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零七章 无昼天、极圣灵丹【近七千字】
    雕像镌刻的这尊存在,好像极为尊贵。

    他的雕像并非矗立在祭道天宫某个角落,而是屹立在那庞然宝座一侧。

    隐隐之间,竟然和那神妙气息不断流转的宝座平齐!

    在大息后郜神皇的行寝中,在祭祀大道的天宫里,这一尊雕像的主人,竟然能够得居于这般的位置!

    足以证明这尊神秘的佩剑存在,身份之尊贵,无与伦比。

    景郁凝视雕像的面容,过了几息时间,她忽然呓语道:“神像镌刻的存在,长的有些像国主啊……”

    景郁的声音落入槐霜耳中,槐霜顿时反应过来。

    “仔细看去,好像确实像太苍国主。”

    槐霜鹿角的光芒旋涡涌动,逐渐在虚空中构筑出一道光芒人影。

    景郁看到这道人影,眼神有些怔然。

    只见人影长身玉立,气质沉静,尤其是面容,长的极为出众,用倾倒众生来形容也并不如何夸张。

    人影正是纪夏。

    槐霜用灵元具象了纪夏的身姿、面容。

    她羊头左右移动,目光时而落在雕像上,时而落在纪夏虚影上。

    良久比对之后,这才笃定点了点羊首:“没错,这尊存在,起码和纪夏有五分相似……”

    她说到这里,语气忽然拔高,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了不起的隐秘!

    “我就说短短十几年,纪夏的修为怎么提升到了神台境界,身旁还有那么多神台强者护持,原来他真的是一尊老不死重生!

    你们看那座神像,纪夏前身一定是大息神朝中,身份了不得的存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和大息神朝后郜皇平起平坐!”

    昙湮都惊呆了。

    昙湮从来没想到自己无意闯入,并且想要吞噬整座太苍,以恢复真灵的国度之主,还有这么恐怖的来历。

    和神皇平起平坐?

    那又是什么概念?岂不是一尊活生生的神灵?

    正在昙湮庆幸自己当时被槐霜捕捉,没有落入那堪比神灵的纪夏手中时。

    景郁忽然摇了摇头。

    “这位存在不是国主。”

    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我记起来了,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商国主曾经因为纪苏上臣登临神通境界,赏赐全国国民,足足赏赐了五日的粮食,纪苏上臣的画像,也被张贴在了城墙上,我曾经随哥哥一同去看过。”

    “嗯……没错,这神像镌刻的不是国主,而是国主的七叔,太苍上臣纪苏。”

    槐霜和昙湮互相看了一眼。

    景郁十三四岁的时候,那身为商国主胞弟的纪苏才登临神通。

    而在这一座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祭道天宫中。

    他的雕像却屹立于此……

    “会不会只是长得像?”昙湮喉咙耸动。

    景郁再度摇头,认真道:“两位神形生灵,倘若有血脉联系,长的像八分,长的像九分,也有可能。

    可是倘若要长得一模一样,便不可能,造化有灵,灵在于殊。”

    “造化有灵,灵在于殊?”

    槐霜和昙湮难得听到景郁说出这么认真的话语,眼中闪过一丝惊奇。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槐霜鹿角上的光芒旋涡一闪而逝,虚空中纪夏挺立的虚影消失不见。

    她不理会景郁恋恋不舍的目光,沉声道:“那么,这个纪苏上臣,大约才是一尊盖世的强者,通过某种神妙之法,重生到了太苍,成为了太苍王嗣。”

    “太苍这座小国,真是神秘,真是卧虎藏龙,不仅有我这么一尊大妖在,南禁密林里还盘踞了那只七首妖鸟,地下困着一条老龙,又有景郁这等疑似气运圣体的后辈……”

    “现在又多了一个来头吓死人的纪苏……”

    槐霜顿时觉得有些头晕。

    昙湮补充道:“我看那位年轻的太苍国主纪夏,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即便是圣体之姿,恐怕也无法在十几年时间里,从神通登临神台境界吧?”

