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二十章 活出第四世!
    绝芜尊皇被六祸苍龙镇压之后,就被关押在牢天神狱。

    如今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了。

    这十五年以来,他每日都被这座冰山迷宫折磨。

    长久之下,他的心绪已经非常纷乱,非常扭曲,充斥着暴虐的杀意。

    此刻,他看到纪夏站在那一只狰狞神兽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绝芜尊皇的面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森寒。

    曾几何时,他乃是庞然绝昇皇朝之主。

    他麾下强军无数!

    他麾下强者诸多!

    他目光所及,便是整座诸江平原都要颤动!

    各色强大种族之主,都要在他面前低眉。

    就算是强如玄符,邪蚺这等拥有神泽存在坐镇的国度,都只能居于绝晟皇朝之下。

    而区区人族?

    不过绝昇族是闲来无事的消遣,或者偶尔打牙祭所用的食物罢了。

    没有任何绝昇族,会在脑海中考虑到人族。

    但是而今,太苍皇朝突兀崛起。

    他们在百域之地边缘之外,利用神秘尸骸覆灭了绝晟皇朝百多万大军。

    神泽存在、神渊强者都被那一尊尊太苍天骄镇压、杀戮。

    大军崩灭之时,哪怕绝芜尊皇心里的仇恨都要爆开,他仍然觉得自己,没有丝毫可能会彻底败落,败在卑弱人族之手。

    因为绝晟皇朝上万年的发展,底蕴堪称无穷。

    哪怕一百三十万大军尽数覆灭,绝昇皇朝各城池中,还是有庞然力量。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皇朝底蕴还没有被再度汇聚,那一尊可怖的银发强者,便突然杀出。

    他用一己之力镇压了落日都大军。

    镇压了绝昇皇朝三尊神泽战力。

    甚至将绝芜尊皇拘拿,关押在这一座神秘、诡异、可怕的神狱中。

    而此刻,太苍那尊年轻的君王,正背负双手,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这对于活过三世的绝芜尊皇来说,几乎比镇压他的真灵,更让他觉得屈辱。

    “绝芜尊皇,许久不见。”

    纪夏一身黑衣,头顶上的太先尊皇宝冠正在不断散发出尊贵的气韵。

    就好像一位超然的大帝,正在低头俯视他的俘虏。

    “太初,我们之间这场大战,确实是你得胜了。”

    绝芜尊皇盘膝坐在神狱大地上。

    他低着头,并不直视纪夏。

    “但是你必将灭亡!”

    他的语气不急不慢,就好像在陈述一件事实。

    “绝昇之所以能拥有那般强大实力,都是因为两尊强横的主宰。

    你覆灭了两位主宰的国祚,崩灭了他们的文明,让他们花费上万年时间建立起来的种族归于平凡。

    这对于强者而言是奇耻大辱,他们一旦出关必然会将你镇杀,他们会将你的真灵残魂神识尽数囚禁,施加酷刑。

    他们会将你的国祚,变为低贱的国度,会让你的文明彻底消融,你的族民将彻底沦为最卑微的食粮,成为诸江平原各个种族的玩物!

    太初,你必然会后悔和我绝晟皇朝相抗。”

    绝昇尊皇的话语中,仍然充满了重重杀意。

    纪夏面色不改,笑道:“尊皇,曾几何时我通过那一道绝昇玉令面见于你,你当时也是如此威胁我的,怎么到了现在,你成了我的阶下囚,你还有这份心力,还有这份自信?”

    绝芜尊皇摇摇头:“有朝一日你就会发现,我并非是在威胁你。

    你能够赢得与绝昇之间的战争,不过是靠着那一具神秘尸骸,靠着那一尊银发强者。

    可是你我都知道神秘尸骸,短时间内绝对无法再度复苏!

    而那一尊银发强者,他的力量确实不凡,传承确实不凡,可是你可知道我绝昇主宰究竟有多么强大?”

    纪夏微微点头:“有人曾经告诉我,绝晟皇朝之所以能够强盛起来,完全是依靠一位天骄一般的主宰。”

    绝芜尊皇冲着纪夏冷笑一声,闭起双眸,默不作声。

    纪夏凝视着绝芜尊皇,忽然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

    他询问道:“我听闻绝芜尊皇是一尊圣体,天赋极其惊人,战力强大非常,不过区区几百年时间就已经修行到神渊境界,但是我从你的躯体上却从未感觉到任何绝伦气息……

    我又听闻你活过三世,又有两尊主宰支持,所以才能够以区区神渊修为,稳坐绝晟皇朝尊皇之位。

    后来我审问过其他几位绝昇神泽,他们都说整座绝晟皇朝之中,就只有你能够沟通那两位尊贵的主宰……”

    说到这里纪夏的神色勾勒出一抹笑容:“所以我忽然有一种大胆的猜测,需要来找绝芜尊皇证实。”

    绝芜尊皇听到纪夏娓娓道来,他的面容始终阴沉、始终冷漠,就好像没有听到纪夏的话语。

    纪夏凝视着绝芜尊皇,语气中只有从容、运筹帷幄。

    “也许尊皇确实是圣体,但是尊皇的圣体却与寻常圣体不同。”

    “活过三世、唯独尊皇能够沟通两位主宰、两位主宰鼎力支持你成为绝晟尊皇。

    也许……”

    “绝芜尊皇和那两位主宰同为一体!”

