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二十五章 仙唐诏煌琼令【七千字】
    神秘宝伞打开,五尊绝昇先灵展露身形。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者、青年。

    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他们如同深渊一般深邃无法衡量的力量。

    他们身形明明就和寻常的人族生灵异样的大小。

    但是他们站立在虚空中,就好像五座沉重、庞然的山岳,让人心生敬畏。

    五座神渊,横立虚空,让虚空中数十座神台都黯淡无光!

    这些绝昇先灵曾经是鼎盛的绝昇族强者。

    他们老朽之后,无法突破神渊,成就神泽,而且寿元又即将终结。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便用秘法,转化为一种奇异的生灵,栖居于神秘宝伞之上。

    寻常陷入沉睡,一旦绝昇皇国需要他们,他们便从宝伞中苏醒过来,贡献出浩瀚的伟力,碾碎绝昇皇国的敌人。

    而今,这些先灵眼中是浓浓的杀意。

    “人族在无垠蛮荒各族眼中,不过是丧家之犬,即便人族有强大存在存世,却只能够隐匿在难以被发现的地域,否则就要被强者吞噬,连带他身后的隐匿势力都要灭亡。”

    五位先灵齐齐化为流光,迸射而来。

    他们并没有冲着杨任、白起、张角,亦或冽暮而去。

    而是如同彗星一般,冲向纪夏!

    “集结我们五尊先灵之力,将你在雷霆间轰杀,让此间人族彻底少一位人族修士,然后在慢慢炮制其余人族神渊!”

    五尊先灵,五座神渊,轰然镇压而来。

    神渊之上,有无尽的灵元长河奔流而出,在他们秘藏运转之下,化为一道道大神通,镇压而下!

    整座巨大足以容纳上千万人的恐怖山岳,在如此爆炸的力量下,开始寸寸消融。

    是的,这座承载了琉砚上岳的山岳,不是在崩塌,而是在消融?

    五尊绝昇神渊先灵的力量,让他们身后五颗落日放射出来的光芒具有无尽的穿透性。

    光芒过出,寻常生灵,就要尽数死绝!

    “人族秘境修士,还请看一看我绝昇族的强大。”

    桀旭王悠然端坐在空中,白衣飘舞,器宇轩昂,爆发出强烈的自信。

    “绝昇族有如此的伟力,才能够肆意凌虐人族上岳强者,肆意将人族数百万生灵尽数镇杀,困锁残魂,让他们物尽其用!”

    他眼神灼灼定睛着纪夏道:“你也一样,等到你被五尊先灵击杀,我也会讲你们的神识、残魂困锁,届时姜先、姜初唯一的希望破灭,我就不相信绝昇得不到秘楼,不相信绝昇无法获知凰梧秘境的所在。”

    桀旭王语气高高之上,他轻扬起头颅,挥斥方遒。

    他的神识震颤,只一瞬间他张狂的话语就通过神识传递而来。

    与此同时,五尊先灵在须臾间,就已经到了纪夏眼前。

    无尽的威压弥漫,让周遭一切都开始蒸发!

    死亡距离纪夏近在咫尺。

    “无垠蛮荒终究是强者为尊。”

    纪夏心中轻声低语,手中那块刚刚拿出的令牌猛然照耀出一种奇妙的光芒。

    光芒之中仙气流转,又有紫光萦绕。

    仙气和紫光之间,一块巨大的令牌从中显露而出!

    这块令牌巨大无比,好似可以遮蔽天穹。

    令牌之上,那是一座座秀美山川,是一座座宫殿楼阁,是一道道烟花巷弄……

    这些景象栩栩如生,就好像尽在眼前。

    纪夏得见这块令牌,嘴角掠过一丝笑容。

    随即他神识跃动,注入庞然令牌之中!

    “仙唐诏煌琼令,启!”

    纪夏思绪流动,他的神识在眨眼间化为三滴灵露,落于仙唐诏煌琼令上。

    三滴灵露即将落在琼令上,忽然从琼令之上,吹拂来四面八方的微风。

    将三滴灵露随意吹动。

    纪夏神识所化的三滴灵露,被肆意吹动,无迹可循。

    最终同时落在庞然琼令上的三处地域。

    一处酒楼、一处青山、一处军营!

