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五百六十四章 生的希望(八千字更新求订阅)
    纪夏思虑至此,正要询问。

    却听到重主主动道:“绝芜皇所在的绝昇皇国,是诸江平原之外,最接近帝朝的强大国度,其中不乏神泽强者……”

    纪夏面色再度微变。

    神泽强者之于如今的太苍而言,真正算得上短时间乃至长时间内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原来这尊伟岸君王的来历如此不凡。”

    纪夏心中自语:“如此一来,师阳的大仇要报起来,就困难了许多。”

    但是好在琉砚上岳在百域之中,师阳他们不曾被转移到绝昇皇国中,而是被留在了百域。

    如此一来,依照百域的力量层次,看守琉砚上岳的存在中,估计也不会有神渊强者。

    杀鸡焉用牛刀?

    绝昇皇国只需要部署几尊神台,由一尊乃至两尊远神台统御,就能够保证琉砚上岳万无一失。”

    纪夏思绪敏锐,一念之间,就已经对绝昇皇国在琉砚上岳中,留下的力量做出了细致的估算。

    而且倘若不出什么意外,纪夏的估算可能八九不离十。

    “如今的绝昇皇朝,并不知道百域这块养魂地中,被豢养的灵魂将要被尽数收割……等到死国降临,也许琉砚上岳中的看守力量,还会被加强。

    或者,师阳等一众琉砚强者,都将被带离百域……”

    纪夏思忖之间,重主仍旧在慢条斯理的品尝玉案上诸多美味。

    这种美味,就便是在重神帝庭,也难以享受。

    纪夏从重主这里,得到了许许多多极为有用的讯息。

    对于重主也有了些许好感。

    “阁下的名姓就是重主?”纪夏询问。

    “我姓司。”司重主并无忌讳,坦荡回答道:“司乃是重神帝姓,我而今被逐出帝庭,便自称重主,不想再使用司姓。”

    对于司重主的家事,纪夏并不好奇,也并没有询问的打算。

    纪夏又询问了司重主一些百域之外的情况,两人饮宴许久,司重主才离开王庭,回到府邸之中。

    而纪夏目送司重主离去。

    心中略有感慨。

    “司乃是重神帝姓……如此说来,这位司重主乃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现在的纪夏对于皇朝有了初步的认知。

    对比之下,也就能够知道重神国力,何等的可怖。

    毕竟还未脱离皇朝的绝昇皇国,就有神泽强者坐镇,而且军力肯定强悍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境地,那么成就帝朝不知多少年的重神帝朝不知有多么强大。

    而司黎主以及司重主,能够冠以帝姓,就变不是真正的皇子之尊,哪怕只是区区王侯之子。

    对于一般的王国,乃至皇国而言,也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身份之尊重,远非区区王朝上国君王能够比拟。

    “这司重主倒是坦荡,能够自己说出自己已经被逐出皇庭……”

    纪夏心中赞道:“而且这样的事,从他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任何的滞涩、悲恸、愤怒。

    由此可见,他对于重神国帝姓贵胄这一身份,看的并不如何重要。”

    能够轻易舍弃如此尊贵的身份。

    这样的少年,也能够称为少年英豪。

    纪夏思绪纷飞之际,有一道道神台强者的神识涌来。

    和纪夏的神识碰撞。

    纪夏面色颇为意外,徐徐点头。

    不多时有四尊身影从玉乾宫外走入。

    他们周身充盈着不凡的气息。

    尤其是巨冶王,身穿魔灵铠甲,将他原本就堪称鼎盛的肉体力量,提升了一个境界。

    而今巨冶王的战力,堪称近神台鼎峰。

    哪怕是悬鹤,他也能硬撼。

    四尊魔莲雕像归来,便意味着前来攻伐太苍的国度,已经被剿灭大半。

    其余四尊魔莲尊者,可能因为所要剿灭的国度太过遥远,所以还未曾回归。

    但想来,以神台尊者的速度,最低只需要十天,他们就会归来。

    “距离日寂结束只有仅仅几日……

    倘若乘衣归所说不差,那么秘境门庭洞开就在这几日之间。”

