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二十五章 秦河大帝墓葬【六千字】
    而今的绝昇皇朝,不论是疆土,还是绝昇军卒,确实已经尽数落入了太苍的囊中。

    在绝芜尊皇被六祸苍龙镇压之后,绝昇一度大乱。

    后来有绝昇十七皇子异军突起,整合绝昇残余的力量,建立起了而今的落昇皇庭。

    而这一尊十七皇子,其实就是六祸苍龙的化身。

    六祸苍龙,早在前世南武林的时候,就化身无数。

    降临于无垠蛮荒之后,他的聚神凝体大神法,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聚神凝体,能够分化出两尊化身,思维与本体完全相通。

    这两尊化身就和祸龙的肢体一般。

    所以,如今掌控绝昇的,其实就是六祸苍龙。

    换一句话说,现在的无垠蛮荒,凶羊、绝昇,这两座皇朝,其实都在太苍的掌控之中。

    而四泰皇朝,马上也要落入太苍的掌控。

    “既然如此,就着手去做吧。”

    纪夏冲着在场的众多太苍强者点头。

    他道:“玄秘阁辛牙,你通过天易商会,在诸江平原范围内,确定出新的‘邪魔诸国’,只要国中生灵暴戾,凶残,肆无忌惮的虐杀我人族生灵,或者有和我人族国度相比邻,却在不断侵伐人族国度的他族王朝、皇朝,俱都在清理之列。

    一旦确定了名单,就由绝昇、凶羊出手,将他们的国祚镇灭,将凶暴族民也尽数镇杀。”

    “与此同时,天易商会也要向凶羊输送大量的灵丹、灵器,凶羊在无垠蛮荒的力量,还太弱了,应对寻常皇朝,尚且还行,一旦面对比较强大的皇庭,便有些捉襟见肘。”

    在场的太苍强者俱都恭敬应是,继而恭敬离去。

    纪夏对于这一次谋划,非常满意。

    现在的太苍正在不断发展。

    灵种获得速度,其实就算是没有杀戮、战争,已经算的上很快了。

    毕竟,现在太苍的建设、发展,都能给纪夏带来大量的灵种。

    可是纪夏还是不满足于这样的灵种获得速度。

    原因很简单。

    无论是西玄圣庭,还是更强的天目神庭,都是太苍潜在的敌人。

    这些敌人不仅强大,而且还十分凶残。

    如果太苍不找寻一切的机会,变得强大的话,那么太苍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些敌人,而遭遇无法承受的劫难。

    于是,纪夏便对诸江平原上的韭菜们,起了心思。

    诸江平原辽阔巨大,其上有许许多多的国度、种族林立。

    这些国度种族之中,必然有很多凶暴种族。

    他们天生嗜血,对比他们弱小的种族,生杀予夺、暴虐凌压。

    而人族作为数量众多,却实力弱小的生灵,就首当其冲。

    纪夏还记得,曾经大息罚天王将雎哀,将他们召唤到他的镇塔血色空间。

    那里有许多人族国度中的君王,被召唤而来。

    最让纪夏感到记忆犹新的,是一位名为班言的近神台君王。

    他在镇塔空间中,声泪俱下,询问八百人族国度之中,什么时候人族才能够强大起来,什么时候,那些肆意镇杀人族生灵的凶暴种族,才能够付出代价。

    纪夏还记得,班言痛苦的话语。

    班言所在的安临国,苦苦延续一千四百年,为了存续下去,始终在讨好周遭的强盛国度,不惜将貌美的女子进献给强大种族贵胄,不惜将大量的财宝,都进献给强大国度。

    可是,迎接安临的却仍旧是灭亡。

    和安临国同在沉悬神国神方州的灵霜族,仅仅是为了祭祀一件玄烬灵器,就将安临国灭国。

    上百万的安临壮年,被屠戮、成为祭祀所用。

    而其余安临数千万人族,流离失所,只能够沦为其他种族的奴隶、食物。

    这就是无垠蛮荒中大多数人族面临的劫难。

    或者说,这是无垠蛮荒中,大多数弱小种族必将面临的劫难。

    可是,纪夏作为人族,对于其他弱小种族,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可是一旦有人族国度遭遇磨难,纪夏便总觉得心绪难平。

    这是所有生物的常情。

    纪夏也并不愿意评价安临国,费力讨好周遭强国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这样的举措,那么安临国,很有可能无法延续一千四百年国祚。

    “那时,安临国国君曾经说他被关押在灵霜族牢狱之中……不知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纪夏叹了一口气。

    如果安临国、灵霜族在诸江平原,纪夏也许还能够救出班言。

    可是沉悬神庭神方州……

    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距离诸江平原,沉悬是最为遥远的神庭。

    哪怕是纪夏现在的修为,只怕也要飞行不知多少时日。

    无垠蛮荒实在太过巨大了。

    “既然对于遥远地域中,人族身受的磨难无以为力,那么诸江平原中的人族,我太苍却能够管一管。

    哪怕不能够明目张胆地管,也能够绕着弯子管。”