    玄妙神音忽然响起。

    五尊先灵一道道神渊携带大神通镇压而至。

    偌大山岳已经消融三成。

    正在倾力大战的杨任、白起、冽暮,以及已经飞出了极远,正在护持人族残的张角,齐齐看向纪夏,眉宇中忧心忡忡。

    “这尊人族强者,我不惜召唤出先灵,也要将其击杀,因为,他可能是一尊人族圣体!他身后那座神台,太过玄妙,让我嫉妒,让我道心有缺!”

    而桀旭王却满目杀意,面色仍旧沉静,好像已经预知了纪夏的死亡。

    最为担忧的是纪夏身后太皇黄曾神台中受庇的姜先岳尊、姜初。

    他们并不知道纪夏的强大实力,也不知道纪夏擅于缔造奇迹。

    在他们眼中,即便是一尊圣体,被五尊神渊联袂攻伐,也只能够饮恨当场。

    纪夏身死,琉砚上岳的希望,也就此消散!

    五神渊至,天地暴动。

    朗朗乾坤成为朦胧一片。

    入目皆是一式式可怖的大神通。

    “绝昇裂泽天神功!”

    “落日七大式!”

    “杀芒玄印!”

    “五岳神光!”

    ……

    一式式无限接近神法玄术的大神通,演化了玄妙,震动了天地。

    五尊先灵中,甚至有人变成一轮落日,翻滚、燃烧、镇压而来。

    纪夏上空,仙唐诏煌琼令上的酒楼、青山、军营也在这时,震颤脱离琼令,猛然变大,挡在诸多大神通之前。

    “仙唐神人,现。”

    纪夏福至心灵,闪电般伸出手指指点三座建筑。

    这一刹那,一切仿佛都变得极慢。

    三座建筑门庭洞开,三道门庭,各有一道人影走出。

    青山中,走出一位手握一支神妙毛笔的束发青年,眼中仿佛有无法看穿的深邃。

    酒楼中,走出一位佩剑的文士,一声雪色衣衫,看起来无比超然,浑身散发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剑意气息。

    军营中,一尊双手持双斧,躯体魁梧,身穿珍贵至极的宝甲,面有浓髯的大汉走出,威严怒目。

    三尊仙唐神人走出。

    至强的无上威压从他们体内迸发出来,照耀了古今,璀璨了当代!

    他们站在虚空,就好像此间一切大神通都已经黯淡无光,就好像有无匹的威能在时时刻刻绽放!

    此刻,五尊先灵镇压而至,大神通如潮水涌来!

    此间所有人的神识都已经锁定纪夏。

    他们清楚的看到从虚无中,突兀走出的三尊神人,心中愕然无比。

    下一刻。

    他们得神识感知下,却看到纪夏也猛然坐下,身后有金光宝座显现。

    继而他轻声道:“斩了他们。”

    辰星无神典运转、辰星君张目之下,神识力量空前爆发。

    于是这一道神识讯息,落入此间所有强者的耳中。

    甚至穿越了距离,穿越了空间,落入青塔之中!

    辰星无神典疯狂运转之下,一道道光幕出现在每一层青塔中。

    光幕上,是上岳战场。

    被关押在青塔中的上岳强者,感知到这股汹涌力量。

    无论是青塔一层、二层中的神通、驭灵,还是三层、四层中的灵府、神台。

    他们艰难抬头,奋力撑开眼皮,看向虚空中的光幕。

    光幕上,一座少年模样的存在,高坐于无尽虚空之上的宝座。

    他一身华贵银衣,气息尊贵、神秘、强大,面容只有沉静,眼中却杀意盎然。

    众人得见光幕中的少年,感知弥漫在虚空中的纪夏神识,眼中忽然有灼热光芒!

    他们清楚的察觉到,宝座上的少年也是人族!

    尤其是四层中关押着的琉砚神台—喊痛的老妪、老者、青年、喝止老妪的女修,以及众多神台,眼中的升起浓郁的希望。

    与此同时,他们也清楚的看到了少年对面的五尊绝昇先灵,齐齐镇压而至的景象。

    诸多被关押的人族心中,升腾起一股浓郁的担忧,有些人心房甚至在打颤。

    他们不想要这尊强大人族身死,不想让希望破灭!

    下一刻。

    纪夏身影传来。

    “斩了他们。”

    声音就和他的神色一般沉静。

    他身前的三尊强者突然动了。

    腰间配剑的雪衣剑客风姿无双,他眨眼间抽出手中的三尺长剑。

    无尽的剑意横盖天地,剑势弥漫,澎湃无比。

    手中执笔的青衫人,笔墨一动,刻画出一座巨浪狂风的海洋。

    刹那间,这座海洋具现出来,其上浪潮拍击,狂风呼啸,镇压而去。

    躯体魁梧的持斧大将,胡须根根如刺,双斧如同开天,一劈而下!

