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人人为皇【感谢“陳醉”书友的盟主打赏!】
    纪夏听到诛神江的名讳。

    眉头就已经开始微微跳动。

    无垠蛮荒的神灵,可并非什么虚无的存在。

    他们切实存在,而且很有可能,位居位格极高的所在,注视着无垠。

    在这样的世界上,倘若无端取名“诛神”这样的名讳,可不是什么很好的选择。

    但是,伏梁尊皇亲历那个时代。

    他口中的话语,自然是值得信任的。

    “这条长江,在亘古的时代就蜿蜒流淌在诸江平原,甚至,整座诸江平原之所以能够孕育出无数的生灵、孕育无数的文明,都是因为长江。

    而我伏梁的年代中,几乎所有存在都知晓长江曾经在更古老的年代里,化身剑光,冲天而起,炸开天穹,将一座神灵居住的界外天斩成两半,将其中的神灵斩去头颅。

    头颅跌落大地,分出七首,孕育出一支强横的种族,想必那支种族,太初你也有所耳闻。”

    纪夏不假思索道:“七首的种族,难道是帝朝天岐?”

    伏梁尊皇颔首。

    他道:“帝朝天岐诞生于上古岁纪末期,在当时,是极为年轻的种族、国度,没想到十余万年过去,天岐已经成为了无垠蛮荒中最为强盛的帝朝。”

    “天岐的来历,原来如此不凡。”

    纪夏感慨。

    雾弥笑道:“伏梁的年代里,天岐已经强横无比,当时诛神江平原上的许多国度,为了避讳天岐帝朝,就自发不再称呼那条长江为诛神江,而是称呼其为诛江。

    久而久之,诛江又变成了诸江,那一段旷古的诛神历史,也被诸江诸多文明刻意遗忘。”

    纪夏仔细听完雾弥的话语,总结道:“也就是说,十余万年前,诸江化为剑光,斩开天穹,将一座神界劈成两半,砍杀了那一尊神灵。

    神灵头颅落于无垠大地,诞生了一支神异的种族……便是天岐。

    也就是说,天岐族已经有十余万年的历史了?

    十余万年岁月,都不曾成就神朝?”

    伏都屹听到纪夏的话语,抬头看了纪夏一眼。

    雾弥无语道:“怎么在太初话语中,成就神朝好像很有容易?”

    伏都屹微微摇头道:“无垠蛮荒何其广大?主世界中,存在的神朝不过古梧、沉悬、天目三座神朝,即便加上旧渊中的大霜神朝,现下存世的神朝,也不过区区四座。

    而古梧、沉悬、大霜都是久远年代以前,就已经存在的旷古神朝,天目神朝最为年轻,得到了大息神朝的遗泽,成就神朝不过数万年,可是你可知道天目的历史有多么悠久?”

    纪夏默然。

    天目神庭虽然是距离太苍最近的一座神朝。

    可是其中还相隔诸江平原、和一座大炤。

    真实距离,何止千万里。

    如此遥远的距离之下,太苍甚至各大诸江皇朝,对于天目的了解,还停留在恐惧和敬服上。

    消息渠道在三山复苏之后才洞开的太苍,根本就不了解天目这样的遥远国度。

    “天目在窃据大息遗泽,成就神朝之前,已经度过了三十三万载岁月。”

    伏都屹语出惊人。

    纪夏心中惊讶。

    “三十三万载?”

    何其恐怖。

    “便是诸江平原这些皇朝,想来有上万载历史的种族,也有许多,那绝昇皇朝的历史,更在我伏梁之前。

    绝昇见证了天目成就神朝,见证了三尊神灵被斩杀,躯体化为三山,也见证了我伏梁皇朝,无端灭亡。”

    伏都屹感慨道:“我当时曾经和绝昇一尊强横的极界神泽强者搏杀了数月时日,那连成一片,伏梁旧地上荒芜无法承载生灵的几座域界,便是我和他大战打坏的。

    他的种族天赋,是落日、是荒芜,所以导致这些域界中,仍旧有强横的荒芜之力留存,现在已经过去了如此久远的岁月,这些域界,却依然如此荒凉。”

    纪夏悚然一惊。

    在很久之前,他和宫星曌讨论百域,宫星曌就告诉过他,百域一百一十二座域界中,还有一片地域,十座域界荒芜至极,不适合生灵居住。

    没想到其中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伏都屹和那尊绝昇强者大战。

    而且,伏都屹的话语,也透露了一道极为重要的讯息。

    在伏梁尚未被炼入亡守秘境的时代。

    绝昇已经拥有了极界神泽!

