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上位种族的惩罚【大章】
    百域之地,已经一片疮痍。

    大半土地、天空都笼罩了一股极为阴沉、死寂的气息。

    血腥气和尸骸的腐臭味,随着微风传遍四处。

    如果没有太苍出产的巨型除味灵械,那么百域现存的生灵,毕竟被无法驱散的臭味淹没。

    而杀戮仍旧没有停止。

    伏梁死国阴影大军和众多灵府、神台乃至神渊强者,在进行残酷且血腥的屠戮。

    数百上千亿百域生灵,在三十年的屠杀中,已经锐减了七成。

    尸骸遍地,血流成河不足以形容惨状。

    即便被屠戮的种族、生灵多与人族毫无关系,也并非什么良善种族。

    可是人族生就了一颗怜悯之心。

    哪怕是征战无数,杀孽深重的太苍将军,看到百域的惨状,仍旧会心生怜悯。

    纪夏亦是如此。

    所以他心中对那尊神秘大能,充斥了反感。

    那尊存在将百域养为魂地。

    甚至,也许曾经将有六十亿人族子民的伏梁死国,炼入亡守秘境的存在,也是这尊大能。

    而此刻,养魂地已经成熟。

    其中难以计数的子民,被化为阴影的伏梁收割。

    所有一切灾难的源头,便都来自那一尊养魂大能。

    人族会心生怜悯。

    但行走在虚空,一步不知多少里的绝昇强者,似乎已经习惯了如此大规模的杀戮。

    他们眼神平视,神色中毫无波澜。

    哪怕大地上,已经枯骨万里,也不曾透露丝毫的怜悯。

    现代人也许想不通他们的心理。

    就算绝昇族生灵也身具神形,与那些惨死的生灵无二,可是在任何一个绝昇生灵心中,都不会认为同为神形,就应该施加怜悯。

    许多上位种族,视弱小种族为虫蚁,甚至连虫蚁都不如。

    虎豹又怎么会怜悯虫蚁?

    云巅绝昇族诸多神渊,静谧前行,可是他们的神识却在不断翻涌,互相交流。

    “空龙法阵拘拿虚空中的空间痕迹,让偌大空间中的琉砚秘楼气息逐渐显现,可是,为何最终空龙法阵却指向东方?”

    “可惜,没有足够的空龙玉,否则甚至能够直接定位空间力量,琉砚秘楼的踪迹,无所遁形。”

    “不,其实空龙玉的数量已经足够捕捉所有参与的空间力量,也足够直接定位琉砚秘楼的精确位置,现在这番结果,想必是琉砚秘楼受到了其他空间力量的影响、遮掩。”

    “其他空间?难道被那神秘的阴影国度带入了亡守秘境?如此推算,也许镇灭桀旭王、五先灵的存在,便是阴影国度的鼎盛强者。

    诸多强者神识碰撞,互相交流。

    两尊极界神渊,则面色平静,眼神也毫无波澜,行进在最前。

    其中一位是绝昇族男修,身后有一轮落日异象映照而出,将死寂、阴沉的天地都照的通透,猎猎气魄升腾而起,浩瀚威严的气息激荡而来。

    他名为盛危邰。

    是一尊鼎盛的绝昇强者,也是一尊天生灵体!

    在绝昇,他在皇庭中的地位,甚至超越了绝昇十二王中的绝大部分存在。

    原因非常简单。

    便是因为他的强横的战力和凌压众多存在的修行天赋。

    极界神渊境界,再向前一步,便能够成就神泽。

    神泽境界,哪怕是在帝朝,都是极为强横、极为尊贵的存在。

    盛危邰左侧远方,又有一位面无表情的女修,脚踩一条长河。

    这条长河,河水血红,其中蕴含了浓郁的血腥气息。

    女修站在血河浪头,浪潮翻涌,带着她前行。

    她身后已然成就实质神渊秘藏,也比一条血河层层缠绕,就好似一条血色的长龙。

    盛危邰侧头看向那血河极界神渊女修,神识涌动道:“没想到百域之境中,还有一座能够看得过眼的人族王朝。”

    那神秘女修眼中血河翻涌,她的视线仿佛越过了许多距离,落在方圆六千里的太初王朝之上。

    眼中也有几分疑惑。

    “百域人族国度,竟然能够诞生远神台存在,甚至用奇谋击溃了诸多王朝的联军,这等的战绩,确实不凡。”

    极界女修道:“而且,据说这座太苍国太初王是一尊不世出的修行天才,战力强大非常……也许他也是一尊灵体?”