    绝世的双斧,带着毁灭般的力量,碾压而去,无匹的威势,震颤了虚空,滚滚杀气滔天而来!

    三尊仙唐神人,在纪夏一声令下之间,齐齐出战。

    刹那间,剑光蔓延、怒海咆哮、杀气如潮!

    滚滚伟力爆发而出,仅仅一瞬间,就将五尊绝昇先灵的无双大神通尽数淹没、撕碎、消弭。

    神通碰撞,庞然山岳一半彻底化为齑粉而去,只有青塔悬于虚空之中!

    所有得见这一幕的上岳修士、绝昇强者、姜先父女都双目圆张,难以置信。

    桀旭王也猛然从灵元宝座上站起来,注视前方的虚空战场。

    纪夏神色丝毫不变。

    三尊消弭了强绝攻伐的仙唐神人转身,向纪夏行礼。

    纪夏侧头看了他们一眼。

    忽然指了指远处的桀旭王,问道:“你们谁愿意去砍下他的头颅,拘拿他的神识、残魂?”

    白衣剑客当先向前一步,再度向纪夏行礼。

    纪夏微微点头。

    雪衣剑客脚下,忽然又一座青莲盛开,承托住他的躯体,他手中的剑,化作一道光芒匹练,照耀天地。

    一道道悠扬剑音,奏鸣而起,蕴含了无尽的玄妙。

    青莲、剑音、长剑、雪衣,一同构筑了一片盛景,剑意冲天而起,三尺长剑横立虚空,其上无尽的莲花朵朵绽放,无数青莲上无数莲叶,皆是无尽的剑意,令人敬畏。

    桀旭王应战,身后落日落下里许,手中的宝珠化作庞然大物,威压一切。

    “我这一式神法,名为绝昇落日神法,是我绝昇族绝学!”

    桀旭王向后一步,站在落日之上,身躯无比庞大,他运转神法,与雪衣剑客的青莲剑意碰撞,虚空轰鸣,威势蔓延三千里!

    他神识涌动,语气极尽凝重:“你的剑意神法叫什么?你又是谁?”

    雪衣剑客容颜如玉,身姿无双,他游走在虚空中,无尽的青莲绽放开来,漫天盛开,剑意勃发。

    却根本不理会桀旭王的询问,神色甚至没有任何变化,视桀旭王若无物,好像桀旭王不配知晓他的神通,不配知晓他的名字。

    五尊先灵被三尊仙唐神人逼退,而今瞬息喘息之后,他们眼见雪衣剑客与桀旭王大战,就想要趁机斩杀其余两尊神人,以及神人身后高高端坐的纪夏。

    他们终于明白不可轻敌,眼前的敌人强大至极。

    五尊先灵齐齐运转一道道神法、玄术,这些神法、玄术近乎是绝昇皇国最巅峰的传承。

    而今施展出来,天地色变,虚空生白!

    纪夏面对这样的攻伐,毫不色变,他仍旧高坐虚空,眼神凝视战场。

    仙唐执笔青衫人、持斧大将齐齐迈出一步,一步之下,数十里地域被他们跨越而去。

    持斧大将双斧高悬、落下,血色闪烁,杀意滔天,一股莽穿天际的气息弥漫出来。

    他两斧斩断一道玄术,看向在青莲剑意中沉浮的桀旭王,狞笑道:“好叫你知晓,我乃是混世魔王程咬金,横压仙唐诸界,无人胆敢在我斧下抬头!

    那持剑的剑客,是仙唐青莲剑圣李白。”

    他的笑声愈发高亢:“在李白青莲剑歌之下,你这样的逆贼,起码死了一万个!”

    执笔青衫人静谧站立在虚空中,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执笔刻画下一道道异象。

    他笔下,虚空中有星辰坠落、有雷霆轰击、有雾霭弥漫。

    这一切都成为了真实。

    他和混世魔王联手之下,五尊绝昇先灵诸多玄妙的神法都被磨灭。

    神渊先灵在无数异象中挣扎,在漫天的杀意斧光中沉浮!

