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一十三章 异类生物管理和控制司【5k字】
    伏梁尊皇伏都屹和阴影少女雾弥的突然来访,让纪夏对于无垠蛮荒的残酷更为了然。

    但是不管怎么样,每日的时间,还是在一样流逝。

    上百块骸骨秘物,被一百座国度使者带出太苍。

    其中有王朝国度,也有良善的弱小国度。

    同等大小的骸骨秘物,也许一座强大王朝带出去,需要整整两百条灵脉。

    但太初王庭和天军上府售卖给良善的弱小国度,也许就仅仅需要两百颗灵晶。

    这种买卖,看似极不划算,辛牙还曾经劝谏纪夏,不必施怜于那等微末小国。

    因为那些小国生灵极为弱小,不值得纪夏浪费如此贵重的宝物。

    纪夏却并不认同辛牙的说法。

    他曾在贤慎面前道:“太苍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一味求取财宝,甚至不惜完全阻绝这些弱小生灵的生路,那么太苍的文明、传承中就只有利益,纯粹利益维系的传承,也必定不会长久。”

    哪怕辛牙和他的观念不同,但是辛牙劝谏于他,他也十分高兴。

    一座国度,自然也要有铁石心肠的大臣,倘若全部都是心地善良、悲天悯人的臣民,那么这座国度一定无法存续太长的时间。

    饶是太苍放弃了很多收益,将很多骸骨秘物低价售卖给了弱小国度。

    可是太苍的收益,仍然十分夸张。

    足足一万五千条地灵脉,被装入一百五十个玄方宝物之中,落在了纪夏手中。

    曾经外出征伐“邪魔诸国”的太苍军伍也已经安然归返。

    他们不仅带回了诸多邪魔诸国王族贵胄、强者、修士的头颅,还一并带回了约莫七千条地灵脉。

    几乎将这些邪魔诸国的所有底蕴,全部挖空。

    也让百域许许多多的王朝有了清楚的认知。

    太苍不可敌。

    在如今的三山百域中,如果有种族、有国度和太苍为敌,和人族为敌。

    那么他们必将灭亡。

    甚至不用等伏梁死国出手,也不用太苍神台强者出动。

    包括玄风穷奇军、太苍银卫在内的军伍一旦出动,玄极宝船的阴影一旦破云而出,等待着众多邪魔国度的,就只有强者尽死,军伍全军覆没的结局。

    于是太苍真真正正成为了百域第一国度。

    而在不久之前,人族还仅仅只是百域众多种族中,十分弱小的族民。

    太都中。

    几乎每一日都有大量的外国史称前来瞻仰这座雄城,一睹太苍风采。

    仅仅如此倒也罢了。

    很多王朝的贵胄,拿着外策玉牒出使太苍,居住半年时间都不离开。

    这引起了太苍外策司警觉。

    在太初王纪夏的诏令下,外策玉牒开始有了期限。

    不论是哪一国的大人物,想要进入太都,就必须经过外策司面试,在面试中,一旦表现出有滞留太都的倾向,那么就要被遣返本国。

    经过了面试,也不代表着能够长期居留在太苍。

    外策司开始对经过面试的使者、商贾们发放一种有期限的外策玉牒。

    这种玉牒被纪夏命名为外策玉照。

    “玉照分为短期玉照,能够居留太苍七日。

    普通居留玉照,能够居留太苍一月时间。

    长期居留玉照,能够居留太苍半年时日。

    不管是哪一种居留玉照,除非有要务,否则一年之内,不得申请第二次,太苍一向重商,等到百域趋于稳定,太苍还将发放行商玉照,各项规章还将变得宽松许多。”

    在外策司主堂前,各色的种族都排成了长队。

    他们往往衣着华丽,往往身上有强大的灵元波动流转,不难看出他们乃是百域诸国之中,非常显赫的贵胄。

    但在太都,在外策司前,他们就像是排队买菜的太苍大妈一般,整齐排着长队,眼巴巴等着如龙一般的队伍一步一步往前蹿。

    看起来倒是非常可怜。

    外策司主殿石阶上,一位躯体挺拔的少年官吏身穿青色朝服,肃穆而立。

    他高声为这些外来使者讲解新的“玉照”诏令。

    有他国使者高声问道:“难道不能在太苍永久居住?”

