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七十章 传奇:镇压十万天兵天将
    这一座虚幻的国度,随着太苍众人的惊叹,而骤然碎裂,化为虚幻的碎片。

    真实世界,仿佛仅仅逝去了须臾的时间。

    盛危邰面色仍旧疯狂,青灰色的头发凌乱不堪,让他陡然增加了几分深重的戾气。

    他在三尊地崆神渊、三尊仙唐神人包围、注视下,冷眼看着太皇黄曾神台之上静立的纪夏,眼中凶光闪烁。

    身为即便是强盛无比的绝昇皇朝中,有数的天骄存在,他步入蛮瘠百域之前,曾经将这一块土地看做蝼蚁的栖息地。

    百域无数生灵在他眼中,不过是卑弱的下位种族生灵,甚至不值得他多看几眼。

    的确,以往而来,百域上千亿子民,不过区区云丛王这一尊远神台存在。

    远神台修士,在蛮瘠百域中是站在绝巅的存在。

    可是在盛危邰这尊极界神渊眼中,远神台又算得了什么?

    再加上根植入所有绝昇族生灵血脉中的,身为上位种族的超然感,盛危邰曾经认为,身在百域之中,自己便是一尊活着的生灵。

    百域之中,除了那一座阴影国度中的死人之外,没有任何生灵能够与他比肩。

    可是事情的结果,令他心中癫狂的心绪疯狂蔓延。

    一座人族国度——原本被他视作下位种族中的下位种族,却在转瞬间,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

    几尊强横的神渊存在镇杀、镇压了绝昇其余十尊神渊。

    连他这一尊睥睨百域的极界神渊,都被几尊诡异、强横、来历神秘的神渊生灵困住。

    如果没有戮者神像的复苏,他必将陨灭于此。

    一想到自己尊贵的生命,差一点陨落于此,他心中的疯狂、杀意、惊怒就旺盛几分。

    于是当戮者降临,天地中的一切都变为黑白,充斥死寂,充斥静谧之时。

    盛危邰俊逸的面容扭曲,他右手拄着玄烬昇芒长剑,左手抬起,隔着遥远的黑白虚空,遥遥指向那一尊人族圣体。

    “死!”

    盛危邰声嘶力竭:“此间国度所有生灵,都将尽死,都将陨灭于今日,让我见证一座冉冉升起的人族国度灭亡,见证一尊人族圣体的陨灭,见证诸多人族强者的崩落!

    区区百域之地,于我绝昇相抗,当尽死!”

    他的声音如同一道旋风,眨眼间传遍一整座百域之地,甚至诸江平原的边缘,也有诸多国度听闻。

    声音中满含狂怒,满含杀意。

    诸多于太苍不远的国度,有神台存在小心翼翼散发神识,翻越诸山诸河,来临太苍。

    继而他们弱小的神识,被戮者散发出来的黑白域界碾碎,镇杀。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百域国度,都已经知晓太苍遭逢了大劫。

    一尊深不可测,宛若神灵的存在降临太苍,将要灭亡太苍。

    “太苍将灭!有无上存在降临太苍,玄妙黑白域界正在蔓延,万物正在枯死!”

    “哈哈哈哈,太苍威凌百域许多年,今日太苍的报应来了!”

    “太苍于我等有恩,快,派遣军卒,前去太苍边境城池,接引太苍人族生灵!”

    “诸将军!截杀想要援手太苍的国度军士,百域苦太苍久矣,今日太初王、太苍强者、太苍子民死期将至,让他们尽数死在原本乃是百域净土的太苍疆域之内!”

    无数神识纵横,没有被伏梁死国杀戮的诸多国度纷纷有所动作。

    想要助太苍一臂之力者有之。

    默然而视者有之。

    落井下石者有之。

    就连在地崆星,通过地崆星门观战的众多太苍生灵,心中也都涌现出深深的担忧。

    因为他们通地崆星门,清楚的看到,天地万物都被戮者的黑白光影笼罩。

    天地之间一片死寂,死寂之后,万物开始枯死。

    以戮者为中心,向外蔓延。

    山岳开始化为粉末,继而彻底被瓦解。

    树木、河流、未曾开灵智的飞禽走兽也开始相继枯萎,腐烂。

    连空气都蒸发殆尽!

