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八十五章 诛神江【大章】
    元鼎四十八年。

    百域之地一百一十二座域界之中,还没有被死国侵袭的域界,就仅剩十座。

    原因在于,这十座域界气候复杂,条件极为险恶,所以在数千年一来,都不曾有生灵居住、生存。

    其余一百零二座域界中,又有六座域界,正在受死国收割。

    想必这一年日寂到来之前,就能够收割完毕。

    太苍生灵,好似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们在这逝去的十五年岁月,仍旧辛勤劳作,仍旧辛勤繁衍、仍旧辛勤研习、修行。

    十五年完全没有天敌、没有敌人、没有天灾、丰衣足食的情况下。

    太苍人口数量有了一波明显的增长。

    原本的两亿三千八百万子民数量,增长了四千余万。

    人口数量突破了两亿八千万。

    这个人口增长速度,并没有出乎太初皇庭统计司的预料。

    人族的繁衍能力,相较于其他很多无垠蛮荒种族来说,强了许多。

    “在太苍神通境界人口数量大幅度增长之后,人口增速就会慢下来。”

    太苍统计司司主,是一位年轻的人族。

    他手中拿着玉笏,在太苍朝会上,向纪夏恭敬禀报。

    “现在的太苍,一家人口数量直接影响到劳动力的多少,等到灵械、符文全覆盖性的普及,太苍生灵观念有了变化,不再追求家庭劳动力数量,太苍的人口增速,也会减少。”

    纪夏手中拿着统计司奏报的玉折。

    他轻声道:“太苍皇庭对于太苍人口所奉行的政务策略,仍旧是不引导、不干预,一切都让太苍子民自己做主。”

    “新城进度如何?”他询问。

    有天工府鲁案向前一步,道:“目前有三座城池已经竣工,其余三座在太苍匠师、铸城灵俑、太苍务工百姓的倾力合作下,最多再过两月,就能够彻底建成。”

    殿中最前列的陆瑜上尹道:“如此太苍便有三十城,再加上地崆星,也已经有五座城池建成,人口迁移之后,太苍各大城池也就更加宜居。”

    十余年过去,纪夏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

    自从他登临皇朝,他常穿的皇主袍,多出了一种颜色。

    黑色。

    黑色丝绸衣衫,衣衫两襟都有各色华贵材料嵌入的纹路,极为华贵,极为不凡。

    将纪夏衬托的愈发尊贵。

    他随意坐在太先宝座上,身前的玉案,仍旧还是以往的模样。

    按照太苍现在的财力,完全可以更换更好的材料,但是纪夏好似已经习惯了这一张玉案,不容皇庭内务司更换。

    此刻的纪夏,手掌拄着下巴,一手拿着一枚金色的玉简。

    “说是诸江平原三百年一度的照鳞花开了,照鳞皇朝发下请帖,让我太苍派少年英才前去观礼。”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也是奇怪,这十五年来,这些诸江平原的皇朝,俱都视太苍若无物,这照鳞皇朝却是第一个给我太苍派送请帖的皇朝。”

    有玄秘阁阁主辛牙出列一步,看着手中的玉笏道:“诸江平原的天易商会已经传递讯息而来,照鳞皇朝在落神江畔,国中也有一尊神泽存在,是诸江平原最为强横的几尊皇朝之一。

    我太苍玄机阁天易商会,已经在照鳞皇朝落脚超过十年,这照鳞花是照鳞皇朝的重宝,每三百年盛开一次,每次盛开照鳞皇庭都要广发请帖,光邀百域众多少年英豪,前去观礼。”

    一旁的白起好奇道:“为何只邀请少年英豪?”

    辛牙解释道:“这照鳞花盛开之际,有照鳞光芒照耀而出,光芒有灵,如果被照耀的人尚且年轻,天赋又有绝伦之姿,照鳞花的伟力,就能够让他的天赋、力量、躯体俱都蜕变。

    照鳞皇朝中能够让照鳞光芒青睐的年轻天才,并没有多少,所以照鳞皇庭在每次照鳞花开之际,都会广邀太苍诸多皇朝的少年英豪,受照鳞花之泽。”

    朝堂中的诸多大臣俱都一愣。

    无垠蛮荒,还有这么好心、这么善良、愿意和其他种族分享福泽的皇朝国度?