    盛危邰嗤笑一声:“南顔奉首,区区蛮瘠之地,就算有天才,想必也天才的有限,而且即便他是灵体又如何?难道他还敢悖逆绝昇的强大意志?”

    被称为南顔的血河女修看了盛危邰一眼,心道:“这盛危邰确实就和传言中的那般,少年得道、得势,自信非常,甚至有些狂妄自大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感知到了盛危邰强横绝伦的气魄,又在心中喃喃道:“可是他确实是一尊天才,也是一尊强横不凡的战力,在任何王朝之前,他都有足够的资格和实力狂妄。”

    “危邰尊者。”

    又有一道神识传来,本来一同行进的十尊神渊中,有一位身穿白衣,姿色不凡的绝昇神渊赶上两人。

    她道:“我前去诸多百域蛮瘠国度探查,许多国度之主对太苍,对那尊太初王恨之入骨,可是即便是在我面前,他们都将恨意掩埋,不敢显露任何一分。

    又有传言,说是这一座鼎盛王朝,建国不过七八百年时日,短短七八百年就能够拥有这等的威势,莓月怀疑……也许……”

    盛危邰和南顔俱都看了这位气质出众的神渊女修一眼。

    盛危邰思虑一番道:“你是怀疑这座人族王朝,受到了某一座上岳,甚至人族秘境的扶持?”

    南顔微皱眉头,又摇头道:“哪一座上岳、秘境如此大胆?胆敢出世扶持其余人族国度?

    如果被其他皇朝、帝朝强者发现,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毁灭一般的灾难。”

    盛危邰笑了笑,远处太苍边界的巨大城池,已经落入他的眼中。

    “不必猜测,我们需要降临太苍,询问那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太初王,一切也就有了答案。”

    他眼中有凶光闪烁,这一次他不曾有神识传音,而是缓缓开口:“在我面前,除了绝芜尊皇之外,不可有其他存在,被称之为天才。”

    ——

    已然是深夜。

    纪夏端坐在太先上庭,他手中拿着一卷玉简,其中记载了许多国度发生的奇异之事。

    他仍旧一身银袍,长发垂肩,如玉的容颜在眸中角度下,被殿中的明灯照耀,发出醉人的光芒。

    大约过了几刻时间,纪夏的目光忽然脱离手中的玉简,又看了看眼前铺开的纸张。

    纸张旁边,又有一支平平无奇的笔,随意安躺。

    纸张之上,密密麻麻都是文字。

    纪夏仔细看了一眼这些文字,又兀自挥袖,将纸张和妙笔收入神台之中。

    下一瞬间。

    原本因为夜色的降临,而变得昏暗的天空,突兀间,有无数光芒涌动而来。

    漆黑的天空中,骤然间光芒大作,一轮落日没过天际,正在灼烧、正在灿烂照耀。

    无数太都子民得见这样的异象,纷纷好奇走出家门,俱都望向虚空。

    他们依稀见到,虚空中有十二尊伟岸、强横、高高在上的身影,站立在天际落日之上,就好似一尊尊璀璨的神祇一般。

    众多子民大为惊奇。

    就在他们议论之际,又一道沉静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

    “回归家中,不要轻易出来。”

    看了不知道多少关于太初王符文影像的太苍子民,顿时听出这道声音来自于太苍尊王。

    也顿时对这奇异的落日异象失去的兴趣。

    又有街道小吏奔走相告,维持秩序,让所有太苍子民回归家中,紧闭门窗。

    而纪夏难得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袍,负手走出太和殿。

    太和殿门口有一座鸣云皇船早早等候,奢华不凡。

    又有白起、张角、师阳、朝龙伯四尊存在,站在鸣云皇船之前,等候纪夏。

    “我们却迎接一番我们的客人。”

    纪夏眼神沉稳,徐徐步入皇船之上。

    白起微笑,师阳、张角面无表情,朝龙伯化身目光凝重,也都跟着纪夏上了皇船。

    皇船飞翔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瞬息之间,就已经出了太都。

    而在夜幕之下,一道道强横气息一闪而过。

    盛危邰、南顔两尊极界大修士,漫步在虚空。

    他们的速度极为缓慢,身后又有名为莓月的白衣神渊女修,已经一众神渊存在缓缓行进。

    “我们步入太苍边境已经三百里,可是这尊人族王朝君王,却还不曾前来迎接……”

    “他们失礼了。”

    “蛮瘠之地,何来礼仪?等那尊太初王到了,略加惩戒便可。”

    “合为略加惩戒?”