    “这是一种类似规则的力量,强大而无可抵抗。”

    众多太苍神渊,便是拥有极界神渊实力的师阳,也感觉到一股窒息之感压迫而来。

    他身后有大鼎斩灵大将阙斩寺虚影显现,沉声开口。

    “这尊名为戮者的存在,不能单单以境界的高低衡量他,他似乎继承了某种无双存在的规则之力。”

    “这种规则之力正如他的称呼—戮者一般,施加给黑白域界中的万物以枯萎、死亡,波动所有活物乃至死物存在的资格。”

    师阳沉默,巍峨面容上凝重万分。

    石之轩冷哼一声。

    这一尊盖世的魔尊,便是天地崩塌,也无法令他产生惧意。

    不死印催发,这一式代表了毁灭的神法带着翻江倒海之势,轰向黑白域界中心的戮者光影。

    不过瞬息之间。

    师阳、白起、张角、杨任、朝龙伯、寇仲、师妃暄、猎暮、姜先姜初。

    十尊神渊存在俱都神渊横立,神通涌动。

    万古战场、十万冥碑、斩灵刀势、吞天魔怪、雷鸣长矛、紫电冲霄……

    种种神法、玄术异象顿显,天地震荡!

    当如此多的神法玄术混杂,凌压而去,分散击落在大地上,甚至能够将太苍震碎。

    可是,结果却令人惊骇万分。

    在纪夏冷漠的眼神中。

    十余道轰向戮者的神法、玄术。

    竟然也像那些枯萎、腐烂的万物一般,寸寸瓦解。

    “这……”

    琉砚岳尊姜先眉头紧皱,面容上满是骇然。

    他从来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

    一旁的血河南顔,同样感知到来自戮者的沉重压力,她身为极界存在,虽然不曾和万物一般生机消散而去。

    可是她也逐渐感知到来自戮者的压力愈发沉重。

    “这一方天地,只有盛危邰无碍……”

    她目光冷然,注视眼见众多神法玄术消散不见,讥讽大笑的盛危邰。

    继而又看了看远处天穹上,面色似乎有些迟疑的人族圣体,太初尊王纪夏。

    “还请尊王步入地崆星门。”

    杨任目光沉静,沉声道:“戮者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我不信他的力量能够穿越虚空,笼罩地崆星。

    倘若真就那般强大,绝昇皇国早已登临帝朝国格,又怎么会长久停留在皇朝?”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戮者的黑白域界在转瞬间扩张。

    万物在转瞬间枯死。

    诸多太苍神渊转瞬间轰出强横的神法玄术,却被转瞬间瓦解。

    原本迟疑的纪夏听闻杨任的话语,脸上迟疑的神色,在转瞬间敛去。

    他看了一眼身在戮者黑白域界,眼中充斥疯狂、讥嘲的盛危邰。

    也在此刻,神树之上的一道神光忽然从神树上跌落。

    那一道神光从虚无穿梭到现实,落入纪夏的眼中。

    也是在这一瞬间,纪夏深邃的眼眸中,倒映出一片景象。

    无尽的金光,从他的眼中弥漫出来。

    落在戮者的黑白域界之中。

    于是原本天地间的一片黑白,多了奔涌而至的汹涌金光。

    所有人都在此刻感知到了除去沉重之外的第二种感觉。

    那便是颤栗。

    从心底迸发出来的,令他们无法自制的颤栗。

    “太初尊王眼眸中,这一片浩瀚的金光中,究竟蕴含了什么?”

    南顔心中心绪跃动,在不知不觉中,她对于纪夏的称呼,从人族君王、太初、人族圣体,变为了太初尊王。

    众多太苍强者神色中也都有疑惑。

    这些存在也都清楚的感知到金光中蕴含的惊人力量,却不曾知晓金光中究竟蕴含了什么。

    纪夏脑海中,却一片清明。

    “铸神幻玄神光!”

    “能够重现天地传奇景象。”

    他的心头默念第二座神藏中,第五件神物的名讳。

    “不知道这一道神光,究竟能够重现什么传奇景象。”

    纪夏的心中,此刻也颇为忐忑。

    这尊诡异的戮者神像,以及神像中蕴含的奇异规则力量,让纪夏原本为绝昇准备的后招,充满了不确定性。

    于是纪夏所幸祭出了这一道自青地之战之后,就被他兑换出来的。

    “二十枚神种的神物,能够具现出天地之间,诸多传奇的景象……”

    “不知道这些传奇景象,究竟有什么作用,但是想起它的神种价值,想来不会让我失望才是。”