    这样的国度,在悠久的岁月中,没有崩落?

    辛牙看到众人的神色,无奈的笑了笑道:“往前数千年,照鳞花每次盛开,都有各皇朝少年强者前去观礼,也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除了少年强者归返之际,相互搏杀外,照鳞皇国境内,却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不测。”

    纪夏静静听着辛牙的禀报,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太苍贵臣纪如胤忽然从众多大臣中走出,恭敬向纪夏跪伏,行礼。

    俊逸的面容相较以前,多出了几分沉稳之色。

    纪夏看向纪如胤,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询问道:“你想去?”

    纪如胤道:“尊皇,而今照鳞给我太苍发来请帖,我们倘若无人前去,恐怕会被诸江平原各个皇朝看低。”

    纪夏顿时嗤笑一声。

    “一国之强弱,不在这些细节上,他们如果因为这样的微末小事看低太苍却也无妨,因为不久之后,他们就会知道,我太苍并不是他们可以评价,他们可以看低的。”

    他话语至此,忽然认真看了纪如胤一眼,语气中多了几分感慨,询问道:“旬空域这一片域界,以及百域之中,诸多死域,你都已经看腻了?想要出去看一看太苍以外、百域以外的风景?”

    纪如胤一怔,抬头之间,看到纪夏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神。

    他徐徐埋首,道:“尊皇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是而今那照鳞皇朝中,有了机缘,我便想走出去瞧上一瞧,看上一遭,看看能否有突破当前境地的余地。”

    纪夏轻轻颔首。

    又看向面露担忧的纪泽。

    “上臣以为如何?”

    纪泽想了想,眉宇中的担忧、紧张的神色舒缓下来。

    他满意的看了纪如胤一眼,又朝纪夏笑道:“当初,尊皇便是如此执意要去大符,我和许多位老臣,最终都莫能奈何,只能够任由尊皇前去。

    最终尊皇从大符归返太苍,缔造了太苍这一番盛世!”

    纪如胤松了一口气,向其父纪泽恭敬行礼。

    纪夏思索片刻:“我太苍少年中,谁的天赋最为出众?”

    “自然是尊皇的。”

    白起和其余几位大臣回答。

    纪夏怔然,倘若他们不回答,他都忘了他今年,都不过百岁。

    在无垠蛮荒的世界观下,莫说神台、神渊境界,便是灵府境界,百岁都是少年。

    “除了我以外呢?”纪夏再问。

    纪如胤刚刚想起尚洛和凌间。

    就听白起回答道:“大约是秘龙君?”

    纪如胤大为疑惑,他懂事之际,秘龙君就是太苍赫赫有名的神台强者,而今更是晋入了神渊。

    虽然生就一副孩童模样,但是他们一直以为秘龙君是一尊不折不扣的老怪物。

    怎么到了白起上将军的口中,秘龙君就成了一尊少年天才?

    他惊异之际,纪夏拍了拍手,道:“秘龙君出世,不过五十年,他比起如胤、池衾,不过仅仅大了五岁,这么说他去照鳞皇朝,受照鳞花洗礼,也是可以的。”

    “那么就让他和如胤一同前去吧。”

    纪如胤眉头狂跳。

    “秘龙君,不过比我大了五岁?”

    他喃喃自问。

    他身前有将军蒙言转身,朝他咧嘴一笑,道:“秘龙君大人出世即为神台,确实仅仅比你大了五岁。”

    纪如胤咽了一口口水,偷眼看了沉稳安坐于上庭宝座的纪夏。

    “尊皇兄长麾下,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啊。”

