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零三章 天下无道,六祸禁绝!【近七千字】
    这些神秘身影,都高坐在一座座殿宇中,他们的面容朦胧,身形模糊,气机神秘。

    就好像一尊尊无法揣度的无双存在,镇压着一座座殿宇、一方方地域、一道道气机。

    在场的三尊绝昇存在,在这一瞬间,俱都动容!

    山恶和江潮河脸上都露出悚然的神色,无法自控。

    以他们的眼界,竟然无法感知到这些神秘存在的真实境界,仅仅能看到一片朦胧!

    他们可是神泽存在。

    在寻常修士眼中,就如同神灵一般,绝昇皇朝辽阔疆域中,生灵不计其数,却也不过仅仅八尊神泽!

    由此,也能够突出神泽究竟有多么强大,多么稀少。

    可是现在,当那些神秘身影,展露气机,展露威势,执掌了巨大权柄的绝昇山神和绝昇水神,竟然只能够仰望这些存在,想要知悉他们的蛛丝马迹,都无法做到。

    就连绝芜尊皇,也为我张大嘴巴,眼中闪过深深的震撼!

    他活过三世,寿命何止万年。

    而万年时光中,却鲜少见到这等强横的存在。

    “我紫耀天朝使者,行走于无垠蛮荒,那些天朝中高高在上的存在,往往要赐下一缕气机,倘若我遇到极为棘手的事,就可以引动契机,召唤这些尊贵存在,就会洞开虚空前来。”

    祸龙面色平静,他的目光扫过殿中三尊绝昇存在,徐徐道:“可惜,我也不愿意引动气机,请这些伟岸存在出手,其中原因……”

    祸龙话语至此,略有沉默。

    绝芜尊皇看到祸龙沉默,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顿时迸发出阵阵笑容。

    他语气中隐含这理解和热情,道:“请这些伟岸存在出手,弊大于利,不仅功劳会被褫夺殆尽,也会令他们觉得尊者不堪大用。”

    祸龙威严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无奈。

    “身在强者如云的紫耀天朝,祸龙必须要步步为营。”

    绝芜尊皇得见祸龙身后诸多强者气机构筑而出的景象,对于祸龙的话语已经信了八分。

    “拥有这等强者的气机,倘若没有诸多掣肘之处,确实不会前来寻我绝昇。”

    他在心中暗暗道:“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势力,必须要打理好关系,也许我天地两极的路途,就要应在这紫耀天朝上。”

    他想通其中的关节,道:“那祸龙尊者的意思,是想要让我绝昇两尊神泽出手,与你一道镇灭太苍?谋夺那具强者尸骸?”

    祸龙欣然道:“便是此意,那太苍的顶层战力不弱,可是要同时应对三尊全盛时期的神泽,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绝芜尊皇眼中精芒一闪,他略作迟疑道:“尊者出身尊贵,身后有强大天朝为依仗,而我绝昇却不过弱小皇国,与尊者分割太苍底蕴,恐怕……”

    祸龙当即哈哈大笑。

    他侧头道:“尊皇是怕我不守承诺?”

    绝芜尊皇摇头道:“太苍财宝其实之于绝昇,没有任何吸引力,不过是一座新近登临皇朝的人族皇朝而已,我在乎的是太苍潜藏的底蕴,凭什么蛮瘠百域之中,能够不声不响,在极短的时间内,屹立起这样一座国度?”

    殿中的山神山恶也厉声开口:“同时,我绝昇也要为丧生于太苍之手的儿郎们复仇,只有太苍崩灭,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

    祸龙摇头道:“我对于绝昇对太苍抱有何等的目的,对于太苍隐藏起来的底蕴,俱都完全不感兴趣,我只想要那一具强者躯体!

    我今日可以与绝昇掌权者立下陆父之约,只要绝昇与我一同攻下太苍,除了强者躯体,我绝不会染指太苍任何底蕴、财宝!”

    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皇朝难以割舍的底蕴,在我眼中,却不值一提。”

    银发祸龙说出这句话语的时候,他原本柔和的面容,骤然变得威严许多。

    如同一尊天资鼎盛的圣体,祸龙坐在殿宇中,就好似坐在帝位之上,威势猎猎,强横无匹!