    槐霜无言以对,沉默了良久,这才道:“太苍旁边,就由一座大帝的坟茔,也许,那尊大帝的气运,被太苍继承了,所以才能够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天才显现。”

    昙湮长了长嘴:“太苍旁边还埋葬着一尊大帝?”

    “嗯,我也是偶然得知,那一座戈壁中,埋葬着曾经令诸多帝朝、圣庭恐惧的大庚帝朝秦河帝。

    秦河帝一生壮阔非凡,曾经将无数与人族为敌、与大庚为敌的强大存在,尽数镇压,而他因为一些秘辛陨落之后,他的主墓,就在百域,就在太苍旁边。”槐霜随意道。

    昙湮无语凝噎。

    正在他们闲聊的时候,最前的景郁忽然向前迈出脚步,朝着那座神秘神像走去。

    她们原本距离神像,极为遥远。

    可是当景郁迈步,不过区区几步之间,就已经来到那座神像脚下。

    景郁仰视神像,身形升腾而起,不断提升、提升,直至与那座神像眼眸平齐。

    “嗯?怎么回事?”

    槐霜和昙湮紧紧皱眉,看着景郁奇怪的举动,眼里还有些微的焦急之色。

    “景郁,快下来,在这种地方飞行,倘若高过那庞然宝座,高过那些神秘的华表、神像,也许会被天宫蕴含的规则镇压,甚至镇杀!”

    景郁却好像不曾听到她们的话语,仍旧直愣愣凝视那座神像。

    正在此时。

    须臾之间,这座祭道天宫虚空中,无尽的虚影显现而来。

    只见这些虚影模糊,却依稀能够看出是为人形。

    他们有的盘膝而坐,无数神妙的声音,徐徐显现,吟诵道妙。

    有的背负双手静立虚空,似乎在感悟什么玄妙规则。

    还有许多虚影存在,则低声对景郁诉说着什么……

    昙湮暗紫色的脸庞上,终于浮现出动容之色。

    “出现了,景郁的气运圣体,又出现了,这一座神秘雕塑,似乎在传功于景郁!”

    槐霜也睁大羊眼,看着虚空中的景郁,以及那一道道模糊的虚影。

    她也看到了虚影的动作,也听到了虚影的声音,却始终无法理解其中蕴含的道妙,无法理解这些虚影动作、呢喃之下,究竟有多可怖的机缘!

    “景郁简直是天地的宠儿,是气运的承载者!”

    昙湮仍旧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我旧渊大霜神朝之中,也有一尊这等的存在,他以凡俗之身,崛起于贫弱,揽取无尽的机缘,一步步踏上巅峰,成就帝境!号帝殷!

    这种存在,被我们称之为气运之嗣!”

    槐霜听着昙湮的话语,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虚空中的虚影逐渐消散,化作一道道金光,照耀向景郁。

    金光照射到景郁眼中,似乎逐渐被景郁深邃的眼神吸引,沉入其中,变作不见。

    须臾间,景郁面色变得圣洁无比,她口中喃喃道:“无昼……”

    与此同时,这一座巨大的祭道天宫,寸寸变作透明。

    高耸的天宫穹顶,也变作透明。

    景郁、槐霜、昙湮俱都向着虚空望去。

    却见漆黑的天幕之上,显现出一颗颗各异的星辰!

    这些星辰,俱都无比庞大,就好似一座座巨大的烈阳,悬挂在虚空中。

    星辰之上,又有一座座国度林立,不知有多少生灵在其中生存。

    更奇异的是,每一颗星辰之上,都有一道不知多少丈、不知多少里的神秘虚影端坐!

    他们就好似天生的神灵,镇压着这一颗颗蕴含了世界的星辰!

    此刻,槐霜和昙湮眼神震撼,远望那些星辰上的尊贵虚影。

    而始终在景郁耳边响起的窃窃私语,却逐渐清晰起来。

    “无昼之下,有星辰,名西芒、天圩、上陨师门……阗邺……”

    ——

    距离上祭秘境极为遥远的太苍,纪夏坐在上乾宫宝座之上,看着悬浮在眼前的一颗白色药丸。

    “这便是引动天雷的灵丹?”