    纪夏面色变得有些冷峻。

    他周身有灵元涌动,继而流出,在虚空中构筑出一幅地图。

    正是新太苍方圆六千里国境的地图。

    地图上,有一个个闪亮的标记,足有十余道。

    仔细看去,这些标记的位置,其中除了太都、苍城、承古、驱云四城之外,还有十几道,正是即将要新建城池的所在。

    “骸骨秘物已经被部署完毕。”

    纪夏看着这幅地图:“即便明日秘境洞开,我太苍也足可以容纳上亿人口……

    而且……骸骨秘物还剩下许多,随时都可以再行部署。”

    纪夏满意的看着地图。

    地图上的亮光标记,代表着因为白骨门庭碎裂,产生的骸骨秘物,太苍将会在这场大劫中,拥有最为可贵的希望。

    这让纪夏的内心,安宁不少。

    忽然。

    纪夏突发奇想:“死国阴影大军,不会靠近这些骸骨秘物气息笼罩的地域……那么我如果用骸骨秘物将亡守门庭围住,那是不是意味着,死国阴影大军就不会降临?”

    他念头至此,立刻被自己逗笑。

    “如果真的能够用这等小手段就消弭掉百域劫难,那么那尊将三山百域当做养魂的大能,就不足为惧了。

    也许正是因为天地之间有生的规则,所以才会有骸骨秘物这等奇物的存在,但是倘若骸骨秘物影响了死国阴影的重要使命,那么骸骨秘物将会有什么变化,谁都不得而知。”

    纪夏轻笑间将自己脑海中怪诞的想法驱离。

    “也不知道星曌族兄是否已经准备妥当?”

    早在纪夏得到骸骨秘物的那一天,纪夏就已经致信宫星曌。

    信中并没有言明骸骨秘物的存在。

    但是却让宫星曌聚拢大符生灵。

    大符人口本来就并没有多少。

    只有两千万不到。

    但是即使如此,一国生灵聚集到南北两处,却也十分不易。

    “巨冶。”

    纪夏轻声开口。

    一身魔灵铠的巨冶王立刻从众魔莲尊者中走出。

    纪夏微微扬手。

    一件玄方宝物出现在空中,飘向巨冶王。

    巨冶王将这件玄方宝物拿在手中。

    纪夏命令道:“你将这件玄方宝物送去大符修养上宫,亲自交给符生王,宝物之中有我的灵识,符生王自然知道该如何部署。”

    巨冶王领命离去。

    白起和张角联袂而来,和巨冶王擦肩而过。

    “大符乃是兄弟之邦,送给他们两块骸骨秘物,用以庇护大符子民。”

    纪夏轻声开口。

    白起和张角俱都微微点头。

    白起道:“我已经命令三艘玄极宝船驰援大符,帮助他们转移子民。

    符生王大约是觉得过意不去,昨日又送来了三十条灵脉,说是答谢太初王庭来援。”

    纪夏笑道:“大符财大气粗,三百年来不断的积累,让星曌族兄的底蕴深厚,区区三十条灵脉,我们不必客气,收了便是。”

    白起温和一笑,道:“已经收了。”

    纪夏从上首站起,踱步而下。

    张角的声音愈发有些清冷:“死国阴影大军降临,到时候只怕不受死国侵袭的太苍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为了生存,百域中的神台、灵府都将会前来太苍,不论他们是为了褫夺太苍恩能够阻挡死国大军的隐秘,还是仅仅为了栖身太苍,对于太苍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纪夏嗤笑一声:“我吸引诸多王朝前来攻伐就是为了未雨绸缪,让他们敬畏太苍、惧怕太苍,顺便充实魔莲法坛,证明太苍有强大的国力。

    等到秘境降临,我们只需要在雄厚国力的基础上,雄踞旬空域,混乱的诸国能不能联盟都是一件未知之事……

    就算他们真的联袂而来,太苍掌握了如此财富,我只需要诱敌以骸骨秘物,合纵连横,就能够让他们自相残杀。”

    张角目光趋于沉静,道:“尊王高瞻远瞩。”

    纪夏出奇的看了张角一眼,笑道:“能够获得大贤良师的称赞,实属不易。”

    白起也和煦道:“王上的心智愈发成熟了。”

    纪夏摇头叹息:“在这么一座危机四伏的吃人世界,如果不成熟一点,恐怕不知什么时候,就被种种磨难吞噬了。”