    “倘若灵光中的传奇景象,无法遏制戮者,再使用其他的底蕴,也不迟。”

    纪夏的思绪在转瞬间,就已经权衡了诸多利弊。

    继而从他的眼眸中,有一片汹涌浩瀚的灵光翻涌而出。

    为一切都已经化为黑白的天地增添了一番色彩。

    众多神渊存在眼中满是疑惑。

    盛危邰仍旧疯狂、狂妄,他相信戮者的力量。

    坚信在戮者的力量下,一切不来来历的手段都将化为泡影。

    那些胆敢小看他的人族,那一尊圣体,都将被毁灭。

    “凭什么区区一个卑弱人族,也能够拥有圣体之姿色?”

    他无视眼前的金光,在心中凶戾呐喊:“圣体又如何?未曾成长起来的圣体,在我手中,也难逃一死!”

    戮者光影眼中没有任何情感,他站在虚空,无尽的黑白弥漫。

    万物因此消弭。

    他在这一片天地间,在众多凌驾于亿万生灵的神渊存在面前,就好似一尊神灵。

    势不可挡。

    “传奇景象,显。”

    在戮者恐怖的威势下,纪夏嘴里轻声呢喃。

    与此同时。

    从纪夏眼里弥漫而出的无尽金光,忽然化作倒映在他眸中的那一幕景象!

    轰!

    轰!

    轰!

    无数震天的声响,从金光中传来。

    这些金光在转瞬间化为两半。

    一半上升,一半下降。

    上升的那一半金光须臾间化为一片片厚重、神秘的玄云。

    玄云之上,金光勾勒出一尊尊神人虚影。

    有存在受托神塔。

    有存在三头六臂。

    有存在身躯庞然万丈。

    ……

    这些存在浑身有无数灵光闪耀,他们就好似强横、神秘至极的神灵,让此间所有生灵生出顶礼膜拜的想法。

    这些神人身后。

    金光构筑出无边无际的天兵天将。

    他们身披甲胄,肃穆站在玄云上,眼中燃起熊熊烈火,注视大地。

    其数,足有十万!

    十万天兵天将虚影,威势令虚空颤动,令此间所有存在颤栗。

    站在天兵天将之前那些神人,更是威势凌天,仿若天生的神灵,镇压无尽的天地!

    盛危邰、南顔俱都看到这一幕景象,两尊极界存在,眼中无法抑制的迸发出无法理解的神色。

    “这一道虚影,究竟来自什么时代?什么势力?”

    “难道是上古岁纪的神庭?”

    南顔心头剧震。

    下一瞬间,她心头的剧震,就变成了颤栗。

    一半灵光上升虚空,成为神秘的天兵天将、神人。

    而另一半灵光,下降于碎裂的大地。

    旋即凝聚在一起,化身为一道虚影!

    这一道虚影,站在碎裂的大地上,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着锁子黄金甲,脚踩藕丝步云履。

    手中则拿着一根仿若于大地同重、同体金黄,两头各有神妙金箍的神棒。

    这尊存在被众多神渊看在眼中。

    他的面容模糊,好似这些弱小的生灵,没有资格得见他的真容。

    他一手叉腰,一手持棒。

    披靡眼前十万天兵天将!

    “齐天大圣……”

    远处的杨任带着感叹一般的语气出声,语气中满是崇敬。

    太皇黄曾神台上的纪夏也满脸惊愕。

    “这便是所谓的传奇景象?”

    他俊逸如同天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运气似乎有些……太好了……”

    纪夏的呓语落下。

    戮者的黑白域界还在蔓延,诸多神渊身上的压力骤增。

    转眼间。

    那金光构筑的异象突变。

    大地上的持棒神人一步万里,跨越重重距离,在众人惊异的神色中,狠狠向十万天兵天将挥出一棒!

    这一棒,仿若从大道而来。

    这一棒,似乎能够轰碎星河。

    这一棒,能够扫灭神灵!

    而远处的众神人、十万天兵天将怡然不惧。

    为首的那尊神人祭出七宝玲珑塔。

    又有三头六臂的恐怖存在长枪纵横,镇压万古天地。

    四尊天王跨出一步,凌压无尽空间。

    十万天兵天将结成阵势,有横推诸天之势!

    在众多存在无法理解的目光中。

    两道虚影在众目睽睽之下碰撞。

    继而在转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戮者的黑白域界,被虚影碰撞散发出来的,堪比规则的力量冲击。

    寸寸瓦解!