    他说话间不由嗅了嗅,疑惑道:“这枚灵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丹体也毫无深邃灵韵,你确定这枚丹药是极圣级别的丹药,比起龙血奇莲丹,九叶元空丹还要奇异?”

    就在不久前,纪夏正在上乾宫中研修宇阙天庭经。

    虚空中,忽然有一朵辽阔、漆黑的乌云凝聚而来。

    其上闪烁雷光,不多时,就雷浆翻涌,雷鸣炸响。

    天丹府方向,有流光闪烁,冲上虚空。

    那一朵雷云中,一道道暗紫色的雷霆,从虚空而降,轰击在那道流光之上,流光不断散发着惊人的药香,迎接暗紫色雷霆的洗礼。

    在九道雷霆劈落之后,乌云散去,方庐也匆匆觐见。

    他步入上乾宫的时候,真巧鲁案在殿中奏事,方庐的尾巴几乎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炼制出了极圣级别的丹药?”

    纪夏听到方庐的回禀,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喜色。

    太苍丹道发展了数十年,算上噎鸣秘境中的时间,发展了数百年。

    在时常有天火秘轴、神农灵丘等奇异神物相助的情况下,太苍炼丹灵师能够炼制出来的灵丹,也不过上罗级别。

    而且上罗级别的灵丹,种类也十分稀少。

    太苍上罗丹药中的核心,有三种灵药。

    —能够让凡俗生灵更快超凡脱俗的圣丘灵丹;提升根骨、转化灵元,气血的龙血奇莲丹;以及服用就可以拥有灵府之姿的九叶元空丹。

    这许多年来,太苍也有很多上罗级别的丹药问世。

    诸如灵海入虚丹、天玄补元宝药、复灵元丹、玄奇灵液等。

    可是这些上罗丹药和圣丘灵丹等三种上罗丹药比起来,还相差极远。

    而今日,方庐满面红光前来邀功,便是因为天丹府炼制出了一种极圣级别的灵丹!

    初灵、中元、上罗、极圣、神阶……

    极圣级别的丹药,于神药之下,便是最为珍奇、最为宝贵、效用最为不凡的宝药!

    往往一座帝朝之中,极圣这等的丹药,也殊为珍贵,甚至一座不俗皇朝的价值,都没有一棵极圣宝药贵重!

    更有意义的是,太苍能够独立炼制出极圣级别的宝药,就意味着太苍出现了极圣级别的炼丹灵师。

    这无疑是一件巨大的成就。

    据玄秘阁天易商会统计诸江平原各国炼丹灵师。

    整座诸江平原之中,除了那悬浮在弥祸古树之畔的暗君圣庭无法得知之外,其余所有皇朝,所有势力中,没有任何一尊极圣级的炼丹灵师!

    由此可见,某种意义上,一尊极圣级别的炼丹灵师,价值甚至比一尊神泽还要恐怖。

    毫不夸张的说,极圣丹师便是去了帝朝,都能得到帝庭的器重,能够受帝庭供奉。

    “这颗丹药现世,引动了天地间某种奇妙的规则,虚空中凝结雷云,降下雷霆,帮助丹药圆满……

    想必这颗白色丹药,效用一定极为不凡。”

    纪夏看着白色丹药,好奇询问。

    方庐看了一眼一旁脸色微黑的鲁案,恭敬朝着纪夏行礼:“尊皇,这一枚丹药,是以我为主,天丹府九位上罗丹师,八十一位中元丹师为辅,合力炼制六十噎鸣年,才炼制而出的宝药。

    它的效用极为不凡,地崆星姜先大人有了这枚丹药,也能够很快复原。”

    哪怕是极圣丹师,想要独力炼制极圣级别的丹药,最少也需要花费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间。

    所以很多帝朝、圣庭中的极圣丹师炼药,都有许多上罗、中元等级的灵药灵师相辅助,镌刻印决、蕴养药材、诸多炼丹灵焰一同炼药,各司其职。

    如此方能够大大加快炼丹的速度。

    但是,即便有诸多上罗丹师辅助,也不可能在区区六十年就炼制出一颗极圣灵丹。

    太苍天丹府之所以能够如此之快。

    原因在于纪夏不久之前,第三神藏中兑换出来的,价值五百五十点神种的大荒丹师玄轴!