    “而且,这样一来,也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灵种,一举两得。”

    纪夏做出决定,便起身,悠然出了上乾宫,步入了蕴玄竹林。

    他坐在竹亭中,深深吸气,运转宇阙天庭经。

    宇阙天庭经在纪夏不断的努力下,已经推演出了第三重。

    第一重宇阙天庭经,构筑出了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

    第二重宇阙天庭经,开辟了太皇黄曾神台。

    而第三重宇阙天庭经,则依托太皇黄曾天穹,开辟出了太皇黄曾神渊。

    而今的纪夏,已经稳稳立于神渊境界。

    纪夏意识沉入自己躯体中的秘藏。

    天宫、宝殿、神台、神渊,四种秘藏,在他的躯体中徐徐运转。

    每一道秘藏中,都凝聚了无尽浑厚的灵元。

    这些灵元,依托纪夏的玄妙秘藏,依托纪夏的天庭大道,比起其他的神渊存在而言,不知雄浑出多少倍。

    这也是纪夏的太皇黄曾神渊还没有凝聚成为实质,纪夏也还没有成就极界神渊,战力就能够比拟三五尊极界神渊的原因。

    在太苍国境之中,有升级后的太先上庭加持,纪夏的战力,甚至能够直登神泽!

    这也是他能够在太和殿中,一道照圣九印,就能够镇杀诸多泰中秘府强者的原因。

    泰中秘府大府主,可是神泽境界。

    哪怕她被祸龙打成重伤,也不是一尊神渊,能够轻易镇杀的。

    纪夏坐在竹林里,注视着自己的神渊。

    他的神渊,也是依托三十六重天的太皇黄曾天,开辟而出。

    神台和神渊,一同构筑出了纪夏天庭大道中的太皇黄曾天。

    “成就了神渊之后,太皇黄曾之中镌刻的三十六神法、七十二玄术,更加玄妙了,多出了许多变化……修炼到极致,仿佛能够沟通天地之间的规则力量。”

    沟通规则……这是天地两极境界,最为显著的变化。

    这也就意味着,这些神法、玄术,不再是普通的神法玄术了。

    “但是和神妙无双的规则神法、规则玄术比起来,似乎还差了许多。

    嗯,大约在寻常神法玄术之上,在规则神法、玄术之下。”

    除去了神渊秘藏的开辟之外。

    纪夏其他赖以提升战力的法门,也有了长足的长进。

    毕竟纪夏在这些岁月中,在有噎鸣秘境加持的情况下,始终都在辛勤修行。

    从来没有虚度过一日。

    强横的天赋,配合奇妙的神物,再加上纪夏坚韧不拔的意志,他的战力,才能够飞速提升。

    “古星圣体诸多法门中,作用最大的,是辰星君法相和太白帝经。”

    纪夏心中感叹。

    其他的法门,不论是镇星不朽身,还是辰星无神典,或者荧惑禁眸,其实都是锦上添花。

    唯独辰星君法相,以及太白帝经,在诸多战斗中,却起着极为关键的作用。

    辰星君法相,让纪夏不管面临何种的大危机、大恐怖,都能够湮灭心绪间,所有的负面情绪,保持绝对的冷静。

    而已经被纪夏参研到第三重的太白帝经,让纪夏这个并没有经历过太多战斗的修士,拥有无上的战斗技法。

    太白帝经,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被动。

    作用:让纪夏在面临战斗时,战斗经验提升百分之一万!

    所以纪夏在面对任何战斗的时候都毫不胆怯。

    他不像其他强者,在悠久的岁月中,经历过数万,甚至数十万场大战。

    可是他在大战中,表现出来的技法、经验,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经历无数场战斗的强者。

    太白帝经,功不可没。

    “古星圣体,我还不曾凝聚出太白法相和荧惑法相……所以我的古星圣体始终不完整。

    不完整的古星圣体,都有这样的威能,不知道完整的古星圣体,究竟有多么强大。”

    纪夏不禁有些向往。

    依照神灵黑天,对于几位星君的态度,纪夏也能够察觉到几位星君的力量一定极为可怖。

    能够赢得那等旷古神灵的友谊,五位星君的力量,总不可能太弱。

    纪夏胡思乱想一阵之后,继续修行。

    仍旧不断运转宇阙天庭经,推演天庭经之后的功法。

    纪夏对于第四重宇阙天庭经,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其实是即将能够再度使用的降神符。

    增长天王降神符,在纪夏太苍大战契灵国的时候,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当时已经成为契灵王朝君王的席襄,利用黑天印记,成就远神台战力。

