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零八章 人族凰梧秘境【大章】
    纪夏转头看了夜主一眼。

    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她疑惑的眼神。

    躯体中灵元运转,识海中,磅礴的神识运转而出,流入天隐先灵宝伞之上。

    天隐先灵宝伞中,也有一道神识流动而出,在虚空中凝聚为一道身影。

    正是白发、躯体挺立、身穿战甲的姜先。

    他看到召唤他出来的,是太初尊皇纪夏,便落在殿宇中,恭敬向他行礼。

    纪夏微扬衣袖,他看着姜先羸弱不堪,被风一吹就会吹散的神识,微微摇头。

    他并不废话,将悬在虚空中的天地灵源丹轻轻一推。

    天地灵源丹慢悠悠朝着姜先的神识移动而去。

    姜先十分疑惑。

    随着天地灵源丹接近,姜先羸弱的神识躯体,忽然感知到强烈的精气,在丹药上沸腾、弥漫!

    让他的精神一震!

    他感知着天地灵源丹中澎湃无双的药力,脸上露出一抹吃惊的神色。

    “这是……极圣灵丹?”

    姜先怔然。

    琉砚上岳流传下来的典籍中,有记载关于极圣灵丹的讯息。

    可是姜先始终不曾见过任何一枚极圣灵丹。

    没想到如今濒临崩灭,却得见这等奇异的灵药。

    “尊皇,这一枚极圣灵丹……”

    他大约是想到了一些什么,面色变得更加吃惊,抬头看向纪夏。

    “姜先,你显化真灵,炼化了这枚天地灵源丹吧。”

    纪夏平静开口,眼里没有任何一丝不舍之意。

    但是姜先大惊,大惊之后又沉默了起来。

    良久之后,姜先恭敬向纪夏行礼,这才开口道:“尊皇,恕姜先无法从命。”

    纪夏十分意外,他抬头看向姜先。

    殿中的方庐、鲁案的目光也落在姜先神识化身上,有些无法相信。

    在太苍,这许多年来,他们从来未曾看到胆敢忤逆纪夏命令的大臣。

    姜先腰杆仍旧弯下,神色唏嘘,道:“今日尊皇愿用极圣灵丹救我残躯,姜先此生已经无憾。

    但是极圣灵丹这等的珍贵宝药,姜先不过区区神渊,对太苍也没有什么大功,何德何能能够受用?”

    纪夏凝视着姜先,一言不发。

    姜先苦笑一声,又指了指虚空中的天隐先灵宝伞。

    “而今我的真灵已经居留在天隐先灵宝伞之中,宝伞有蕴养真灵的奇效,我只需要在其中待上几百年,就能够真灵尽复,何必浪费这等的奇妙灵丹?

    这样的灵丹便是拿到帝朝,也能够获得帝朝尊贵的友谊,不必浪费在姜先身上。”

    纪夏的神色丝毫不变。

    他仔细听完姜先的话语,微微摇头道:“你为我太苍捐躯,就值得这一枚天地灵源丹,你不必多言,服下吧。”

    姜先固执摇头,道:“尊皇,我姜先虽然因为抗击太苍强敌而身受重伤,但是太苍也曾经营救了我和我的族民性命,如果没有太苍,没有尊皇,那琉砚上岳中,就不会有生灵幸存,我们也许至今都在受绝昇折磨。

    姜先虽然已经老迈,性情刻板,但是其中的道理还是懂的,太苍对我已经仁至义尽,我又有什么面目,受这珍贵至极的天地灵源丹?”

    在场的鲁案、方庐,甚至于隐没在虚空中的夜主,目光也都落在姜先神识化身上,露出赞许、钦佩的神色。

    唯独纪夏例外。

    他仔细看了姜先一眼,忽然询问道:“姜先,你是不是觉得,一颗极圣灵丹真的珍贵到了那等程度?”

    姜先一愣。

    极圣灵丹,放到无垠蛮荒中,足以让极界神渊存在争抢,甚至让天地两极境界的存在,感到珍奇!

    这般等级的灵丹,又如何不贵重?

    纪夏看着姜先疑惑的眼神,徐徐摇头。

    “姜先,你小看了太苍,也小看了我太初。”

    “在我眼中,这一枚极圣灵丹,虽然珍贵,但却不曾珍贵到,能与为太苍出生入死的臣民相提并论的地步!”

    在场的所有人俱都一愣。

    纪夏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脸上的自信浓郁非常.

    “在我太初治下,我太苍只会越来越强盛,越来越可怖,今日也许在你看来,这极圣灵丹珍贵非常,可是在我眼中,这不过仅仅只是过渡而已!