    那少年官吏沉着回答道:“可以。”

    众多他国贵胄俱都喜出望外。

    现在的太苍,是百域中最最安全的地方。

    哪怕有些国度从太苍获得了避劫宝物,能够规避死国大军。

    可是这些避劫宝物,往往只能够笼罩一隅之地,最大的也不过笼罩一城。

    自己国度中的贵胄、族民使用尚且不够,又怎么会轻易让其他种族的生灵占据名额?

    而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在无垠蛮荒,早已经被实践、总结了几万年,乃至几十万年。

    而太苍不同。

    太苍根本就没有将他们这些“异类”放在眼里。

    就算是“非我族类”,可是在太苍强军眼中,一旦这些弱小的异类胆敢作出出格的事,砍去他们的头颅,挖出他们的心脏,所谓的“其心必异”也就停止了。

    再加上整座太苍方圆六千里地域,伏梁死国大军都未曾入侵,地域广大,可以容纳很多生灵。

    更可况,进了太苍,那么必然不会出什么意外,再也不用担心伏梁死国突然来袭。

    于是许许多多的其他王朝贵胄,就想要获得太苍永久居留的权利。

    这样才能够高枕无忧,不必担心自己的头颅被死国阴影将军一剑砍了。

    “如何才能永久居留太苍?”

    又有一尊他国灵府匆忙询问。

    “想要获得太苍永久玉照,就要对太苍有所贡献,第一种途径,为太苍贡献三十条灵脉,第二种途径,灵府以上他族修士,可以立下陆父之约,宣誓效忠太初王庭,从此无论大小战事,都要成为前茅,甘愿为太苍赴死。”

    少年外策官吏眼中露出一抹真挚的笑意。

    “任何种族生灵,只要能够完成这两条途径中的任意一条,就能够获得太苍的永久居留权。”

    众多排队的生灵哗然。

    他们千思万想,从来没有想过太苍永久居留玉照的获得门槛,竟然如此之高!

    三十条地灵脉!

    灵府修为!

    这种门槛几乎能让无数生灵退却。

    少年外策官吏轻咳一声,众位排队者的思绪又转移到他的身上来。

    “而且我太苍太初尊王有令,他国王室贵胄,只能够走第二条途径,也就是强者途径获得太苍永久玉照,身为王室贵胄,拿着子民产出,却在关键时刻退却,是为尊王不齿。”

    原本有些面露喜色的王族顿时面色变得极为精彩。

    “如此说来,有了永久玉照,从此就等同于太苍子民了?”有一位他族灵府强者询问。

    少年外策官吏摇头,道:“不等同,只能够永久居留,却不能享有许多太苍子民的权利,但是久居太苍,应尽的义务,却仍然要尽到。”

    有生灵小声道:“这不公平。”

    “无垠蛮荒本来就不公平。”少年外策官理直气壮开口,道:“你等在外等候吧。”

    远处太先上庭览天台上,纪夏背负双手,眼中大日轮转,外策大堂前的一切,都落入他的眼中。

    他身旁是迟景上神迟渔和阙乐。

    一尊神祇,一尊神台,她们两位前来太先上庭,觐见纪夏,汇报之前朝会时安排她们去办的差事。

    “你们是否觉得太初王庭太过残忍?”

    纪夏远远望着外策大堂道:“明明太苍地域辽阔,能够容纳许多生灵,让这些生灵进入太苍,就能够保住他们的性命,可是我却设置如此高的门槛,将他们拒之门外。”

    迟渔和阙乐听到纪夏询问,俱都微微躬身。

    旋即她们又相视一眼,阙乐道:“尊王是不是觉得我们愚笨?”