    如果不是增长天王降神符,也许太苍,在那一战之后,就要灭亡。

    也是因为增长天王降神符,纪夏才能够看到天庭天宫盛景,才能够获得天庭大道,构筑出天宫灵府。

    而降神符每次使用之后,都需要神树重新滋养百年,才能够使用。

    契灵大战至今,已经过去了六十五年。

    再过三十五年,增长天王降神符就能够再次使用。

    增长天王再度降临,能够给纪夏提供多强的一己之力,纪夏其实并没有多少期待。

    因为这一枚降神符的价格太低,在神台时代,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现在就不一定了。

    短短六七十年时间,太苍以及太苍敌族的实力,都在不断增进。

    契灵大战的时候,最强战力不过神台。

    而今,神泽都不是太强的存在了。

    在这样的考量之下,降神符最让纪夏期待的,其实是通过增长天王的眼眸,再看一看天庭!

    从而完善自己的天庭大道,从而顺利开辟出第四重的宇阙天庭经,开辟出神泽!

    纪夏想到这里,就继续专心修炼宇阙天庭经,为增长天王再度降临的那一天,做准备。

    修炼许久之后。

    纪夏从修行中醒来。

    他没有犹豫,探手之间,手里多了一块巴掌大的石板。

    正是裴恒留给他的禁制石板。

    其中镌刻了三万道禁制,也让纪夏苦苦研习了许多年。

    元鼎六十五年的这一天,在纪夏得到禁制石板的七十多年之后。

    这一块禁制石板中记载的禁制,还剩下几道神妙大阵之外,终于要被纪夏尽数研习完成。

    三万禁制,看似只用了七十多年的时日。

    可是,纪夏还有噎鸣秘境,还有润世天云,严格意义上,花费的时间,超乎他的想象。

    “现在看来,那位七首神鸟裴恒前辈,实力简直高深莫测,短短六百多年,就研习了如此多的禁制,其中有些禁制,品秩极高,不逊色于神法玄术。”

    纪夏有些感慨。

    旋即他的自信又涌上心头:“裴恒前辈的目标,似乎是一道神禁,这样想来,他的实力必然弱不到哪里去。

    能够觊觎神禁,最低也是一尊地极存在,地极存在都需要专心研习六百余载,足以证明这些灵禁的玄奥,也能够证明我天资不凡。”

    他露出一口白牙。

    在需要不断、枯燥修行的时光里,他这种恬不知耻的自信,也算是一种调节心态的法门。

    ——

    元鼎七十一年!

    纪夏百岁诞辰。

    但是太苍却十分平静。

    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

    除了太初皇庭下调了许多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庆典一类的活动举办。

    原因倒是很多。

    纪夏不想弄的那么麻烦、不想扰民、不想被太都中的许多外族,获悉他的真实年岁……

    总之这一次诞辰,令作册召曲以及宰礼长奉,都怒不可遏。

    甚至认为纪夏这等的明君,他的百岁诞辰,一定要隆重至极才是。

    可是最终,纪夏苦口婆心,列举了大操大办的弊端。

    这才令两位老臣勉强接受。

    太初皇庭之中,也不过只是太初尊皇宴请太苍百官,以及百域和太苍交好的诸多国度之主而已。

    六年时间,对于一座发展以及趋于稳定的国度而言,不过眨眼即逝。

    对于百域一百余座国度来说。

    太苍依旧和以前一样,除了新奇事物越来越多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太初皇庭始终是那些熟悉的面孔。

    太苍对于他们来说,始终那般强大,只能够仰望。

    可能最为直观知晓太苍在不断兴盛的,就只有音圣和大符两国。

    希音王和符生王,这一场大宴之中,符生王和希音王眼里的震撼,从来不曾退去过。

    因为以他们的修为,能够依稀感知到端坐在太和殿中的,太苍诸多强者的境界!

    神台遍地都是。

    神渊也不在少数!

    甚至有许多存在的修为,哪怕以他们的境界,也无法感知!

    这让两位存在,心绪间充满了对纪夏的崇敬。

    宴会之中,甚至有两位域灵前来太苍。

    域灵黎安、域灵殂吴,两位神渊域灵,恭敬前来,朝着纪夏俯首。

    又有域灵焦流显化出赤红色的面孔,显现于太先上庭之中,为纪夏贺寿!

    域灵焦流能够前来,也令纪夏十分意外。

    大宴结束之后。

    众多大臣、其他国度君王离去。

    纪夏却不曾回归噎鸣,继续修行。

    他带着祸龙,乘坐玉辇,出了太都,出了太苍,越过太苍承古城,进入那一座戈壁之中。

    这一座戈壁,隔开了太苍和大符。

    这一座戈壁中,纪夏曾经见到万兽来朝。

    以前的纪夏,不知道戈壁中的隐秘。

    而现在,纪夏终于清楚,这一座戈壁之中,埋葬了一位人族先贤。

    他就是大庚帝朝之主,曾经在数千年时光里,镇压无数其他种族强者的秦河帝!