    白起和张角相视一眼,也轻轻点头。

    不论是仙秦、还是神魔大汉,论及诡异、凶险程度,却还是不如无垠蛮荒。

    无垠蛮荒中,似乎万事万物,都充满了神秘、未知的凶险。

    有些可以规避,有些则突然降临,让人猝不及防,避无可避。

    所以只有强盛的硬实力,才能够保证太苍国祚不灭,才能够保证人族安稳度日。

    白起和张角坐在殿中桌案前。

    纪夏将方才从司重主处得到的讯息,尽数通过一道灵识,分享给张角和白起。

    张角沉吟了许久,开口道:“既然王上猜测如今关押着人族强者的琉砚上岳中,并没有太过强大的存在。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在绝昇皇国因为死国阴影增派战力或者迁移牢狱之前,将琉砚上岳中的绝昇强者尽数灭去,救出被关押,被用以产出珍贵晶石的人族强者?”

    白起也道:“能够尽早出手营救,也许会有更多的人族强者存活。”

    纪夏思索片刻,道:“这些只是我的猜测,琉砚上岳如今真正的看守力量究竟有多强,还是未知。

    如此死国即将降临,死国降临之后,会是怎么一种大恐怖,怎样一种混乱局面,还未可知……

    冒然出手,只怕会乱了太苍的部署,平白损失战力,而且极有可能会将太苍暴露在绝芜皇视线中。”

    白起和张角听到纪夏的话语,俱都深深点头。

    张角道:“既然如此,我继续派驻秘影,远远探查琉砚上岳境况,我等则先静观其变,等到死国阴影降临,看一看形势,局面,在伺机而动。”

    白起接过话头,继续道:“既然绝昇皇国战力如此强大,那么我们就算要行动,也需要隐藏身份、敌意,不能引起绝昇皇国怀疑,死国降临之后再伺机动手,反而能够起到隐蔽作用。”

    纪夏轻笑道:“大贤良师和上将军分析的都极有道理。”

    他向两位太苍重要人物敬酒。

    满饮杯盏中的清酒之后,纪夏神色变得肃穆。

    话语中带着一丝凝重:“即便太苍有了骸骨秘物,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我总觉得这次大劫,除了死国之外,还有危险降临……”

    他话语骤然停顿。

    脑海中一道被他忽略的讯息一闪而过!

    “养邪扇中的妖灵君王曾经告诉我,亡守秘境门庭洞开,幽魂禁域的封印也会洞开……

    其中诸多妖灵也将走出,步入三山百域!”

    纪夏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曾经多次在典籍中看到、听他人说过,幽魂禁域妖灵走出,也是为了行屠戮之事!

    但是如今相隔许多岁月,很多王庭已经忘却了幽魂禁域的可怖。

    有些王庭,比如云齐王的云丛上国,则认为许多年来,百域战力都有不小的进境。

    而妖灵修为想要进境,比起寻常生灵,都要缓慢。

    所以云齐王理所应当的认为,百域已经不必在恐惧与幽魂禁域中的妖灵大军。

    “某种程度上,云齐王猜测的没有错,那尊年轻的白衣妖灵君王,修为不过神台,就算是远神台,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抗衡的存在,毕竟百域神台数量已经超过两百……”

    纪夏想到这里,目光变得严肃至极。

    “但是!”

    “那尊被关押在养邪扇中的妖灵君王,曾经和我说过……以往的幽魂禁域中走出的妖灵,不过是外域妖灵,而他只是幽魂禁域外域君王……

    禁域内域之中的妖灵,更加可怖!更加强大!”

    百域大劫,原来并不仅仅是死国大劫。

    倘若不出纪夏所料,幽魂禁域中的强大妖灵也将从中脱困!

    他不由想到通过溯源灵坛看到的那尊庞然大黑山。

    其上涌动的玄妙、神秘、可怖、澎湃的气息,还令纪夏记忆尤新!

    大黑上中流出的鲜血、传递出来的伟岸力量都让向来自信无比的纪夏,瞬间冷汗连连。

    “如果幽魂禁域内域中,那等神秘的大能脱困而出。”

    “如果他真的对生灵有杀戮之念。”

    “那么百域中,真的有‘生’的希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