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七十七章 探查琉砚上岳(4K)
    太苍在飞速发展,而百域其他国度,则已经开始爆发大规模的混乱。

    阴影死国大军屠戮诸多王朝的符文影像,在短短几月之间,传播开来,令百域诸多生灵惶恐不安。

    这样的影像甚至流入了太苍,但是因为玄秘阁严格控制影响的流传,所以并没有引起太苍子民人心混乱。

    毕竟现在三千余万太苍子民,很多人对于太初王的信任还不能让他们克服恐惧。

    太初王屡次创造奇迹的场景,在他们那里,也不过仅仅是太苍土著口口相传的传说。

    但是大体上,太苍确实是最为平静的一个国度。

    “而今包括云丛上国在内的十余座王朝,被阴影大军占据、肆虐、屠戮,其中的生灵已经快被杀死一半。”

    张角、白起、玉藻前、贤慎都安坐在太和殿中。

    张角干枯的面容上,没有表情:“我的太平魔物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来自那些王朝方向,惊人的煞气和血肉气息,只怕已经有数十亿生灵死去。”

    纪夏大约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他平静开口道:“伏梁死国降临,所为的就是杀戮,收割生灵体内的灵魂,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掣肘,恐怕他们可以杀的再快一些。”

    玉藻前一身宽大红衣,气质绝伦,她脸颊上泛着若隐若现的金光,让她更添几分神圣气息。

    她出声道:“伏梁死国太强大了,以至于让无数国度都失去了抗争之心,仅仅十分之一不到的死国城池之中,已经涌现了七十余位神台,而且这些神台神通强大,灵元涛涛,和百域寻常神台相比,强出了许多。”

    “那就只能被杀戮了。”

    贤慎道:“我从来未曾想过,整座百域会面临如此可怖的浩劫,这场浩劫中,恐怕九成九的生灵,都将化为枯骨……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未免太过残忍。”

    白起饮了一杯酒,感慨道:“能够将一座人族皇朝炼入秘境,那等的可怖存在,和寻常生灵相比,生命层次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几乎是云泥之别,那等的存在,有了玄妙至极的力量,只会想要变得更强,蝼蚁的生命,又何足挂齿?”

    他想了想,忽然开口道:“仙秦始皇帝嬴政便是如此,论功绩,他乃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皇帝至尊,但是论心性,他看待许多生命,不过是炼药的药材而已。

    这样的存在,已经难以用世俗的道德、伦理、规则去衡量,也许他们内心,就只有自己。”

    纪夏听出白起的唏嘘。

    张角和玉藻前对视一眼,似乎对于白起口中的仙秦始皇帝嬴政很感兴趣。

    “我这次召唤你们前来,是为了派遣两人前去琉砚上岳查探。”

    纪夏的目光掠过众位强者的面目:“否则三山百域遭逢大劫,盘踞琉砚上岳的绝昇皇国强者如果撤离百域,我们寻找师阳,解救被关押的上岳强者的计划,也就遥遥无期了。”

    极为神台强者俱都颔首。

    张角道:“我的太平魔物已经确定了琉砚上岳的大致方向,我如果不去,恐怕诸位无法找到上岳的方位。”

    纪夏认同道:“既然如此,有劳大贤良师了。”

    白起正要开口,却听玉藻前笑道:“上将军还是坐镇我国,毕竟要统领万军,玉藻前擅于隐匿幻术,跟随大贤良师前去,应该也能够帮得上一点忙。”

    贤慎正要开口。

    却见纪夏点头道:“既然如此,就由张角和玉藻前同去,此次目的是为了探查琉砚上岳的境况,倘若上岳之中有绝昇皇国强者存在,就绝不能暴露踪迹。”

    张角和玉藻前双双起身。

    继而郑重向纪夏行礼,应是。

    饮宴之后,张角、玉藻前化作流光消失不见,朝着琉砚上岳所在之地疾飞而去。

    纪夏远望两人,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按照司重主提供的信息,绝昇皇国乃是接近帝朝的国度,国中甚至有神泽强者坐镇其中。

    他们镇灭琉砚上岳,拘拿上岳强者,就算百域实力孱弱,强者不多,绝昇皇国相应留下的强者也必然不会太强。

    但是倘若多留几尊远神台强者,对于如今的太苍而言,也是不可逾越的高山。

    “大贤良师、玉前娘娘的手段都极为诡异,如果琉砚上岳中,没有神渊强者坐镇,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王上不必担忧。”

    白起大致看出了纪夏神色中埋藏的担忧,出言宽慰。

    纪夏轻轻点头。

    “只是不知道师阳到底是否还活着。”

    纪夏心中轻叹一声。

    旋即心中决意道:“如今百域遭劫,如果琉砚上岳中的绝昇强者不多,那就将他们镇灭,死无对证,加上百域之中有伏梁死国、幽魂内域多方诡异势力,又有神秘大能的威严笼罩,我就不相信绝昇皇国胆敢大张旗鼓进去百域!”

