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三十章 成就神灵!
    明明在纪夏、祸龙、商炽之前,仍旧悬浮着那一座帝棺。

    帝棺之上,也没有任何神妙的光芒显现,没有任何奇异规则笼罩。

    可是他们,仍然能够感觉到,弥漫在虚空中的帝王威严。

    浓郁的大帝威严气息,几乎让殿宇中的三位存在,在这一刹那,感觉到原本那一座帝棺的位置,赫然悬浮着一尊盖世的大帝!

    大帝威压,席卷而来。

    无尽的力量,充斥在此刻的青铜古殿中。

    却诡异的不曾引起青铜古殿的反应。

    青铜古殿,一如之前一般沉寂,浑然像是一件死物,而非一座鼎盛的帝兵!

    商炽面色惊愕。

    在她的视角中,只看到纪夏拿出了一件奇异的东西,下一瞬间,殿宇突变,大帝威严弥漫而出!

    这一种威严不同于方才那帝王威压。

    之前的帝王威压,是从秦河大帝的头颅散发而出,是因为秦河大帝躯体无尽强大,而自发产生的东西。

    而此刻的帝王威严,却和那等威压没有丝毫相同。

    “就好像……无神仍旧活着,他仍旧还存活于这个无垠世界,甚至现在,就悬浮在我们眼前的虚空!”

    商炽因为激动,面色已经变得通红。

    她两个小小的耳朵,在微微颤动。

    双拳紧握,她的躯体中的秘藏,甚至有灵元开始激荡!

    纪夏和祸龙同时皱了皱眉头。

    祸龙提醒道:“前辈,倘若有丝毫灵元溢出,那么我们就会被镇杀在这座青铜古殿中。

    而且,秦河大帝的头颅,也许抓到了某种契机,一旦青铜古殿催动,等待着秦河大帝的,也许是契机消弭,永无复苏之日!”

    商炽猛然一惊。

    她光洁的额头上,露出一行细密的汗珠,躯体中的灵元,也在转瞬之间消失无踪。

    正在此时。

    纪夏等人,忽然看到从那座帝棺之中,徐徐有一道气息弥漫出来!

    这一道气息,显现的那一刻。

    纪夏和祸龙面色陡然欣喜起来。

    而商炽更是激动的浑身颤动。

    她摇头晃脑,两条辫子,在左右飘动。

    她的嘴里喃喃自语道:“幸好我八十年前吃撑了,又看这个纪夏是个一个人族,不曾吞下他打牙祭……这大约就是无神经常说的‘因果报应?’

    这果然都是我的功劳!”

    纪夏听到商炽的喃喃自语,面色一黑。

    “那一次万兽来朝之时,我不曾被这只大猫吃了,是因为她吃撑了?”

    纪夏忽然有些后怕。

    帝棺之上的气息,在几息之间,已经极为凝实。

    徐徐在虚空中构筑出一道人形。

    这一道人形,躯体巍峨,身姿挺拔。

    人形之上,还不断有浓郁的帝王威严散发出来。

    哪怕纪夏是一尊执掌数亿子民的王者。

    可是他感知到这浓郁的威严,仍旧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种冲动,来自于血脉、位格之上的影响。

    就好似戈壁中的那些凶兽,看到气息完全内敛的纪夏和祸龙,都只敢匍匐低鸣,不敢靠近丝毫。

    “辰星君法相。”

    纪夏感知着来自自己血脉深处的悸动,心绪一转。

    识海之中,静坐的辰星君法相,骤然张目。

    于此同时,纪夏血脉深处的古星血脉,也猛然爆发出一道金光。

    浓郁的血脉之力,从那一道金光中弥漫而来。

    瞬息之间,来自大帝血脉的威严,在纪夏的感知中,骤然小了许多!

