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七十九章 活过三世【大章】
    纪夏高坐在太先上庭太先宝座上。

    他眸光清冷,面色沉静,注视着太和殿虚空中的光幕。

    光幕中,绝昇皇国王庭主殿,仍旧闪耀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辉。

    无尽的威严气息,凝聚在虚空中,化作种种狰狞的异兽虚影,朝着纪夏咆哮。

    这些异兽虚影,每一只都有神渊修为。

    他们依托于这一座落日皇宫,是这一座皇宫的守护之灵。

    而殿中分列两旁的绝昇修士、大臣、将军,则面含杀意,他们的目光仿佛透过这一道光幕,注视这远在百域、远在太苍的纪夏。

    纪夏巍然不动。

    他眼中似乎没有任何其他强者的存在,仅仅只注视着端坐在落日宝座上的绝芜尊皇。

    绝芜尊皇的面容,相比纪夏在师阳信件幻象中所看到的面容,更加威严,更加年轻。

    “绝芜尊皇已经登临了极界神渊。”

    纪夏在心中暗中揣测:“而且他散发出来的威势,极为浓郁极为雄浑。比起寻常的极界神渊,不知强大出了多少。”

    正在这时。

    绝芜尊皇身前一位身穿长跑哦,面容神俊无双的白面文士,眼中有雷霆划过。

    他向前一步,隔着光幕直视纪夏双眸,开口道:“面见尊皇,汝当跪伏!”

    白面文士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注视纪夏,声音从那一道绝芜令牌中传出!

    刹那间,一道类似于神兽雷鸣的恐怖音波,从绝芜令牌中传出。

    音波在涌入太和殿的那一刹那,骤然构筑出一尊尊手持神刀的音波存在。

    他们挥动手中的神刀,带着无穷无尽的灵元力量、带着尖锐可怖的啸声,朝着纪夏而来!

    这位白衣文士,不是区区一语!

    声音通过绝芜令牌传递而来,音波竟然构筑出惊人的存在,带着强横的力量,想要镇杀纪夏。

    这无疑是一式极为强大的玄术!

    纪夏看到那些音波神将瞬息而至,目光从沉静变为冷冽。

    可是他的躯体却仍旧一动不动,甚至秘藏都不曾运转。

    身周甚至没有任何一丝灵元波动。

    正在光幕中,众多绝昇大臣微微皱眉之际。

    猛然间从太和殿外降临一道粗壮雷链!

    雷链纵横天地而来,落入太和殿中,将所有的虚空尽数封锁。

    那一道道音波人影,顿时被雷链上肆意闪烁的雷霆磨灭!

    雷链磨灭音波神将,也在须臾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殿外徐徐走入一尊手持长斧的存在。

    正是朝龙伯。

    他走入太和殿,朝纪夏无声行礼,继而站在纪夏身侧。

    即便是朝龙伯真身的灵元化身,但是精赤的上身上,仍然有雷纹闪耀,仍然有雷芒缠结。

    光幕中的绝昇众多强者,眼见朝龙伯手中的玄烬长斧,面色上都有浓烈的怒意和汹涌的杀意。

    他们的目光就好似化为一柄柄长剑,将纪夏碎尸万段。

    “大胆!竟然敢在尊皇以及我等面前,肆无忌惮拿出洛侯遗物!”

    “卑弱之族,以为能够让洛侯败亡,就能够肆意折辱我绝昇?”

    “人族君王,你死期将至!”

    ……

    诸多声音爆响而来,呵斥怒骂。

    纪夏冷哼一声,他不理会这些绝昇臣子,看了一眼那白面文士,继而将目光转移到始终静默不语,连表情都不曾变过的绝芜尊皇上。

    他也如此凝视绝芜尊皇。

    这两尊存在,一位是蛮瘠百域人族王朝的尊王。

    另一位则是威震广大诸江平原的皇朝之主,麾下强者如云,军士如尘埃。

    他一言而下,即便是数十座皇朝,都要烟消云散!

    此刻,这样两尊地位看似极为悬殊的存在,跨越过遥远的距离,彼此对视。

    纪夏目光冷冽。

    绝芜尊皇眼神威严,气息盖世。

    良久。

    绝芜尊皇打破沉默,道:“你究竟有什么依仗?胆敢杀我绝昇神渊,灭我绝昇神泽?