    迟渔也笑道:“我们也活了许多年,虽然偏居一隅,但得益于噎鸣秘境,也有充足时间,观看无数典籍,知道了很多的道理。”

    “太苍现在地域虽称辽阔,但是国中的子民却也不少,足有一亿七千万,这些子民中,极大的一部分都是出鹤之战前迁来太苍,太苍王庭倾力栽培这些人族子民,让这些人族子民从此挺胸抬头,通读太苍典籍,从而在心中埋下传承和文明的种子。

    这种境况下,如果任由其他成体系的文明流入太苍,就会对太苍子民心中萌芽的种子发生偏曲,甚至人族血脉也将变得不纯……”

    迟渔娓娓道来,纪夏眼中闪过赞赏,缓缓点头。

    等到迟渔说完,纪夏才道:“你说的原因只是其中之一,归根结底……”

    纪夏说道这里,略一停顿,眼神转向阙乐。

    “归根结底,是百域其余种族,太过弱小了。”

    阙乐沉稳道:“太苍乃是人族的国度,尊王乃是人族,人族强盛,则太苍强盛,所以即便有百域人族极其弱小,太苍也不会放弃人族。

    可是其余种族不一样,他们已经无法跟上太苍的脚步,太苍的资源也不足以分摊给大量其余种族生灵,培育起来耗时耗力且先不论,总归不如花费大量资源培养人族来的踏实。”

    迟渔微微一愣。

    纪夏却缓缓点头。

    他眼神深邃,远望天际。

    “太苍是一座国度,不是一个渺小的生灵,很多时候这座国度可以良善、可以道德,因为太苍需要积极向上,需要有旺盛生命力的传承。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太苍就要充当救世者的角色,那样只会把太苍拖垮,只会为太苍平添许许多多的不稳定。

    就算我纪夏圣母、就算我悲天悯人、就算我想要广施仁德,从而满足自己,

    可是在这些品性之前,我还有独属于我的身份。”

    纪夏头颅微微扬起,继续道:“我是无垠蛮荒人族,我是太苍尊王,我是百域人族共主,有时候我不能仅仅满足自己可耻且旺盛的圣母欲,我需要端坐王庭,看着太苍兴盛,看着人族崛起,甚至需要我亲自出手,碾死来敌。

    所以我必须要摒弃一切无用的仁慈和良善,当某些仁慈、良善于太苍,于人族有益时,我会保留他们;

    当某些时候良善、仁慈会对太苍产生坏处的时候,我就将这种心绪镇压。

    你们懂了吗?”

    迟渔和阙乐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一抹敬服。

    她们恭敬行礼,应是。

    “神象国可以看在阙乐的颜面上,获赐两块骸骨秘物。”

    纪夏微微拂袖,对阙乐道:“你多次为太苍冲锋陷阵,多次面临强大的敌人,对于这样的功臣,太苍不会吝啬。”

    阙乐头颅低埋,轻声道:“是。”

    她的声音非常轻,可是听在迟渔耳中,却能够清楚的听出其中饱含的感激之意。

    “我命你们探查太苍六千里方圆之内的妖灵、妖兽,你们探查的如何了?”

    纪夏又问。

    迟渔双手递上一枚玉折。

    纪夏躯体丝毫微动,一道灵元流转出来,玉折立刻徐徐悬浮而起,落入纪夏的手中。

    纪夏打开玉折,扫了一眼。

    继而满意点头。

    “拟诏。”

    纪夏开口,虚空中立刻有阴丁的身影浮现出来,他手中拿着玉笏,又有玉笔,纪夏每说一句,他便一丝不苟的记录一句。

    “传诏太苍境内所有妖灵、妖兽,一旦修成神通,则必须尽快前往太苍南禁密林登记,领取妖牌,一旦修成灵府,必须详细记录化形样貌、灵元波动、妖体形貌等诸多属性。

    自此所有太苍境内的妖物,必须要受到太苍辖制,缴纳贡税。”

    这时,白起和杨任正并肩向览天台走来。

    纪夏并不一言而决,问道:“上将军、太岁,你们以为如何?”

