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六十二章 可灭皇朝【大章】
    危常带着他的邪神祇,在张角的迷雾术法之中,化作一道道阴影,去往百域边界。

    太初王纪夏站在虚空中,脚下有一座太皇黄曾天穹,托住他的躯体。

    在来自杨任的神识中,他的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远处那一团乌云中的强绝力量。

    那里有危常的阴影死神躯体,也有一万八千尊邪神祇。

    每一尊都有镇灭山岳的力量。

    “这一场大战中,如果邪神祇不出意外,能够爆发出他们应有的战力,那么太苍的中层军伍战力,就能够超越绝大多数的皇朝了。”

    一万八千尊邪神祇,来自于危常接近两百个噎鸣年的辛勤铸就。

    太初王庭赐予的无数血肉、地灵脉,以及无条件的支持,致使危常这一尊惊世骇俗的天才,能够毫无忌惮的进行他的研究。

    “我比较担心危常。”

    他身旁的白起开口道:“危常死神躯体中,蕴含的威能强大至极,甚至不必我和张角弱小,但是他埋头研究,却不曾经历过战争……”

    张角也认同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虽然有一万八千尊邪神祇,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邪神祇不过是危常的一具具化身,他倘若出了意外,那么众多邪神祇,也将成为死物。”

    “我已经派遣潮海大尊,前去护持危常,上将军和大贤良师不用担心。”

    纪夏一身银袍,面容沉静而又俊逸,他背负双手道:“危常的力量,只需要保护他自身即可,他是诸多邪神祇的掌控者,他只需要端坐于邪神祇之后,成为熔炉主宰,掌控邪神祇杀戮、征战、屠戮就行。”

    白起和张角想了想,也俱都点头。

    白起道:“出征青地巨族,还有凶羊大军和凶羊众多强者。

    玉藻前麾下,除了四尊凶羊神渊之外,还有一尊绝昇强者正在被她炼为傀儡,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之下,青地族必亡。”

    张角也道:“青地族族民稀少,不过数十万,强如神渊者却有五位,这也是以往凶羊处处落于下风的原因。

    但是现在,凶羊一方却足足多了四位神渊,又有一万八千邪神祇,岂有不胜的道理?”

    纪夏也深以为然。

    他心头则在估算着这一征战之后,他将要获得神树神种。

    “这一战过后,第二座神藏中的,大约就只有六祸苍龙我无法被兑换出来了。”

    第二座神藏中一共六件神物,其中的悬世九重境、神火宗天火秘轴、地崆星都已经被纪夏用琉砚之战中获得的神种兑换了出来。

    现在第二神藏中,就只余留下三件神物。

    其中一件正是神人六祸苍龙。

    虽然镇灭青地之后,纪夏仍旧无法兑换六祸苍龙,也无法升级噎鸣秘境,但是却可以将其余两种神物,兑换出来。

    “等到镇灭青地族,让凶羊尽数掌控青地族疆域,我获得神种,兑换神物之后,就不必担心绝昇那两位极界神渊,和十位神渊存在了。”

    绝昇强者仍旧停留在琉砚上岳旧址,刻画大阵。

    纪夏也并不急于动手,倘若绝昇强者不来触太苍的霉头,他也并不打算冒着暴露的风险,镇杀绝昇强者。

    因为随着太苍国力日益强大,纪夏也深切知晓了皇朝中的巅峰存在,到底拥有何等的伟力。

    “绝昇皇国,起码有上百神渊存在,又有神泽强者坐镇,倘若太苍现在暴露,等待着太苍的将是灭顶之灾。”

    纪夏在心中暗暗盘算。

    “还是要未雨绸缪,在有百分百把握无声无息镇灭绝昇十二强者之前,决计不能冒然出手。”

    “而且也要谨慎防范绝昇强者有能够瞬息报信的强大沟通法门。”

    他正在脑海中思索。

    一旁的景冶道:“尊王,朝会马上开始了。”

    纪夏徐徐颔首,他斜眼看了一眼景冶。

    景冶自从得知景郁消失不见之后,就变得愈发沉默寡言。

    如果不是纪夏拦着,只怕他早就已经出了太苍,去寻找景郁了。

    纪夏拦着景冶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自从察觉到他一道玄妙的隐匿灵阵之后,纪夏就已经命令全国各地的商人、玄秘阁在穿行百域诸多地域的时候,寻找景郁的踪迹。

    依照现在太苍商人的脚步,以及玄秘阁众的神出鬼没。

    如果景郁还在百域之地,总有找寻到的一日。

    这样的背景下,景冶根本不需要外出寻找。

    而且景冶太过着急,就会让自己的生命,不知不觉陷入险地。

    如果景郁已经不在百域……

    那么景冶更不必外出寻找。

    毕竟灵府玄都境界的景冶,还不足以去强大存在无数、辽阔无比的百域之外大海捞针。

    因为这毫无意义。

    “景冶,辛牙已经多次出来讯息,说是这些年月里,百域近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国度,都已经张贴了榜文,寻找景郁的踪迹,你不必太过担心。”