    纪如胤心绪兴奋而复杂,他行礼退去。

    纪夏心中对于纪如胤算得上十分的满意。

    纪如胤身上完全没有其余纪室贵胄子弟那般,好高骛远的习性。

    他在这二十余年来,始终奋进修行,寻常太苍但有行动,也总是冲锋在前。

    在这等表现下,他在太苍的声名,也愈发高涨。

    纪夏对于这种事喜闻乐见。

    纪室年轻一辈中,除了他之外,总算多了一个扛鼎者。

    关于照鳞皇朝请帖的事落下帷幕。

    纪夏仍旧在仔细、认真的阅读着眼前的玉折。

    身前还有一支寻常毛笔,因为纪夏的神识而舞动,在那些玉折上批下纪夏的诏令。

    朝会还是一如之前,每次都要开上两个时辰。

    太苍能够如此有序的发展,离不开每日进行的朝会。

    朝会几乎能够完全解决诸多发展问题。

    这也是纪夏无论如何,都要准时参朝的原因。

    朝会结束,纪夏原本想要通过玉乾宫的任意门,归返噎鸣秘境,继续每日辛勤的参研、修行。

    数十年如一日,也是纪夏之所以进境极快的原因。

    当他起身。

    忽然感知到自己的空间宝物中,有些微的异动。

    他微微扬手,眼前玉案上出现了十余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张。

    和一支散发出奇妙气息的灵笔。

    此刻灵笔还在空白的纸张上,写出一行行文字。

    纪夏看到那些文字,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随意吩咐道:“让御膳司准备一些美食、佳肴……嗯,好看为上。”

    夜主的身影出现在太和殿中,她朝纪夏行礼,继而消散而去。

    纪夏则重新做回太先宝座。

    又拿出一本讲述诸江平原地理的图志,细细阅读。

    这十五年来。

    太苍许多商队除了百域之地,依托玉藻前的凶羊皇庭,在诸江平原众多国度中扎下了根。

    也让许许多多以往太苍没有的商品,进入了太苍。

    诸多典籍,就是其中之一。

    片刻之后,纪夏口中低语。

    “所谓诸江平原,原来是因为这这一条流经平原众多地域的诸江。”

    “但是,这条诸江的由来,许多典籍中,却没有任何的记载。”

    纪夏自语至此,忽然抬头,看向虚空,询问道:“尊皇,你可知晓这条诸江的由来?”

    他的话音落下,太和殿虚空中,忽然有道道黑气弥漫,又有重重阴影笼罩。

    两道身穿黑袍、黑衣的存在,从阴影中现身。

    正是伏梁尊皇伏都屹,和伏梁公主雾弥。

    伏都屹听到纪夏的话语,若有所思。

    雾弥却皱了皱眉头,落在纪夏身侧,赤脚踩在玉砖上,围着纪夏转了两圈。

    “既然能够看穿尊皇的隐匿玄术……纪夏,你的修为又涨了?”

    雾弥言语中,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随意开口,语气亲近,就好似和纪夏是一对好友。

    倒是伏梁尊皇伏都屹开口呵斥道:“雾弥,不得无礼。”

    雾弥散发黑气面容顿时一垮,她背对伏都屹吐了吐舌头,回到伏都屹身侧。

    “尊皇,入座吧。”

    纪夏向伏都屹行礼,招呼伏都屹入座。

    伏都屹入座,认真看了纪夏一眼,语气中竟然难得有几分的吃惊:“我竟然看不透你的修为了。”

    雾弥也极为惊讶,她之前就看不透纪夏的修为,以为纪夏有所突破,没想到便是连伏都屹,都不曾看透纪夏的修为。

    这无疑是极为奇怪的一件事。

    “我这些年来,修行了一道隐秘玄术,能够遮掩自己的秘藏,倒是让尊皇见笑了。”

    纪夏并不隐瞒。

    伏都屹难得叹息,道:“我愈发怀疑有大帝墓葬,遭遇了太苍的毒手,你麾下那些强横存在,都有诸多神法、玄术傍身,威能比起寻常神法玄术强了许多。

    便是鼎盛的皇朝,都没有这么多的神法玄术。”

    纪夏呵呵一笑。

    “大帝墓葬?大帝墓葬中,有一百零八道神法玄术?况且白起、杨任这等神人,俱都自带神法玄术传承。”

    他心中得意洋洋。

    太苍几尊神人,随着他们的修为增长,往往会有更加强横的传承觉醒。

    神法、玄术便在其列。

    伏都屹看到纪夏手中诸江平原地理典籍。

    骤然感慨道:“时间消逝近两万年,诸江平原一定沧海桑田,有了巨大的改变,就只有那条诛神江,经历了无数的岁,却仍旧蜿蜒流淌无数里,不曾有丝毫的改变。”

    纪夏愕然:“诛神江?”

    雾弥看着纪夏愕然的神色,解释道:“而今被称为诸江的长江,在伏梁之前数万年的悠久年代里,被称之为诛神江。”

    “因为那条长江,曾经诛杀过一尊神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