    “嗯……便镇灭一座城池?”

    ……

    神渊强者在无声交流。

    无数岁月中的绝对统治地位、以及强绝的军力、战力,都让这些神渊存在趋于一种高高在上的位置。

    “如人族这般卑弱的种族,即便登临了王朝,可是面对绝昇,却还是要卑微匍匐,否则他们便是怠慢、失礼,失礼自然应该付出代价才是。”

    这样的想法充斥于诸多绝昇神渊的脑海之中。

    又有“念在太苍不过是蛮瘠国度,便轻饶过他。”这等的想法在他们脑海中浮现。

    可是即便如此。

    所谓的小小惩戒,却仍旧要镇灭太苍一座国度……

    这便是上位种族,在面对卑弱种族时,自然到极致的想法。

    “嗯?太苍王来了。”

    有神渊强者神识涌动。

    盛危邰和南顔两尊极界神渊也随意抬头,看向远方。

    却见一座雕刻了瑰丽神兽的浮空宝船,行进而来。

    船头站着五道身影。

    站在最前的,是一位银袍少年模样的俊逸存在。

    正在盛危邰身后的莓月,和其余九尊神渊中,少数的女修,看到纪夏的那一刹那,都微微失神。

    盛危邰敏锐的感知到了她们失去焦距的眼神,他看向纪夏的目光中,闪过一缕杀念。

    向来是天之骄子的盛危邰,眼见这些绝昇女修短暂失神,心中对远处宝船上,那尊俊逸少年君王,多了一抹凛然杀意。

    几尊神渊女修短暂失神之后,一位美妇模样的神渊强者,姣好的面容上多了几分诱人的红晕。

    她转头看向盛危邰,眼中是清晰可见的渴望。

    盛危邰并不开口,而是随意一笑,略略点头。

    那妖艳的美妇脸上的红晕愈发诱人。

    眼中的凶光,仿佛要吞噬了越来越近的鸣云皇船。

    一旁的南顔一动不动,似乎浑不在意美艳妇人的举动。

    无垠蛮荒玄妙功法无数。

    通过某些残忍手段,褫夺男修一身气血、灵元的功法,在正常不过,哪怕南顔厌恶这尊美艳妖妇,但是对她所修功法,却没有任何的偏见。

    她看到盛危邰点头,对于远处皇船上那面目如玉的人族君王,心中生出些微的可惜。

    “倘若你面目生得可憎,气质也不曾如此出类拔萃……也许盛危邰询问你诸多事宜之后,便不会行无端之举,杀戮你等。

    可惜……”

    在南顔的思绪涌动间。

    那座雕刻了奇异神鸟的宝船已经来临不远处。

    那尊皮相出类拔萃的人族君王,站在船头,和身后四尊神台强者,一同向远处的诸多神渊存在行礼。

    “诸强者来临,太苍太初未曾远迎,失礼。”

    纪夏的声音醇厚,面色却始终沉静。

    而诸多神渊强者却俱都皱眉。

    又有一尊拥有三丈躯体的神渊强者面若寒霜,冷哼一声,声音如同雷鸣:“大胆!你们是什么身份,面见绝昇神渊,又有尊者、奉首来临,你们竟然敢施同辈礼!”

    “还不跪伏而下,额帖大地!”

    随着他雷鸣般的声音在虚空中轰然作响。

    一道道雷霆在虚空中炸响,天地都以为这些雷蛇,而变得清澈无比。

    又有一位老朽神渊,眼神阴鸷。

    他干枯的手掌探出,狠狠一翻。

    风云变幻。

    虚空中的云雾缠结而来,化作一只云雾翻涌,其中灵元猎猎的巨手,镇压而下!

    “区区神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嘶哑、老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落入纪夏和白起等人耳中。

    白起本来和煦的面容顿时变得阴沉万分。

    这便是来自诸江平原,最强皇朝的做派。

    一言不合,就要痛下杀手!

    纪夏的面色则带着一缕惊恐。

    他开口惊呼道:“护驾!”

    纪夏身后的张角,顿时举着双掌相迎,身后有神台秘藏破空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