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林羽江颜〕〔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零六章 诏煌玉宫、景郁【大章】
    带着礼单,千里迢迢前来出访太苍的诸江平原皇朝,越来越多。

    甚至上一场大战中,太苍出手,镇灭了十五座意图对太苍、百域不轨的皇朝军伍。

    现在,这十五座皇朝之中,也有不少皇朝,似乎忘了太苍对他们犯下的暴行,派遣皇子、公主、上臣等,拥有重要身份的使者,带着丰厚的财宝,前来太苍觐见纪夏。

    纪夏在这些诸江平原皇朝眼中,似乎也已经从皇主,登临为尊皇。

    太初尊皇纪夏当然知道这些皇朝的用意。

    无垠蛮荒种族之间,向来睚眦必报。

    十五座皇朝觊觎太苍,觊觎百域,被太苍军卒、强者镇灭。

    这十五座皇朝新的继任者明白,太苍的实力已经极为强大,不是他们的招惹的存在。

    如果不事先和太苍修复关系,等到太苍将目光落在诸江平原,那么这十五座皇朝,就会成为太苍最初的目标。

    所以他们不得不来。

    当然,纪夏也知道,如果一旦这十五座皇朝中,有国度崛起,有国度拥有了强横绝伦的力量。

    今日的卑微,也会连本带利找太苍讨回去。

    种族、国度之间的关系,便是如此凶险。

    可是现在,这些皇朝想要超过太苍,几乎没有什么可能性。

    于是纪夏也毫不客气,将那些使者带来的礼物,全然收下,然后又罗列了诸多宝物的清单,让这些皇朝送来。

    这些皇朝自然是大喜过望。

    如果太苍不收他们的礼物,不向他们索求更多。

    他们反而会感到惊惧。

    太初皇庭这样的举动,也就意味着太苍已经同意和解,同意了他们的卑微请求。

    于是诸多皇朝使者,纷纷传讯回国,让国中搜罗、准备这许多的宝物。

    时间依旧在不断流逝。

    纪夏大多数时候,都在上乾宫后面的蕴玄竹林中。

    比如此刻。

    纪夏坐在竹林里,凝神看着正悬浮在虚空中,缓缓旋转的神物。

    这一件神物,散发着璀璨的金色光芒。

    金色光芒之下,是一粒粒细碎的土壤。

    它们缠结在一起,似乎包裹住了某一件东西。

    这金色土壤,正是纪夏数年前,从神树耗费六百神种,兑换出来的规则天壤。

    这一件规则天壤神物,和玄界翡翠葫芦一样,也能够提升宝物的等级,让宝物威能变得更加不俗。

    区别在于,玄界翡翠葫芦,能够无限使用,代价便是时间和灵脉。

    而规则天壤,却只能够使用三次,也就是提升三件神物的品秩。

    当然更大的区别,来自于他们的神种价格。

    规则天壤,足足六百神种的售价,也让纪夏相信,受到规则天壤包裹升级之后的神物,定然会变得极为强大。

    规则天壤兑换出来之后,纪夏就已经试着使用。

    他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将第一次提升的机会,给仙唐诏煌琼令。

    仙唐诏煌琼令是第一座神藏中,出产的宝物。

    十二枚神种的售价,对比他的效用来说,已经非常划算。

    诏煌琼令在许多年之前,也曾经多次帮太苍度过险境,其中的仙唐强者,虽然仅仅是神渊境界,可是他们比起寻常神渊,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寻常神渊,他们俱都可以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

    可是随着太苍实力的不断发展。

    太苍神渊强者,已经不再少数。

    甚至极界神渊存在,也有那么几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仙唐诏煌琼令的效用,也在不断减少。

    可是毋庸置疑。

    纪夏总觉得琼令提升的空间还非常大。

    从琼令中现身的仙唐强者,也俱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气韵。

    比如青莲剑仙李太白,朝散大夫王玄策、不死魔神石之轩……

    一尊尊强大存在仍旧令纪夏记忆犹新。

    于是规则天壤出现之后,诏煌琼令也被天壤包裹、升级,已经七八个蛮荒年了。

    而今天。

    纪夏原本在竹林中研修典籍,规则天壤却有奇异的波动传来。

    纪夏召唤出天壤,天壤悬浮在虚空中,照耀出光芒。

    他凝视天壤,过了许久,其中神物上的天壤,开始不断掉落下来,最终,神物完全显现。

    “嗯?诏煌琼令呢?”