    一座蛮瘠国度,即便称雄百域,可是能够修行到你的境界,应该知道无垠蛮荒为何称无垠,也应该知道天地笼罩之下,究竟有多少强横的种族、多少强横的国度。”

    绝芜尊皇徐徐开口。

    他眉心有一道印记闪烁,似长河落日。

    他的眼眸中,是无尽有若实质的威严。

    纪夏凝视绝芜尊皇,忽然轻笑一声:“我听闻绝昇强者无数,便是连神泽存在,也并非一两尊,尊皇,绝昇有如此伟力,为何还要煞费周折,与我废话?

    依绝昇能够令数十万里疆土尽数俯首,敬拜尊皇的国力,横推而至,我太苍岂有活路?”

    绝芜尊皇听到纪夏的话语,仿若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话。

    他大笑之间,眼神却愈发冷漠。

    “尊皇给你机会觐见于尊皇,是想要放太苍、放人族一条生路。”

    最先向纪夏出手的那位白面文士,泛着灵光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殿中众多强者,眼中则满是嗜血之色。

    “嗯?愿闻其详。”纪夏语气中带着几分嗤笑,就好似一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

    殿中众多深不可测的强者,看到纪夏如此无礼的神色,俱都杀机涌动,凶戮冰冷的气息充斥绝昇王宫主殿。

    可是不论是绝芜尊皇,亦或那位白面文士,并不理会纪夏的嗤笑。

    绝芜尊皇仍旧沉默不语。

    白面文士道:“你将你的真灵、肉体、神识皆尽进献给我绝昇,我绝昇将会饶恕太苍生灵,甚至,可以在阴影国度消散之后,庇护太苍。

    太初王,你能够冒着天大的风险,营救琉砚人族,就代表你心系你的种族。

    对待旁人,你尚且甘愿冒那般巨大的风险,那么而今,我绝昇的筹码是无数太苍生灵,不知你意下如何?”

    纪夏听到白面文士的话语,略微有些怔然。

    旋即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侧头询问道:“传闻绝芜尊皇是一尊强大非常的圣体,资质可谓冠绝经诸江平原众多皇朝,甚至,哪怕是寻常帝子,论及资质,也许尚且逊色于尊皇。

    其实我十分想要与尊皇交锋,看一看是你的天赋、资质强横,还是我的躯体、天赋霸道。”

    “放肆!”

    有一尊披甲强者声音有若大地轰鸣,他自从诸多将领前走出,冷哼一声道:“蛮瘠地域卑弱族名,不知天高地厚!我绝芜尊皇活过三世,每一世都是盖世的强者!

    尊皇圣体之强,远非你这等生灵能够揣度……”

    披甲强者话语未完,绝芜尊皇突然开口道:“如此说来,太初,你不愿意用的性命,为太苍人族换取一个鼎盛的未来?

    倘若你愿意,我绝昇成就帝朝,往后只要我绝昇帝朝存在,太苍也将存在!”

    纪夏心中还在揣摩那披甲强者口中“活过了三世”这一说法,有听闻绝芜尊皇的话语,笑道:“尊皇,太初不过一介卑弱人族,你如此看重的我的躯体,未免让我心中生傲。”

    他话语一顿,又道:“可是与此同时,我纪夏也甚是喜欢我强横的敌人相争。

    太苍历史中,不知有多少曾经比太苍强大,想要谋算太苍、谋算我太初的种族国度、君王、强者。

    但是而今,我的太苍仍旧屹立,我太初仍旧高居于百域巅峰,尊皇,你觉得百域诸国亡而我太苍不亡,靠的是运气?

    绝芜皇,见面不如闻名也!”

    “哼!不识抬举!”

    绝芜尊皇未曾开口,那白面文士始终平静的面容终于色变。

    他眼中闪耀着危险的光芒,身后隐隐有一片大泽显现,让周遭的一切都黯淡无光。

    “弱小而不自知,身为蚍蜉却想要硬撼巨象,你这等愚蠢之人,便也只能够走向落日,随着落日沉没、毁灭!”

    纪夏丝毫不让,针锋相对道:“阁下身为神泽强者,战力堪称恐怖,见识之渊博,本王也能够想象……

    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一个骂街的泼妇?你口口声声说我太苍弱小,说我人族卑弱,那么这又是什么?”

    他骤然弹指。

    纪夏的神台洞开,从中飞出一柄玄妙宝剑,照耀落日光芒。

    朝龙伯身后背负着的玄烬长斧,也在瞬息间悬于虚空,威压浓郁到仿若泥浆。

    在这两件玄烬灵器的霸道、强大之下,灵府存在来到太和殿,被这威严镇压,根本寸步难行!