    “这一尊紫耀使者,手中有那么多尊贵存在的气机,又有如此威势,他在紫耀天朝中,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使者身份。”

    就在绝芜尊皇暗暗思忖之间,从祸龙的躯体中,一道道灵元涌动而出,不过顷刻间,在殿宇虚空中,构筑出一道灵阵。

    正是陆父灵阵!

    祸龙当即神识涌动,立下誓约,言明倘若和绝昇一同镇灭太苍,除了那尊强者躯体,其余所有宝物、底蕴,俱都归绝昇所有。

    绝芜尊皇看到祸龙如此雷厉风行,不由十分敬佩:“如此,我绝昇便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

    他正要下令,让山恶和江潮河一同随祸龙去太苍走上一遭。

    “且慢。”

    这时,那威严如狱森严的祸龙,却忽然抬了抬手。

    “祸龙已经立下陆父之约,为了力保万无一失,还请绝昇掌权者,也与我立下陆父之约。”

    祸龙沉稳的声音响起。

    绝芜尊皇失笑道:“尊者身后有那等伟岸势力作为依仗,难道还怕我们这一座小小的绝昇失约?”

    祸龙面色不改:“凡事无绝对,我行事向来不愿意出任何的纰漏、差错,那强者尸骸对我来说,事关重大,必须万无一失。”

    绝芜尊皇心知那神女躯体,珍贵到了极点,可惜既然已经被紫耀天朝这样的浩瀚势力盯上,就没有半分落入绝昇之手的可能。

    于是他所幸面容带笑,对祸龙道:“那我便于尊者立下……”

    “绝芜尊皇,我需要绝昇至高无上的掌权者,与我立约。”

    祸龙突然打断绝芜尊皇的话语,眼神沉静。

    绝芜尊皇和殿中两尊神只悚然一惊。

    水神江潮河在心中暗道:“祸龙尊者看透了那两位尊者的存在!”

    山恶也难掩惊讶之色:“不愧是紫耀使者。”

    而绝芜尊皇却沉默不语,看向祸龙。

    祸龙银发平铺而下,他语气不变,仍旧平静异常。

    “尊皇,祸龙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发生,绝昇的无上存在,需要与我立下陆父之约。”

    “祸龙尊者果然不凡。”

    绝芜尊皇听到祸龙笃定的话语,面色不再那般紧绷。

    他诚挚开口道:“但是我绝昇两位主宰却正在闭关,无法前来面见于你,还望尊者海涵。”

    祸龙听到绝芜尊者的话,眉头微皱。

    他声音变得冷漠了许多:“所以说,绝昇真正的掌权者,无法与我立下陆父之约?”

    祸龙瞥了一眼绝芜尊皇:“我祸龙在此间,独身一人,而绝昇却是一座国度,一个种族,倘若不是绝昇无上存在和我立下约定,我有如何能够相信绝昇会信守承诺?”

    绝芜尊皇微微一怔,旋即笑道:“尊者不必担心,而今两位主宰闭关,无法现身,绝昇之中,我继而血脉最为尊贵,我便是无上存在,我的话语就是无上诏令,有我立下陆父之约,尊者大可放心。”

    祸龙眉头仍旧紧皱。

    “绝芜尊皇,两位主宰闭关,你自然是绝昇无上存在,可是……倘若两位主宰在誓约之间出关,那我岂不是依旧需要承担风险?”

    他话语及此,指尖忽然捻动一缕强者气机。

    这一缕强者气机中,隐隐显露出一尊身穿白衣,背负神妙长剑的存在。

    这尊气魄无尽,玄妙之意四散而出,让在场三尊绝昇存在动容。

    “这尊存在名为寂寞侯,是我紫耀上尹!如果绝昇执意戏弄祸龙,祸龙就只能够冒着风险,碾碎这一道气机,请动寂寞侯前来。”

    绝芜尊皇感知着那气机中的蓬勃气魄,神色微变。

    两尊神只更是大惊。

    帝朝级别的紫耀天朝,如果有一尊上尹前来……

    绝芜尊皇叹息一声,摇头道:“祸龙尊者,本皇绝无欺瞒。”

    他说完,灵元、神识俱都流转而出,在虚空中构筑陆父灵阵。

    “绝昇绝修余立下陆父之约,绝昇两尊主宰闭下死关,百年之内,必然无法出关。”

    绝芜尊皇神识涌动,涌入陆父法阵中,法阵之间,有森寒气息爆发而出,一道眼眸虚影,一闪而过。

    他长出一口气,笑道:“本皇如果不是想要交好尊者,绝不会立下这等陆父之约。

    虽然绝昇在太苍手中吃了许多大亏,但是自始至终,本皇从来不曾将太苍放在眼里,因为百年之后,两尊主宰出关,就能够轻易镇灭太苍!”