    也许数百年后,你还在宝伞中蕴养真灵,而我太苍丹道已经兴盛至极,极圣灵丹层出不穷,甚至已经有了神药!”

    纪夏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神色,愈发自信起来,但是他的眼神却十分柔和。

    “区区一枚极圣灵丹,和愿为我太苍以身赴死的大臣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今日,你尽管将这枚丹药炼化,倘若觉得受之有愧,那等到躯体尽复,大可以死命修行,也许数百年之后,你已经登临神泽!

    一尊活着的神泽,大约勉强能偿还极圣灵丹的恩情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这才继续道:“倘若你仍旧过意不去,那么以后,再为太苍死一遭吧!”

    鲁案、方庐、夜主,耳中听闻纪夏掷地有声的话语,脑海中还在恍惚。

    “原来在尊皇眼中,一枚无尽珍贵的极圣灵丹,价值还没有一尊忠义大臣珍贵!”

    方庐和鲁案对于纪夏的帝王胸襟,钦佩的无以复加。

    夜主皱了皱眉头,她想起自己所辅佐的那位,仙唐则天大帝,心绪有些纷乱、不解。

    “同样身为王者,尊皇似乎与大帝有些不同……”

    姜先则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

    许久之后,姜先这才恭敬跪伏。

    “既然如此,姜先不敢违命,等到姜先尽复躯体,伤势好转,有机会,便再为我太苍死上一遭!”

    他话语落下,悬浮于虚空中的天隐先灵宝伞忽然震动。

    震动之间。

    一道幽蓝的光芒从中流转而出。

    姜先的神识化身也在顷刻间消散,化为金光,和幽蓝光芒融为一体。

    化作一道幽蓝中,透露些许金光的光芒。

    这道奇异光芒包裹住虚空中的极圣灵丹!

    刹那间!

    极圣灵丹开始飞速旋转。

    无穷无尽的药力,从其中流淌而出。

    天地灵源丹的奇效,自此显现。

    之间澎湃的药力,几乎化为一条长河,恣肆激荡,涌入那道灵光中。

    甚至这些药力在虚空中勾勒出,种种奇异的异象!

    姜先的真灵、神识开始飞速复原。

    与此同时,纪夏探手,虚空中地崆星门显现。

    星门中有姜初手上悬浮着姜先的一缕血液,面色激动非常,步入殿宇中,朝着纪夏行礼。

    她的身后,还有那尊不久前才登临神渊的雀瑶,短发下的精致面容,含着无尽的狂热,凝望纪夏,朝纪夏行礼。

    纪夏神识微动。

    那一滴精血也飞入真灵光芒中。

    蓬勃药力下,一道道血肉、一滴滴血液,立刻以那滴精血为依托,不断出现,不断生长而出。

    如此,约莫仅仅眨眼间!

    姜先的躯体被灵元遮掩,出现在虚空中。

    他的真灵、神识、秘藏、躯体,都已经恢复到了巅峰时期!

    整座噎鸣秘境,都被上乾宫的动静惊动。

    他们感知着从上乾宫中流露而出的惊人药香,感知着上乾宫中,姜先澎湃的生命气息。

    俱都面露惊异,面露感激。

    师阳正在和张角饮茶。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杯盏中的灵茶一饮而尽。

    “这便是我愿意为尊皇献出性命的原因。”

    他轻声低语,坐在他对面的张角也低声道:“尊皇,有圣君之相!”

    ……

    纪夏满含微笑,看了一处父女相逢的悲情戏。

    又赶走了用奇怪眼神看着他的方庐、鲁案、夜主三人。

    他的神色,这才变得略有些冷漠。

    神识微动间,不多时,上乾宫门口,有一尊身穿玄衣,头发银白,霸气绝伦的强者显现。

    他步入殿中,向纪夏行礼:“尊皇。”

    纪夏脸上的神色,并不如何好看,语气也透露着冰冷之意。

    “距离大战爆发的元鼎五十年,已经过去了十余年……看来,这泰中秘府还是需要祸龙亲自走上一遭了。”

    他揉了揉眉心,道:“你将泰中秘府三十位府老、三位府主,尽数带到太苍。”

    纪夏说到这里,又想了想,道:“不要破坏泰中秘府隐秘灵阵,不必理会秘府中下层人族生灵。”

    祸龙面容充斥了威严气息,不怒自威。

    他挺立躯体,恭敬道:“祸龙省的,不出月余,祸龙便会归来。”

    “我会将太苍以及尊皇的威严,传达于泰中秘府,让泰中秘府上层感知到来自于尊皇的怒意。”