    纪夏太皇黄曾神台之中的姜先岳尊,看到如此强大的人族强者,激动的浑身发颤。

    他颤抖着身影看向那尊执笔神人,问道:“这位存在,不知叫什么名字。”

    “他是吴道子,画圣吴道子。”

    姜先、姜初身边,研究禁制的纪夏神识化身,突兀开口。

    “画圣……”

    姜初喃喃自语:“以圣为名……”

    咔嚓!

    一声轻响。

    姜初和姜先只觉得自己的躯体一轻!

    困锁他们灵府、神台、神渊秘藏的禁制,竟然在顷刻间化为了虚无。

    如此玄妙的禁制竟然被解开了?

    “封秘大禁是绝芜皇留下的禁制,他布下两道禁制足足花费了月余时日,而且布完禁制之后,萎靡了许多。”

    姜初苍白面容红晕阵阵,无法理解。

    “怎么那尊银袍存在,仅仅只是派遣两道神识化身,就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解开禁制?”

    纪夏的神识化身打断了姜先岳尊父女的震撼思绪,其中一道神识化身消弭不见。

    另一道开口:“这导元针还需要你们自己努力,我冒然出手,只怕会伤及你们的脑域、识海。”

    姜先岳尊、姜初顿时反应过来,他们满含感激的朝纪夏行礼,继而盘膝而坐,运转力量,一厘一毫逼导元针出体。

    下一瞬间,纪夏的神识化身,出现在青塔第四层,将众多神台修士体内的禁制齐齐解开。

    又放下一瓶龙血奇莲丹,在众多神台无措的眼神中,神识化身消散。

    虚空战场中的大战还在持续。

    手持飞电神枪的杨任,金丹神眸金光毕露。

    他的身影闪烁在虚空中,眨眼间出现在百里之外,再度眨眼,出现在咫尺。

    杨任周遭,两尊神渊与他大战。

    一位是咒离,一位是那尊长角的神渊魔怪。

    杨任手中飞电如同神光,疯狂蔓延,威能堪比神法。

    他的金丹神眸好似能够洞察一切的攻伐,往往神通未至,他已经看出了破绽。

    咒离咒纹不断涌现,神渊魔怪化为千丈巨魔,搅动风云,但却奈何不得杨任。

    杨任面容始终冷漠,身体周遭有云霞对他窃窃私语。

    白起也独身对战两尊绝昇神渊。

    他将周遭数百里之地囊括入伏尸百万的远古战场异象中。

    白起化身披甲的大将,血海化为一个个持戈的军士、墓碑被掀开,诸多被白起斩首的君王,长出躯干、四肢,成为他麾下的将领。

    在痛苦的嘶嚎中,为白起征战!

    白起晋入神渊,他身后的异象升华,成为了白起的千军万马。

    这也是一种玄术。

    名为荒古血战大玄术!

    白起指挥万千兵将,冲击两尊绝昇神渊身后的落日异象。

    其中一尊,已经被白起的冥碑镇压,身负重伤!

    三首猎暮妖狼,三只狼首上,顶着大地、虚空、星辰三种异象。

    千丈躯体拥有三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它对战二十一尊远神台,三十尊神台,身上的血色纹路愈发鲜红。

    寻常神渊,根本无法应对如此多的神台修士。

    但是这只被纪夏命名为冽暮的妖兽不同。

    它吞噬、同化了龙血,力量得到了升华。

    它在神渊中,堪称极为不凡的一层。

    所以尽管冽暮无法将如此多的神台斩杀,却也能够暂时牵制住他们,不让他们前去捣乱。

    青莲剑圣、混世魔王、画圣三尊仙唐神人,各自而战。

    李白白衣如雪,剑光璀璨了天地。

    程咬金两只巨斧之下,一尊仙灵被他看去了一半身躯,苦苦挣扎。

    吴道子勾勒出一座巨大的牢笼,将他们两人与五尊绝昇先灵关入牢笼之中。

    这座牢笼好似蕴含了玄妙的力量,将五尊先灵死死压制,影响他们的战力。

    杨任、白起也施展神法、玄术,虽然都是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

    琉砚上岳被关押的强者,都双目通红。

    他的身躯也在隐隐颤抖。

    可是这一次不是因为剧痛、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激动。

    光幕中,占据上风的这些神秘存在,都是人族生灵!

    他们久居上岳,但是琉砚上岳地处百域,被三山阻隔,很少和其余上岳联系。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想到,琉砚遭遇死劫,竟然还有这样一方隐秘势力,不顾自己的安危,前来营救。

    而且,这方势力,竟然有如此多恐怖的神渊强者。

    每一尊都要比岳尊、姜初大人更加强大!