    一身玄衣,银发披肩,身躯显得极为伟岸的祸龙尊者,看到绝芜尊皇的举动,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他脸上涌现出笑意:“如此说来?两位主宰闭得是死关,哪怕发生天大的事也无法破关而出?”

    绝芜尊皇也回以祸龙以微笑,道:“正是如此,如此,想来尊者便能信任本皇了?”

    祸龙深深点头,他抬眼看向这座宝殿。

    感叹道:“如此说来,这一件玄烬皇兵,乃是被极界神渊境的尊皇掌控?”

    绝芜尊皇一愣,不解祸龙话中的含义。

    山恶和江潮河也都面面相觑。

    祸龙在他们惊异的眼神中,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徐徐起身。

    “这一件玄烬皇兵,确实极为强大,可是便是再强大的皇兵,被一尊极界神渊掌控,也不足为虑。”

    轰!

    浩荡的灵元气息骤然迸发。

    祸龙身后突然涌动出狂风、兵灾、焰祸、凶妖、大水、大旱六种灾祸虚影。

    无数生灵在这些残酷灾祸中陨亡,又有一道道紫薇东耀之气升腾而起,一只苍龙须臾间缠绕祸龙的身躯,向着虚空咆哮。

    “皇极归元!”

    不过转瞬,无尽的威势从祸龙身躯上勃发,就好似有重重灾祸降临而来,不世皇者的气息也倾泻而出。

    化作一只大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殿中上首的绝芜尊皇狠狠拍去。

    “既然如此,还请尊皇、山神、水神,尽数陨落在我的六祸禁式之下!”

    祸龙的身影深沉至极,隐含着庞然皇威。

    皇极归元之下,无穷无尽的皇者气息朝着绝芜尊皇涌动而去!

    绝芜尊皇眉头紧锁,身后有落日异象显现,又有一座神渊横立。

    这座落日宝殿,也展露出重重伟力,顷刻间便化作道道光芒,想要抗击祸龙的皇极归元。

    此刻,距离祸龙不远的山恶和江潮河两尊神只,怒意勃发。

    他们身上有道道神只气息运转。

    山恶肩头两座大山,骤然变得无尽庞然。

    江潮河身躯中,又仿若一座辽阔海洋,大浪滔天,朝着祸龙镇压而来。

    “放肆!”

    “你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背信弃义,对尊皇出手!”

    落日宝殿、巨大山岳、滔天巨浪,齐齐镇压而至。

    皇极归元顷刻间消散。

    绝芜尊皇端坐落日殿宇中。

    落日宝殿突然拔地而起,升上虚空。

    祸龙银发飘飞,身上的威严展露无疑。

    他踏着狂风、怒焰登临虚空,强大的威势,遍及整座落日都。

    无数绝昇生灵,远望虚空中的那一座殿宇,远望那如同神只一般的祸龙,感知到无尽的皇威凌压而来,让他们不自觉想要向那银发身影叩首。

    “紫耀天朝那般强大,为何要向我绝昇出手?还要用这等手段套取我绝昇底细?你究竟是谁!”

    绝芜尊皇端坐落日宝殿中,神情中怒意冲冲,具化为实质的怒火,似乎要燃烧虚空。

    那落日宝座无尽辉煌,玄妙宝光不断奔涌,道道神妙气息,也俱都汹涌而来。

    这是一件玄烬皇兵,比起被大息公主白襄摧毁的落日宝座,都要贵重、强大!

    又有两尊神只,他们身后,俱都有万丈山岳、澎湃怒浪显化。

    山岳之上、怒浪之中,不断有周遭一尊尊强横的河伯、山神显现。

    此刻,他们虎视眈眈,眼中杀意毕露,看向突兀出手的祸龙。

    祸龙被这些存在围在虚空中,空间尽数被锁死。

    他却没有任何紧张之色。

    只见祸龙高冠璀璨,玄衣飘飘,脸上再无温和笑容,而是挂着沉重的威势,就好似一尊天生的不世霸主,野心勃勃。

    “太苍太初尊皇麾下,六祸苍龙!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祸皇!”