    “这枚丹药名为,是大荒丹师玄轴中的极圣丹方炼制而成,天地灵源丹效用无穷,对上穹以下的修者,都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

    神泽强者服用灵丹,便是秘藏残破,真灵即将消散,识海干枯、躯体湮灭,只需要一颗丹药,就能够在瞬息间回归巅峰……

    对于神泽强者而来,一枚丹药,便等同于多了一条命。

    对于更高境界的强者,天地灵源丹的效果会逐渐减弱,但只要是上穹境界以下,便是对天极强者,都有巨大的疗伤作用!”

    方庐详细介绍这,眉宇间满是得色。

    纪夏听闻天地灵源丹可怖的效果,不禁有些发怔。

    天地灵源丹的效果,堪称疗伤的圣药!

    对于神泽修士来说,一枚天地灵源丹,就等同于多了一条性命。

    不论受多重的伤,只需要服用一枚丹药,就能够恢复如初,甚至灵元、秘藏都可以恢复。

    依照这等的效果,就算对极界神泽、天地两极的强者来说,效果会相对小一些,但是必然不会小到哪里去。

    “效用如此可怖的灵丹,就仅仅是极圣级别?”

    纪夏心中不由疑惑。

    天地灵源丹的效果,强大到令纪夏惊异。

    如果这等丹药的品级,仅仅是极圣境的话,那么比极圣境更高的神级、天级,效果又到了何种的地步?

    “难道神级的灵丹妙药,能够活死人,肉白骨?”

    他心头暗自揣测,无法理解。

    正在这时,方庐继续介绍道:

    “但是天地灵源丹却也有局限,每次炼化使用之后,下一次服用效果便会大减,服用五次,就已经不如上罗丹药,服用十次,便会完全失去作用……”

    纪夏听到这一番话,这才恍然大悟。

    天地灵源丹的效果却是堪称奇异。

    可是却并不能够无限制服用。

    否则神泽境界、极界神泽,乃至天地两极强者,只要有这样的宝药,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岂不是能够在各种战场中,无限作死?

    “如果天地灵源丹真的没有任何局限条件的话,可能真的能够称之为神药了。”

    纪夏缓缓点头。

    旋即他想了想,又涌动出些许不解:“既然这天地灵源丹如此珍奇,大荒丹师玄轴之上虽有单方,你们又是如何集齐炼丹所需的珍贵药材的呢?”

    方庐笑道:“玄轴似乎有灵,那许多丹方上记录的丹药所需药材,其中九成我太苍府库中并不稀缺,甚至所需要的十余味极圣级别的药材,也被祸龙大人从绝昇带回了太苍。

    至于其余不足一成的药材,玄轴上也有记载可以代替的其他药材,或者从丹方中去掉没有的药材,再用种种精妙的炼丹灵术不足某方面的效果。

    只是,第二种难度极高,极难成功便是了。”

    神树有灵,便是从神树中兑换出来的神物也有灵。

    就仿佛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纪夏徐徐点头,称赞方庐道:“不错这一次天丹府确实要比天工府更快,天工府靡耗许多时间,耗费不知多少条灵脉、灵金,宝船以及玄烬灵器,一件都造不出来。”

    他在承载方庐的时候,还不忘鞭尸鲁案。

    鲁案面色涨红,羞愧难当。

    尤其是当他看到方庐沾沾自喜,洋洋自得的表情之时,愈发觉得无地自容。

    正在这时,纪夏又问方庐:“炼制这一枚天地灵源丹,需要耗费多少灵药?”

    方庐似乎早有准备,抬手之间手里多了一道厚厚的玉折。

    纪夏看着这厚厚一道玉折闪烁着羸弱的光芒,心中忽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景冶将玉折呈上。

    纪夏迟疑一番,接过玉折,打开。

    纪夏的面色顿时一僵。

    而且这只是玉折上的药草种类,每一种药草之后,还详细记录着需要多少株。

    比如有一味名为八瓣灵兰的上罗药材,竟然足足需要三千株之多!