    ——

    元鼎六十五年。

    太苍天符阁里,多了一个特殊的奉首。

    六祸苍龙不知用了何种蛊惑人心的手段,将被关押在牢天神狱第六层的玄符皇朝,暗符上尹策反。

    暗符上尹当着纪夏和太苍诸多强者的面,立下陆父之约,愿意归顺太苍。

    条件便是太苍不要灭亡玄符皇朝。

    这样的忠心让纪夏好生感动,欣然接纳了暗符上尹的归顺。

    暗符上尹也成为了天符阁第一奉首。

    遵照陆父之约,暗符上尹要倾囊向天符阁教授玄符之道。

    天符阁早就对天丹府和天工府有神物增益的事情,感到十分嫉妒。

    现在天符阁有了一位真正的神泽存在坐镇,阁主仲泉心中的嫉妒之火,这才平息起来。

    而暗符上尹成为天符阁第一奉首之后。

    天符阁终于正式启动了太苍谋划已久的计划。

    “所以,太初尊皇的意思,是想要铸就一颗太阳?”

    暗符上尹坐在殿宇中,面目上,仍旧有一半的紫青色符文。

    玄符族天生带着这些符文降生。

    纪夏微微点头。

    一旁的天符阁之主仲泉补充道:“这颗太阳不光能够发光发热,准确来说,发光发热仅仅只是辅助。

    还需要在其中炼入一块极为巨大的信号符玉,让整座百域中的传玉,都能够接收到其中的符文媒介,能够使用传玉,这对于太苍下一步谋划,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暗符上尹手中也拿着一块传玉,他性情粗鲁,心绪也并不如何细腻。

    但是他归降太苍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对于太苍人族许多关于符文术法的奇思妙想,他也非常钦佩。

    尤其是这一枚小小的传玉。

    他想不通太苍人族怎么能够制造出如此好玩,而又廉价的传讯符器。

    传玉小小的光幕,不仅可以实现隔着遥远距离面对面传讯。

    其上还有很多被符师们称之为“玉册”的东西。

    点击光幕上的玉册小图标,就有一行字显现而出。

    “洞开玉册,世界无尽!”

    所谓玉册,对于纪夏来说,就是前世的“手机应用”,换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名字。

    这些玉册工具已经有十余种。

    最为出名的便是“玉信”玉册,能够实现即时通信,能够列表化通信者,能够组建群组……

    除了“玉信”之外,有的玉册工具能够留影,比起绘画更加栩栩如生,有的玉册工具能够引路……

    暗符上尹在太苍短短时日,就已经看出了“玉信”的不俗之处。

    商业开始依托于玉信,通讯社交开始依托于玉信,有些学府,甚至开通了“玉信课程”,作为额外的课业。

    而其他玉册工具,也各有作用,逐渐在太苍百姓之中,引领诸多潮流。

    而此刻,从上首那位年轻尊皇的眼神中,暗符上尹清楚的感觉到,他对于这一枚小小的传玉寄予厚望。

    而那座即将开始铸就的太阳,便是他神秘计划的一环。

    与此同时,暗符上尹悄然看了上首尊皇一眼。

    “奇怪,在上一次大战中,这一位太苍尊皇,虽然战力强大,但是最多却也仅仅在极界神渊的范畴里。”

    “而现在,他端坐于这太和殿中,我却觉得他强大万分,周身跃动了恐怖的伟力,甚至令我心惊……”

    “这又是什么原因?”

    暗符上尹心中揣测一番,毫无结果。

    最终,他只能够摇头,心中暗道:“那尊神秘、强大的祸皇,说的果然没错,太苍潜力无限,也许能够成为和大庚一般的帝朝。

    到时候,这尊太初尊皇,便就成为了一尊大帝!”

    暗符上尹和仲泉离去。

    虚空中,有点点星光落下,构筑出一座地崆门庭。

    杨任从门庭中走出,轻声向纪夏回禀一件事宜。

    他的周遭,又有幻象显现。

    幻象中,纪夏亲眼得见百域边缘,有两尊人族修者前来。

    其中一尊,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英武不凡,一头赤红色头发,赤红双眸,让他更加威严不凡。

    另外一尊看似少女,气质清冷,凤泪眼、披肩黑发,似乎从来不曾沾染任何一点尘埃。

    他们周身有重重禁制,又有隐匿修为、气息、血脉的灵器。

    可惜在地崆星们映照下,这些隐匿没有任何作用。

    “这两尊人族,极为强横,只怕修为俱都有神泽之境。”

    “他们定然来自于某座强大的人族秘境中。”

    纪夏想到这里,思修一动,神识流转而去。

    不多时,有师阳前来。

    他看着幻象中的两道人影。

    有些惊愕出声:“圣女、七尊主?”

    纪夏眼中闪过了然之色。

    “凰梧秘境,久闻大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