    一道道雷音冲击而来,祸皇身上的玄色衣衫,被他的紫色灵元浸染,丝丝银发配合他霸气绝伦的身姿,让他愈发像一尊绝世的霸主!

    “太苍?太初?”

    绝芜尊皇面色冰寒,森寒气息不断涌动。

    “既然如此,那这紫耀天朝不过是虚构之物?”

    他口中询问,落日宝殿忽然嵌入虚空,托起一轮璀璨的灵元大日。

    灵元大日轰然爆射出道道光芒,光芒化形,显化出一尊尊强大身影,俱都运转大神通、神法,朝着祸皇而去。

    山恶也朝着祸皇狠狠一拳,虚空中,有庞然山岳随着这一拳镇压而下,似乎要震裂天地。

    江潮河化身为一道大河,激荡奔流,一望无际,朝着祸皇冲刷而来。

    祸皇对于绝芜尊皇的质问置若罔闻。

    随着他的抬手,三道天关显现,

    第一道天关之上,狂风肆虐,狂风又化作一尊尊狂风巨人,迎向神奇江潮河。

    第二道天关之上,有狰狞巨妖仰天咆哮,撼动天穹,这只巨妖张口一吞,就将那座庞然山岳吞入腹中。

    第三道天关,有烈焰灼烧,好似能够烧灼烈日,落日宝殿上奔涌而出的光芒,顿时被这些烈焰焚烧!

    这便是六祸苍龙的!

    风祸天关、炎祸焚宇、妖祸撼穹!

    如此三式鼎盛功法,将虚空遮掩。

    祸皇竟然以妄图以一人之姿,镇压绝昇三尊伟岸存在!

    而这一刻,无尽虚空中,恐怖的力量蔓延而来,狂风呼啸、妖祸弥漫、怒焰焚烧。

    “哼,不曾登临极界,就想要独身镇压我等三尊神泽战力,即便你再如何强大,也都要陨落!”

    山恶巍峨魁梧的躯体,彻底化作一座大山,山岳力量涌动而去。

    祸皇面目威严,他背负双手,仿若闲庭信步,漫步在战场中。

    缠绕在他周身的帝王苍龙,紫气萦绕,显露出无尽的贵气。

    天地之间,所有一切都化为朦胧紫色,在恭迎祸皇降临。

    又有一道道绝妙的神法,从祸皇周身酝酿而出。

    他研修的,第一次在无垠蛮荒展露锋芒。

    帝龙寰宇!

    皇殛天律!

    紫气天罗!

    极流双分掌!

    ……

    祸皇背负双手,肆意穿行在三尊伟岸存在的攻伐中。

    绝芜尊皇面目阴沉至极,杀意滔天。

    原因在于,神泽级别的大战,爆发在落日都虚空。

    即便落日都有奇妙法阵、护城玄烬灵器护持,仍旧在不断破碎、不断消融。

    一尊尊神台、神渊强者、将军、大臣、神只不断赶来,却被第四道、第五道天关阻拦。

    这两道天关,一道有烈日高照,大旱临世。

    另外一道有汹涌巨洪,倾泻而下。

    涝祸九霄、旱祸灭世!

    诸多豪族的神台、神渊俱都被这两道天关所困!

    正在此时,又有十万军伍结阵而来。

    祸皇指点虚空,第六道天关降临,这座天关下,一尊尊军伍凛然而立,军威冲天。

    结成一道军卒天险,镇压来敌人!

    六祸禁式—兵祸天险!

    六祸苍龙傲立虚空,六祸威势之下,一人独战一座皇朝!

    绝芜尊皇圣体之威爆发,又掌控玄烬皇兵落日宝殿,他的战力,不逊色于一尊强横神泽。

    落日宝殿周遭,重重凌冽光芒直刺而出,显化种种大神通、神法。

    这些光芒被祸皇躲过,落在远处,往往带起狂暴之力,将辽阔地域,夷为平地。

    如此一场大战,不过几个时辰,诸江平原最为雄伟壮丽的落日都,被完全摧毁!

    绝昇尊皇目眦欲裂,落日都在无尽岁月中,屹立在诸江平原,受万千种族敬奉。

    而此刻,祸龙趁着落日都军伍、强者不存,神泽大减,闯入落日都,诸多神法有意为之之下,落日都彻底成为一片废墟。

    其中弱小的绝昇生灵,也难逃丧命一途!