    纪夏看着显现在眼前的这一件崭新神物,不由发愣。

    跃然于他面前的,不再是那镌刻了山川河流的琼令。

    而是一座小巧、精致,却散发着惊人的神秘气息的……殿宇!

    这座殿宇约莫之后巴掌一般大小。

    它悬浮在空中,徐徐旋转,纪夏凝神看去,却感觉这个巴掌大小的殿宇,有着无尽的细节。

    于此同时,那殿宇上气息流动,与纪夏的神识碰撞。

    纪夏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讯息。

    玉宫信息转眼间被纪夏消化。

    他微微出神,心中暗道:“这一次提升,好像非常夸张啊。”

    “这规则天壤的效果,如此不凡吗?”

    纪夏想到这里,突然突发奇想。

    “规则天壤如此强大,我如果用天壤的三次升级机会,全部升级仙唐诏煌琼令、玉宫会怎么样?”

    “诏煌玉宫已经这般不凡,要是再提升两次……”

    “我真是个鬼才。”

    纪夏心中称赞自己,当即抬指头之间,原本便悬浮在虚空中的规则天壤缓缓流淌到诏煌玉宫上。

    规则天壤中,忽然有一道僵硬的讯息传递而来。

    让纪夏面色一黑。

    “看来我的计划行不通。”

    纪夏摇了摇头,抬手之间,手里多了一把大弓。

    “嗯,这把大弓如果再升级,我甚至觉得能够用它射杀天极!”

    他满意看着规则天壤不同于方才,缓缓攀上后羿大弓。

    “很期待这一柄崭新的后羿大弓出世,不知道将要面对他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纪夏在心中感慨了一阵,抬头看向悬浮在虚空中的玉宫。

    仙唐诏煌玉宫,精致的殿宇,美轮美奂、光彩夺目。

    “一个月就能够召唤一次,而且一次能够停留三日……”

    “那就让我来看看诏煌玉宫中的仙唐强者,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他思绪落下,抬手轻轻一指诏煌玉宫。

    瞬息间,诏煌玉宫之上,有道道华光流过,流光溢彩,气韵神妙。

    下一瞬间,玉宫升腾而起,迎风而长,不过几息时间,就变作一座庞然巍峨的华丽殿宇。

    殿宇中,忽然门庭大开,一道微风吹来,纪夏脑海中,忽然有一道道神人虚影林立而起!

    “嗯?不再是随机出现神人,而是能够选择了?”

    纪夏心中一喜,他略作思索,门庭中有宝光闪耀,走出三尊尊贵不凡的神人。

    他们走下虚空,朝着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惊异于他们的强大,也徐徐朝着他们颔首。

    “太白剑仙、邪王、画圣,许久不见……”

    ——

    景郁、槐霜、昙湮。

    这一人、一妖、一魔,远远望着眼前庞然无比的巨大宝座。

    这一方宝座,就好像是一座高耸、连绵不绝的山脉。

    如果三尊存在,不运用灵眸,他们身在宝座之下,甚至看不清这宝座的全貌。

    就算看到如此壮观,如此神秘的庞然宝座,景郁的心情,还是非常不好。

    紫色皮肤的昙湮,周身散发着道道强横的气魄。

    仔细望去,他周身上,仿若孕育了一道道细小的魔怪虚影,在不断吞噬昙湮散发出来的气息。

    昙湮的力量,遭到大皇重创之后,终于已经恢复了些许。

    而那只鹿角羊槐霜,也无精打采,耷拉这眼皮。

    “走了这么多年,这座后郜行寝、祭道天宫,究竟有多么辽阔?这么多年了,竟然仍旧走不到头。”

    她声音也非常疲惫:“早知道不如给那只猪妖吃了呢,这个大息神朝的上祭秘境,太诡异了,我们可能要老死在这里了。”