    纪夏平静而又自信的话语,响彻绝芜尊皇的耳畔。

    绝芜尊皇仍旧面色如旧,他紧闭的双眸终于睁开,看向纪夏,眼神中带着些许嘲讽之色。

    “太初,你的猜想天马行空,但是却不曾想到,倘若真是如此,我又怎么会轻易将自己活过三世的秘密,告知其他存在?”

    纪夏侧头,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其他神泽也提及这一点,曾经两位主宰久不出世,你这一具躯体想要得登大位,却遭遇了其他绝昇存在,与你争夺绝昇皇朝尊皇宝座。

    于是你只能展露自己的真灵,透露自己在悠长岁月中活过三世的秘密,以此在两位主宰不存的情况下,有底蕴登临绝城皇朝主宰的宝座!”

    “可惜那些神泽存在,却从来不曾猜想过,你的真灵三分,并不是因为你活了三世,而是……

    因为你有三尊躯体!”

    纪夏的话语掷地有声,眼神波澜不惊。

    绝芜尊皇注视着纪夏,并不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讥讽之色依旧,就好像在嘲笑纪夏的妄语。

    纪夏呵呵一笑,仍旧站立在饕餮虚影的头颅上。

    他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饕餮巨兽的长角。

    “我当时之所以留下绝芜尊皇的性命,其实是为了探知绝晟两位尊皇的底细。

    但是没想到绝芜尊皇十五年来,始终闭口不言,一身骨气令人敬佩。”

    “而今,既然我有如此猜想,你又毫无作用毫无价值,于是我在思索,如果我让饕餮巨兽,将你这只有三分之一真灵的躯体吞噬……”

    纪夏说到这里,眼里泛出饶有兴趣的光芒:

    “倘若你真与那两位绝昇主宰一体,两位强大无比的绝昇主宰必然会受到重创。

    倘若你与那两位绝昇主宰没有什么关联,我也没有任何损失,就全然当做杀了你泄愤便是……”

    纪夏一字一句缓缓道来。

    随着他的话语吐露,绝芜尊皇的面色终于不复那般冷漠。

    他眼神中的讥讽之色,也在几息之间消失不见。

    他的眼神、躯体在尽力维持平静,但是眼眸深处,仍旧多出了一份异样。

    “太初尊皇,这是我第一次称你为尊皇,你确实是不世之才,仅仅通过几条薄弱的线索,就能够猜测到这件秘辛。”

    绝昇尊皇道:“我们可以立下陆父之约,如果你能够放我离去,我和我其他两具躯体,绝对不会再来寻你。

    我们甚至会出走诸江平原,从此不会踏入诸江平原一步。”

    纪夏听到绝芜尊皇终于承认,他徐徐点头,想了想又询问道:“我很想知道曾经和伏梁尊皇大战的绝昇强者,是不是就是你?”

    绝芜尊皇承认自己的身份之后,他的气魄突然一变,变的更加古老更加神秘更加深邃。

    “确实是我,我曾经和伏梁皇朝伏都屹大战,大战爆发之时,我还仅仅只有一具躯体,而我的修为已经登临极界神泽。

    我与他大战,那场大战将百域之地十余个域界,打得破碎,打成死地……

    我因为那场大战而重伤,但却因祸得福,成就了六圣圣体!”

    “六圣圣体?”纪夏好奇问道。

    “每当我修为停滞之时,我便能够分离出真灵,侵占一尊生灵的躯体,与此同时我可以吞噬他所有的记忆,真灵,神识,甚至能融合他的天赋!

    由此,我便能够不断以新的思维谋求前行的路线。”

    “我每一次拥有新的躯体,就等于我活了一世,我原有的躯体,也将因此而获得难以想象的进境。”

    纪夏恍然大悟:“所以你当初曾经威胁我,想要让我献上我自己的圣体……

    尊皇之所以想侵占我的圣体,就是为了活出第四世?”

    绝芜尊皇点点头,并不避讳:“确实如此!太初尊皇,你的资质是我生平仅见,甚至伏梁尊皇伏都屹,都无法和你相提并论……

    所以,我当初想要将你囚禁,等到我这一具躯体陷入修行瓶颈,无法寸进的时候,我就会再度分离出真灵,侵占你的躯体,以你的圣体之姿,活出第四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