    神渊之境,以一敌二,以二敌五,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们甚至无法揣测。

    纪夏始终坐在宝座上,冷眼旁观。

    就好像一尊冷漠,却执掌了巨大权柄的大帝。

    张角也在此刻,站在一团黑雾上归返,躬身道:“敬告尊王,幸不辱命。”

    所有的残魂都已经被他用那只黑雾大嘴保护起来。

    纪夏微微点头,道:“将那些神台强者都生擒。”

    张角化为浓雾离去,太平古书开天辟地般显现,镇压四方。

    书页翻开,从中不断有一尊尊庞然黄巾力士走出,又有狂风暴雨侵袭而至。

    一片黄天覆盖旧有的天穹,绽放出神妙至极的力量。

    纪夏始终端坐。

    始终威严赫赫。

    他的眼睛有大日、荧惑古星运转,躯体并不庞然,却屹立于天地之中,好似开天辟地以来,他就是这方天地中,最为尊贵的存在。

    “他一定是一尊尊贵至极的王者。”有人窃窃私语。

    “如此强大的君王,即便不出手,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已经能够镇压一切!他麾下的强者,为他而战!”

    “那座神台,与我们的神台截然不同,我体内的秘藏在隐隐发颤,这座厚重至极的神台,也许只有圣体才能孕育。”

    ……

    无数声音此起彼伏。

    而此刻,最先陷入困顿的,是之前自信到极点的桀旭王。

    青莲绽开,剑音蔓延。

    一道剑光冲霄,杀机毕露,甚至淹没了天地,震动了潮海域。

    “按剑清八极,归酣歌大风!”

    一声轻吟。

    剑光锁死一切空间。

    白衣桀旭王眼中终于露出深深的恐惧。

    他仓促之间,手中那颗玉珠升起,撑起无尽光幕。

    与此同时,他手中又有一串银白手串出现。

    手串转动,一道道灵光迸发,转瞬即逝。

    纪夏眼中露出一抹讥嘲。

    桀旭王清楚的个感知到纪夏不加掩饰的目光,也清楚的察知到,自己联络皇朝的宝物,此刻竟然毫无作用!

    怎么可能!

    便是有神泽强者灵元阻拦,都不可能失效的连影灵珠,怎么可能失去效用?

    桀旭王眼中忽然有深深的绝望之色。

    是不是有造诣恐怖的禁制大家,布下了锁空禁制!

    那么……他的目光转移到纪夏身后的太皇黄曾神台。

    果然,黄曾神台中的姜先岳尊、姜初体内的大禁制已经不存!

    他们正在逼出导元针。

    导元针离体之时,就是这两尊神渊恢复力量之时!

    他顾不得多想,眼中决绝之色显现。

    桀旭王双手结了一个玄妙印记,周身秘藏中的力量顿时被全部激发出来!

    噬脉天光大遁!

    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哪怕冒着跌落境界的风险也要奔逃。

    “只要逃出了青莲剑域,与先灵、众神渊汇合,就能够有一线生机!”

    桀旭王发狠,心念大动,天空中那珍贵至极的宝珠狠狠炸裂。

    一道空前厚重的灵元力量,挡住提剑而来的李白。

    他则化为一道充斥着血色的光芒,转瞬而去!

    速度之快,寻常神台,甚至都无法捕捉他的身影。

    众多上岳强者俱都紧张万分。

    光幕上已经没有了桀旭王的身影。

    如果被他逃脱,岂不是功亏一篑?

    骤然间。

    始终端坐在宝座上的纪夏动了。

    他站起身来,摇身一变。

    只见须臾间,他的躯体变化为一尊巨大猿猴,白头红脚,白毛獠牙。

    无尽的凶戮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就好似这尊猿猴乃是掌管战争的神灵!

    玄灵十二变!

    纪夏得自太皇黄曾神台的玄术,此刻终于展露峥嵘。

    这只猿猴,正是其中的一变

    朱厌变!

    高大三千丈的朱厌神兽,低头看向虚空。

    如同山岳的手臂如电,狠狠一握!

    巨大的手掌上满是神光,神光被朱厌伟力捏碎,露出其中恐惧无比的桀旭王。

    三千丈朱厌神兽头颅中,若隐若现的银袍虚影显现出来,轻声道:“桀旭王,不要跑。”

    “你跑了,我那些想要生啖你血肉的上岳同族,就要失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