    “你绝昇数十神渊已让尽数被我太苍灭杀。”

    “甚至,有能够威压上百皇朝的神泽存在,也死在我麾下斩灵大将的神刀之下,而令人几度向往的绝昇,却只能够空口相胁,令本王嗤笑!”

    两件玄烬灵器高悬虚空,令绝昇王宫主殿中的众多强者额头青筋暴起,面色潮红。

    澎湃的杀意席卷,让绝昇主殿中,修为尚且弱小的大臣躯体不受控制的颤抖!

    “太初!放肆!”

    “尊皇,我部恳请出征,我部黑灭船下,太苍将被黑色落日笼罩,永无天日!”

    “请出皇兵,一击镇杀了这个蛮弱君王!”

    ……

    诸多绝昇强者纷纷喝骂。

    纪夏却犹然大笑,他指了指光幕中的众人,道:“可笑至极!”

    绝芜尊皇冷眼看着纪夏,良久,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清晰可见的笑容。

    “太初,看来你真的有所依仗,否则也不会如此激将于我……你是想让我侵伐太苍?

    嗯……一尊能够将卑弱人族国度,发展到这般规模的圣体君王,我不信你如此愚蠢。”

    纪夏脸上原本张狂的大笑,徐徐收敛起来。

    他轻呡了一口玉案前的茶水,轻声道:“尊皇,你在猜测什么?既然绝昇有横推百域,屈指镇灭太苍的实力,何必猜测我的依仗?”

    绝芜尊皇认真看了纪夏一眼。

    继而大笑,笑声整天!

    “太初,倘若我不是觊觎你的圣体,我早已经派遣强者,让太苍崩落!

    即便是如今,你利用我的“小觑”,让我绝昇吃了一个大亏,可是你在我眼中也依旧不算什么天命夙敌。”

    绝芜尊皇话语中充满了浓郁的自信。

    他继续道:“你胆敢激将于我,那你必然有所倚仗……可是绝昇乃是绝顶的皇朝,底蕴之深厚,你永远无法想……”

    轰!

    光幕中的绝芜尊皇威严毕露,眼神高高在上,侃侃而谈之际。

    纪夏右手食指骤然迸射出一道印决,狠狠轰落在绝芜令牌上。

    绝芜令牌顿时化为烟尘。

    光幕中,原本目光傲然的绝芜尊皇话语未完,却听纪夏口中轻蔑道:“太聒噪了。”

    随着纪夏满含嘲弄的声音消散。

    光幕也随之扭曲,消散而去。

    绝昇皇宫中,静谧无声。

    绝芜尊皇原本高傲的神色,渐渐变化,变作冷漠,继而变为冰冷,最终,始终平静,仿佛睥睨天下的绝芜尊皇,终于暴怒……

    太和殿中。

    始终站在纪夏身侧的朝龙伯,看到纪夏与往前截然不同的狂妄做派,心中不由了然。

    “尊王……想要激怒绝昇,让他们前来百域?”

    朝龙伯有些迟疑道:“那绝昇尊皇,似乎看透了尊王的意图。”

    纪夏轻笑,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不必担忧,以绝昇尊皇的自信,即便他看透了我的意图,知晓我有所倚仗,他仍旧会前来……”

    “只要绝昇在伏粱死国未曾回归亡守之时前来,我和伏粱尊皇的赌约,将会产生巨大的作用……”

    朝龙伯并不知道纪夏和伏都屹之间,究竟有何赌约。

    可是他看到纪夏兴奋的神色,心中也多了几分泰然。

    “方才光幕里,那尊披甲的极界神渊强者,口中称绝芜尊皇活了三世……越活越强……不知其中蕴藏着什么样的秘辛。”

    朝龙伯话语中有些迟疑,询问。

    纪夏侧头想了想,随意到:“我曾经听重神司重主评价绝芜尊皇,说他天资鼎盛,天赋绝伦…

    而且他在许多年前,曾经提及绝芜尊皇的年龄,说他不足两百之龄……”

    朝龙伯眼中露出哑然之色,询问道:“所以,这尊绝芜尊皇,满打满算,不过两百岁左右?

    两百岁的极界神渊?难道绝昇也有一座噎鸣秘境?”

    朝龙伯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即便是圣体,恐怕也无法拥有如此恐怖的天赋……”

    纪夏脑海中,仿佛又听到那披甲强者“活过三世”的话语。

    “哼,又是一尊装嫩的老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