    诸多存在眼露惊疑,目瞪口呆。

    盛危邰眼中的疯狂已然消散的无影无踪,变成无法理解,变成茫然。

    黑白域界转瞬间就被驱散。

    天地的色彩也于此回归。

    黑白域界崩碎,戮者身上灵动的光影,也转瞬消散。

    他再度变得僵硬,成为一方雕像,跌落于大地!

    纪夏站立虚空。

    他眼中惊奇的神采收敛下来,看向而今还不曾被镇杀、镇压的盛危邰、南顔。

    “将他们镇压。”

    纪夏徐徐开口。

    柔和的话语中,却好似蕴含了无尽的威严。

    除了诸多神人之外,姜先和姜初对视一眼,俱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敬服。

    “尊王究竟获得了何等恐怖的机缘……方才那一方令人难以置信的幻象虚影,究竟来自什么时代?”

    姜先神识询问姜初。

    姜初则始终注视着纪夏。

    她微微摇头。

    师阳转身,看向血河翻涌,想要后退的南顔,脸上露出一丝冷厉之色,他仿佛在自言自语:“即便是在十万年前,几座神国镇压无垠,我也未曾见过如此神异的兵将。”

    只有杨任,好似看透了真相。

    他微微摇头,一振手中的虚影紫电枪,沉默走向还在恍惚中的盛危邰。

    白起、张角、朝龙伯亦如是。

    纪夏向后一靠,太皇黄曾神台中,自有云雾上升,凝聚成为一柄宝座,承载住纪夏的躯体。

    十神渊对阵已然怀疑人生的绝昇极界神渊盛危邰,这一处好戏,他并不想错过。

    “太苍……来自哪里?”

    一道柔和的声音传入纪夏耳中。

    纪夏悚然一惊。

    他连忙转头,一道英武的声影负手站在他的身旁。

    注视在眼前单方面凌压的大战。

    坚毅的面容,英武的躯体,浑身散发出漆黑的光芒。

    这些特征,昭示了来着的身份。

    “伏梁尊皇。”

    纪夏起身,向来者行礼。

    伏梁尊皇并不自持强大,他也向纪夏行礼。

    “你方才构筑出的那一道幻象,你麾下这些强横无比的存在,都令我非常好奇……你身后是否有一座上古人族的遗迹。”

    伏都屹负手看向远处的大战,声音深沉,询问纪夏。

    纪夏右手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立刻便有云雾上升而来,化为宝座。

    伏都屹并不客气,屈身坐在宝座之上。

    “尊皇说笑了,太苍倘若能够收获一座上古人族的遗迹,面对区区皇朝,就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甚至还要劳烦伏梁相助了。”

    纪夏眼中光芒坦荡,随手捏碎了溅射而来的一道神通。

    伏都屹身旁又有阴影凝聚,化作一尊赤着双脚的较小女子。

    她万年不变的僵硬神色上,还带着一抹惊奇。

    正是伏梁死国另一尊强横存在,雾弥。

    雾弥看着纪夏,问道:“你的谋划不曾成功,不仅没有让绝昇强者没有怀疑的退去,还将他们尽数打杀了,结局想必并不会很圆满。”

    纪夏看着这个阴影少女,笑道:“我原本并不想出手,太苍相比全盛的绝昇,差距其实还很巨大,更何况,绝昇皇国有神泽强者存世,而且很有可能并非一尊,在这等情况之下,太苍与绝昇对立,难免有可能招致太苍的死劫。

    但是没想到这些绝昇强者看我们这些弱小种族,便都是卑微的蝼蚁,兴致起了,就要镇灭国度,屠尽全族。

    所以我太苍不得不出手将他们全数镇压、镇杀。”

    伏都屹微微颔首,赞同道:“倘若在灭国灭族之前还畏首畏尾,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强者位居太初王的麾下,受太初王驱使。”

    纪夏脸上的面色柔和了许多,他看着伏都屹和雾弥,又拿出一张纸。

    纸上俱都是密密麻麻的对话。

    正是纪夏和伏都屹用那一对玄界灵笔,互相沟通的记录。

    “尊皇,我承诺欠你一个人情,你将我太苍镇杀绝昇强者的黑锅,转到伏梁的身上……”

    他说到这里,面色多了几分狡黠:“现在太苍又镇杀了如此多的绝昇强者……”

    雾弥苍白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道,她看向伏梁尊皇问道:“你们的约定,还能这样?”