    这样的大难,自他建立绝昇以来,从来不曾发生。

    此刻的绝昇尊皇,无穷的杀意充斥他的周遭虚空,甚至将金光璀璨的落日宝殿,都映照的鲜红。

    “这尊神泽简直强大到可怕!”

    江潮河站在一道巨浪之上,面色愈发难看。

    他的眼中波澜顿生,灵眸转动,终于在那祸皇运转神术之时,洞察换祸皇一丝破绽。

    远处的绝芜尊皇依托落日宝殿的玄妙力量,也将这一丝破绽收如严重。

    江潮河神色欣喜,脚下巨浪化为巨龙,翻腾咆哮。

    有化作一道极光,瞬息间运转神法,有若一支真龙神矛,激射而去。

    轰!

    那一丝破绽之下,紫衣祸皇就好像来不及招架这支真龙神矛。

    神矛落下,无穷灵元波动翻涌而来,轰落在祸皇躯体上!

    江潮河眼中狂喜,山恶放声大笑。

    绝芜尊皇也将落日宝殿上的光芒,凝结成为一把万丈长剑,眼中快意涌动,狠狠劈落!

    江潮河威势更强:“任凭你天纵之资,强大绝伦,受我真龙长矛一击,必死无疑!”

    真龙长矛带着无尽杀伐,狠狠刺下。

    “你死后,我会将你的皮肉,制成皮毯,嵌入崭新的落日都门庭中,受亿万绝昇子民践踏!

    你的骨骼,我将镶嵌在大地之下,布下大阵引动无尽阴气侵蚀!

    你的瞳孔,将被悬于城头,日日夜夜看着人族生灵,如何受辱。

    一代能够独战一国的强者,下场必将要无比凄惨……”

    绝芜尊皇神识流转而来,讯息未曾完全传递。

    他的神识,就被狂暴的气流淹没。

    真龙长矛在转瞬间消弭。

    原本一身紫气玄衣的祸皇,周身龙气萦绕,这道道龙气顷刻间化作紫色龙鳞嵌覆而成的战甲。

    紫色龙鳞战甲,须臾间将祸皇从头到脚。绵密包覆,几无死角可言。

    六祸苍龙赖以无敌的紫龙战鳞,于此现世!

    真龙神矛直刺在紫龙战鳞上,一声龙吟咆哮而出,一口将真龙神矛之上的水雾真龙吞噬。

    距离祸皇不远的江潮河顿时神色大变。

    他运转神河遁法,想要逃离。

    却已经为时已晚。

    只见祸皇大手覆压而下

    “苍龙飞升!”

    一条万丈真龙顷刻间显现,龙口打开,龙涎滴落,狠狠朝着江潮河一口咬下!

    不过转瞬,江潮河在无尽恐惧中,被苍龙吞噬而去!

    他的躯体被苍龙撕咬的千疮百孔,神识被吞噬消融,大部分真灵被磨灭,只有一丝残魂残余,只能够在苍龙嘴中痛苦嚎叫。

    祸皇镇杀江潮河,转头之间,道道紫气网罗而下,将远处运转玄术的绝昇山神山恶困锁。

    山恶厉声狂啸,化作一道凶恶之气四溢的山岳,山岳上尖锐山石峥嵘而出,想要刺破紫气天罗。

    祸皇冷哼一声:“六绝贯脉!”

    六道绝杀气息流转而出,冲入紫气天罗,贯穿山恶本体。

    山恶惨呼一身,躯体中的秘藏顿时崩塌!

    绝芜尊皇此刻万丈长剑斩落,看到这一幕幕,心中惊惧升腾。

    “御龙腾霄汉!”

    祸皇却不慌不忙运转一道御空神法,身形闪烁之间,眨眼间来临落日宝座之前。

    “苍龙伏日月!”

    又是一道玄妙至极的神法运转而出,苍龙虚影显现,横冲直撞,冲入落日宝殿中。

    绝芜尊皇睁大双眸,灵元蓬勃而出,想要轰碎这一条苍龙。

    却被能伏日月的苍龙摄拿而出,整座落日宝殿被苍龙缠结,静立虚空无法动作分毫!

    自此,六祸苍龙降世以来,第一次出手。

    在绝昇皇朝中,以一己之力,崩灭落日都,困杀诸多神渊、神台!

    镇压三尊神泽战力的绝伦存在!

    可谓是天下无道,灾生四端,苍龙飞升,六祸禁绝!</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