    纪夏眉头的顿时紧皱。

    倘若这尊强者存活至今,就意味着他已经登临地极境界。

    如果绝昇拥有地极境界的强者。

    那太苍又凭什么和他们相争?

    伏都屹看出了纪夏的神色不对。

    他笑道:“你不必担心,绝昇族这样的种族十分奇怪,在许多岁月之前,他们的天赋不值一提。

    但是这样的种族,却诞生了一尊上等的灵体,而且机缘连连,最终凭借一己之力,将这个孱弱的种族从寻常王朝,晋升为了皇朝。

    时至如今,就算他已经成就地极境,绝昇皇朝还是没有太大的长进,除了他之外,神泽强者屈指可数。”

    纪夏脸色一黑。

    这也叫不必担心?

    哪怕绝昇除了这个神秘强者之外,神泽存在屈指可数。

    可是光就凭借这尊地极,太苍也许很有可能连挣扎的余地都……

    “嗯……”

    纪夏思绪至此,忽然想起那座被放在噎鸣秘境琉砚宫的琉砚秘楼。

    “不知道那尊存在,能否挡住绝昇的地极。”

    纪夏思绪纷飞。

    雾弥看着他漆黑的脸色,打趣道:“也确实怪你脸黑,你胜了和尊皇之间的赌约,那绝昇却好似看到了某种可能,迟迟不肯前来。

    而再过不久,我们就要从百域离去了。”

    雾弥的话语回荡在太和殿虚空中。

    场面一些安静了许多。

    伏都屹忽然感慨道:“这四十余年时间,却仿若弹指一挥间。”

    雾弥也道:“我伏梁死国降临无垠,降临在这片我们曾经统御的地域,所为的,却是杀戮。”

    纪夏不知该说什么好。

    伏梁死国降临的这些岁月中,百域生灵涂炭,数百亿生灵死在伏梁阴影大军的杀戮之下。

    虽然纪夏有时候会于心不忍。

    但是更多时候,他却也选择主动忘却伏梁犯下的滔天罪行。

    原因非常简单。

    纪夏在乎的国度、生灵,因为有纪夏的庇护,不曾崩落,不曾被灭杀。

    其二,伏梁死国曾经是人族皇朝。

    他们为人族的崛起而努力,而奋进。

    最终却被神秘存在炼入亡守秘境,成为阴影。

    上万年来,他们浑浑噩噩,麻木不仁。

    而今,那尊无从抗拒的恐怖存在,洞开亡守门庭,让他们走出亡守秘境,给他们机会。美丽

    只要伏都屹愿意行杀戮之事,收割百域生灵的性命,收割他们的灵魂。

    那么等到魂灵被尽数收割殆尽。

    伏梁阴影死国再度归返亡守,所有的阴影存在,都将重获灵智。

    从此,这些无端遭遇大劫的人族阴影,在亡守秘境中,将再度建立起国度,延续伏梁的国祚。

    这样的赏赐,对于伏梁而言,确实值得杀戮无数生灵。

    “未经他人事,莫劝他人大度。”

    如此简单的事,纪夏心中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降临无垠蛮荒之前,虽然生活在相对和谐的世界。

    但是他在无垠蛮荒这六十年时间,足以让他清楚的知晓,无垠蛮荒,无端的怜悯、好意,都无法延续种族、延续国祚。

    “身在无垠蛮荒之中,评判自己,已经不能够使用‘善恶’这等标准。

    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才是至高无上的道理……在这样的无垠世界下,种族兴亡比善恶重要。”

    他转瞬间想了许多,旋即起身向伏都屹和雾弥行礼:“两位道友,你们暂且进驻亡守,也许以后,我们仍然有相见的机会。”

    伏梁尊皇徐徐点头。

    他看向太和殿外,沉静的眼神仿佛穿越了无尽的距离,落在百域任何一处土地上。

    雾弥的目光也循着伏梁尊皇的目光远去。

    她性格远不如伏梁尊皇沉稳,眼里满是不舍。

    纪夏理解他们。

    曾经,这里是伏梁国的疆土。

    这里生存着数十亿伏梁人族。

    而现在,他们却只能够带着留恋,带着不舍,离开这一片土地。

    再度步入那死寂、冰冷的亡守之地。

    “太初。”

    伏梁尊皇忽然开口。

    纪夏的眼神和伏都屹的眼神碰撞。

    伏都屹对他笑了笑,道:“我降临百域,让我最感到惊喜的,便是你和太苍。”

    纪夏沉默不语。

    伏都屹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百域之地,仍旧是我人族疆域,而太苍让我看到了一种可能,一种人族也许会再度鼎盛于无垠蛮荒的……可能!”