    纪夏走在虚空,出声安慰景冶。

    景冶恭敬行礼,大约是在谢过纪夏的宽慰。

    他头颅低埋,道:“尊王,等我登临远神台,还请尊王能够应允我外出寻找景郁。”

    景冶几次前来找纪夏请辞,想要外出寻找景郁,都被纪夏驳回。

    几次之后,纪夏看到景冶如此担心又分外执着,便应允景冶,容他有自保能力,也就是有远神台修为之后就可以远去诸江平原,寻找景郁。

    纪夏听到景冶的询问,心中无声叹息。

    这便是血脉嫡亲之间的羁绊,明明已经知晓外界有无数的危险,却还如此义无反顾。

    他微微点头,思索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景郁消失另有隐情,也许等你修行到远神台,景郁早已经成就神渊,归于太苍。”

    景冶兴致不高,恭敬道:“但愿如尊王所言。”

    每日一次的朝会,雷打不动。

    尽管朝会在严格意义上,浪费了许多时间,可是纪夏仍旧不打算减少朝会的频率。

    毕竟现在的太苍,不再是以前的撮尔小国。

    如今,太苍有两亿余百姓,需要太苍太初王庭管理、统辖。

    无数政务问题,都需要在朝会上商议、解决。

    在这样的背景下,朝会也许耽误了修行的时间,但对于举国子民而言,却起到了无穷的裨益。

    朝会一直持续到了中午。

    也照例解决了很多问题。

    “也许应该把朝会,也迁移到噎鸣秘境。”

    纪夏皱了皱眉头。

    之前坚持在太和殿进行朝会的原因有很多种。

    比如时常有他国使者前来太苍觐见。

    比如一国朝会,不仅要解决实际的问题,也要开个太苍子民看,增加子民们的信心。

    再比如,这样能够减少噎鸣秘境暴露的几率。

    可是在太和殿召开朝会,确实太过于浪费时间。

    一个上午,约莫三个时辰,有时候甚至是四个、五个时辰。

    如此多的时间,换成噎鸣秘境时间,就能够达到,两日、三日乃至四日。

    “现在的太苍,不再是以前的太苍,等到伏梁大劫消之后,百域就会落入众多皇朝、帝朝的视野中。

    太苍也许会和众多国度,建交、贸易,现在的噎鸣秘境,还处于太都一角,实在是容易暴露。”

    朝会之后,纪夏回归秘境,站在上乾宫览天台上,四下巡梭。

    “也许应该在育奇弥元山种下诸多任意门……再用禁制、幻境、秘物玄术将噎鸣秘境彻底封死……神台一下的存在,仅仅用任意门通行,这样一来,也许会隐蔽一些。”

    想到这里,纪夏不由轻叹一口气。

    他之前曾经在育奇弥元山上,种下宗方檀香。

    得到的结果是育奇弥元山确实可以种出其他神物。

    但是速度却非常感人,种那么多任意门,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长出来,而且会大幅度拖慢灵脉、灵金、灵药等宝物的成长速度。

    “看来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隐患、碍难,彻底将朝会搬到秘境,也彻底杜绝噎鸣秘境暴露的可能。”

    ——

    元鼎三十年。

    在众多诸江平原或强大、或弱小的国度记载中。

    这一年,凶羊国似乎忽然得到了强大的外来力量相助。

    百万凶羊军卒,在一团乌云笼罩下,出征青地巨族部落主城。

    战争一触即发。

    青地族人口极为稀少,数十万青地生灵,每一尊都是强者。

    他们统御了辽阔的疆域,疆域之中又有诸多种族被青地统治,为青地而战。

    当数十尊神台存在,百万军卒带着嗜血的战意杀至。

    青地族毫不畏惧,与凶羊开展。

    两座皇朝开展,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周边的王朝、小国而言,确实是灭顶的灾难。

    在诸多大神通、战灵阵之下,方圆数万里的土地化为焦土。

    山岳被夷为平地。

    原本翠绿的平川上,就像是被陨石、流星覆地而过,满是大大小小的深坑,其中还冒着浓烟。

    凶羊族百万神通军伍,张开口中尖利的獠牙,不理会其上滴落的涎水,眼中闪烁着凶戮的光芒,镇灭许多青地族治下的强大种族。

    又有五尊身高百丈,躯体如同山丘一样的青地族神渊存在。

    他们抬起山岳,扭曲虚空。

    大地在他们叫下颤抖。

    河流都被他们的无双气血蒸发!