    昙湮拍手称快道:“你们的寿命太短,我如果恢复全盛时期的修为,能活上数百万年,你们老死了,我还是少年。”

    槐霜瞪了昙湮一眼,道:“我们两个都老死了,留你一个人在这座祭道天宫,你走不出去,也没有生灵陪你说话,活活憋死你。”

    昙湮摇头,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恶魔虚影,显摆道:“等到你们死了,这些小家伙也长大了,说不准,我能在祭道天宫中重新建立起旧渊四十三域。”

    他说到这里,指了指那座庞然宝座,道:“到时候,我就坐到那无穷神妙的宝座上去,自称昙湮神皇。”

    槐霜冷笑:“这里是大息后郜神皇的行寝,更是祭祀大道的地方,你区区一个魔族,胆敢做到后郜神皇的宝座上,你有几条命?”

    昙湮顿时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看了那宝座一眼,道:“后郜神皇必然已经随着大息一同崩落了……”

    “有的存在,即便已经陨落,但是他们的威严,依旧不容我们这等的生灵冒犯。”

    槐霜道:“你信不信即便你已经登临上穹帝境,甚至登临上劫,只要你敢坐在那宝座上……你的躯体、真灵、神识便都会瞬间湮灭。”

    昙湮默不作声,不由想起旧渊大霜神朝那一尊旷古神皇的可怖威势,忽然之间,也觉得这个讨厌的羊精,说的不无道理。

    这时,始终拎着长柄大锤,走在最前的景郁转过头。

    她眼神清亮,转头的一瞬间,仿佛有秀雅绝俗的光彩映照而来。

    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转眄**,光润玉颜。

    大约是随着景郁的修为不断精进,她的气质也变得愈发……奇特。

    懵懂中,带着些微的天真,眼波流转间,其中似乎又蕴含了种种韵味。

    说不清、道不明。

    “吵死了……”

    景郁转过身来,无精打采。

    无论是槐霜和昙湮,都知道景郁口中的“吵死了”说的并不是她们。

    她们被那只神国猪妖城主追杀,被迫进入人族上祭秘境,景郁从最初的归门中,获得了那神秘老妪的传功、传承。

    后来她们在秘境中游荡,想要寻找除去的路途。

    可是不仅没有找到秘境门庭,还得见秘境神碑出世。

    得见大息神朝后郜皇,命神人无蚕,手托熔海神炉,汇聚九百座界外天,三千秘境之始脉精华,铸就了上祭秘境。

    目的是似乎是为了恢复无垠蛮荒的真名。

    —大端罗界!

    之后,神碑之上显现了这一座祭道天宫。

    景郁带着她们进了天宫之后,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更让景郁愈发沉默的是,自从步入祭道天宫的那一刹那。

    景郁就开始听到一道道无法理解、无法解析、不知来源的窃窃私语,在她耳边呢喃。

    任凭她怎么静气凝神,都没有任何作用,无法让这些声音消散。

    如果不是景郁心性纯真,时不时忽略这些低语,换做其他心思深沉的生灵,被如此吵上数十年,早已被逼疯了。

    而景郁,不过只是觉得有些吵,精神有些不好而已。

    三尊存在继续向前。

    不知走了多久。

    终于走过了那一座庞然宝座。

    出现在她们面前的却是一座雕像。

    雕像也一如既往的巨大,其上色彩流转,气韵迸发之间,不断流动,不断酝酿。

    制成雕像的神金,不知珍贵到了什么程度。

    这座奇特雕像似乎镌刻了一尊人族生灵。

    一身黑色衣衫,面容平静,剑眉星眸,风流无双。

    他长发垂下,眼神远望着上空,眼神深沉。

    雕像腰间还配着一把长剑。

    槐霜和昙湮看向那把长剑,只觉得一道道玄妙无比,锋锐的似乎能够斩开天穹,斩落神灵的剑意,在其中酝酿。

    吓得她们识海震动,吓出了一身冷汗。

    一妖一魔连忙转头,不敢再去看那柄长剑。

    反倒是景郁,似乎对于那一道道神妙剑意,没有任何感知。

    只见她微皱娥眉,低语道:“这个人……看起来好熟悉啊……”

    “好像在哪里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