    “他在讹我们。”

    伏梁尊皇面色平静,向雾弥解释道:“这个太初王看似忠厚老实,实际上满脑子想着如何占人的便宜,雾弥,你务必要小心提防,免得上了他的当。”

    一旁的纪夏明明听到了伏都屹和雾弥毫不遮掩的话语,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变。

    就好像他是一个聋子,根本不曾听到他们的对话。

    雾弥看了纪夏一眼,又向伏都屹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要帮他吗?”

    伏都屹瞥了一眼一脸憨厚质朴的纪夏,道:“其实相助于太初,相助于太苍也无妨,毕竟同出一源,而且太初的性子,也极入我法眼。”

    纪夏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正要开口谢过伏都屹。

    却听伏都屹感叹着摇了摇头,对雾弥开口,语气颇为可惜。

    “可惜,已经为时已晚了。”

    纪夏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

    伏都屹继续向懵懂的雾弥道:“太初天赋不凡,又是一尊难得的人族圣体,可惜他的修为还是有些太弱,不曾发觉早在那两尊名为姜先、姜初的人族从那一道神秘星门中走出的那一刹那,盛危邰就用神识点燃了自己神渊中一件极为正规的传讯灵植。

    琉砚之战以及这一场大战的罪魁祸首——太苍之名,此刻早已经传遍了绝昇皇国!”

    纪夏神情骤变,漆黑无比。

    雾弥恍然大悟,有些遗憾道:“既然如此,我伏梁也就无法背下太苍的黑锅了,枉费我配合出演的一出好戏。”

    纪夏睫毛跳动,面容抽动。

    伏都屹坐在云雾宝座上,又摇了摇头,可惜道:“不仅如此,我还感知到一尊神泽存在,正疾驰而来……也许,再过几个时辰就要降临太苍。”

    纪夏面色终于大变,神情仿佛能够凝出水来。

    他目光转移到远处。

    这时,原本还在顽强抵抗的盛危邰,生生被朝龙伯一脚踩入无尽大地。

    师妃暄的通明剑意如丝如缕,刺入他的躯体,让他的神渊躯体,绽放出无数道血线。

    又有三首猎暮妖狼卷动风云,轰出到道道灵光……

    “别玩了,将他们拘拿。”

    纪夏神识跃动,语气极为凝重。

    众多太苍强者怔然。

    他们俱都看到了纪夏肃然的面容,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于是也将玩弄的心思敛去。

    虚空再度开始震荡,神法玄术相继涌动。

    天地再度一片璀璨。

    哪怕盛危邰是极界存在,在太苍十尊神渊的手中,却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短短时间,就被白起一剑斩落头颅。

    头颅又被三首猎暮妖狼吞噬。

    无头的躯体被朝龙伯用一座雷霆牢狱困锁,送到纪夏面前。

    南顔眼见修为还强过她一线,又有绝昇灵器作为依仗的盛危邰被太苍强者镇压,斗志生出一丝裂缝。

    被手持神刀的师阳抓住机会,劈出至强的三刀!

    斩灵三刀!

    阙斩寺赖以镇灭无数强敌的神法刀术由此现世。

    极界神渊南顔,躯体被斩碎,血河被斩成三段。

    想要遁逃的真灵、神识被师阳拘拿!

    自此,来自诸江平原绝巅级别的皇朝之中,走出的两尊极界存在,都被太苍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镇压。

    可是纪夏和众多神渊存在,面色却不曾有丝毫的放松。

    纪夏端坐在云雾宝座上,看向无头的盛危邰。

    盛危邰鲜血淋漓的脖颈上,喷涌出一道灵元,构筑出一颗头颅。

    与此同时,脖颈流出的鲜血逐渐化为骨头、血肉,正在重主一颗真实的头颅。

    他的灵元头颅仍旧在讥讽、在讥嘲、在放声大笑。

    “太初,你端坐于宝座,殊不知这一座人族国度马上就要亡……”

    嘭!