    如此恐怖的存在,在隐没于一处云层后面的玉藻前眼中,并没有强大到让她忌惮的地步。

    因为在她冷漠、超然的眼神下,也有四尊强大的九尾凶羊傀儡手握极颠天位灵器,运转大神通,化身顶天立地的凶羊真身,与强敌大战。

    又有一位绝昇傀儡,隐匿于虚空中,伺机袭杀。

    这一刻的玉藻前,散发出的气息,不再是尊贵、妩媚。

    而是充斥威严,气魄无双。

    她一身金纹红衣,端坐于云层之后,祥云化为她的宝座。

    在她身前,有诸多幻象浮现,遮掩她的行迹。

    祥云宝座之后,九条泛着灵光的巨大狐尾,遮掩虚空,封锁天地。

    与她对应的,是极远处一朵乌云之中的危常。

    他已然化身为阴影死神。

    身下是一块块硕大白骨构筑而成的白骨王座。

    危常的表情被隐藏在死神斗篷之下,体内邪神熔炉在疯狂运转。

    他好似来自旧渊的旷古恶魔,无时无刻不再散发出血腥、邪恶的气息。

    最为可怕的,是他躯体周围那一团乌云。

    当乌云散去。

    不仅是青地族一方的强者、军卒,从心底迸发出恐惧之意。

    甚至是凶羊族修士、军伍,也都被刺骨的寒意席卷。

    那些是什么怪物?

    扭曲、恶心、凶戮、残暴、可怕、诡异……

    无数生灵心中涌现出来的各色消极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这些怪物。

    乃是传说中,那些獠牙能够刺穿天地,舌头能够刺入冥府的古老恶魔,论及诡谲,都不及他们。

    一尊尊庞然巨物一般的邪神祇,就如此出现在战场。

    天地之间,各色的腐蚀粘液从天而降,修长恶心的触手密布于战场。

    无数双死寂、冷漠的眼睛,注视着被惧怕占据心神的青地一方强者们。

    迷障、浓雾、黑暗色的浑浊之水、充斥空间的血色、令人发狂的磨牙声……

    种种景象,构筑出一幅扭曲而病态的画卷。

    于是。

    青地一方开始溃败。

    当这些邪神祇的大脚落在大地上。

    当他们体内各色邪恶的力量迸发。

    当黑色的熔炉灵元,化为恶鬼巨口,从诸多邪神祇躯体上显现而出,撕碎、吞噬强大的青地族存在。

    凶羊强者躯体微颤。

    尽管他们知晓这些恶魔,是与凶羊一方。

    可是现在这一幅场景,犹自让他们感到恐惧。

    无法自拔。

    危常阴影死神躯体,此时已经化身千丈。

    他低头看着战场,张开双臂,仿若在拥抱战场。

    远处的玉藻前,清楚的感知到了危常散发出来的兴奋、颤栗。

    “危常大人……好像很喜欢杀戮啊。”

    玉藻前轻声低语。

    与此同时,远处一条漆黑的鲨鱼从远处游动而来。

    携带浪潮,裹挟海洋。

    “潮海大尊出手,青地族已经灭亡了。”

    她的目光还落在远处的危常身上,继而转移视线,看向那些恐怖诡异的邪神祇。

    “一万八千尊邪神祇,可灭皇朝。”

    玉藻前喃喃自语:“就如尊王所言,危常大人是一尊疯狂的天骄,寻常圣体,都不足以与他相提并论。”

    而在太苍观战的诸多神渊存在,见证了这一场青地大战。

    俱都面面相觑,眼神中无法按捺下惊异。

    连白起、杨任、张角、朝龙伯这些见多识广的存在,也是如此。

    而姜先、姜初早已经张大嘴巴,不知所措。

    纪夏看似面色沉静。

    心中却仿若翻江倒海。

    “也只有在太苍这等包容的环境中,才能够诞生这样的奇才。”

    张角突然说道:“换做任何一个秩序国度,危常都会被凌迟处死。

    换做任何一个邪恶国度,危常都会因为被掌权者忌惮、猜忌,而不得善终。

    只有我太苍这一片肥沃土壤中,能够容许邪神祇的诞生。”

    “只有拥有无可匹敌之自信的太初尊王,才能够容许危常拥有这等恐怖的力量!”

    众多神渊也都非常信服杨任的话语。

    因为平日里纪夏对于众多强者包容、表现出来的自信,都被他们看在眼中。

    殿中的姜初也在注视纪夏,心中低语:“尊王气贯星河,目中没有容不下的天骄。

    因为尊王本来就是一尊无可匹敌的天骄。”

    而此刻的纪夏面色丝毫不变。

    心头却有些尴尬。

    其实,连神祇阴君都惧怕的陆父,才是纪夏如此相信危常的原因。

    与他的气魄、自信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