    可是,这一股威严,并不曾完全消失,而是仍旧存在。

    “这是否意味着,秦河大帝已经将自己人族血脉中的潜力,压榨到了一种崭新的地步,从而觉醒了某种强大、隐秘的人族血脉。”

    纪夏在心中思索:“这种隐藏的人族血脉,极有可能比古星血脉、古星圣体,更加强大。

    起码,应该比不完整的古星血脉强大,否则,此刻我不会感知到血脉威压。”

    他在心中暗暗揣测。

    可是他却也没有多少遗憾。

    毕竟以秦河大帝的成就,他就算是一尊神体,纪夏也丝毫不会觉得意外。

    他独战诸多强者的景象,纪夏还记忆犹新。

    其中甚至不缺少帝境的强者。

    而另一方面,其实古星圣体,并不是纪夏的主要底蕴。

    宇阙天庭经,体内的太皇黄曾、天宫宝殿构筑而出的天庭大道,才是纪夏最为深厚的依仗。

    而且,纪夏现在的古星圣体,也并不完整,完整之后的古星圣体,究竟有怎么样的威能,就连纪夏也不清楚。

    毕竟现在的古星圣体就已经非常可怕。

    —诸多传承、自发修行、鼎盛天赋、三大星君……

    种种圣体特性,就算是单独拿出去一样,都极为夸张。

    纪夏一念之间,猜测了秦河大帝的体制,猜测了他的血脉。

    而这一念时光逝去,虚空中的帝王气息,已经彻底凝聚为一道虚影。

    虚影模糊不清。

    可是无论是纪夏,还是祸龙,都能够清楚的从这一道虚影上,感知到方才门庭幻象之中,那威能无尽的秦河大帝的气息!

    这一道虚影,赫然是秦河大帝的气息化身!

    商炽凝视着那一道虚影,原本强忍着的泪水,终于从她稚嫩的眼眸中,如同断线珍珠一般落下。

    而纪夏和祸龙,也望着那一道虚影出神。

    “大约天目也不曾想到,由那天策神将叶羡,看去的一节指骨,能够成为我得见曙光的机缘。”

    那一道虚影忽然开口!

    纪夏和祸龙,几乎在同一时间感知,自他们躯体、心绪深处,迸发而出的一股激动。

    这是来自血脉的共鸣。

    他们此刻也终于已经确认,那一节指骨,正是秦河大帝复苏的契机。

    “无神大兄……”

    商炽看着那一道虚影,语气哽咽。

    如果不是纪夏和祸龙亲眼得见,恐怕根本无法想到。

    眼前这个哽咽的稚女,其实真身是一只不知已经存活了多少年的神兽!

    那模糊的虚影,依稀转过头来。

    因为虚影面容模糊,纪夏无法看到那虚影的神色。

    但是纪夏隐约有一种感觉。

    此时的秦河大帝虚影,神色一定非常温和。

    模糊虚影微动,朝这商炽微微点头,终于再度开口,道:“这么多年以来,辛苦你了……”

    他的声音极为醇厚、温柔,就好似在与自己溺爱的妹妹说话。

    纪夏和祸龙默默无语。

    在他们的印象里,秦河大帝是一尊盖世的帝王,而此刻才这一尊尊贵帝王口中,竟然能够听到如此轻柔,满含情感的话语。

    而两人身边的商炽,听到秦河大帝虚影话语的那一刹那。

    颤抖的身躯,忽然停滞下来。

    下一刻。

    在纪夏和祸龙的凝视之下,嘴巴一瘪。

    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惊天动地,哭泣声音中,仿佛带着天大的委屈和心酸!

    纪夏似乎有些理解商炽。

    数千年的守候,几乎上万年的等待。

    多少次的想念,多少次的绝望,在今天终于有了结果!

    “不要哭了,我不能显化虚影太长时间,不然会被这座帝兵察觉。”

    秦河大帝的声音再度传来,语气依旧轻柔,其中似乎还有某种歉意的情感。

    商炽却也十分听话。

    连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嚎啕大哭也变为小声的啜泣。

    大帝虚影徐徐点头,看向纪夏。

    “我本以为哪怕我留下了种种后手,也需要跨越无数岁月,也许万年,也许十万年,才能够得见这一丝曙光。

    更有可能即便十万年、百万年,我也没有复苏的机会。

    没想到,不过区区八千三百多年,一丝真灵就已经归来,让我拥有了复苏的最重要条件。”

    “这些,还要感谢你……我的族人。”

    秦河大帝话语真挚,纪夏只觉得一道满含感激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纪夏眼中闪过一丝敬佩。

    看来秦河大帝留下的后手,并非仅仅只有这一个大帝指骨。

    在那一场黑暗动荡之前,秦河大帝已经预知到了某些事,某些劫难。

    所以他才能够在那等大劫之后,仍然拥有而今这样的复苏曙光。

    “大帝,我在您的墓葬门庭之中,看到了大庚帝城如何兴盛,如何繁荣。

    而这样的繁荣已经尽数消融在那一场黑暗动乱之中。”