    杨任以前是商朝大夫,治政才能本就不差。

    纪夏询问,他轻整衣冠,回答道:“既然身在太苍土地,受到太苍庇护,又有充裕灵元享用,也不必招致他国灾祸,这些妖物、妖灵自然要受太苍辖制,至于缴纳赋税,也就更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我太苍人族子民都需要缴纳税赋。”

    白起想了想,道:但也不必苛以重税,所要缴纳赋税的多少,可以根据他们的出身,如果他们自幼居住于太苍境内,赋税可以少一些,如果是近几年迁移来此,赋税就要高一些。”

    “记下来。”

    纪夏道:“组建异类生物管理和控制司,由纹野担任司主,海嗅河中的妖灵弃隐担任副司主,尽快拟定对于太苍境内妖灵、妖兽的完备管理方法,不能任由它们再混乱下去。”

    览天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

    异类生物管理和控制司?

    这是什么名字?这么长?

    纪夏眼中闪过一丝追忆,这是他前世的取名逻辑,今天他兴趣起了,也就随意了。

    他微微思索,又道:“简称异控司吧,如果发现魔物,也依照异控办法管控。”

    阴丁拿着记录了许多内容的玉笏,身形逐渐隐没。

    “太苍正在逐步完善。”

    阴丁离去,白起感叹道:“还记得我刚刚降临无垠蛮荒,太苍一应规制都非常混乱,而且弊端也极多,不过短短几年,太苍诸多规制已经越来越完善了。”

    迟渔轻笑,百媚顿生,道:“还要得益于尊王诸多奇思妙想。”

    纪夏神色沉静,在览天台上的躺椅上躺下。

    他闭目道:“这些时日,太苍经过出鹤之战、邪魔诸国征伐、骸骨秘物售卖三种途径,共计收获了三万七千地灵脉,再加上一些零碎所得,太苍的地灵脉储备,已经超过了四万条。”

    迟渔、阙乐都略微呆滞了一下。

    四万条地灵脉,毫不夸张的说,几乎占据了整座三山百域一半以上的灵脉数量。

    这等恐怖数量的灵脉,即便是已经位居近神台的迟渔、阙乐都惊讶非常。

    倒是杨任和白起除了有些欣喜之外,再没有什么反应。

    “四万条地灵脉,对于三山百域而言,数量算是极为可观了。”

    纪夏脸上也带起笑容道:“如此一来,太苍其后三四十年的靡耗,应该已经足够,可是太苍向来没有管理财政的府阁,以往都是各个府阁上递奏折,再由王庭拨付款项。

    如此一来,所要拨付的款项少倒也罢了,可是一旦款项多了起来,王庭毕竟是中枢,所要处理的要务太多,难免疏漏,所以我想要组建一座新的府阁,专司财政、钱币、灵田、赋税、俸饷,乃至户籍等事宜,让政务体制愈发完善。”

    白起等人对于纪夏的想法,没有半点其他的想法。

    杨任想了想道:“一国财政,乃是命脉之一,这座司财府阁的府主人选,一定要慎而重之,他的能力、他的品性、他对于太苍的忠诚,都极为重要。”

    纪夏叹了一口气:“财政政务,不同于其他政务,这位府主还需要有天赋,需要有极强的治财逻辑,否则太苍钱币体系,必然就会有漏洞产生……这样的人,我苦思冥想,都没有想到。”

    “不必急于一时。”

    白起道:“太苍而今人口众多,如此数量的人口之下,自然掩埋着很多天纵之才,如今不过是还没有探头罢了。”

    纪夏颔首。

    想了许久,他突然道:“听说我那未曾谋面的七叔,之于算术和剑术两门大道,都有极深的造诣,如果他在,我也就不用如此费心……”

    “也不知道我那名为‘纪苏’的七叔,如今在哪里。”

    “也许已经死了吧,否则以太苍如此声威,他应当听到一些风声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