    他说话的时候,仍旧在凝视着纪夏。

    声音在旷阔的太和殿中回荡。

    “在百域之地中,太苍已经无敌,剩余的国度、种族中,没有任何国度、种族胆敢触怒太苍。

    可是,如如同太苍这样的明月,必将活跃于整座无垠蛮荒,在这个巨大的舞台上,倘若太苍固步自封、仅仅想要保全自己,那么,即便太苍有诸多的天赋鼎盛的强者,也将被无垠蛮荒淘汰!

    你可知道我话语中的含义?”

    伏都屹的话语掷地有声。

    让纪夏为之出神。

    “所有无垠蛮荒的种族,其实都相差不大,他们所求的不过是安稳的生活,依照现在太苍的境况,也许太苍人族已经无求,可是我仍旧要告诉你。

    在这片天空下,仍旧有无数的人族国度、人族生灵被其他种族奴役,被其他种族屠戮。

    太苍也还远远没有这等的实力去庇护他们。

    但是我却仍旧希望,太苍有朝一日,能够赶上鼎盛时期的伏梁,甚至成就一座人族帝朝,庇护天下人族!”

    伏都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絮叨。

    他就好似一个吃过许多亏,但心里仍旧有许多希望存在的老人一般,语重心长。

    雾弥沉默一番,也道:“尊皇不必担心,太初皇心性无双,倘若有实力,必定会庇护所有人族,因为他已经深谙在无垠蛮荒,没有比种族纽带更加牢固的情感系带。”

    “而且最终要的是,无垠蛮荒中,总有种种的压力,总有种种的危险、劫难,太苍如果停步下来,如果不始终进境,那么等待太苍的,一定是灭亡……

    所以,无垠世界的规则……会推着太苍前进,会推着太苍拥有庇护无数人族的能力。”

    在纪夏沉静的眼神中。

    伏都屹、雾弥走出太和殿,走出太先上庭。

    他们不曾运转神通,化作阴影离去。

    而是一步一步,一里一里,走过太都,走过太苍大地……

    雾弥的眼中始终有不舍和悲恸。

    伏都屹的眼神却自始至终如此沉静,与最初不同的,大约就是更多了几分坚定。

    “除却沉静、坚定、悲恸,还有一种情感,不曾被他们显露出来。”

    “那就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纪夏心中明了,无论是伏都屹,还是雾弥,心中对于那镇灭伏梁大多数生灵,将残余伏梁炼入亡守秘境的神秘大能,充斥了无穷无尽的恨意。

    可是,他们不能表现出分毫。

    还要甘愿成为神秘大能屠戮生灵的工具,甘愿接受他的恩赐……

    “无垠蛮荒,说到底还是实力为尊。”

    纪夏在心头感慨。

    同时,他灵眸运转,远远望着不断远去的两位阴影人族。

    不需要怀疑,正在阴影族裔的立场上,再也没有比伏都屹更加可敬的存在。

    “当死国杀戮彻底终止,就将骸骨秘物尽数挖出来,扔入某一座死域。”

    纪夏的脑海中,回荡着伏梁尊皇的声音。

    “还有于太苍交好的大符,那里有一座完整的白骨凝石,其中就是秘境归门。

    倘若不想亡国,就将那座白骨凝石也扔出旬空域吧。”

    纪夏徐徐点头,心中对伏都屹也多了几分敬意。

    他想了想,神识探出。

    不多时,太和殿门口有一尊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就好似一尊盖世的魔尊,面如白玉,气魄熏天!

    寻常修士,光是看到他的浩伟躯体,都会被其折服。

    纪夏看着来人,面容带着笑容,道:“祸皇。”

    来人仿佛从来不会弯曲的脊梁,弯下来,向纪夏行礼。

    “尊皇,还请称呼我为祸龙。”

    他银灰色的头发上,束着高冠,显得气势不凡。

    “尊皇召我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你前往大符,符生王将在奉符都迎接你。”

    纪夏下令道:“大符有一块其重无比的白骨凝石,其中是亡守归门,大符没有人能够搬动……你去相助他们,将其摄拿到远处的死域。”

    眼前的银白发色伟岸存在再度行礼,转身离去。

    纪夏笑道:“有劳祸皇了。”

    “我在尊皇面前,不能称为祸皇!”

    纪夏微微摇头:“无妨。”

    他看着远方道:“我麾下强者,不久之后,将人人为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