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八十八章 秘境中的妖、魔、人(第三更)
    “我的灵阵崩灭了。”

    一处山明水秀的所在。

    原本四蹄朝向一面,侧躺休憩的鹿角羊,忽然翻身站起。

    朝着眼前的一魔一人开口道。

    她头顶的鹿角不同于以前,逐渐成了水晶色。

    远远看去,晶莹剔透,非常好看。

    在槐霜不远处,一个如同明媚星辰一般的少女,长发垂肩,手里正拿着一只大锤胡乱挥舞。

    大锤?

    确实是大锤。

    纯黑色的长柄大锤上,闪耀着冰冷的色泽。

    仔细看去,大锤锤身还镌刻了很多铭文。

    这些铭文仿佛拥有无尽的力量,让虚空中的空间,阵阵扭曲,阵阵旋转。

    十分奇异。

    随着景郁挥舞大锤,她体内不断有汹涌如潮的磅礴灵元,好似大海翻卷一般激荡而出。

    流入漆黑大锤之中。

    漆黑大锤仿似蕴含了玄妙无穷的力量,竟然能够将如此爆裂的灵元尽数消耗,不留痕迹。

    如此威能的灵元,如果用来催发神通,只怕远神台境界的强者,都无法抗住一击之力。

    难以想象,时隔几年,景郁的力量已经膨胀到了这种程度。

    几乎不弱于神渊!

    而且景郁每一次挥锤之后,下一次挥锤,她的力量势必比前一次更加强大!

    她在以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成长。

    景郁身旁,乃是来自而是旧渊第四十三域的魔主。

    全盛时期,不弱于一尊大帝。

    而这一刻,他眼睛紧盯这一团篝火,篝火上正炙烤着一只小鱼苗。

    他巨大的紫色躯体,整蹲坐在篝火旁,让人感觉甚是可笑。

    甚至还带了少许可爱。

    景郁专注于挥锤,似乎并不曾注意到槐霜的话语。

    倒是魔主昙湮目光仍旧落在鱼苗上,口中随意问道:“什么灵阵?”

    “我留在太城的灵阵。”

    槐霜道:“有精通幻术的修士发现了灵阵,并且将灵阵用灵识神通磨灭了。”

    一旁的景郁动作顿时停滞。

    她转过身来,转头看向槐霜,一对明眸在细密的睫毛映衬下,迸发出惊人的美感。

    如果是太苍的故人发现景郁,一定也会惊异于景郁竟然出落的如此美丽。

    她出尘中夹带着些微懵懂的气质,更是让她惊艳绝伦。

    “刻在太苍的灵阵失效了?你不是说即便是沧海桑田,那处灵阵都不会有损吗?”

    景郁开口,向来不拘小节,甚至反射弧有些长的人族少女,今天的语气,竟然显得有些焦急。

    “灵阵被破,那景郁的兄长岂不是要担心?”

    昙湮尖利、修长的紫色指甲轻触了一下鱼苗:“槐霜就是靠不住。”

    槐霜大怒。

    她狠狠瞪了一眼昙湮。

    旋即看向景郁,神色骤然温和下来。

    “灵阵被破,你深埋在地底的亲笔书信就会显露出来,到时候你的兄长看到了书信,自然会安心。”

    槐霜夸夸其谈道:“你兄长应当省得,有我这尊强绝大妖护持,你不会有事的。”

    “是啊,正是因为你这尊大妖的传送法门,将我们传送到天目神朝,我们才会这么好用,进入这座古老的人族秘境。”

    昙湮雨语中带刺:“倘若我们死在这里,到时候,你到了冥府,再和冥神帝夸夸其谈吧。”

    槐霜冷笑一声,道:“也不知是谁嘴馋,非要吃那天目神朝城主的儿子。”

    “我当时以为那只是一只肥猪妖!”

    昙湮气恼道:“没想到他有个能打的老子,一只肥猪修成了一尊百丈的巨人!”

    槐霜呵呵一笑:“我们进到这古老人族秘境,是救了你的性命,否则,救你这一丝真灵,早被那只猪妖吞了。”

    昙湮正要继续反驳。

    槐霜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我们进了秘境,焉知非福?归村鬼老妪吓了我们几百次之后,将毕生的明悟、功力,都传给了景郁,又用那条真龙骨骸炼制了这么一只龙音锤,帮助景郁镇压、消化体内星河一般浩瀚的灵元,这是不是大机缘?”

    昙湮被槐霜呛得一愣一愣,但是苦于口才不如槐霜,说不出许多反驳的话语,也只能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也看向景郁。

    “我总觉得景郁是一种圣体。”

    昙湮一本正经道。

    “什么圣体?”槐霜疑惑抬头,忽然想到什么,几乎和昙湮一同开口。

    “气运圣体!”

    景郁似乎还在伤神,她心中喃喃自语道:“灵阵没了,兄长和国主岂不是要为我担心?”

    方才还大吵特吵的槐霜和昙湮头颅凑到一起,一魔一妖窃窃私语。

    槐霜神秘兮兮道:“我被帝岘轰落境界,远遁无数里,为什么好巧不巧的落在太苍?”

    “两大巅峰强者对垒,真巧那里有一处壁垒薄弱非常,被他们轰碎。”昙湮低声道:“我从那处裂缝进入无垠蛮荒,却吵到了大皇大人,被大皇惩罚,磨灭躯体,只预留下一道孱弱真灵,我为什么其后就好巧不巧进了太苍?”

    “羊棚里那么多鹿角羊,为何端端是我被送给景郁?天象吞灵经乃是无上秘典,我竟然愿意赠予槐霜!”

    “还有如此罕见的人族秘境,我们怎么就能轻易撞上?为何那位神秘鬼老妪修的正好是引渡天神功,与天象吞灵经完美契合,能够将毕生功力引渡给景郁?”

    “旅程中,我们尚且弱小的时候,也曾遭遇许多磨难,每一次都能够化险为夷!”

    一妖一魔你一言我一语。

    不时还用怪异的眼神瞥向景郁。

    “如此细细想来,景郁确实和那传说中的气运圣体,有些相像。”

    昙湮下结论道:“不论景郁是不是气运圣体,对我们来说也无所谓,只要她福缘深厚,我们跟在后面喝汤,也许就可以恢复修为了。”

    槐霜的眼神落在面上还残留着担忧之色的景郁身上,随意道:“其实即便恢复不了修为也无妨。

    我挺喜欢景郁这个小丫头的,和她一道游历,也要比回归沉悬神国好。”

    昙湮笑道:“无垠蛮荒现存的三大神朝,也就只有沉悬最为混乱,你作为妖子,不去拨乱反正?”

    槐霜瞥了昙湮一眼,嗤笑道:“旧渊染指无垠蛮荒之心不死,旧渊的魔主都注视着蛮荒神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