

    “顾宣修行天赋一般,可是对于灵械的敏锐程度,几乎超越任何人。”

    “可惜了顾宣。”

    于是顾宣想起与他日夜为伴的灵械,想起无数线条、无数纹路、无数机械结构、无数图纸。

    “我不可惜,可惜的是那些被烧毁的灵械。”

    顾宣心想。

    一旁离他最近那位长者,突然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

    “顾宣,这是一片小刀片,如果那些豕牙人想要吃了你,你不要害怕,用这个抹了自己的脖子吧。”

    “痛苦会少很多,否则要是遇到残忍的豕牙族人,他们会先从你的胳膊吃起,你扛不住的……”

    顾宣麻木的接过那个细小的刀片,看向那位长者。

    长者面容慈祥,眼角的皱纹都堆成了一团,嘴角还带着安慰的笑意。

    麻木的感觉潮水般退去,他鼻头一酸,颤声问道:“九爷爷,我们难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吗?”

    这座房屋中还有上百被囚禁的人族,他们听到顾宣的疑问,俱都抬头看向九爷爷。

    眼中除了恐惧、疲乏、还有希望。

    他们看向九爷爷的目光中,都满含希望。

    九爷爷看到那些目光,想要说一点安慰他们的话语,却突然如鲠在喉,无法出声。

    “已经没有希望了啊。”

    九爷爷心中暗叹:“你们时代生活在间谷山,不清楚千余六重强匪的分量,不明白神通强者代表了什么。”

    “这是堪比一国的战力,太苍就算比他们强,也强的有限,可是太苍还有外敌,如果派兵前来讨伐豕牙,势必损兵折将!”

    “结果,就是太苍被敌国吞噬,数十万太苍子民全部沦为食物!”

    “这样的情况下,太苍国主哪怕再善良,又怎么会派兵救援?”

    众人等着九爷爷回答。

    良久,没有回应。

    他们眼中的希冀逐渐淡去,变得死气沉沉。

    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间谷少年,突然向身前的石柱撞去!

    幸好一旁的青年眼疾手快,一脚将他踢倒!

    “顾水,你干什么?”

    “现在不死难道等着那些豕牙人将我吃了吗?”

    少年眼神通红,嘴唇泛青,躯体也在颤抖,他厉声道:“他们不会将我们宰杀了再吃!他们会活活将我们一口口吞吃掉!在他们口中挣扎是不是比现在一头撞死要好?”

    场面开始变得乱糟糟。

    许多大人都在呵斥那个妄图自决的少年,也有许多人在沉默。

    他们也在考虑是不是现在死掉更好。

    顾宣低沉着头,脑海中不断有灵械构造图闪过。

    如果不是心有不甘,如果不是想要给阿姐报仇,如果不是那些未完成的灵械构造图,也许他也会想死吧?

    大抵是房中的争吵让守在门外的豕牙族人心烦。

    三个豕牙族强匪,手中拿着铜环大刀,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房中顿时静谧无声。

    他们巨大的褐色猪头,以及口中的獠牙让他们显得愈发狰狞。

    三人走入房中,猪嘴中还不断流出涎水,他们缓缓行走在被囚禁的间谷人族中,视线不断扫过人族面容。

    也许是想像早上一样,吃一两个人立威?

    顾宣不想理会这些,他眼中只有那个头顶长着几根毛发的豕牙族强匪。

    就是他!吃掉了阿姐!

    他紧了紧手中的刀片,不太确定这么小的刀刃,能不能划开豕牙族厚实的皮肤。

    可是他还是想要试一试!

    没有机会再研究灵械,那就试着为阿姐报仇吧!

    那个豕牙强匪临近,走过顾宣身前的那一刹那!

    顾宣突然暴起,二重天的修为,不足以支撑他与人奋力肉搏,却可以让他挑的高一些。

    豕牙人身高一丈,他高高跳起,手中刀片划过那个吃掉他阿姐的豕牙人喉咙!

    顾宣稚嫩的面孔上,充斥恨意,房内其余间谷人族,脸上都被惊惧占据。

    可是他不想理会这些,他要报仇!为阿姐报仇!

    唰!

    顾宣落地,刀片狠狠划过豕牙强匪的喉咙。

    他眼神凶狠,紧盯着眼前的吃人的凶手。

    紧接着。

    他愕然看到那只豕牙族人,眼中满是嘲讽,低头看着他。

    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大猫在看一只可悲的老鼠!

    顾宣难以置信的看向豕牙强匪的喉咙,只有一道浅浅的伤痕,甚至都没有流出血液!

    “嘭!”

    豕牙强匪一脚踹下,顾宣倒飞而出,狠狠砸在身后不远的石墙上。

    他仿佛被巨石砸中,浑身似乎都要碎去!

    豕牙强匪一步步靠近他,嘴角还不断低落着涎水,眼中的嘲讽更加浓郁。

    好像是在说:“低贱的人族,不要再挣扎了!”

    顾宣嘴角流出鲜血,扬起一丝笑意。

    “无垠蛮荒对人族来说,是一场炼狱!”

    他临死前沉静的想:“人族是永久沉沦炼狱最底层的燃料,只能不断燃烧、燃烧、燃烧!毫无价值!”

    “也许,人族永远都不会强大起来!永远都是强族的食物!永远都是这般卑贱!”

    他等待着死亡降临:“可惜没有机会完善那些灵械图纸了。”

    咻!

    一道长枪倏忽之间从门外飞临!

    强大的灵元波动猎猎作响,犹如雷霆一般射入走向顾宣的豕牙强匪肩胛!

    强大力量瞬间贯穿豕牙强匪的躯体,巨大的惯性将丈余高的身体带起,狠狠砸在顾宣旁边!

    坚固的石墙被砸出裂纹,顾宣艰难转头看去,那只方才还不可一世的豕牙强匪,此刻已经被钉死在墙上!

    “太苍银卫军在此!尔等豕牙强匪不必束手就擒!”

    一位身穿褐色板甲的命卿步入房中,他脸色冷漠,道:“我会亲手将你们的头颅砍下,垒成京观!”

    顾宣还没有反应过来,褐色板甲的将领身后又有一位壮硕大汉走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巨大的头颅!

    豕牙首领的头颅!

    神通强者,头颅被人砍下!巨大的猪头圆睁双眼,死不瞑目!

    “这是在做梦吗?”

    顾宣看到晏奕和晏幼也进入房中,脑海中涌出一个念头,随即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