    大庚帝朝,兴盛于一万两千年前,败亡于八千余年前!

    约莫四千年的岁月里,大庚帝朝在诸江平原,在天目神朝周边地域,威严无限,气魄无双。

    纪夏始终无法忘记,他曾经在太都地下的龙血河畔,看到的那一幕虚影。

    秦河帝身形威严,顶天立地。

    周围虚空中,无数强者、无数大军环伺。

    他独身而战,镇杀了无数强者。

    如果不是那突兀出现的三道剑光。

    也许,那般多的强大存在,根本无法令秦河帝身死!

    可惜,这样的盖世人族英豪,而今却只能够被埋葬在这样一片荒芜的戈壁之中。

    没有任何存在前来祭拜。

    而纪夏,在百岁生辰的这一天,和祸龙一同踏上了无名戈壁。

    他要以一位人族后继者的身份,祭拜秦河帝!

    “这一片戈壁,也许是秦河帝的无限威严,并没有域灵值守。”

    纪夏随意道:“两位前来为我贺寿的域灵不说,我还以为这里也是焦流大尊值守的所在,还想要询问一下焦流大尊,那座青铜古墓的所在。”

    他手里还拿着来自于盛嚣的那一块青铜地图。

    可惜青铜地图不知是在几千年前绘制的,现在沧海桑田,纪夏根本无法分辨秦河帝古墓所在的位置。

    但是纪夏也有办法。

    随着他头顶上,一座魔莲法坛悬浮而起。

    魔莲尊者盛嚣,从法坛上走出。

    他曾经在一座神秘洞府中获得青铜地图。

    也在洞府中看到了秦河帝墓葬的虚影。

    所以能够循着记忆,对比虚影中的墓葬位置、青铜地图以及戈壁地形,从而找到秦河帝青铜墓葬的位置。

    盛嚣落于大地之上,朝着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心念一动,盛嚣立刻应是。

    旋即一道道关于青铜古墓位置的记忆,通过盛嚣的神念,涌入纪夏的脑海中。

    纪夏徐徐点头。

    盛嚣没有丝毫犹豫,再度步入虚空中的魔莲法坛,化作魔莲尊者。

    魔莲法坛消失在纪夏的头顶上空。

    纪夏从盛嚣的记忆中,获悉了青铜墓葬的位置,并没有运转神通,飞行而起。

    而是一步步踏着戈壁上的粗沙,和细小的石块,朝着青铜墓葬所在的位置走去。

    哪怕他已经身为一尊尊贵的皇者。

    但是纪夏依旧觉得,在面对秦河帝这样,曾经为人族崛起而献出生命的盖世帝王之时。

    他应该站在人族后背的位置上,予以这样的盖世英豪以足够的尊敬。

    祸龙始终跟在他的身后。

    他早已从纪夏的口中,知晓这座戈壁里,究竟埋藏着什么样的人物。

    祸龙天生高傲,霸气绝伦,是一尊天生的霸者。

    可是,对于秦河帝这等以羸弱人族躯体,建立了强盛帝朝,甚至因此而被其它种族强者镇杀的帝王。

    哪怕以祸龙的高傲,以祸龙的霸气,心中也仍旧生出许多尊敬之情。

    纪夏和祸龙就像一步步行进在戈壁之上。

    戈壁上盘踞着许许多多凶残的妖兽。

    这块地域并没有被太苍纳入疆域之中。

    异控司的力量也没有渗入戈壁。

    这些妖兽不知道纪夏和祸龙的身份。

    可是他们在面对气息内敛到极致的纪夏和祸龙之时,却根本不敢靠近。

    哪怕两位存在的气息就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弱小生灵,给予诸多妖兽的压力,仍旧无与伦比。

    因为纪夏和霍龙这等存在的位格,已经远远高于这些凡俗妖兽。

    走了许久,纪夏终于看到一座隆起的沙丘。

    沙丘四周,仍旧一片荒芜,偶尔有一两丛戈壁植被,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其上。

    显得荒凉万分。

    纪夏看着这座沙丘,心中有些悲凉。

    “衣归姑娘说过,西玄圣庭是覆灭大庚帝朝的主要力量。”

    “而在雎哀大人的镇塔空间中,也曾经八百座人族国度中的君王说过,天岐帝朝而今的国都,其实就是大庚帝朝的国都……”

    纪夏的神色有些黯淡。

    曾经那一尊能够独身抗击百万强者的盖世人族帝王,而今,只能被埋葬在如此贫瘠、荒芜的地域。

    而那些埋葬了大庚帝朝,埋葬了秦河帝的庞然势力,却仍然威势滔天,执掌着无限的权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