    他思绪之间,神色逐渐变得冰冷。

    眼神没有任何掩饰,杀机四射。

    一旁的白起目光也逐渐变得冷漠。

    他被纪夏召唤出来,眼见无垠蛮荒人族处境,心中也深埋杀念。

    仙秦人族,征服宽阔中原大地,无数种族,无数神魔都要俯首。

    否则就要身死道消。

    可是到了无垠蛮荒,人族国度弱小不堪,人族生灵孱弱无力,即便是人族那些隐秘的上岳、秘境似乎都要隐匿于世。

    更有数百万人族的上岳被皇朝肆无忌惮的屠戮。

    上岳强者一半被屠杀,一般被接入灵器,不断结出珍贵结晶,供他们修行。

    这样的惨状,确实令人杀机大炽。

    “不知道三山之外的人族国度,究竟处于怎么样的一种境地。”

    贤慎突然感慨。

    “怎么一种境地?”

    纪夏忽然想起凶羊皇朝献祭人族的景象。

    “人族始终不曾有立身之地。”他在心中默默道:“大鼎、大息,难得涌现的人族神朝仅仅统治了几千年就国祚消亡。

    伏梁皇国即将成就帝朝,却被神秘大能炼入秘境。

    便是隐匿世外的人族上岳,也会被皇国屠戮。”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茫然。

    “如此困难重重,即便成就神国,都有可能被未知的力量磨灭,那么,我发展太苍,又有什么意义?”

    他思虑良久。

    眼神逐渐坚定下来。

    “倘若固步自封,安于弱小,那么不用那些未知力量、神秘大能、神庭皇朝前来镇灭太苍,太苍早就已经亡于契灵、百目手中。

    不必多想也能够知道,以后这样的磨难,必然少不了,所以并非是太苍想要兴盛,而是太苍不得不兴盛、不得不强大,否则……太苍随时都有可能灭亡。”

    想通此节,纪夏的心念顺畅了许多。

    等到贤慎、白起两人告退,进行了许久的日常修行、研习。

    因为有润世天云的笼罩,纪夏的修行速度、对于禁制大道的领悟、对于其他诸多神通、功法的参悟速度,都提高到了一种令人咋舌的程度。

    他原本就是天骄级别的人物。

    天赋鼎盛,天资无双于三山百域。

    有了润世天云,以玄妙难测的力量,强行提升他三倍的修行速度、领悟速度。

    现在的纪夏,就是一尊不折不扣的妖孽。

    在噎鸣秘境中修行四五日之后,纪夏站起身来,拿出上虞令牌,开启门庭,进入上虞天内。

    上虞天中,仍旧有无数财宝横亘在大地、虚空中。

    让纪夏垂涎三尺。

    “可惜不能将这些东西带出去,否则,如此数量的财宝,也许足够太苍发展到帝朝。”

