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我曾步入旧渊(第二更)
    来到太苍上庭玉乾宫。

    司重主(读重复的重)已经入座,正在饮茶。

    他见到纪夏和白起步入殿中,便站起身来,向他们两人行礼。

    纪夏、白起回礼。

    纪夏走到上首玉台上,入座于宝座。

    笑道:“重主今日前来见我,不知所为何事?”

    司重主作为重神帝朝的贵胄,近来在太苍,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不知道是司重主哪种心性作祟,自愿留在太苍不说,竟然还进了太苍学宫,成了一位学宫先生。

    以司重主的修为,以他的见识,莫说在学宫中教授学宫弟子,就算是他教授贤慎、迟渔、阙乐、秘龙君等神台强者都绰绰有余。

    毕竟他出身高贵,阅历不凡,他的基础,可能就是百域无数天骄的顶峰。

    纪夏曾经无意间听过司重主讲课,往往一两句话,就能将很多碍难剖析解决,就连纪夏都感觉到受益匪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司重主的修为却始终停留在灵府玉都境界,不高不低,也没有任何增长的痕迹。

    倒是让纪夏、张角等人颇为疑惑。

    纪夏也曾怀疑是司重主刻意隐瞒修为,欲图谋不轨。

    可是无论是纪夏的荧惑禁眸,还是玉藻前、白起、张角等人的秘术、感知之术,都察觉不到任何端倪

    七八个月时间就此悄然而去,也不曾见到司重主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他们心中的怀疑才慢慢落下。

    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可能发生的坏事,纪夏也有几分准备。

    最起码,而今在上虞天中,不断吸收灵元力量的黑天罗盘,可能很快就能够填满第七道烙印。

    到时候,纪夏就能够使用的黑天烙印,就有两道。

    席襄当时用出第五道罗盘烙印,获取了近乎远神台的力量。

    如果不是纪夏有南方增长天王降神符,只怕纪夏就要横遭不测,陨落在那一处战场中。

    现如今,第六、第七两道罗盘烙印,可以算得上太苍最为厚重的依仗。

    也是纪夏并不担心司重主图谋不轨的原因。

    司重主在太苍八九个月,对于纪夏的心性非常了解。

    他们之间,也有过很多次交流。

    就算是司重主这等见过无数大世面,见过无数天才的存在,也不得不承认纪夏是难得的天骄。

    无论是心性、天赋、手段,哪怕是在帝朝,也能够称得上顶尖。

    这样英豪,放在贫瘠的百域之地,便配得上“可怖”二字。

    这样的英豪,诞生在神通熹微的百域之地,便足以获取司重主的敬佩。

    毕竟贫瘠之地,诞生天才的几率太小了,这也是百域最巅峰强者,仅仅只有远神台的原因。

    “重主今日前来,是想要求尊王相助。”

    司重主看向纪夏,语气真挚。

    纪夏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我如何能够相助于你?”

    “我这许多时日,都在研习禁制一道。”

    司重主回答道:“足足年余时日,让我堪堪入门,没想到入门之后,却窥见整座太都,都被一种强大的禁制笼罩,这道禁制之宏伟,让我大为惊讶。

    后来我感知禁制中的灵元,才察觉到如此玄妙的禁制,原来出自尊王之手。”

    纪夏从七首神鸟裴恒手中,获得镌刻了三万灵禁的禁制石板之后,每日研修禁制大道,数千个日日夜夜都不曾偷懒。

    再加上从最开始就有宗方檀香提升悟性,后来又有噎鸣秘境,润世天云。

    他而今已经将两万一千道禁制,尽数破解,运转、构筑由心。

    这样的造诣,哪怕是在百域之外,也能够被无数灵禁灵师,称一声“大师”。

    纪夏听到司重主的话语,好奇道:“重主想要让我教授你禁制之术?”

    “并非如此。”司重主面色竟然出奇有了几分苦涩。

    “我想要将禁制一道研习到尊王的境界,不知需要花费多少时日,就算是以我的天资,可能也需要数百年。”

    纪夏愕然。

    司重主身为帝朝贵胄。

    他的天资毋庸置疑,必定算得上绝顶。

    这样的存在,禁制之道到达他的境界,都需要数百年时间?

    忽然之间,纪夏略有些明悟。

    他的灵禁研修速度,能够如此神速,其实更多原因,是因为他站在裴恒前辈的肩膀上。

    裴恒给纪夏的禁制石板是他六百年以来,关于禁制一道的心血。

    纪夏传承禁制石板,起点自然要比需要自己摸索的司重主高出不知多少。

    “看来裴恒前辈确实给了我一件大礼。”纪夏心中暗想。

    司重主继续道:“我今日前来觐见尊王,是想要尊王助我,想要请尊王在我体内种下一道禁制。”

    “嗯?”纪夏越发疑惑,就连一旁安稳饮酒的白起,面上都闪过一丝诧异。

    他们对于司重主的要求,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你体内种下禁制?”

    “正是如此。”

    “这是为何?”

    司重主忽然叹息一声。

    “我曾经无意之间,步入旧渊。”

    纪夏和白起对视一眼,并不开口,继续听司重主说话。

    “旧渊之中,我在偶然之下吞食了一颗魔果,魔果之中孕育了一只骇人魔怪,从此这只魔怪与我的神渊融合,日日夜夜折磨我、蚕食我。

    从那时起,我就只能封死我的神渊,甚至困锁我的神台,否则那只魔怪,就会脱困而出,占据我的肉身,我需要花费无数代价,才能将他镇压下去。”

    司重主语气唏嘘。

    但是话语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却让纪夏感动微微有些惊疑。

    司重主话中之意,是他已经修成神渊!

    这是纪夏亲眼得见的第一尊神渊。

    “那么,当初截杀司重主,后来又被造梦吞噬的司黎主,最低也是一个神渊境界……辛亏当初遇到司黎主的时候,是造梦鬼宫,灵元修为都被压制,否则也许我一个照面,就被司黎主弄死了。”

    纪夏心中略感庆幸。

    旋即他心中轻笑一声:“在无垠蛮荒这等恐怖的吃人地域,光有强大的实力并不够,还需要有凌驾于无数生灵的机缘、气运才行。”

    纪夏的话语,并不是什么谬误的言论。

    光就百域之地,生灵,何止数百亿。

    如此宏大浩瀚的世界,承载了没有穷尽的生灵。

    其中的天骄自然也不计其数。

    天赋鼎盛者不知凡几。

    同等天赋之下,何人能够脚踏枯骨,更上一层楼?

    自然是气运更厚重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