    纪夏的目光十分平静:“我是大庚帝朝八千年之后的人族,我曾经得见大帝独战百万大军后的盛景,感叹人族也能够有如此强者。

    而现在,我能够亲手送上这一道大帝复苏的曙光,也是我纪夏的荣幸。”

    纪夏的话语没有一丝一毫虚假的成分。

    他也十分欣喜于能够因为一场大战得到这一节大帝指骨。

    也十分欣喜于能够知晓这一枚指骨正是来自于晴和大帝。

    更让他感到意外之喜的是,这一届大帝指骨竟然埋藏着大帝复苏的后手。

    大帝虚影,仍旧身形伟岸。

    “我能够得见这一次曙光,那我人族必定还有崛起之时。”

    清河大帝声音忽然变得冷漠:“那一座座圣庭,那一座座帝朝,甚至天目神朝,也必将有承受我人族之怒的时候。”

    纪夏好奇询问道:“现在大帝拥有了埋藏在指骨中的一丝真灵,不知道大帝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复苏?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重回巅峰?”

    一旁的祸龙也十分感兴趣。

    哪怕仅仅只是秦河大帝的一道气息虚影,可是仍旧带给他极为不凡的感知。

    秦河帝,确确实实是极为强悍的盖世强者。

    如果秦河帝能够重回巅峰,那么人族的实力必然会有极大的增长。

    一尊秦河大帝这般恐怖的大能,足以比拟万千人族鼎盛皇朝!

    甚至人族鼎盛皇朝再多,也无法和秦河帝这等的战力相媲美。

    一尊顶层战力,有时候能够起到的作用,甚至比起千军万马更大。

    “我的真灵还需要不断的壮大。”

    秦河帝说道:“但是,我修炼有一种极为不凡的经典,名为魔胎铸神玄经,能够助我极速的凝聚真灵,凝聚真灵所要花费的时间其实并不漫长。”

    纪夏和祸龙对视一眼,最多看到彼此眉宇中的喜色。

    看来,这一尊人族大帝,再过不久就能出世。

    正在此时,秦河帝继续说道:“可是如今,这座青铜古殿之中仅仅镇压着我的头颅,就算真灵能够恢复到全盛时期,我也无法回归全盛时期的战力。”

    一旁的商炽连忙用稚嫩的声音喊道:“我可以去寻找镇压了你的躯体和四肢的所在,只要能够让你的四肢和躯体重见天日……”

    纪夏和祸龙却微微皱眉。

    纪夏四处望了望这一座蕴含着绝伦威力的青铜古殿。

    “大帝的头颅被这座青铜古殿镇压,那么想必四肢和躯体,也不可能随意扔在某个洞府里。”

    纪夏道:“而且想要在不惊动始作俑者的前提下,盗出大帝四肢、大帝躯体,大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帝虚影忽然缓缓从天空中走下,站在纪夏几人的身前。

    虚影轻轻摸了摸商炽有些凌乱的头发,轻柔道:“所以我说,有了这一截大帝指骨,我仅仅是看到了一些能够复苏的曙光。

    往后还需要更大的机缘,我才有可能在保证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从这一座青铜古殿走出去。”

    商炽有些疑惑道:“不如暂且不去理会那四肢和躯体,先从这青铜古殿中出去,在等待日后的机缘?”

    纪夏和祸龙相继点了点头,这却也不是为一种选择。

    秦和大帝却摇头道:“我倘若实力不够,即便从这里早早逃出去,不过也只是徒增被那些昔日的仇敌,早日寻找到的几率而已,没有任何好处。”

    “可是如果我能够重获我的四肢,我的躯体,经历这场劫难之后,我也许能够登临更高的境界,也能够为我人族增加一份大气运!”

    纪夏有些疑惑。

    秦河大帝生前的实力,究竟多么恐怖?

    一人能独战那么多的仇敌,其中有极为不凡的军伍,也有诸多强横的修士,甚至,其中还有帝境存在!

    如此浩瀚的伟力之下,秦河大帝究竟步入了哪一种境界?

    秦河大帝大约看出了纪夏的疑惑。

    他轻声道:“我倘若我在前一步,便可成就神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