    纪夏对着天空中一条粗壮有如真龙一般的天灵脉发呆。

    纪夏的诸多空间宝物中,所有灵脉都是地灵脉。

    地灵脉之间,也有品秩划分,品秩低劣的可能仅仅包含一两万元晶左右的灵元量,比如太苍得自女丈的那条新生灵脉,就仅仅蕴含了一万元晶左右的灵元量。

    而品秩寻常的地灵脉可能蕴含数万元晶的灵元量。

    至于品秩最为高绝的地灵脉,甚至可能蕴含九万、十万元晶的灵元量。

    这种绝品地灵脉,如今纪夏空间宝物中约莫一千五百余条的地灵脉中,也就只有区区三十余条。

    少得可怜。

    而天灵脉,比起地灵脉,珍贵太多。

    一条天灵脉,即便品质低劣,都蕴含了百万元晶的灵元量,是绝品地灵脉的十倍。

    而一条绝品天灵脉,甚至是绝品地灵脉灵元量的百倍,也就是说,其中蕴含了千万元晶的灵元量。

    由此可见,此刻纪夏眼前的天灵脉究竟有多么珍贵。

    可惜,如此珍贵的宝物,纪夏只能过过眼瘾,却不能带出去。

    如今皇苍镇元熔炉中的皇苍元躯,已经日渐成熟。

    现在的元躯已经能够吞噬“天位”级别的灵金。

    但是吞噬速度比起吞噬“上玄”灵金,要明显缓慢很多。

    天位灵金中的珍贵精华和玄妙力量,让皇苍元躯之中,充斥了数之不尽的力量、潜能。

    这具躯体已经强大到了某种程度。

    比起身而为神台的秘龙君都要强出不知多少。

    纪夏一直都在考虑皇苍元躯的用法。

    随着元躯不断变强,他对于皇苍元躯用法的考量也逐渐变得慎重。

    倘若将这具躯体随意送予某个灵魂,一则无法确定那个灵魂得到皇苍元躯之后的忠诚程度。

    毕竟陡然拥有可怖的天赋,是否还会愿意屈居人下,这是一个问题。

    即便有陆父之约一类的誓约规则约束,但如果生出二心,那个灵魂也就配不上皇苍元躯了。

    而另一方面,寻常的灵魂,只怕无法发挥皇苍元躯的惊人潜能。

    纪夏灵识注视着皇苍炼元熔炉中的皇苍元躯,正在不断吞噬被纳入熔炉中的灵金。

    心中暗暗猜测:“依照元躯惊人的底蕴,元躯如果能够拥有神智,能够修行,他只怕出世就能够凝聚神渊。

    况且,皇苍元躯体内还有一轮诡异的稚嫩太阳,那轮太阳的来历,神秘而又非凡,其中也许隐藏了某种惊天的机缘。”

    纪夏暗暗揣测许久,探手之间,手中多了一册玉简。

    他缓缓打开玉简,只见其中文字密密麻麻。

    每一个文字之中,都蕴含了海量的信息。

    首先映入纪夏眼中的,是一行文字。

    第二玄躯分魂之法!

    “也许能够将皇苍元躯炼制成为第二玄躯。”

    纪夏心中暗暗考量。

    这一册第二玄躯分魂之法,纪夏得自席襄的空间宝物—吞天蛤蟆雕像。

    其中详细记载了玄躯法门。

    席襄的第二玄躯,曾经许多次刺杀悬云王的巍袭,就是由此玄躯法门炼制而成。

    纪夏早在许多时日之前,就已经详细的看过了这卷玄躯秘典。

    他深深研究玄躯之后,却又觉得这种法门有许许多多的缺点。

    而且大多都无法挽回。

    其一:分魂之后,本体的修为、灵识力量都将大跌,这是玄躯法门的通病,也许有更加玄妙的法门,能够避免这种缺点,但是这样的秘典,一定珍贵非凡,莫说百域之地,恐怕诸江平原、众多皇朝帝朝,都不曾拥有。

    其二:这个缺点更加致命,分魂之后,一旦玄躯的灵识比本体强大、修为比本体高深,本体也许就无力掌控玄躯。

    更可怕的是,也许玄躯会产生自我意识!

    第一个缺点倘若仅仅只是让纪夏犹豫。

    那么第二个缺点,却让纪夏从心底排斥玄躯法门,直至彻底打消将皇苍元躯炼制成为第二玄躯的念头。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皇苍元躯脱离我的掌控,宁可毁掉他,也不能让他产生一丝独立的意识。”

    纪夏心中的想法十分简单。

    就算真的要将皇苍元躯炼制成为第二身。

    那么第二身也只能成为他思维的衍生,只能成为他思维掌控之下的第二躯体,成为纪夏臂膀一样的存在。

    绝不容许他有任何的自我意识。

    “但是我心中的要求好像太高了,这样的法门就算存在,得到它的门槛恐怕也极高。”

    纪夏心中暗叹一声。

    眼神始终落在皇苍元躯上。

    这样一具躯体,就算是眼界极广,背景极为神秘的养邪扇中妖灵王者,都为之疯狂、眼热。

    不惜回答纪夏的许多问题。

    而且现在的皇苍元躯,似乎远远不曾达到极限。

    活生生就是一座神藏一样的存在。

    放着这样的神物不去使用,不将这等神物的效果发挥到最大,纪夏总觉得很是可惜。

    “最好可以炼制成为我所想的那种第二身……可以随意伪装成为一种无双血脉,继而打探隐秘,乃至前往神国一观……”

    纪夏思索许久。

    最终无奈。

    “也许以后会有机缘,让我能够解决玄躯所有的隐患,铸就自身手臂一般的第二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