    除了药材之外,最后一行有一列文字,让纪夏怔然许久,叹了一口气。

    “注入药精:绝品地灵脉二十万条。”

    纪夏愣愣看着这一行文字许久,这才长长叹出一口气。

    “原来炼出一枚极圣丹药,需要如此之多的药材,而且这些药材往往都价值连城……不,价值连国才对。

    而且不是什么普通的国度,最低也是一座中等的皇朝。”

    细细想来,这天地灵源丹,确实如此贵重。

    神泽强者多出一枚天地灵源丹,就等同于多出了一条命。

    神泽强者的命,让他们用一座,甚至两座三座中等的皇朝换,想来他们会非常乐意。

    “那么我太苍的药材,还能够炼制几枚天地灵源丹?”

    纪夏缓过神来,询问方庐。

    方庐愣了愣,脸色有些难看道:“天地灵源丹需要的药材种类实在太多,我太苍府库中,有些药材还很充裕,便是炼制十颗八颗天地灵源丹也足以。

    可是有些药材,却极为稀缺,便是炼制一次……都不够了……”

    纪夏无奈的听完方庐的废话,总结道:“所以我太苍炼不出第二枚天地灵源丹了?”

    方庐颔首。

    一旁的鲁案忽然哈哈大笑,嘲讽方庐道:“我天工府之所以迟迟无法铸造出崭新的灵舰,就是一直在顾虑量产问题,否则,如果靡耗所有资源,只铸就一艘灵舰,我们也就完工了。”

    方庐面不改色,看都不看鲁案一眼:“灵舰如此情有可原,那么怎么迟迟不见天工府的玄烬灵器现世?我可听说尊皇赐予你们神火宗秘火天轴,让你们的铸器造诣突飞猛进,怎么到了如今,没有半分音讯了?”

    鲁案脸上的笑容僵住。

    纪夏对于这两人老小子的相爱相杀没有任何兴趣。

    他轻声下令:“诏令天易商会,让天易商会大肆采购炼制天地灵源丹所需的药材……有多少收多少。

    太苍刚刚继承了绝昇的馈赠,府库中还有十万条绝品天灵脉,足够太苍在短期内挥霍了。”

    十万条绝品天灵脉,便是一千万条绝品地灵脉。

    这便是太苍的战利品,也是绝昇这座绵延许多年的皇朝之底蕴!

    “同时,也要将长久积存下来的大量初灵级、中元级丹药;神通器、上玄器流入诸江平原数万座王朝、不知其数小国的市场,掘空这些国度的府库!

    这样,大约也能够白飘十个八个天地灵源丹了吧?”

    纪夏一边沉着下令,一边探手。

    手里多了一把宝伞,正是天隐先灵宝伞。

    天隐先灵宝伞自从被洞世玄坛鉴定出来用途、使用方法之后。

    纪夏就将石灵化的姜先残存真灵,转移到了宝伞中。

    宝伞诸多功效中,有一道特殊的效果,名为。

    当有一丝残魂存续,即可让残魂寄托于宝伞中,耗费漫长的时间,补足所有真灵。

    纪夏自从知晓宝伞的作用以来,就让解除了姜先的石灵化,始终让姜先的残魂寄托在宝伞中,想要缓慢补足他的真灵。

    而此刻,天丹府炼制出了天地灵源丹,姜先就不用在宝伞中苦苦等到数千年时间了。

    当他拿出宝伞,又将目光转移到仍旧悬浮在虚空中的那一颗极圣灵丹的时候。

    纪夏忽然感觉到,一道不解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能够感知到,这一道目光来自夜主。

    当他转身,眼中荧惑禁眸运转,能够清楚的看到,夜主微曲柔美、无暇的躯体,朝他恭敬行礼。

    她俏丽、冰冷的面容上,始终带着难以掩饰的不解。

    在她的思绪中。

    姜先不过区区一尊神渊存在。

    将极圣灵丹,浪费在一尊神渊修士上。

    这……何其不明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