    纪夏指尖一只金乌神鸟飞出,轰碎了盛危邰方才长出的血肉头颅和灵元头颅。

    继而看都不看盛危邰的无头躯体一眼,道:“将他押入牢天神狱。”

    朝龙伯应诺。

    巨大的手掌抓住盛危邰的躯体,消失不见。

    此刻。

    寇仲、石之轩、师妃暄三尊被诏煌琼令召唤出来的神人,向前一步,对纪夏恭敬行礼。

    在纪夏特地起身,回礼之后。

    这三尊神人恋恋不舍的看了这一方真实的天地一眼,消散不见。

    仙唐诏煌琼令召唤出来的神人,仅仅能够存续一个时辰。

    伏都屹和雾弥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他们对于太苍存有浓厚的兴趣。

    远处,一道巨大的妖物身影显现。

    这只妖物身上灵光涌现,身后有九尾,白面金毛,看起来极为神异。

    这等神异的样貌下,这是九尾妖狐倒不像是一只妖物,而是一尊尊贵的妖神。

    除了这只九尾狐之外,九尾狐还衍生出一道灵元,承载了一位灰衣人族修士。

    他的面色苍白,眼中满是血丝。

    这一只九尾狐,和一尊人族修士正是从诸江平原凶羊国度赶来的玉藻前和危常。

    九尾狐靠近纪夏所在的太皇黄曾神台。

    灵光转动,化作一尊尊荣的神女,和危常一同向纪夏行礼。

    神色中还有几分歉疚。

    大约是因为两人到来之时,战事已经落幕的原因。

    纪夏轻轻点头,让两人起身。

    他的神识流转而出,落在众人脑海中。

    众多太苍强者面色更加深沉。

    纪夏忽然咧嘴一笑,他向伏都屹行礼道:“尊皇,前来太苍的,仅仅只有一尊神泽?”

    伏都屹看着眼前这一尊沉静的人族圣体,缓缓点头。

    纪夏神色微送。

    他眼中闪烁出一抹亮光,亮光中满是兴奋。

    伏都屹和雾弥略有些愕然,不明白这尊太初王为什么神情骤变。

    只听纪夏语气中也夹杂着一抹兴奋,开口:“绝昇预估错误了……也有可能是盛危邰于姜先、姜初走出星门之时,还不了解太苍的实力,传递了错误的讯息。

    又因为神泽存在如电一般的速度……致使绝昇仅有一尊神泽前来!

    绝昇其余神渊、大军都不曾进军百域太苍……这其中,大约也有忌惮伏梁的原因。”

    众多太苍神人听到纪夏充斥激动的声音,脸上的凝重之色徐徐放松下来。

    甚至白起的眼中闪动一抹弑杀之色。

    “那尊神泽,想来还不知此间所有绝昇存在,早已经被我们尽数镇压。”

    纪夏越说越兴奋:“而今,即便三尊仙唐神人消散,我太苍仍旧有十余尊神渊!”

    伏都屹和雾弥不知所以。

    他们左右巡梭,不清楚哪里来的十余尊神渊。

    正在这时,方才刚刚到达的玉藻前身后忽然有九条天狐之尾伸展而出。

    天狐之尾挥动之间,显露出一道旋涡。

    旋涡中,有五尊被黑色斗篷包裹,看不清面容的神渊存在走出。

    远处浪潮翻涌,一只墨色鲨鱼在浪潮中浮现身影。

    一旁的危常身上血腥、邪恶的气息涌动。

    令雾弥眼睛微眯。

    仅仅几息时间。

    太苍转瞬间多出了七尊神渊存在。

    在算上拥有神渊战力的纪夏和玉藻前和归返而来的朝龙伯。

    此间太苍神渊战力,竟然已经多达十七尊之多。

    而且,其中师阳是不弱于极界神渊的存在。

    纪夏以及几尊神人,战力也远非寻常神人能够比拟。

    “这些太苍强者,真的能够斩落一尊神泽?”

    伏都屹看着纪夏兴奋的神色若有所思。

    雾弥却摇了摇头:“你们小看了神泽存在的底蕴,神泽存手持玄烬灵器,战力之强横,神渊根本难以想象。”

    纪夏一笑,他看向伏都屹和雾弥。

    道:“尊皇,可愿意于我打赌?”

    雾弥瞪大眼睛看着还有闲情逸致打赌的纪夏,转头对伏都屹道:“尊皇,太初这是有想要诓骗于我们?”

    伏都屹赞赏的看了雾弥一眼,认同了雾弥的说法。

    纪夏尴尬的笑了笑,正要离去。

    却听伏都屹的声音传来:“赌注是什么?”

    纪夏面容上的笑容归返。

    心中斗志昂扬。

    “镇杀了这尊神泽存在,也许就足够召唤出六祸苍龙……

    太苍自此,论及顶部战力,将再也无惧于绝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